菠萝网目录

完美遮仙 第三百四十一章 天地所不容(下)

时间:2017-10-11作者:唯愿紫叶

    这个世上何人有资格对别人宣判?

    这个世上又有什么样的生灵拥有对别人宣判的资格?

    佛家常言,众生平等,无论是人类还是畜牲亦或者是一花一草,一沙一石,他们都是平等的。八√一网√★ .√

    哪怕是传说中的天道又如何?

    它凭什么高高在上?

    它凭什么对万物生灵下判决?

    就因它实力强?越了众生,而后就可以玩弄万物生灵于股掌间了?

    如若天地真的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话,那么这天道存在的意义何在?

    当睚眦跟赑屃同时开口吐出冰冷绝情的话语时,夜羽在这一刻有生以来第一次对所谓的天道产生了极大的反感,尤其是为何凝云十八层以上的境界会被天地给排斥?会被天地所不容?

    难道是天道感觉到了威胁不成?

    所以现有想要逆天改命者,都是杀无赦。

    夜羽没有言语,他整个人如同一尊披着青光战甲的战神,他跟那两个完全由灵气凝聚而成却没有任何灵智的睚眦还有赑屃直接杀到了一起。

    没有修真者的术法较量,完全只有最原始的对决,睚眦跟赑屃乃是远古八凶中的一员,它们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它们那金刚不坏身,虽然它们如今只是灵气凝聚而成,实力没有本体的万分之一,但是要对付一个尚未进入练气期的人类来说却是绰绰有余了。

    这场厮杀持续了非常之久,至于过去了多久无人知晓,可是在外界的落天还有小黑跟蛇蝶却能够听到夜羽体内时不时传出的爆炸声以及一声声的嘶吼声。

    当黎明破晓,初阳升起时,夜羽体内的声响才逐渐小了下去,不仅如此,原本还着光的身躯也似乎因为晨阳的出现而彻底暗了下去。

    “不好,小叶子气息越来越微弱了,你一定要挺过来啊,这么多的险阻你都撑过来了,没有理由在这一步而画下句点,你不仅背负血海深仇,还欠了一个女子一个非常重要的约定,你可一定要撑过来,当你踏入金丹期的那天,我就会将你失忆时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全告知于你,小叶子……”

    落天无比焦急,他在心中不断的替自己的小主人夜羽祈祷着,祈祷夜家先祖能够保佑他,希望他能够渡过这一关,唯有第一关过去,以后的路才会有希望,才会有奇迹。

    而夜羽不仅是一人或者一族的希望,更是先人的寄托。

    远在遥远的阴灵谷内,阴灵谷已经彻底闭谷将近二十载,在阴灵谷的最深处没有任何生灵踏足过,更加没有人知晓在这个被整个人间界强者列为禁区的阴灵谷深处到底居住着什么样的存在,可是金丹期强者进来也不能自保,哪怕是碎丹期强者的虚玄子也曾对阴灵谷忌惮三分,阴灵谷就变得更加的神秘与艰险了。

    此刻,在阴灵谷的最深处有一座着五彩光芒的祭台,祭台的四周无比的空旷,并且这座祭台是悬浮在半空当中,在祭台的正下方有一个全身被黑袍所覆盖的人影,哪怕现在正值清晨,哪怕如今太阳高高悬挂,可是此地却仿佛与世隔绝,似乎不在这一片空间当中。

    黑袍人影一动不动如同一尊亘古不化的石雕,就连呼吸也没有了,若不是在其身上没有丝毫的灰尘存在的话,很容易让人误认为他(她)其实就是一尊石雕。

    突然,一阵空间波动传了过来,不一会一个身穿粉红色长衫,手拿折扇的翩翩美少年凭空出现,如果夜羽在此的话,肯定会认识此人,他就是当年让夜羽重新经历一次宇智波鼬记忆的幻术至尊,幻祖!也就是世人口中的幻魅。

    幻魅看着那个常年都是一幅模样的黑袍人,心中也是非常感叹,如果没有必要的话,他还是不愿意来此,虽然他是教主境,可那毕竟是过去式了,而且他也不敢小觑那个黑袍人,虽然那个黑袍人是他的晚辈,可是其实力却不在他之下。

    “喂,我来此是有两个消息想要告诉你,一个好的跟一个坏的,不知道你想先听哪一个?”幻魅看着始终没有理会他的黑袍人开口道,似乎他早已经习惯了黑袍人的态度,并没有因为黑袍人对他无视,就会生气。

    果然,等了少顷,黑袍人还是无动于衷,幻魅就开始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你们家的小家伙终于走出第一步了,这才多少年啊,说快也快,说慢也太慢了,可好歹是走到这里了,这应该算是一个好消息了吧?”

    幻魅话语一顿,当看到黑袍人还是一副咸鱼的状态时,幻魅心里有些不悦,可他最终还是没有表露出来。

    “说完了好消息,接下来就是坏消息了,小家伙如今命垂一线,随时都可能死翘翘哦,如果真的死翘翘的话,一切都没意义了哦。”

    原本幻魅以为,只要他说出坏消息,黑袍人肯定会有所反应,最起码会着急起来,可是他失望了,黑袍人虽然睁开了眸子,但是并没有任何慌乱,有的只是一种让他看了也感到心悸的冰冷目光。

    “你在他身上还是动了手脚?”

    黑袍人声音充满了沧桑与冰冷,他目光冰冷的看着幻魅冷冽道。

    “呃,别误会,只是他如今的状况非常奇特,像睡觉,又不像,而我也只是恰巧之下现的,所以第一时间赶来告诉你了。”

    幻魅被黑袍人的目光看的有些怵,他急忙开口解释道。

    “算了,以后那个孩子的事不用你操心,你还是集中精力好好恢复吧,如果你无法越教主境,别说报仇了,到时你想保住性命也是个未知数,那个孩子的事就不用你管了,生死有命,外人无法帮上他。”

    黑袍人语气放缓了些许,他看着一副毫不在意的幻魅低语道。

    幻魅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最终还是离去了,就像他来的时候,轻飘飘的来,走的时候也是轻飘飘的走。

    黑袍人等了少顷,确定幻魅的确离开此处时,这才微微开口自语道:“这对你来说是否太残酷了呢?可是我们真的没有时间了,所有的一切都要在这个纪元做一个了结,你如今所面对的只不过是天道之下最最弱小的马前卒,如果连它们都对付不了的话,就没有活着的价值了。”

    黑袍人的目光仿佛可以看到远在妖兽山脉中的一切,包括夜羽跟睚眦还有赑屃一次次激烈交锋的画面。

    “天道,没想到这里还有你的爪牙,天地所不容?还不是你不愿意看到出现一个跟你平起平坐的生灵?什么叫天地所不容?我就让你看看玄阳体跟完美修者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让你看看什么叫做奇迹!”

    黑袍人冷笑一番,随即他抬起右手,紧接着,他右手在身后的祭台一抹,而后轻轻一挥,一片五彩光芒瞬间消失在了天际,当再一次出现时已然是在妖兽山脉当中。(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