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完美遮仙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三指峰之主

时间:2017-10-11作者:唯愿紫叶

    居然一招就叫筑基期的诸葛明身死,并且看其使出的术法赫然就是引力术啊。

    没错,在场众人看的清清楚楚,一指峰的大师兄之前双手掐诀的手势分明就是引力术,只不过没想到引力术有如此威能,竟然叫诸葛明最终身死在了自己的兵器之下,不可谓不讽刺。

    想象中的大战没有发生,很多人很想见识见识这么多年过去了,一指峰的大师兄的实力究竟如何,可是如今看来,一指峰大师兄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这不可能!这是假的。”

    “怎么可能?诸葛师兄怎么败了,而且还彻彻底底的败了。”

    “天呐,我看到了什么?一个前途无限光明的人杰就这样彻底身死了?“

    “这肯定是一场梦境,哪里有人尚未筑基就可让筑基期的强者一招身死的。“

    在场的众人大多不相信双眼看到的战况,尤其是三指峰的弟子们更加不敢相信,在他们心目中高高在上战无不胜的诸葛师兄今天居然死了,而且死的如此的窝囊,这根本就是个笑话。

    可是那破败的擂台上还有触目惊心的尸体与血水,还有诸葛明那失去主人操控的飞剑赤裸裸的摆在那,这一切无不说明,众人看到的景象是真实的,并不是一场梦境。

    花千魅看着擂台上那个没有一点斩杀筑基期修者喜悦的身影,心中在思量着什么,最终他暗自下定决心,要敞开一些隐秘告知对方,他要与宇智波鼬做一笔买卖。

    “你既然那么爱财的,我就跟你做一笔买卖好了,我的偶像啊。“花千魅心中自语着。

    夜羽并没有理会众人的震撼,他早已经习惯了被人仰视,再者说,杀一个刚刚筑基的修者对他来说根本是小菜一碟,如果这种事也要炫耀的话,那么他以前设计凝丹期,战金丹期不死,岂不是要昭告天下了?

    夜羽抬起头,全神戒备着,他感觉到那股气息越来越近了,而一指峰距离三指峰的位置最近。再加上诸葛明身死道消,三指峰的峰主肯定会气急败坏,如今肯定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既然敢做,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三指峰的峰主修为最多在筑基后期,如果是凝丹期的话,已经进入内宗了,对于凝丹期以下的修者,夜羽并没有特别在意,除了个别逆天的修者,像他这种异类还是非常少见的。

    “孽障!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行凶杀人!实在罪不可恕,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一道犹如雷霆般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原本看戏的众弟子们,很多人猝不及防之下被硬生生的震晕了过去,修为在练气期以上的则是面色苍白,他们惊恐无比的抬头,好像世界末日降临一般,让人感到无助。

    “师尊,帮诸葛师兄报仇啊。“

    “师尊,诸葛师兄死的好惨啊。“

    三指峰的弟子们立马听出了来者是何人,每一个都跪倒在地哭诉了起来。

    “多说无益,想以区区音波功让我臣服?你还差得远。“擂台上的青年并没有被那突如其来的音波功给吓到,并且是毫发无伤,不仅如此,连一指峰的众弟子似乎也没有丝毫不妥,而一切的功臣,不用说也是一指峰的大师兄所为了。

    “有些手段,但是这不是你在宗里逞凶的原因!“话音刚落,一个身穿长老服饰的白发老妪落在了诸葛明尸首的旁边,她那双浑浊的双目布满了雾水,她轻轻的擦拭着诸葛明脸上的血水,一边冷冷的对着夜羽喝道。

    “不过,还是要死!“苍发老妪一边说完,另外一面强大的杀招已经朝着夜羽杀了过去。

    只见一只足有千足,但是个头却只有数十丈大小的蜈蚣凭空出现在夜羽的前方,它那双巨大无情的瞳孔盯着夜羽,并且无数的毒气从它的全身散发出来。

    黑色的毒气越聚越多,不一会,整座擂台都被那只千足蜈蚣的毒气弥漫住了,在擂台下,还站着的诸弟子们一个个惊恐的望着那如同地狱一样的擂台,他们不知道一指峰的大师兄是否能够生还,他们在遥远的地方都能够感觉到那毒气的恐怖,更不用说身临其境的宇智波鼬的感想如何了。

    “混账!“

    还未等众人看清发生何事时,却听到了宗主凤火天咆哮的声音,紧接着,当人们再看擂台时,那里哪里有三指峰峰主跟她那千足蜈蚣的身影?就连一指峰大师兄也消失不见,仿佛一指峰大师兄已经被三指峰峰主释放的千足蜈蚣的毒物给融化了。

    东灵山外宗的主峰,原本主峰附近人就少,再加上今日一指峰的盛宴,主峰这边就更加人烟稀少了。

    突然,三道惊鸿降临此地,赫然就是从一指峰突然消失不见的一指峰大师兄跟三指峰峰主还有夜羽许多年未曾见面的外宗之主,凤火天。

    此刻,从头到尾都是红色装束的凤火天,再加上他那本就有些红色的脸庞,如今他吹胡子瞪眼的看着眼前的两人,实在是快气爆了。

    “你们一个是堂堂长老人物,另外一个则是我们东灵山的杰出天骄,还大庭广众之下互相生死斗,你们任何一人有损失的话,都是我们东灵山巨大的损失,而且在那件事即将开始的前夕,你们如此做只会将我们的力量给削弱,我们东灵山想要威震天下就更加不可能了。“

    凤火天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吻对着三指峰的峰主还有夜羽说教道。

    凤火天说完之后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看沉默不语的夜羽。

    “天哥,他可是将明儿给杀了啊,此仇不能不报啊,我已经失去了麟儿,不能再失去明儿了啊,所以这个仇一定要报,哪怕最后宗里要我死,我也无悔。“三指峰的峰主根本不买凤火天的账,并且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

    从始至终,夜羽一直跟凤火天还有三指峰峰主两人保持了足够远的距离,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他也没有插话,他想听听凤火天身为外宗之主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