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完美遮仙 第三百零七章 相忘于江湖

时间:2017-10-11作者:唯愿紫叶

    嗒、嗒、嗒。网く √.  √.

    狭小的洞府里,只有微弱的烛火在摇曳着,除此之外还有一阵阵让人感到心悸的脚步声传了进来。

    夜羽目光冰冷,全神戒备的盯着洞府外,他听着逐渐接近的脚步声,整个人如临大敌,他已经将傲雪给收到了玄皇戒中,他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他明白既然有人可以无声无息的接近他,并且无视他设置的幻术跟结界,他明白来人不是他目前可以抗衡的存在。

    就算如此,他也没有打算坐以待毙,他大喝出声,可是对方却仍然没有任何言语,渐渐地,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夜羽盯着来人,眉头深锁,他不仅无法看清来人的确切修为,更可怕的是,对方明明就站在他对面,可是他的神识扫过去,却没有任何阻碍,仿佛在他的眼前没有人存在。

    种种情况说明,来人的修为已经越了凝丹期,也越了金丹初期,甚至可能越了金丹中期,夜羽目光有些冷冽,但他没有出言不逊,而是静静等待对方的下。

    两人互相注视着,没有一个人开口,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直至夜羽感觉压力越来越大,额头上也逐渐开始出现冷汗时,那个神秘的黑袍人才缓缓的开口,道:“境界不高,不过心智不错。”

    “前辈是何人?”夜羽松了口气,他双手抱拳,以晚辈之礼对着来人抱拳一拜问道。

    “接我一招,如果能不死的话,我就告诉你一些事好了,看招。”神秘人话语平淡,可是做事却干净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话音刚落,其猛烈的杀招已经临近夜羽的身前。

    夜羽不得不运起极身法,险而又险的避过这一招,他从始至终一直神经紧绷,他可不喜欢将生死交由他人,哪怕明知必死,他也要奋力一搏,这才是他的行事作风。

    “不错,算了,说一招就一招,你应该是那个变态的后人吧?我在你的身上感觉到了那个变态的气息,除此之外还感受到了一位故友的气息,你可曾见过金翅大鹏?”

    神秘人从出招到收手,不过一息的时间,就像没有出过手一般,他凝望着神色无比紧绷的夜羽淡语道。

    “难道说他跟金翅大鹏鸟有旧?”夜羽脑海闪过一些想法,最终他想起当年跟金翅大鹏鸟分别时,金翅大鹏鸟曾经说过一句话,如果遇到生死危机,可拿出它的毛羽一用,如今不就是生死存亡的时刻了么?

    根本没有去想其他,夜羽点了点头之后,快的从玄皇戒中取出了那根被他遗忘许久的金翅大鹏鸟的本命毛羽交到了那个神秘人手中。

    洞府内一下子变得针落可闻起来,就连呼吸都停止了,直至过去许久,在夜羽焦急的等待中,那个神秘人将目光从那根毛羽中收回,他看着夜羽,道:“它如今如何?”

    “应该很好吧,晚辈也是在十几年前遇到金翅大鹏前辈,如今也不清楚它老人家的状况如何。”夜羽自然明白对方口中的那个它是何人,夜羽也明白此时此刻唯有老老实实一些吐出实情。

    “它为何会将此毛羽赠送与你?”神秘人有些不解,本命毛羽对于金翅大鹏来说,就像命根子一般重要,怎么会轻易赠送给他人?神秘人可不相信是眼前的小辈强抢而来。

    “应该是看在小黑的份上。”夜羽指了指呆在他肩上有些懒洋洋的小黑说着。

    “原来如此,它既然肯将此物赠送与你,那么说明你有些特殊,我也不想多问,今天就给它一份薄面,你们离去吧。此物你可收下,以你的实力还有机智,想必也有资格参与到那件事当中,到时候希望你遇到吾儿,你们互相有个照应,不要生死相向。”神秘人说完之后,将一块漆黑的鳞甲交到了夜羽的手中。

    可还未等夜羽问,夜羽整个人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等到他再次睁开双眼时,已然离开了暗无天日的失魂林,他重新站在了玄武大6的土地上,他仰躺在金黄色的沙漠上,看着头顶上那炽热的太阳,他有些懵了。

    “吾是失魂林的王者,失魂兽。”

    就在夜羽以为是场梦境时,那个神秘人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失魂兽?也是了,以金翅大鹏鸟的境界,会认识同样是妖兽中的王者失魂兽,也是理所当然,好在它们不是仇敌,否则此次想要活着走出失魂林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夜羽捡起身旁金翅大鹏的毛羽之后,喃喃自语着,他有些庆幸,不过他却对失魂兽之前的那番话有些不解,听失魂兽话里的意思,仿佛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即将生一样。

    看着失去意识的傲雪,夜羽目光有些闪烁,最终他还是决定让傲雪忘记自己,忘记跟他有关的点点滴滴。

    也许相忘于江湖对于彼此都再好不过,他们始终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飞鸟恋上鱼,最终都会不得善终。

    鱼儿恋上猫,最终只会伤痕累累。

    也许不该出现的爱情,唯有将它扼杀在摇篮中,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相忘于江湖,才是两个人最好的归宿。

    荒废的石村。

    夕阳将一老两少身影拉的很长。

    “爹,他是谁?为何雪儿感觉他的背影好熟悉呢?“

    “他啊,只是个过路人,我们进屋去吧,天黑了。“

    “哦……“

    背对着无极子跟傲雪两人,夜羽带着小黑渐行渐远。

    当他昨日找到无极子时,他就将计划告诉了无极子,他已经对傲雪施展了幻术,傲雪已经忘记了他,也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真者,而夜羽则是答应无极子,他会去玄音寺找到八角莲叶,来替傲雪续命。

    “对不起了,可是,如果不忘记我的话,最终苦的却是你。“

    夜羽带着沉重的步伐离去了,可他殊不知,在他离去之后,原本应该进屋的少女,却站在了屋门外,她看着在地平线头渐渐消失的夜羽的背影时,她的目光有泪花闪烁。

    她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个茕茕孑立的身影离去时,她的内心会很刺痛,可她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终,少女被她的阿爹给叫进屋中。

    “也许平静的生活才适合我们,而你有更加广阔的舞台在等着你。“白苍苍的白衣老者,倚靠在破旧的木屋窗前,心中自语着。

    下次见面也许是很久很久以后了…………(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