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完美遮仙 第二百三十四章 闯大祸了

时间:2017-10-11作者:唯愿紫叶

    “传说中的太玄经?真的假的?那可是连化神期老怪都想觊觎的绝世经文啊,跟玄音寺的《金刚经》不相伯仲,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据说《太玄经》人间界已经不可见,唯有灵界或者仙界才有其踪影,没想到小叶子失去记忆以后居然阴差阳错的来到这种洞天福地,这难道就是世人常说的,傻人有傻福?”

    落天一直关注着外界的点点滴滴,当他看到太玄经总纲五个黑黝黝的大字时,他再也无法保持镇定了,他可以肯定那石壁上长得像是蝌蚪一般的字体就是传说中修真界传的神乎其神的太玄经。

    太玄经原本是炼器宗的镇宗之宝,无奈在无比久远的岁月之前,他们的孤本不翼而飞,据说是被当时的宗主,号称‘匠神’的神秘强者给带走了,至此炼器宗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一蹶不振,直到千年之前,才缓过神来。

    炼器宗一直有在修真界内发布巨额悬赏,若是有人发现匠神的踪迹,亦或者发现太玄经的下落的话,炼器宗愿意帮助炼制出金丹期法器,甚至是人间界为数不多的化神期法器也无不可,若是得知太玄经的下落,并且告知炼器宗的掌权者的话,报信之人可以成为炼器宗的核心长老,不论其修为,也不论其过去,哪怕是异族也可以。

    并且漫长的岁月下来,根本没有任何人得见匠神的足迹,更别说太玄经的下落了。

    为了能够一飞冲天,为了能够得到炼器宗炼制的法器,很多修者前仆后继,可就是没有任何下文。

    可是也不乏很多修者明察暗访,他们有很多人是想要独吞太玄经,也有很多人想借此一飞冲天,进入炼器宗,成为炼器宗的核心长老之一。

    不过随着岁月的流失,很多强者认为当时的匠神已经将太玄经孤本带到了灵界,甚至是仙界,否则的话,不可能漫长的岁月下来没有任何人发现其踪迹。

    也许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任凭人间界那些站在金字塔巅峰的大能想破脑袋,哪怕有推演一道的修者,他们根本无法想象传说中的太玄经居然会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山巅之上。

    落天很想呐喊出声,提醒如今陷入震惊当中的少年一声,提醒他赶紧将石壁上的太玄经给拓印一份,这些可是造化啊,哪怕用不着也可以送到炼器宗,换取炼器宗的友谊,然而他只是玄皇戒的戒灵,若没有得到宿主的灵气的话,他根本无法将声音传到外界,他也只能干着急。

    然而外界的那个少年如今也是一头雾水,他看了眼身旁的小家伙,被小家伙的姿势给吓到了,那只奇怪的小家伙居然像人类一般端坐在地面,并且两眼紧闭,似乎看的懂石壁上的字体,并且双翅不停的扇动,随着小家伙双翅的扇动,洞府中突然凭空出现了一阵清风,与此同时,小家伙是周围居然有阵阵乌黑光芒闪烁。

    “算了,不打扰你了,心中的那股悸动已经没有了,想必就是这里了吧,太玄经总纲,很奇怪的名字,但却有种让人心安的感觉袭来,让我好好的看一看何谓太玄经吧。”

    少年将视线重新集中在了石壁上,石壁上密密麻麻的一大片又像文字,又像图案的雕刻,可这些在少年的眼中看来,又仿佛是那天书,又像是一条条活灵活现的小蝌蚪一般。

    一开始他还看的雾里探花,头痛欲裂,可是随着他从头慢慢开始看,他逐渐的看懂了石壁上的雕刻的规律。

    他双目不时有精光闪过,他看的如痴如醉,渐渐地,他都能够明白那些蝌蚪文的含义是什么了。

    鼬嘴角不禁微微挪动,他一边看着石壁上的蝌蚪文,一边振振有词起来:“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随着他最后一句话的落下,整座洞府都在铮铮而鸣起来,并且石壁上的蝌蚪文时不时的从石壁上脱落下来朝着他的四肢百骸冲了进去。

    每念一句诗都有相对应的蝌蚪文进入到他的身体当中,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是这种感觉让他陶醉,他甚至看到了一扇崭新的大门正在朝着他打开。

    他仿佛置身于九天之上,他看到了很多的流星在天际闪耀。

    “此太玄经赠与与吾命运相似之人,没有失去过,又如何懂得把握当下,太玄经、炼器经,呵呵,哈哈哈哈哈……”

    一段充满了自嘲的男子话语在此时在他的耳旁出现,一句让他不明所以的话,也就是这个声音的出现,让他从那种如痴如醉的状态当中苏醒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刚才是何人在我耳边大声喧哗?”

    少年原本精光灿灿的双目随着他从那种状态中苏醒也归于平静,他茫然不知所措的在四周看个不停,可是此处除了他之外唯有一只小家伙而已,可那道声音却是那么的真实,尤其是那声音最后的自嘲笑声更是让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咿呀!”

    小家伙非常恼怒与不满的盯着少年咿呀不停,并且指了指如今已经面目全非的石壁,似乎在质问为何亘古不变的石壁会一遭就面目全非,不用说,罪魁祸首肯定就是你了,小家伙用那种肯定的目光盯着少年。

    少年这才发现,原本好端端的石壁居然在一瞬间变得面目全非,就连那五个黑黝黝的太玄经总纲几个字眼也消失不见,仿佛有人用巨斧在整面石壁上乱砍乱伐。

    “这不会是我造成的吧?”鼬指了指已经支离破碎的石壁看着一脸愤愤不平的小家伙问道。

    当看到小家伙无比肯定的点头之后,鼬瞬间蒙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可目前看来,如果石壁真的是因为他才毁掉的话,那么他就闯下大祸了,要知道再过两天,整个魔耶旯的村民都会再一次开启太玄古洞,到时如果他们看到这里的石壁的话……他已然不敢再想了,他不怕魔耶旯的村民们暴怒,他怕的是刘红艳从此不再理他。

    “怎么办?怎么办?对了,我记得全部的内容,到时坦坦荡荡的站出来承认好了,如果他们要询问石壁的雕刻哪去的话,我再将太玄经公诸于世好了。”

    鼬已然在心中下定了决心,此事既然是因他而起,就要由他而终。(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