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完美遮仙 第二百三十三章 匠神与太玄经

时间:2017-10-11作者:唯愿紫叶

    想象中的黑暗并没有出现,在一阵不适应之后,他终于如愿以偿的进入到了太玄洞的洞府当中,入眼处却是亮如白昼,在各个墙角周围布满了烛火,将洞内的一切都给照映了出来,洞府很深也很大,至少目前为止他没有看到太玄洞的最深处在哪里。

    刘鼬进来之后就一直眉头深锁的盯着石壁上的石雕跟文字看个不停,就连那只奇怪的小家伙离他越来越远也不曾发现。

    黝黑的石壁上有着各种雕刻,有他认识的像是龙、蛇、虎之类的雕刻,也有他不认识的庞然大物,并且在每一个石雕的下方都有一行字,那些字像是后来者用剑之类锋利的东西写上去的,之所以会感觉是后来者所为,那是因为每一个石雕看上去太过久远,并且有股沧桑气息迎面扑来,而那些字体跟石雕相比较起来却略显新。

    鼬看着那些石雕,目中满是震撼,那些石雕太过栩栩如生了,凝望过久的话,仿佛置身在开天辟地前一般,而那些石雕下方的文字注解他却一眼就认了出来。

    很奇怪的念想,他虽然不记得以前的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当他看到石壁上那些字体的时候,却自然而然的在他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在像远古巨龙的最下方的文字写的却是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就在刘鼬将第一幅刻有巨龙的文字念出来时,原本他注视着的那副巨龙雕刻变得活灵活现。

    他仿佛看到了一条全身漆黑无比的巨龙在高空翱翔,之所以说是巨龙,是因为这条黑龙实在是太大太长了,站在地面抬头仰望,看到的只有那黑灿灿的麟甲,此黑龙在五座巨大无比的山岳中不断的翱翔,并且每翱翔一次,天幕上都会有星辰出现,就连原本苍茫的大地也逐渐的出现了生灵,它就像是造物的神灵一样,每吐出一口浊气就有无数的生灵出现。

    就在他整个人即将沉沦在这黑龙的世界时,突然有丝丝的清流从他的胸口向着他的四肢百骸不断的流淌,最终流淌到了他的脑海中,让他从那黑龙的世界里挣脱了出来。

    “呼,真可怕,如果没有那奇怪的清流出现的话,我不就要死了吗?这种情况好像有听村里的智者讲过,好像是修者中的化道!一个不慎就会万劫不复。可我不是修者啊?怎么也会出现这种情况?哎,从前的我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过去?真的是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刘鼬有股庆幸,就差一点他就要化道了,好在最终是有惊无险,他看了一副又一副的石雕,可他不敢看那些文字,哪怕看懂了,他也不敢念出来,只是在自己明白就好,他不敢再冒险了,虽然石雕内的世界很精彩,可最终的结局却是让看到石雕内的生灵化道,非常的可怖,他也不敢打赌那股奇怪的清流会再一次出现,没有把握的事他不敢做,也不会去做。

    虽然那些字看上去无比的古老,哪怕是魔耶旯中能认识的也没几个,可他却能够识别,他也不知道为何,只是他感觉这句话的意思有些奇怪,就仿佛是一首完整的诗当中的某一句,读出来的话会非常的怪异,就更别谈文字中的含义是什么了。

    “这就是太玄经了吗?所谓的太玄经就是一幅幅石雕外加一些文字吗?可我为什么感觉非常的怪异,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而且那股召唤我心中的冲动好像还在更深处。”

    他只能将那些文字牢牢记在心里,待到出去以后有时间再慢慢思索,他可不敢面对石壁看那些文字。

    逐渐的往里走,不仅有各种飞禽走兽的雕刻,还有人形的生灵,有的额头上有只竖眼,有的则是长有翅膀的魔人,还有个头无比矮小的矮人,更有生灵端坐在王座上端,显得无比的非凡。

    只可惜这些生灵都是一些石雕,除了极个别的石雕有神韵之外,大多数的石雕都只是空有其表罢了。

    而且这些石雕都是由一个人所为,并且随着越走越深,鼬已经了解到这座太玄洞是何人所创,并且石雕与太玄经是何人所留。

    匠神!

    一个敢自称为神的人,要么不是傻子就是真正的神灵,鼬更倾向于后者,毕竟能够创造出如此规模的古洞,并且还能够将那些石雕刻的栩栩如生,哪怕不是真正的神灵也离神不远矣。

    如果今夜没有进来这太玄洞的话,他还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居然有如此人物,居然可以将万物雕刻在石壁上,并且雕刻的那么的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就像是真的生灵一般。

    ”匠神?好像三年前有神秘人在魔耶旯附近出现,那个时候我隐隐约约好像有听到匠神二字,就是不知他们口中的匠神跟这座洞府的缔造者匠神是否是同一人了。“鼬的脑海不知不觉浮现出三年前听到的声音,虽然很微弱,可他当时的确是听到了匠神二字,只不过当时他并没有多想,只是今天看到石壁的匠神二字时,他才想了起来。

    如果那日神秘人口中要寻找的匠神就是太玄洞的缔造者匠神的话,那么对于魔耶旯的村民们来说不是福就是一场灾祸了。

    “咿呀。”

    一声微弱的咿呀声将鼬的思绪给拉了回来,他这才想起在他进入之前已经有了一个不速之客存在了。

    低下头,他看到的却是那只蝴蝶像人类一般站在他的面前,并且张牙舞爪一般对着他龇牙咧嘴,似乎不满他为何走路如此之慢,要知道它可是早早就进入了洞府的最深处,并且在那里等了不短的时间,可就是没有等到这个让它感觉有些亲昵的人类出现,所以它才会原路走了回来,而不是飞回来,因为它是真的真的生气了,所以它生气起来都不想飞了。

    “呵呵,这样就生气啦?好吧,我承认我是看入迷了,我们这就前往你认为的核心的地方吧,这里也就这样了,没有什么好看的了。”看着小家伙张牙舞爪的模样,不知为何在他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只全身漆黑的鸟,似乎也曾如此对他张牙舞爪过。

    小家伙听到鼬的话后,有些质疑的盯着他看,少顷之后,小家伙才嘟囔着小脑袋在前面带路,并且不时的转过头,深怕鼬没有跟过来似的。

    对于小家伙的举动,鼬颇为无奈,他不知道这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家伙为什么对他如此亲昵,他也不知道他为何在看到这个小家伙时,内心深处会有一种幸福的温馨感浮现。

    可是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却是那么的真实,也许是因为小家伙之前吸收了他的血珠,所以才会有这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出现吧,鼬在心中叹道。

    太玄洞很深,他跟着小家伙绕了许久才终于到了太玄洞的核心处,也就是最深的地方,这里跟外面差别非常的大,在这里没有石雕存在,只有一面黝黑的石壁,在石壁上有股剑气逼人的文字,可那些文字却像是天书一般,他凝神看了许久也没有看懂写的是什么,只有最上方的五个字体他不知为何却能够看的懂,那五个大字赫然是

    太玄经总纲!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