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完美遮仙 第二百二十八章 匠神之秘

时间:2017-10-11作者:唯愿紫叶

    一句山依旧人已非诉说着多少往事。

    鼬并没有回答刘红艳的话语,而是静静地的凝望着这一片区域,他能够感觉到这里的一切很眼熟,似乎他曾经真的到过这里,他的脑海里还隐隐约约有片段闪过,可就是无法把握住任何东西,他只是有种感觉,也许在那茫茫白雾形成的山丘后方,真的会有他的记忆存在,可按照刘红艳的说法,那白雾山乃是禁地,凡人进入最终都会迷失在里面。

    “我有弟弟吗?”鼬自语,像是在询问刘红艳,又像是在询问他自己,可惜不论是他自己还是刘红艳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怪人,你能够忆起一些什么吗?当时我们就是在这里相遇的,当时如果没有你的话,我肯定会中毒身亡的,说起来,当时我还未来得及跟你说声谢谢,实在是当时没有什么时间呢,那一天就跟现在一样,也是一个夕阳即将垂落山头的傍晚。”

    刘红艳站在鼬的身旁,凝望着那如同鲜血一样红的残阳,残阳将两个人的身影拉的越来越长。

    虽然无法恢复记忆,可鼬看着身边的女孩,再看着那血色残阳,他的心中难得一阵宁静,仿佛这种宁静是他许久都不曾有过的感觉,这种感觉他非常的喜欢。

    两人离开了小须弥山,走在山间小路上,四周时不时有飞鸟一闪而没,除此之外唯有那虫鸣声逐渐在四周响起。

    走着走着,刘红艳突然脸色有些发红的在他耳边低语一番,鼬在听完之后,不禁摇头莞尔,原来在前方有一条碧清的小河在前方蜿蜒而流,刘红艳说她每次来到这座山时,都要在这条小溪中梳洗一番。

    当刘红艳走到下游之后,鼬却往反方向行去,他一边看着四周那奇形怪状的树木,一边在想着他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过去,为何在回忆那苍白的过去时,他的内心深处会出现丝丝悸动。

    不知是错觉,还是风太大的缘故,鼬在一颗大树下失神之际,隐隐约约有人的声音由远而近的传到了他的耳畔当中。

    “当年匠神就是在小须弥山附近失踪的,这条线索乃是我族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才打听到的,绝对不会有错!”

    声音的主人让人分不清是男是女,不过却可以听出声音的主人对他那番言论充满着自信。

    等了半响,就在鼬以为是错觉想要离去时,另外一个无比苍老的声音也随着那阵风朝着他这边飘了过来,仿佛他们的谈话都被这股清风给席卷而来。

    “匠神一事事关重大,而且距离现在无比的遥远,匠神到底有没有留下传承之地还是个未知数,如果真的在这小须弥山附近的话,你以为玄音寺会站得住脚?那群道貌岸然的秃驴如果知道炼器宗古往今来最为杰出的炼器大师,匠神留有传承在这附近的话,早就被他们捷足先登了,玄音寺在这小须弥山上可是设有传送阵的,这一点你不要忘了。”

    “好了,此次我们跟巫神教联手,就是希望可以得到匠神的一切,在这紧要关头,可别出岔子啊,我们还是尽快前往这附近的村庄部落打探打探好了,这几年我等采用地毯式搜索,这方圆万里也差不多摸了个清清楚楚了,唯独还剩下十个村庄部落没有打探了。”

    “咦那里有个年轻人?不过好像失了魂一般,真是奇了怪了。”

    “好了,我们速速离去,不要管那个凡人了。”

    鼬随着声音的来源望去,看到的却是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他看到了两个人没有凭借任何物品就那样在空中飞行,其中一个是全身被烟袍包裹住的身影,另外一个则是全身上下都是一片白的老者,他们二人就那样在他的头顶上方轻飘飘的飞走了,仿若是那九天上的仙人下了凡尘一般。

    直到两人离去很久,直到天边的血色残阳彻底西下,待到巨大的圆月开始升空,他才缓缓的回过神。

    “玄音寺?匠神?炼器宗?为什么我对他们说的这些东西都有模糊的印象,如果我的过去肩负着是亲人们的希望的话,如果就这样被我遗忘的话,那他们会不会很伤心?会不会很孤独?”

    他抬头看着那巨大的圆月微微自语着,他更加的迷茫了,原本他对于过去并不是很执着,可当他听到那些奇怪的名称之后,他的内心深处却浮现出无比的渴望,渴望忆起他是何人,忆起他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过去,只可惜任凭他如何去想都还是一头雾水。

    低下头看着水中的倒影,看着眼前的小河,鼬想也没想的一头就扎进了河里,他闭着双眸,享受着河水的凉爽,他这才想起自己的衣服都还没有脱,不过无关紧要了,仰躺在河水中,他随波逐流,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水流缓慢了很多,甚至停止不动,他睁开双眸一看,他已经被河水冲到了一个清澈的水潭中。

    ‘呼’

    就在鼬深吸一口气,想在这片水潭畅游一番时,一副绝美到极点的画面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一个女子自水潭中站了起来,一头乌烟的长发湿漉漉的披在肩上,加上其绝美的容颜,宛若出水芙蓉一般清丽脱俗,这是一个看去十七八岁的女孩,绝美的容颜加上那双灵动的眸子,她就像是九天上下凡的仙女一般。

    眼光再稍微往下挪,鼬差一点鼻血就流了出来,女孩那傲人挺秀的双峰刚刚从水面中露出,泛着诱人的光泽,引诱着男人最原始的冲动。

    与此同时,女孩也发现了他这个不速之客,两人彼此短暂的对视了一眼,而后惊天动地的惊叫声响彻夜空。

    “啊!怪人你怎么下来了!”

    鼬立马闭上了双眸,心中却无比的自责,他因为想事情想的太过入神,忘记了刘红艳的存在,而他却从河流的上游不知不觉随波逐流到了下游,才会有那无比尴尬的一幕。

    刘红艳趁此赶紧回到岸边取回衣裳穿上,不过却不敢再多看一眼那像根木头一样呆立在河水中的身影,直到现在她的小兔子还在上蹿下跳着,她在内心暗骂着,可是她也明白这怪不得人,谁让她刚才一时兴起居然潜到了水底去了呢?

    如果她好好在月光下梳洗的话,兴许那个怪人远远的就可以看见她,也就不会出现刚才那让两人都尴尬到极点的一幕了。(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