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完美遮仙 第二百二十章 血二遁十万里3*

时间:2017-10-11作者:唯愿紫叶

    “他这是在做最后的挣扎,困兽之斗而已。”罗天自然看到了夜羽的笑容,也看到了夜羽的动作,不过夜羽的一切在罗天等人看来只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然而下一秒他的表情都凝固住了。

    不知何时,在那如同妖孽一般的少年身后居然出现了一个百丈高大的黑色巨影,那黑色巨影如同一堵墙一般将那少年给严严实实的护住了,而水月洞天众人的攻击近乎都落在了黑色巨影身上,并没有击中那如虎入羊群的少年。

    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夜羽提着狼牙刀专门往人群密集并且修为都不到筑基的人冲杀而去,几乎是一步杀十人,他那狼牙刀也如同变成了血刀一样,唯独他那身破损的长袍并没有溅射到血迹,全都被他的须佐能乎第二阶段给挡住了。

    往往杀死一个人,夜羽嘴角的弧度就扩大一分,甚至他渴望杀戮,他全身的鲜血在沸腾,这一刻的他如同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没有任何情感,只知道杀戮的冷血生灵。

    夜羽的动作太过迅疾,就像风一样不可捕捉,唯有修为在筑基后期以上的修者才能看清轨迹,但是想追上其脚步也越发的困难,并且他发现一点,那就是夜羽每杀一个人,其身上的气势与煞气就会强烈一分,若是此消彼长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

    很快就有修为低下的人开始退缩,哪怕是筑基中期的修者也有些哆嗦的且战且退,唯有那些修为在筑基后期以上的修者才能忍住内心的震撼,继续跟夜羽纠缠着。

    然而夜羽明白自身的状况,他自然没有跟他正面交锋,其实他很想跟罗天一对一的较量,可事到如今,他也明白这种机会已经错过了,他接下来该考虑的是如何离开这处龙潭虎穴,而不再是找罗天报仇雪恨。而且从罗天的只言片语中,夜羽得知了一个真相,那就是夜家村的覆灭也许跟罗天有关,但却不是罗天所为。也就是说还有真正的幕后凶手未曾露面。

    夜羽专门冲向那些失去了信心的修者冲去,期间他刻意的避开了无极子还有傲雪,他真的不愿与他二人为敌,无极子对他有分身强化之恩,而傲雪跟他这两日的相处下来。夜羽已经将傲雪当成了一个普通的朋友,若有办法避开的话,他不愿意与之拔刀相向。

    “凡有退缩者杀无赦!”

    罗天冰冷的声音在整个战场回荡,而且他还亲自动手了,凡是退缩者,无论修为多高都被罗天亲自给铲除了,其中还有外宗的长老,也有内宗的弟子等等。

    经此一役,水月洞天上下齐心,很快就重整旗鼓卷土重来。夜羽再一次被恶狠狠的击中了后背,他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而后应声倒地。

    夜羽强忍住伤势,将心头之血强行咽下,之前因为天照反噬,如今他的本尊也无法长期使用瞳力,所以在缺少瞳力的情况下,他才会被偷袭成功。

    就算是服用过化魔丹,之前的伤势尽数痊愈也好,如今他又一次受到了不小的创伤,然而他却不知道疼痛感。哪怕他后背有一道无比可怕的伤口,却还是被他第一时间从玄皇戒中取出一件长袍给挡住了,到了现在他还不忘掩藏他身为玄阳体的秘密。

    现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着那个倔强无比的少年。心中无不肃然起敬,然而那个少年始终是水月洞天的敌人,哪怕再让人敬佩,也还是敌人。

    “你到底是不是童师兄?”

    这种情况下,也唯有傲雪敢排众而出,站在众人的面前看着那充满傲骨的少年问道。

    傲雪的声音不再像平常那么悦耳动听。甚至有些颤抖,她在寻找一个答案,一个她明知会是一个伤人伤己的答案,可她还是站了出来。

    “不是,那只鸟就拜托你照顾了。”夜羽瞳孔微微收缩,然而他没有选择欺骗,而是将一切告知罗柳傲雪,包括童备未死的讯息也一并告知,当然有关灰色空间的一切他是不可能说出来,至少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是不会打算说的。

    他还将小黑拜托给了傲雪,因为他知道小黑早已经躲藏了起来,凭借小黑的机灵,想要活下去非常简单,而且他如今也无法将小黑叫回来了,他如今任何东西想要进来或者出去都难如登天,不过他最后一句话是直接用他那强大的神识传音给傲雪的,速度无比之快,快到罗天等人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然而夜羽并没有给傲雪靠近的机会,也没有再给傲雪开口的机会,而是在傲雪与他的距离只有十步的时候,硬生生的用最后的强大灵力形成的气场将傲雪给震晕了过去,他不想将傲雪牵连进来,如果这个时候傲雪跟他扯上瓜葛的话,肯定会被罗天秋后算账的。

    夜羽深深的看了眼昏睡过去的傲雪,似想将她的容颜给记在脑海一般,因为他知道今日一旦别离,此生应该再无相见的一天。

    “今日我所受的痛与苦,他日定当如数奉还!”

    夜羽缓缓的站了起来,他平静的看着水月洞天来势汹汹的众人,最终他将目光定格在罗天那边,寓意非常的明显,不死不休!

    “你以为你还能活着离去吗?”

    罗天非常不喜这个少年的语气,哪怕如今死到临头了还出言不逊,可是下一秒罗天的表情却再一次凝固住了,他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

    “今日之耻,他日来还。”

    夜羽终于祭出了昔年从天狼墓中守墓老人给他的缩地成寸符,那张发黄的符纸,在夜羽的祭炼下开始散发迷蒙的色彩,而后将夜羽给牢牢的包裹在了里面,接着,夜羽心神一动,缩地成寸符直接按照他来水月洞天时设置好的方向而去,他不知道缩地成寸符到底可以带他到多远的地方,因为祭炼缩地成寸符已经用尽了他最后一丝的力量,如今他眼皮无比的沉重,脑袋更是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夜羽就那样凭空消失不见,哪怕是罗天祭出金丹横扫四方也不见踪迹,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夜羽手中的符纸,可是却来不及阻止,从夜羽拿出缩地成寸符待祭炼完毕,前前后后也就一息的时间,时间太过短暂了,快到让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这小子到底是何来历?看他的样子跟水月洞天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雪儿啊,如果让此人活着离去的话,不知道未来对水月洞天来说是福还是祸啊。”

    无极子瞳孔不断收缩,他的心中在不断衡量,最终他还是选择站在了自己的爱徒这边,至于宗门则是排在了第二,似乎他的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告诉他,放那个少年离去,看那个少年日后究竟可以飞多远,可以有多大的成就,是否能够名震万古,成为旷古烁今的无上人物。

    那个将水月洞天几乎搅得天翻地覆的少年就这样不见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让人以为今日种种都只不过是一场梦境,但是众人明白,今日发生的一切若说是梦境的话,那无异于是水月洞天噩梦的开端。

    水月洞天里如今是鸡飞狗跳,然而始作俑者却不清楚了,如今的夜羽真的可谓是血遁十万里,甚至不止十万里,看着那张越发透明的缩地成寸符,夜羽只能苦笑,他艰难的将缩地成寸符收进了玄皇戒中后,这才开始打量起落脚点。

    这里是一处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仿佛是那无边的黑夜已然降临,然而夜羽却无法做出任何动作,最终他连从玄皇戒取出灵丹的力气都没有了,内心除了苦涩就只有苦笑,然而他就那样陷入了昏迷当中,并且他在昏迷前听到了落水声。

    “怎么有人掉进水里了吗?怎么好像是我呢……”(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