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完美遮仙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缕魂

时间:2017-10-11作者:唯愿紫叶

    “是我的还是我的,你个夺舍的废物也敢觊觎至宝?真是死不足惜。”罗柳看着手中刚从冒牌水道子身上摘下的储物袋,微笑自语着,似乎他的计划是那么的完美,没有费一丝一毫的力气就得到了水道子的一切,并且开可以进入那个地方,可是天姬女所说的一番话却是让罗柳老脸变得无比难看。

    “给你!”罗柳权衡再三,还是咬牙将储物袋中的紫衣女交了出来,并且亲眼看着紫衣女在他面前香消玉殒,至此,原本在天姬女身后空无一物的地方,居然凭空出现了一扇血门,就如同他们进入灰色空间时,用红衣女血祭时的场景一模一样。

    潜藏在暗中的人,目睹一切事情的发生,却没有丝毫情绪波动,他冷冷的望着罗柳的身影进入血门之中,他还是没有轻举妄动,毕竟还有一个更为可怕的天姬女还在原地。

    “什么!”暗中的人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原因无他,只因天姬女的残魂居然发现了他的行踪,并且冰冷的邀请他过去一叙。

    没错,神识波动虽然很木讷,但是其中的意思非常之明显,而且有股不容置疑的感觉,仿佛是帝王在对平民百姓下达至高无上的旨意,不能有丝毫的质疑,否则等待他的将是身首异处的下场。

    暗中之人在稍微沉吟少顷之后,一个身穿黑色长袍,一头黑发如瀑的青年迈着沉重的步伐皱着眉头从暗中一步一步走了出来。

    如果可以的话,他是不想跟天姬女面对面,哪怕对方只是一缕魂,可也不是目前的他可以抗衡的存在,想到之前的分身就那样毫无招架之力的被禁锢,并且被绞杀成血雾的一幕,一股无力感在他心头滋生。

    “看样子她应该没什么恶意,可是…”夜羽本尊有些忐忑的望着眼前那看不清真容的白衣丽人,唯独可以看到的是她那双没有任何情感的双目。

    “我居然也会感觉害怕了?未战就先胆怯了?”夜羽很不喜心中的这种感觉,很快的就将心中不安的情绪给压了下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如果天姬女残魂真想杀他的话,那么害怕也是于事无补。既然如此,那何必违背了原本的自我呢?

    似乎打开了心中被天姬女残魂压得喘不开气的心锁,夜羽目光平静的走到了距离天姬女足有一丈距离的地方才停下了步伐。

    如今夜羽的心态与之前完全不一样。而且之前的他只是乌鸦分身,并且由于先入为主的观念,再加上天姬女那恐怖的手段,才会导致他变得惊弓之鸟起来。

    不过,当事情都想清楚之后。将生死都已经置之度外之后,夜羽目光深邃的望着眼前那个脸部笼罩着混沌雾气的女子,也没有开口,也不知如何开口,更不懂得神话时代时的语言是什么样的。

    “她看似就在我眼前,可我总感觉她距离我是那么的遥远又那么的近,仿佛她脚下的光晕是那岁月之光,她好像就站在岁月之河上面一般,就是不知她跟他相比谁比较强了。”夜羽打量着天姬女的同时,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将他送来玄武大陆的神秘男子。仿佛天姬女与那神秘男子是同一领域的强者,就是不知谁比较强了。

    “你…”

    天姬女的一缕魂有些艰难的张开嘴巴,仿佛在模仿夜羽他们的语言,可只能发出一个简单的音节,好在天姬女不是常人,在刚才夜羽分身变化的水道子跟罗柳的对话时,天姬女已然学会了一些诀窍,如今只是差一些实践而已。

    “你很有意思,刚才也蒙骗了我,非常不错。不过可惜…”天姬女以一副略显调侃的口吻看着夜羽说话,虽然话语很轻,很柔,也很动听。可夜羽还是感觉一股强大的气势扑面而来,压得他的血液都快停止了。

    若不是玄阳诀跟妖神经在他经脉中自主运转,他现在连喘口气都会无比艰难,而且这还是天姬女收敛了自身的气势后的结果,若天姬女释放全部的修为,夜羽想都不敢想象后果会如何。

    而这才只是天姬女的一缕魂啊!

    若她全盛时期的话。那该是一副什么样的场景?

    夜羽光是想想都感觉热血沸腾起来,天姬女全盛之时,肯定可以摘星夺日,漫步星河也是轻而易举之事,那种场景也是夜羽梦寐以求的生活。

    前提是夜家村安然无恙,他的弟弟跟妹妹平安无事,他才会选择那种安逸的生活,没事的时候就漫步星河,领略宇宙的奥秘。

    “咦?你的梦想其实狠简单嘛。”天姬女似乎发现了有趣的事情一般,亦或者是她太久没有好好找人聊天,她好像发现了夜羽心中所想,并且将其给说了出来。

    “真可怕!”夜羽不敢在与天姬女的目光对视,他有种里里外外被看的通透的感觉,尤其是刚才他居然会陷入他曾经一个念头当中,他知晓这是因为天姬女有意为之,否则以他如今的实力还有阅历是不会出现这种事的。

    夜羽感觉冷汗从额头溢出,无论是禁术还是禁忌人物的的确确都有绝对恐怖的地方。

    呼~~

    深吸口气之后,夜羽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随和,他不敢凝望天姬女,但也不能太没礼貌,只好微微抱拳低头,道:“不知前辈有何指教?”

    夜羽不敢问天姬女口中的可惜是什么意思,他只想尽快的摆脱天姬女,跟这种禁忌人物多呆一秒,就多一分危险。

    “没什么指教,只不过刚才看你有些头脑,所以才想见见你罢了,如今见到了,却感觉你只是个可怜人而已。”天姬女似乎已经熟练了玄武大陆的通用语言,她有些惋惜的看着尽量保持着冷静神色的夜羽叹道。

    “…”夜羽没有表示,他认为天姬女说的可怜,应该是指他的家破人亡,如今只是一个孤家寡人吧,如果是这样的话,的的确确是一个可怜人,前世的宇智波鼬是如此,哪怕有唯一的兄弟也无法相认,只能在死后缅怀。(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