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完美遮仙 第一百四十四章 半年之约

时间:2017-10-11作者:唯愿紫叶

    “这就是成长了吗?”陆承轩嘴角呢喃,他闭上了双目,少顷之后,他睁开了双目,却不再迷茫,而是有股火焰在跳跃,如同他打开了心中那道枷锁。

    “是啊,成长的道路非常的苦,可苦中却也有甜,这就是所谓的成长了。”夜羽想起今生发生的种种,他明白了自己的使命是什么,那就是肩负着复兴家族的使命,使得夜姓有朝一日可以再一次名动天下,如今整个夜家除了下落不明的夜凡跟被神秘强者带走的夜仙,就只有他自己了。

    而且,他并不打算将夜凡还有夜仙也牵连进来,他要独自一人肩负起来,他要自己去走这条黑暗无比,看不见未来的路。

    “谢谢您,天神大人,我应该坚强,带着父母亲的期盼坚强的活下去。”陆承轩想起他的父母亲在即将断气时的话语,那就是要勇敢的活下去,带着他们的祝福与期盼。

    “还有,我不是什么天神,我的名字叫叶羽。我会留下来三天,三天后我要去办一件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事。”夜羽目光平静的望着那如血一般的初阳淡淡的说道。

    陆承轩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对这个叫叶羽的男子言听计从,更奇怪的是,在他身边,陆承轩能够感觉心灵的平静,连续两天两夜都不再出现暴躁的情绪,不仅如此,在这两天的时间中,陆承轩已经踏入修真者的行列了。

    “再呆一天,就最后一天,我们就出发吧。”夜幕降临,夜羽望着满天繁星,内心无限感慨。

    在这两天多的时间相处,他对陆承轩又多了几分的了解,尤其是看到陆承轩那执着的目光时,夜羽仿佛看到了昔日的自己。

    星光垂落,犹如银河的河水从天而降,将夜羽、陆承轩还有小黑都紧紧的包围住了。如同三团发光的茧一般。

    不仅是陆承轩懂得如何引导星力修行,夜羽自己也摸索到了妖神经的奥妙之处,妖神经对于星力的渴望远远超过了夜羽的想象。

    这两日来,每当夜幕降临。夜羽就会运转起妖神经,妖神经在夜羽体内自成一脉,每当夜羽运转起时,妖神经都会犹如鲸吸牛饮一般将天上洒落下来的星力一滴不剩的给吸收殆尽。

    不仅如此,夜羽额头如同有只竖眼存在一般。就如同他在天狼界时一样,那只竖眼的模样赫然就是守墓老人口中的天狼魂。

    对于自身的变化,夜羽也是了如指掌,尤其是额头的天狼魂出现时,他能够感觉大多数的星力都是被‘它’给吸收的,余下一些才融入到他的四肢百骸当中,对于这一点,夜羽自己也是颇为无奈,深怕会徒做嫁衣。

    可一想到未知的未来后,心中的担心也就烟消云散。也就是俗话说的,光脚不怕穿鞋,虱子多了也就不在乎再长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了。

    如今他也就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了。

    因为天亮之后他就要朝着天狼山附近而去,最最重要的是潜入水月洞天查明真相。

    夜风栩栩吹来,在那稀薄的夜风中,夜羽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杀机,那股杀机若隐若现,好像在很遥远的地方就锁定了他,如今对方只是朝着他的方位疾驰而来似的。

    这种怪异的感觉来得快去的更快。

    “怎么回事?这种感觉已经出现了两次了,昨夜一次。今夜又一次,而且此次感觉到那股杀机距离此地已经越来越近了,甚至我感到一股心悸的感觉,似乎来者不善啊。”夜羽霍的睁开双目。他停止了修炼,他缓缓地站起身,想寻找那股杀机,可却没有任何头绪。

    夜羽面沉如水,小黑的修炼自然而然也终止了,它原本就是靠着夜羽修炼才得以分一杯羹的。正主都没在修炼了,它自然也就没办法分一杯羹了。

    “若真有危机临近,对方不是一个盖世强者就是一个擅长暗杀一道的人物。”夜羽双目深邃的望着漆黑的远方微微自语着。

    相比较第一个推测,夜羽更加坚信是第二个。

    “不会是‘无间’来人了吧?”这个想法冒出来后,夜羽自己都吓了一跳,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有关‘无间’夜羽也得到过很多情报,但所有情报加起来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绝对的神秘与强大,哪怕是龙魂殿那种庞然大物在面对‘无间’时也会头痛万分。

    可是,他自问没有得罪过任何人啊?就算是有也被他给清理干净了,不可能有漏网之鱼才是。

    夜羽心中疑惑不已,若真的是无间来人的话,他想不出是招惹了谁,以至于有人在无间发布了要杀他的任务。

    “难道是他…”思来想去,夜羽最终将怀疑对象锁定到了那个男人身上,可也仅仅是怀疑而已,就算真的是那个人,他目前也找不到对方所在,也就无济于事了。

    抛开心中胡思乱想的想法之后,夜羽的心绪逐渐平复,担忧也是于事无补,倒不如保持一颗冷静的心态,就算危险临近也可以以不变应万变。

    目前比较棘手的则是陆承轩的存在,若真的有暗杀者临近,那陆承轩的存在无异于会让夜羽有些束手束脚。

    想到这,夜羽打断了陆承轩的修炼,叫醒了他。

    “我要走了,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你自己多保重。”夜羽看着一脸迷茫的陆承轩说道。

    “您要走了吗?可是…可是我…”陆承轩有些难以接受,虽然知道对方会离去,可真当这一幕发生时,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你要想成长,就必须学会自己面对一切。”夜羽自然看出陆承轩的想法,可他跟陆承轩只是萍水相逢,能做的就是这些了。

    毕竟每一个人要走的路都不同,他也不再想给任何人设置好指路牌,那样的人生不是人生,而是傀儡。

    “您走了,我怕我会再一次控制不住体内的力量。唯有在您的身旁,我才能心如止水般的宁静,我…”陆承轩站起身有些着急,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夜羽给打断了。

    “这样啊…既然如此,你朝着东方的深山而去,那里有一座白雾山,半年后的今天,你可以在白雾山的脚下等我,若三日内我还未出现的话,你就自己游历天下吧。记住一点,能忍则忍,除非你感觉可以灭杀眼前的危险与障碍,否则哪怕是受尽屈辱也要忍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是根本,只有活着才有一雪前耻的希望。”

    夜羽的话语还在空中飘荡,可他的人已经消失在了山头,唯独他那略显沧桑的声音在陆承轩的耳畔回荡。

    陆承轩都没有发现夜羽是如何离去的,只是在听完夜羽的最后一句话时,就看不到他人了。

    夜羽带着小黑离去了,离开的瞬间,夜羽在原地留下了一瓶丹药,这也是他目前为止可以为陆承轩做的最后一件事了。(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