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完美遮仙 第一百一十章 一模一样的自己

时间:2017-10-11作者:唯愿紫叶

    可惜他无法将这一秘密告诉他人,甚至无法告知自己的兄长,可是从他的话语中可以听出,那个自称佐助的家伙跟他居然是同一个人,也就是说,他们金蛇三兄弟是被同一人给斩杀的!

    在夜羽本尊与分身战斗落幕不久,其他三处地方战斗也已然接近了尾声,很快守墓老人的声音响彻四方。

    “金之门,龙吟风。”

    “木之门,紫轩。”

    “水之门,夜羽。”

    “火之门,佐助。”

    “土之门,关云。”

    最终五强就这样诞生了,他们经过各种生死考验,打败各路强敌,最终走到了这一步,按照守墓老人的说法,他们即将进入那最终的真正的造化之地了,想到这所有人都有些小激动起来。

    几乎在守墓老人的话语落下刹那,五块巨大陨石内的石门同时被开启,露出了一层漩涡,一种类似于传送阵的漩涡。

    众人没有迟疑,很快的就各自踏入了属于他们的造化之门。

    而此时,远在妖兽山脉最深处有一偏僻不落,这里有一族群,自称蛇蜥族。

    只因他们的祖上是一头可以摘星夺日的七分蛇,三分蜥蜴的存在,所以号称蛇蜥族。

    蛇蜥族全部都是居住在地底下,他们就像是真正的蛇一般,喜欢阴暗潮湿的地方。

    在蛇蜥族内部有一神圣场所,这里摆放着的是他们祖祖辈辈的牌位,还有每个族人的命简所在。

    可在今日居然接二连三的出现了命简碎裂的情况,而且碎掉的命简居然是他们蛇蜥族最有希望可以重现祖先光辉的金蛇三兄弟。

    金蛇兄弟中的老三命简早在不久之前就已经碎裂,当时已让蛇蜥一族上蹿下跳怒不可及,如今连仅存的两兄弟也出现了不测,这对蛇蜥族来说无异于是雪上加霜。

    很快这件事被当成了蛇蜥族的耻辱,他们的族长下了一系列的死命令,举族牵动,全军集合。他们要赶往天狼山查探个究竟,他们要凶手血债血偿。

    一场暴风雨就这样无形的爆发了,然而始作俑者的夜羽却丝毫不知情。

    否极泰来。

    没错,所有人在踏入石门的刹那。感觉全身就是否极泰来,太舒畅了,原本擂台战时留下来的伤创也都不药而愈了,不仅如此,众人还感觉像是被洗礼了一般。

    就是被那石门内的光雨给洗礼了。仿佛洗涤了一番他们的灵魂,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精神奕奕。

    就像是吃了极品灵丹妙药一样,那种感觉让他们甚至心生出舍我其谁,有我无敌的信念。

    夜羽本尊所在的是火红色的一条通道,这里像是一座洞府。而且让人感到四周真的有熊熊火焰在燃烧一般,炙热的温度让夜羽本尊都有些变色。其四周墙壁有各种雕塑,但颜色也是如火焰一般的红,如同凝血一般,看上去栩栩如生。

    四周墙壁的雕塑有各种各样的生灵,有夜羽认识的。也有他不认识的。

    大到真龙,小到蚂蚁,各种各样的生灵都有,仿佛万物都被刻在了石壁上,石壁上的图案让人看一眼,甚至都会险些沉浸其中。

    夜羽还是没有将脸上的面具摘下,他不知道在这里是否会遇上其他人,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他还是选择了隐姓埋名。

    这是怎么回事?

    夜羽本尊眉头微皱,他脚步没有移动分毫。他从刚才的激动中苏醒了过来,等他回头看时,已经看不到那扇石门,更别说光雨了。可他却感觉到身上的创伤,无论是灵气海的灵气还是查克拉都已经饱满了。

    “送造化?”

    夜羽嘴角微微自语,他不相信。

    为什么?

    因为天狼王是要寻找传承者,而不是开个擂台让人打一架,然后送些造化就了事的,每一关肯定都有其深意存在。

    想到这。夜羽马上以微弱的心灵方式沟通到了分身那边,分身那边的情况他一目了然。

    分身那边跟他这边的情况差不多,不过通道的颜色却是水蓝色,如同坠身在在大海里一样,非常的温馨,如同仰躺在一望无垠的大海上,那种感觉也是让分身为之着迷,不过很快就挣脱了出来,并且神色不善的盯着四周。

    “想必其他三个地方也是差不多吧,可这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夜羽神识从分身那边回过神,他双目平静的望着眼前火红色的一切。

    地砖是五花石铺就,五花石所铺就的路面让夜羽感到有些不对劲,因为其他地方都是火红色,而且会感到烈火焚烧的感觉,可当他踏入五花石铺就的路面时,那种身处火焰的感觉就消失不见了。

    沿着蜿蜒的五花石铺就的路前行,夜羽几乎是凝神戒备着,每踏出一步都需犹豫许久,虽然目前四周看起来风平浪静,可他内心深处总是感觉哪里怪怪的,仿佛从进入石门时,所谓的考验已经开始了。

    金木水火土五扇门,每一扇门的背后都有相同的洞府,唯一不同的就是颜色的不同,还有雕刻不同,相同的是同样有一条五花石所铺成的蜿蜒小路。

    夜羽运起瞳力,也没有看出有丝毫异常,可没有异常就往往说明有更大的异常,夜羽右手方天画戟,左手冷月在手,一步一步的前行着,可是这条路仿佛没有终点一样,无论怎么走,都像是原地踏步一般,并且其四周的雕塑都没有丝毫变化过,唯一不同的就是脚下的五花石路的颜色从最开始的白色逐渐变成黄色、红色、再到如今的黑色。

    在看到黑色五花石的瞬间,夜羽突然感到毛孔都竖了起来,仿佛有种致命的危机正在悄然的接近当中。

    “这是!”

    夜羽眉头紧锁的盯着眼前这个不速之客,心中更是惊涛骇浪,难道说危机就在眼前吗?可他并没有那种特别强烈的感觉。

    一个从头到尾,上上下下,无论是穿着,还是表情,或者是面具,还有那双黑暗中会发光的眼睛,都跟夜羽如出一辙,就像是他在照镜子,在看镜子里的自己一样。

    “不会吧?难道说天狼王当年连这个都可以做到?”(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