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完美遮仙 第九十九章 入血池(求明天的首订)

时间:2017-10-11作者:唯愿紫叶

    他淡淡的看着那一步一步朝着他走过来的黑衣男子,李淼淼自嘲的笑了笑,他将头转到他的妻子常丽的身上,目光中有柔和,有疼惜,可是更有滔天怨气。

    如果不是常丽,他会跟家里人其乐融融。

    如果不是常丽,他会跟他的妻子白头偕老。

    如果不是常丽,如今的他应该在凡人界中当一个私塾先生。

    如果常丽当年没有对他家里人出手,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一幕。

    “丽儿,我们成亲的那天曾经说过,这辈子死也要死在一起。我来了。你杀我全家,我杀你。天经地义。然而我却是你的夫君,你的过错,为夫也要承担。”李淼淼话语一落,整个人如离弦之箭朝着夜羽冲了过去,其身上的杀机毫不掩饰。

    “噗嗤”

    夜羽只是轻轻的提起狼牙刀,可还没有斩下去,李淼淼就自己将脖子迎了上来,他的头应声而断,其身体的血液喷洒了夜羽一身,然而夜羽目中露出的更是一种愤怒,李淼淼居然如此就死了,他还有几个问题没问,如今也已经无可奈何了。

    可李淼淼的话语让夜羽心中感触非常多,他只能感叹命运弄人,一切都只是命运的摆弄。

    第一次夜羽对于所谓的命运是如此的厌恶。

    这天地间像李淼淼这样的人何其多?他们原本都有各自的生活,可是却被命运玩弄,最终不得好死。

    夜羽将脸上的血渍擦干,狼牙刀也收回了玄皇戒,可他却猛的抬头,其目光似要穿透层层壁障,要跟冥冥中的命运对视,他很想问为何命运喜欢弄人,命运为何以弄人为乐?

    想起前世的种种,再加上今生的遭遇,夜羽那如血的红色长发无风自动,其目中所折射出的却是一股疯狂,一股想要战天逆命的疯狂,可却是短短的一刹那。

    将思绪收回,夜羽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他的天狼印记在吸收掉李淼淼的印记后已经彻底饱和,不要半天的时间,若他还没有进入终极之地也会被此地规则强行送往,这是他脑海中规则之声的告知。

    “命运!”夜羽嘴角喃喃,并且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弧度,这一幕落在落天的眼中非常有震撼性。

    “小叶子,我们还是赶紧进入剑血池看一番,若已经没有造化了,那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落天在夜羽使用火遁将此地的尸体都火化之后说道。

    夜羽闭目沉吟少顷,然后他头也不回的朝着兵谷内而去,他一路轻车熟路,一路上有遇到其他修者,可那些存活至今的没有一个是善茬,可他们在感受到夜羽身上浓浓的煞气,还有那被鲜血染红的头发时,他们都非常自觉的避开了一条路,他们可不想被这突然冒出来的杀神给杀死。

    没有理会四周那些还没有找到禁制破解的修者,夜羽一路沉默的朝着剑血池方向疾驰而去,一炷香之后,他看到了那扇紧闭的石门。

    在石门外有五个修为在练气中期巅峰的修者徘徊,他们尝试了各种办法可都无法推开石门,那石门的重力至少有万斤以上,除非是纯武者,亦或者是筑基期修者,否则没有人可以打开。

    “看来此门的确是闭封了,我等还是寻找其他禁制破解吧,终极之地的名额就剩两个了。”

    “咦?有人来了。”

    就在他们五人准备放弃的时候,他们发现了满头如血一样的长发的黑衣男子走了过来,五人瞬间交换了下眼神,他们都从彼此的目中看到了希望,就是进入终极之地的希望。

    可他们也明白此人既然可以拥有终极之地的天狼印记,肯定不是等闲之辈,可在造化面前他们已经顾不了许多,就算是练气后期修者他们也深信五人合力也可战之。

    “别惹我,否则,死!”

    夜羽自然感到五人的杀气,虽然很微弱但也被他捕捉到了,可是此时此刻的夜羽没有战斗之心,经过李淼淼一役再加上萧雨仙通过玄音术告知他已经离开了天狼王墓。

    今日此一别,相逢无绝期。

    这是萧雨仙离去之前给夜羽说的话语。

    玄音术只是简单的传音之术,只要修为在练气期以上就可在万里内施展,唯一的蓝颜离去了,夜羽心中有感慨也有错愕,但更多的是放心。

    萧雨仙没有在此,那么他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在天狼王墓中他没有朋友也就没有了牵绊,自然不会在战斗中的时候束手束脚。

    所以夜羽才会一路沉默寡闻的一步一步走了过来,原本只要半炷香的时间,他花了将近两倍。

    “嘿嘿,小子你以为自己是天皇老子?”

    “要是不想死就自己解除天狼印记交予我等,然后自废修为,我们兴许会放你一条生路。”

    “没错,蝼蚁尚且贪生,我看兄弟你就别自寻死路了。”

    五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他们嘴巴上很轻松,可他们都在严阵以待,他们知道能够存活至今的没有一个是善茬,之所以出言挑衅,是想让那突然出现在此地的黑衣男子出现情绪波动,然而他们失望了。

    “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对此夜羽只有短短的一句话,然后夜羽双目透出冰冷的杀机,全身气势在不断攀升,他已经没有时间在这里浪费了,他始一开始就展现出了所有实力。

    战斗的局势一面倒,那五人中有四人瞬间被夜羽秒杀,剩下的一人也被夜羽给废了修为,他们从开始到结束都还没反应过来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剩下的一人此刻状若疯狂,他感觉刚才短短的瞬间就犹如一万年那么漫长,此刻他目光显得有些呆滞,他宁愿一辈子都没有遇见这个少年魔王,奈何世上没有后悔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是让他直接活生生的在疯狂大笑中死亡。

    夜羽在解决了这几个不开眼的人之后,运转所有的肉身之力,那扇原本紧紧闭上的石门,在夜羽的推动下缓缓的出现了一丝的缝隙,最终出现了一道可以容纳一个人进入的缺口,夜羽没有耽搁,他在石门推开的瞬间,以断步涯身法朝着石门内而去。

    如今断步涯身法越来越熟练,已经可以跟他前世的瞬身术媲美,甚至比瞬身术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

    “哈哈???哈哈???都死了???死了???死了???”那唯一一个没有被夜羽灭杀的修者,在目睹夜羽单纯的以肉身之力就轻松的推开了他们五人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推开的石门后在疯狂的笑声中死亡。

    夜羽并没有知道他的举动会带来如此巨大的反响,他也没有兴趣去管那个人的生死,既然在他们打算先动手时,夜羽就已经将他们列入了必杀的名单中。

    原本他并没有如此嗜杀,可是自从经历了种种,再加上他对于杀人不但没有排斥,甚至还有种兴奋之后,夜羽也就没有了什么恻隐之心。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这句话夜羽早在前世就已经明了。

    入眼处一片狼藉,这里早已经是人去楼空,至于龙吟风等人如今在哪,若没死的话也应该是在终极之地了。

    神血之剑也不见了,唯有地面上的四具还未变为脓水的尸体让人明白这里的的确确发生过血战。

    那四具尸体居然是冷家四兄弟,遥想当日他们四人何其的意气风发,说要灭杀他们,可没有想到最后却是他们四人被反杀,成为了他人的养料。

    “别发傻了,赶紧寻找那陨铁,时间不多了。”看到夜羽还在发傻,落天连忙急道。

    可是任凭夜羽跟落天寻找许久也没有任何的收获,不要是陨铁了,就连渣子都找不到,难道说那陨铁被人带走了?

    有可能。

    能够被当做神血之剑的容器的物品怎么可能是凡物,能够进入此地的修者哪一个不是天骄?他们自然可以看出陨铁的价值。

    此处除了那鲜红的血池,再无其他之物,此地散发着绿油油的光芒,再加上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味,再加上这一处还在潺潺冒着泡的血池,整就是人间地狱。若是凡人进入此地吓都要被吓死。

    “看来的确是无一物了。”落天略显失望的对着夜羽说道。

    “那可不一定!”夜羽目中闪过一丝沉思,低沉道。

    “为什么?”落天不解。

    “不是还有一个地方我们没有找过么?”夜羽目光灼灼的盯着血池说道。

    “难道你想要下去寻找?这里的血池可是天狼王弄出来的,里面的血都不知有多少万年了,可看上去还有活力,其内肯定是凶险无比,你还是别去了。不然有个万一的话,到时就悔之晚矣了。”

    落天看了眼那恐怖如斯的血池,连他看一眼都感觉身陷地狱之火中一般,他可不敢想象进入血池中的生灵能否还生。

    “我有办法,以分身前往。”夜羽淡淡的看了眼落天,继续,道:“你也说过了,有危险就代表着机遇。今日若不进入这血池一趟的话,我怕我会对未来的路害怕,你也说过了,夜家男儿没有一个是孬种,难道今日你想我退缩么?”

    少顷之后,落天也无话可说。

    夜羽有他自己的疯狂与打算,在天狼王墓中他有太多的术无法施展,乌鸦分身亦或者是大型的火系忍术跟大型的水系忍术他都无法施展,他唯一的底牌就是新的瞳力的术还有他那万古一体的玄阳体。

    夜羽开始准备,他将分身召唤出来之后,分身那边带上储物袋跟冷月以及夜家族器,他有种感觉,冷月可以在这帽子热泡的血池中有意想不到的效用。

    在一切都准备好之后,夜羽本尊对着分身点了点头,分身没有任何话语,他自然明白此去可能就是永别,可他就是宇智波鼬,他就是夜羽,他们无法分彼此。

    本尊想做的事,也是他这个分身想去做的事。

    ‘噗通’

    夜羽分身运起灵气护体,右手握着冷月一下子就沉入到了血池中,与此同时,夜羽本尊跟分身仅有的一丝联系也淡然无存。

    (ps:明天上架了,求各路大神明天的首订哈,订阅对于写手来说至关重要,希望大家能够鼎力支持,明天几更呢?明天六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