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完美遮仙 第九十八章 人命如草芥

时间:2017-10-11作者:唯愿紫叶

    有人说,任何事跟物都有两面性。

    有人说,任何人都是有双重性格。

    有人说,世上任何事都没有绝对。

    有人说,在绝对利益面前再大的仇恨也可放下。

    也有人说,这个世界缺少的并不是美,而是发现美的眼光。任何事情更换不同的角度去观察它,所感悟到的效果也就不一样。所以你最终选择谁或者什么样的生活方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选择它,并且一走到底的过程。

    所以活在这世界上的生灵,无论是人类还是妖兽亦或者是一草一木,他们(它们)是幸运的同时也是悲哀的。

    他们(它们)可以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多姿多彩,却又同时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尔虞我诈,感触最多的要属人类。

    人类经常可以为了神兵利器或者灵丹妙药亦或者是为了女人可以对昔日的好友暗下杀手,因为他们想变得更强,唯有把屠刀挥起斩下身边的亲人朋友,前期他们兴许会感到内疚,可随着实力的提升,地位的提升,虚荣心大幅度的提升后,那一丝的愧疚却变成了他们自豪的往事。

    天狼王墓从开启到如今前后已经九年左右了,如今天狼王墓内还存活的修者已经没有多少了,从最开始的五千到如今连一百人都不到了,他们不是死的死就是藏的藏,真正还有壮志雄心的只有区区数十人。

    战斗会让强者更强,弱者则是丧失了争雄之心。

    就在刚刚规则之声的声音响彻所有人的耳畔。

    终极之地的名额只剩下十位,也就是说前后已经有四十人获得足够资格并且进入了终极之地,如今说不定已经在终极之地中为了天狼王的终极传承而血战。

    没有人知道为何终极之地的名额只有五十,也没有人知道五十人在那终极之地中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拉开血战的序幕,更没有人知道天狼王选择传承者是看天赋还是手段或者是修为亦或者是人品。

    天狼王墓的第二关是五脏谷,五脏谷中到处充满了萧杀与血腥味。

    历经几百个日日夜夜的厮杀,五脏谷早已经被血腥味覆盖了,就连天空也仿佛化成了血红色,尤其是近日更是感受不到白天与黑夜,能感受到的唯有那空气中压抑到极点的气息。

    连日来还活跃在五脏谷的人们为了仅剩不多的名额再一次展开疯狂厮杀,只要没有在禁制考验里的人,常常都会被人偷袭,有的运气差点的则是以自己的天狼印记成全了他人。

    又过了三天,终极之地的名额又缩减了五人,也就是说还剩五个名额,若在五个名额里还没有前往终极之地的人,那么就是自动放弃。

    余下的人们更疯狂了,有想进入终极之地的修者越加疯狂起来,哪怕他们来自同一宗门,可在面对为数不多的终极之地名额诱惑时,人们丑陋的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

    生命在这一刻是如此的卑微,是如此的不值钱,很多人在死时都露出不甘的神色,他们没有进来天狼王墓时与杀他们的人是称兄道弟的好朋友,在凡人界中,他们是被人敬仰的神仙,可是在这里他们却成为了成全他人进军更高境界的踏脚石。

    “噗嗤”

    一个身穿黑色大衣,其大衣背后有一朵红色云朵的男子手起刀落间就将一名偷袭他的修者给斩杀,偷袭者把握了一个很精妙的时间点,然而这黑衣青年却更是出手凌厉,右手弯刀一斩,左手一挥就是一个生命的陨落,在解决完这个不速之客之后,夜羽将狼牙刀收进了玄皇戒中。

    这几日来他遇到太多这样的事情了,尤其是今日,他在从武谷出来准备前往兵谷的路上更是一路遇上多股袭击者。那些准备偷袭他的人反而被他所杀,他额头上的印记越发璀璨了,仿佛那微型的天狼要活了一般,有种灵动的感觉。

    连日来夜羽不断联络各路强者,他希冀可以与他们联手,在终极之地中先解决那唯一一个筑基期修为的老者。

    在武谷他遇到了在阴灵谷曾经为敌的关姓青年,两人在切磋完之后达成了约定,两人日后再公平一战,至于夜羽所说的联手,关姓青年微微沉默后就痛快答应了,两人在达成默契之后,关姓青年很快就选择了进入终极之地,关姓青年早已拥有了资格,可他没有进入,仿佛在等待夜羽的到来一般。

    在武谷中,夜羽得到了一本法决,确切的说是一本孤本,类似于他当日在黎沙镇所拍下的太平青雨残卷。

    江海清光。

    是一种极速身法,虽然夜羽无法识别上面的内容,但他有种感觉,若是江海清光他日修炼大成绝对是一项逆天本领,江海清光大成之境可以媲美光速,甚至超越光速,由此可见江海清光有多么的逆天与可怕,而这还只是落天根据昔日种种传闻才下的定论。

    “兵谷作为最后一站吧,至于心谷就不去了。否则会来不及了吧。”夜羽双目冰冷的扫视了四周微微自语着。

    这几****并不是什么事都没做,而是联系了好几个强者,都是用于足够印记可以进入终极之地的强者,他们每一个人的修为赫然都在练气后期。

    “没想到就剩三个名额了,看来得抓紧时间了,否则来不及前往兵谷我也得马上选择进入了。”

    夜羽耳根旁又想起规则之声的声音,他颇为无奈,可又无可奈何。

    夜羽施展断步涯身法,整个人犹如一股旋风一般,朝着兵谷疾驰而去,他轻车熟路,很快就抵达了兵谷外围,可入眼处却是一幕让他都双目为之一凝的景象。

    兵谷外围四周早已经血流成河,尸骨横陈,但这却不是让夜羽脚步一顿,双目一凝的原因所在。

    真正让他感到有股怒火燃起的却是入眼处一幕惨绝人寰的景象。

    只见一个全身伤痕累累但还算生龙活虎的男子正在啃食人肉,而且是活生生的将手掌伸入他身边至亲的人,那女子在死前的目光充满了不敢置信,充满了更多的悲,仿若她做梦也想不到会死在她挚爱的手里。

    夜羽冷漠的望着这一幕,一路走来,他发现了太多太多的背叛,可却没有一幕有眼前这般让他感到愤怒,生为一个人类居然可以活生生的生吃其他的人肉,而且还是其道侣。

    “嘎吱嘎吱。”

    那是咀嚼口中食物所发出的声响,可是落在那女子的耳中却是死神的丧钟,她感到自己的生命逐渐的流失,她感到自己连骂人的声音都没了,当那仿若入魔一样的男子掏出她的心脏时,她的生命彻底的落下了帷幕。

    现场四周除了那正在啃食血肉的声音唯有其沉重的呼吸声了,就连夜羽的呼吸与心跳在这一刻也近乎停止了。

    夜羽目光冰冷的望着这一切,他没有义务去救人,也没有责任去阻止,可他内心深处却非常痛楚,只有在乱世中,人的生命才会卑贱不值钱。

    而在天狼王墓中远远还没达到乱世的程度,可是人命在这里也是一文不值,时时刻刻都有背叛,无时无刻都在上演着类似的事情,可那些顶多就是将屠刀挥下身边之人,并没有眼前这一幕如此不堪。

    这里分明就是人间炼狱,居然会发生吃人肉的事情,更让夜羽感到讽刺的是那一男一女他都认识。

    就是当初刘宝初的几个伙伴中的夫妻二人组,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们在兵谷外围跟其他人发生了混战,而最终兴许是他们夫妻二人获胜,可是那女的致死都无法明白自己的道侣为何会将屠刀挥向她。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甘么?哈哈哈哈,从那一天开始我就发誓,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非常凄惨。”李淼淼声嘶力竭的转过身看着夜羽这个不速之客嘶吼之着,似乎想将埋藏在他心底多年的秘密给将出来。

    “我没兴趣,不想死,就滚开!”对于这个刘宝初的伙伴,昔日要杀他的男子,夜羽没有了杀意,因为他看出这个叫李淼淼的男子在杀了他的妻子之后目中露出的一股死意,那是一种对这个世界再无眷恋的死意。

    “呵呵,你没兴趣,我偏要说。我知道你很强,我不是你的对手。可我也要让你的心底有股阴影,让你以后的修道之路更加艰难,哈哈。”李淼淼似乎没有认出现在的夜羽就是当日他们想要杀死的人之一,他直接无视了夜羽的威胁,并且其身上属于练气后期修者的气势席卷而来。

    “聒噪。”夜羽目中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机,他根本无惧其身上的气势,并且其右手玄皇戒一闪,狼牙刀在手,夜羽全身散发的是冰冷至极的杀气,那是他这些日子以来日积月累的煞气凝聚而成,单单煞气朝着李淼淼覆盖过去,李淼淼脸色都苍白了很多。

    李淼淼露出那满是血丝的牙齿,露出他自认为最灿烂的笑容,道:“她是我的妻子,她叫常丽。可她同时是让我家破人亡的幕后主使。她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可我早就发现了真相,在我发现真相的第二天我曾经问过她,若有一天我有机会报仇的话,我会让真正的凶手死不瞑目,我会吃了她的肉,喝了她的血。让我家人的苦难让她也亲身经历一番,哈哈,呵呵。”

    “咳咳”

    李淼淼大笑起来,但是其伤势本就不轻,囤积在他胸口的淤血也咳了出来,他却无视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