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完美遮仙 第九十七章 天覆古阵

时间:2017-10-11作者:唯愿紫叶

    “还是速战速决,免得一发不可收拾,我怎么感觉你将这十人杀死之后还会出现其他怪物。”落天一副乌鸦嘴的口吻看着夜羽说道。

    没有理会落天的奚落,因为那十个将军已经举起手中的兵戈冲杀了过来,左手铁盾,右手铁戈,就好像是在战场冲锋陷阵。

    这些都是他们生前的本能,死后被炼制成了类似于傀儡一样的存在。

    可是身前的他们肯定都是名镇一方的将军,而且是那种百战百胜的将军,从这些人铠甲上的花纹可以看出这十个人属于古尸,并不是这一个时代的产物。

    夜羽且战且退,他感觉这十个人根本就没有弱点可言,至少目前他没有发现任何弱点,更让他感到心悸的是书谷中居然除了他之外再无其他的生灵,这不是很奇怪吗?

    难道说他已经陷入了书谷中的考验了?

    五脏谷中,每一谷只有当挑战者陷入考验的时候才会看不到其他的生灵存在,唯独挑战者与禁制中的生物生死战,直到分出胜负为止。

    “难道说之前那白衣男人的后手其实就是那十个红衣女子,而这十个傀儡将军则是我不小心碰触到了某一禁制才形成的?”

    夜羽边退边思考着,与此同时他所有手段尽出,须佐能乎也无法给以对方伤害,月读直接被夜羽否认了,对面那十个傀儡明显没有灵魂,没有灵魂的生物根本就无惧幻术,玄阳诀他还在摸索当中,根本无法做到斩杀一切敌。

    如今他唯一还可以使用的术也就只有天照了,可天照次数使用越多,对眼睛的伤害就越大,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夜羽还是不想轻易使用天照之术。

    十个像似古尸一般的男子,他们配合无间,仿佛在他们脚下有一座可以移动的阵法,五人攻击就有五人防守,根本就是无懈可击。

    期间,夜羽施展极速身法配合他那恐怖的肉身,想以暴制暴,可是当他近身之后,发现根本没有破绽可言,更让他汗毛竖起的原因则是那十个人相辅相成的攻击,就差一点点他的右腿就被他们给斩断了。

    “分身!”一击无果之后,夜羽施展了唯一的分身,两人一前一后,打算两面夹击,本尊会的术法分身也会,分身的弱点则是肉身没有本尊那么变态罢了,其他没有任何差别。

    当夜羽的分身出来之后,那十个人原本齐齐的攻击姿态出现了些许松动,他们马上分出五人转身朝着夜羽的分身杀了过去,他们的本能就是杀光出现在他们眼前的生灵,若对方不死就是他们死,别无选择。

    “好就是现在!”夜羽本尊与分身同时出手,两人本就是同一个人,心灵相通,一人施展火遁,一人施展水遁,根本不给他们喘息的时间。

    “火遁,豪火球之术!”

    “水遁,水龙弹之术!”

    两人分别施展了火遁与水遁大型术法,只见水与火在这一刻似乎相容了,水与火组成的威力更加骇人,但是还没完,夜羽本尊施展完火遁之后,左眼微闭,那是施展天照前的准备动作。

    夜羽分身同样左眼微闭,两人都有仙瞳,也自然都可以施展天照,他们打算趁那十个古兵防御时酝酿好天照,待到最后给他们致命一击。

    夜羽根本没有打算单靠火遁与水遁组合成的术法可以给那十个古兵造成致命性的伤害,之所以如此,只是想让那十个古兵忙于举起古盾防守,如此一来,他才有时间与分身一起酝酿天照。

    可是让夜羽有些措手不及的则是那十个古兵居然仅仅三息的时间就让他的火遁跟水遁术法消失于无形,若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到被他们手中的盾牌给全部吸收,古兵手中的古盾在吸收完他的水与火之后明显变得更加乌黑有光泽了,同时十个古兵身上的煞气越加的浓郁了,他们的魂仿若从远古的战场中降临了。

    不到五息的时间,十个古兵很快重新站好了队形,他们现在的队形进可攻,退可守。也无惧任何人的包围与偷袭,他们的古盾就是最好的防御。

    “他奶奶的,居然是天覆阵!”落天从高空看了下来,他发现那十个古兵的站姿跟位置很眼熟与特别,细心观察之下,终于被落天看出了些许端倪。

    “什么是天覆阵?”夜羽全神戒备的盯着十个古兵问道。

    “天覆阵乃远古武侯八阵图之一,是正二十四阵中的乾未,守卫景门的六阵合阵,西北者为乾地,乾为天阵。而景门也是八门中除去开、休、生外,唯一的吉门。

    天覆阵:天阵十六,外方内圆,四为风扬,其形象天,为阵之主,为兵之先。善用三军,其形不偏。如今你已经没有时间细细研究他们的死门在哪,你现在只能以摧枯拉朽的攻击强行破解,不然等他们身上的煞气逐渐凝实之后你就乖乖的逃命吧,天覆阵最大的作用就是大幅度提高阵法中人的攻击力与防御力,就是说平常的练气初期修者在天覆阵中可以发挥出超越平常的十倍力量。”

    落天简单的说明之后,夜羽已经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若是此消彼长,结局不用多说,他只有亡命一途。

    “没办法了,只有天照了!此次强行施展完天照,短期内再也无法使用了,否则左眼就会爆碎,到那时就真的得不偿失了。”夜羽心头自语,他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也来不及去寻找所谓的死门了。

    若是能够开启万花筒瞳力的话,那么双眼的能力肯定会更上一层楼,可是夜羽宁愿一辈子也不开启万花筒,因为开启万花筒的代价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轰、轰、轰’

    十个古兵分成两队,分别朝着夜羽本尊与其分身冲杀了过去,他们每踏出一步地面都微微颤抖,他们每一个身上的气势随着一步步的踏出越发凌厉,若是由着他们的节奏走的话,不用他们出手就可以给以对手精神上的冲击。

    夜羽已经负伤,并且伤势不轻,他嘴角溢出一缕银色的血液,那是他跟那十人连续冲击的碰撞造成的,也是因为如此,他才施展天照,为的就是速战速决,不想出现异变。

    “天照!”

    “天照!”

    本尊与分身同时睁开左眼,一缕缕由虚而实的黑色火焰一瞬间就笼罩住了他们,他们想举起手中古盾抵挡,可天照形成的黑色火焰原本就是将目标烧成灰烬才会停止,而今世的天照比夜羽前世施展时更加可怕。

    夜羽如今的仙瞳本没有勾玉形式,可是双眼瞳孔深处却有不一样的颜色,左眼深处有微弱的红芒。右眼则是碧绿色的火焰在跳动,而他施展的天照火焰的颜色更加璀璨了,是真正的漆黑如墨,就好比是没有任何光辉的夜幕一般。

    “噗嗤”

    夜羽的本尊被反噬了,虽然不是很严重,可却让他伤上加伤,大口吐出一口银色血液,反观他的分身并无大碍,而是冷冷的望着天照火焰中不停挣扎的十个古兵。

    夜羽本尊盘膝坐好,然后调理伤势,他要快速恢复才行,至于那十个古兵最终的下场是什么,他没有兴趣。

    “呼。”

    夜羽服用丹药闭目调息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可等他睁开眼眸时却还发现天照之火还在熊熊燃烧,没有听到任何惨叫声,但还是可以感受到那十个古兵在垂死挣扎。

    “有古怪。”夜羽本尊看了眼分身,然后盯着火焰自语着。

    解除了分身,夜羽目光灼灼的望着火焰,他能够感觉到那十个古兵快消亡了,他希望十个古兵的战戈与古盾还完好,很明显那些都是真正的古宝,其价值不言而喻。

    “没有意外的话,此十个古兵应该是这座书谷中天覆阵里的守护古尸,杀了他们应该就可以得到天覆阵的卷轴,你说你是该高兴还是哭呢?兴致勃勃的来到书谷,阴差阳错被摆了一道,你已经接触到了天覆阵,也就是说你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揭开了天覆阵的禁制。不过天覆阵是从名阵八阵图演化而来,兴许你可以从天覆阵中演化出八阵图也说不定。”

    落天说完之后,不待夜羽询问就回到了玄皇戒中,对此夜羽只能摇头不语。

    ‘噼里啪啦’

    在落天进入玄皇戒不久,一阵兵戈散落的声音响起,夜羽目光随着声音的源头看去,天照火焰已经逐渐熄灭,里面的十个古兵已经化为灰烬,只有他们身上的铠甲、兵戈古盾都完好无损的落在了地上,在那些铠甲的中央有一张发黄的纸张,上面有有褶褶生辉的三个古字。

    天覆阵!

    将地面上的战利品都一股脑收进玄皇戒中,摸着手心的纸张,夜羽知晓这是跟那张古方一模一样的纸,不是这一个时代的产物,它似纸非纸,似绵非绵,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材质,但是摸着却有一股非常舒服的感觉,非常温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