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完美遮仙 第九十六章 血债终究血来还

时间:2017-10-11作者:唯愿紫叶

    怎能忘记?

    怎么可以忘记?

    夜家村昔年的悲恸仿佛还历历在目。

    夜雄阿叔双脚残废,甚至已经变成了废人。

    夜狂的父亲夜邦在那一次中被绞杀而死,死状非常恐怖,成为灰飞。

    夜帅的父亲夜昆也是一样,那一次五人去三人回,其中一人永远彻底变废。其余活着的两人始终心里有阴影,以至于这几年来修为没有丝毫进展,还经常为当年的事情痛心不已。

    夜仙之所以病发,也是因为当日看到了夜雄的惨状,也是因为当日听了夜雄的经历,所以才会在葬礼那天提前病发,从此昏迷过去岌岌可危。

    他忘不了夜战等人那拼了命的修炼为的就是希望可以报仇雪恨,所以哪怕伤痕累累超出极限了他们还是流着血苦修。

    他忘不了当他承诺帮夜战等人的父亲报仇时,他们那渴望的目光。

    他忘不了自己的承诺。

    他忘不了。

    永远也忘不了了。

    已经深埋在他的心海,他此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完成他对夜战等人的承诺,帮助他们复仇,这也是当日他听完夜雄诉讼经过后所下定的决心。

    当他看到十个人中有一个跟夜雄描述的一模一样的中年男子时,他明白这十个人就是黑魂老祖在书谷所安排的手段之一。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无需任何话语,也不必去询问对方为何气势汹汹。

    当夜羽发现这十个人之后,彻底的狂暴了,他没有任何掩饰,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右手提起狼牙刀就冲杀了过去,他要以最原始的杀戮来替夜家几位阿叔复仇。

    而这仅仅才是第一步。

    罪魁祸首乃是那已经抵达终极之地的黑魂老祖。

    血债终究需要血来还!

    如果今日黑魂老祖也在的话,夜羽肯定会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如今只是以那白衣中年男子修为最高练气中期,其余九人基本在凝云大圆满跟练气初期徘徊,这样的敌人如今已经没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了。

    “嗯?找死!”中年白衣男子神色有些冰冷,他那原本显得病怏怏的身躯仿若注入了神力一般,变得挺直了许多。

    他凝望着那个原本被他视为口中肉的黑衣青年,如今居然将他们当成了猎物,毫不掩饰的冲杀了过来,这一举动彻底激起了他熊熊怒火。

    一个凝云大圆满的小家伙,居然毫无畏惧的冲向他们,这在白衣中年男子看来无异于是找死的行动,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他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今天先拿你们祭旗。等到终极之地后,我要黑魂老祖血债血偿!”夜羽目光如同看尸体一样看着这十个杀气腾腾的修者冷冷道。

    说完之后,夜羽步法飘逸,动作行云流水,往往手起刀落间就有一个生命陨落,那些成为他刀下亡魂修者额头上的印记自然而然成全了他,让他原本就略显深黑色的天狼印记更加乌黑了。

    一步杀一人!

    如果只是单单的杀人的话,还不会让中年男子眼神收缩头皮发麻,而是他发现那黑衣青年想杀谁就杀谁,而且被杀的人都毫无动静,仿佛静等他的刀落下,仿佛是自动寻死一般。

    可是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白衣中年男子牙关一咬,属于练气中期的气势直接放荡开来,他想先声夺人,想以气势取得优势,然而他的想法落空了。

    战斗几乎是单方面的屠杀,由夜羽主导整个战场,他仿佛地狱走出的死神,他手中的弯刀仿若死神镰刀一样,不停的收割着,与此同时夜羽身上的煞气又浓郁了几分,他没有杀过人的忐忑,反而有些许兴奋,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在自己的手中,夜羽心底深处却有莫名的兴奋感。

    这一点夜羽发现了,可他没有阻止,他现在只想好好释放全身的杀意,他只想替夜家村的几位阿叔收点利息。

    “你…你是谁?”白衣中年男子感到害怕了,他不是没有杀过人,可是却没有遇到这样的情景,一个疑似凝云大圆满的修者居然可以无声无息的杀人,而且还是如此诡异的杀人。

    “怕了么?可是晚了。”夜羽话语轻松,就像是跟朋友一样的说话口吻看着有些瑟瑟发抖的中年男子说道。

    “你可知道我身后的主人是谁?”白衣中年男子害怕了,他边退边恐吓着,在此期间他的双手放在身后,他现在需要的是时间,哪怕拖的一分是一分,然而他的希望注定落空了。

    “看来你们做的坏事太多了,给你提个醒。狼村,夜家村。”夜羽快速的朝着他杀了过去,左手握拳推了过去,右手狼牙刀顺势劈了下去,一系列的杀招几乎就是一息的时间完成。

    白衣中年男子目露惊恐,他明白眼前这个黑衣青年就是那以肉身渡过暗礁雾海的夜羽,他也明白为何此人在看到他们时是那么的杀气腾腾,原来是替当日那几个猎户报仇。

    当日他跟黑魂老祖兴风作浪飞扬跋扈,原本那些猎户在他看来只是普通的山村之人,所以当日才种下了恶因,今日终于尝到了恶果。

    几乎是白衣中年男子十人气势汹汹的出现到夜羽将他们全部斩杀也就仅仅十个呼吸的时间,也就是说一息杀一人,包括那练气中期的白衣中年男子,他直到死才明白死于何人之手。

    不过,白衣中年男子在倒下时,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似解脱,似感慨,似如释重负,一切都不重要了,他知道今日黑魂老祖安排的手段都无法灭杀这青年的话,那么这个夜羽就注定了他日会成为一方豪雄。

    ‘咔擦’

    ‘咔擦’

    就在夜羽将这十人斩杀之后,突然有股莫名的声响传出,与此同时一股强烈的危机在他心头滋生,仿佛事情还没有完。

    他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只见十个身穿红色大衣的清秀女子出现在了他十丈之外,她们每一个人的神情都几乎一模一样,除了漠视再无其他,就连呼吸也是静止一般,不过她们身上所散发的气势却是让夜羽双目为之一凝。

    “练气初期大圆满!”夜羽嘴角喃喃自语,可是十个练气初期大圆满对他造成不了多少威胁,他相信刚才那股莫名的躁动应该不是那十个红衣女子。

    可是那十个红衣女子并没有给他多余的时间思考,十个人在出现的瞬间就以雷霆之势朝着夜羽杀了过来,她们似傀儡,可是又能施展各种术法,若是普通的凝云大圆满修者遇上她们只要一个照面就会灰飞烟灭。

    就算是练气后期遇上她们也会倒吸口凉气,然后打退堂鼓。

    “须佐能乎!”

    在她们冲杀过来,各种术法飞舞而来时,夜羽来不及躲避只能施展须佐能乎第一形态,以这种绝对防御来防守。

    在召唤出须佐能乎之后,夜羽也朝着她们杀了过去,手起刀落间没有取得对方的性命,却让她们中的三人各断了一条手臂,可是她们根本无惧疼痛也悍不畏死,继续朝着夜羽杀了过来。

    “火遁,豪火球之术!”

    夜羽定准一个人就直接提刀杀了上去,再配合豪火球之术,最后再加上须佐能乎的攻击,终于灭杀了一人。

    在杀完那人之后,夜羽发现那女子尸体融化之后有一张像似纸张一样的物品也随着化成了灰。

    “类似于秽土转生。”只是看了一眼,夜羽就明白这十个女子生前被杀之后,其尸体还被人利用,无法入土为安。

    不可原谅!

    夜羽最恨的就是类似于秽土转生的术法。

    在明白是什么样的对手之后,夜羽没有丝毫停顿,以须佐能乎为防守,他运转断步涯身法,身形如同鬼魅,看准一人之后,就直接杀了过去,各种杀伐手段齐出,往往一个照面就有一个傀儡落败,落败的下场就是被他给火化。

    将近半柱香之后,夜羽终于将这十个红衣女子彻底灭杀,与此同时他心中那股危机感越加的强烈了,他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戒备着。

    左右看了许久发现没有任何敌人与陷阱之后,夜羽朝着内堂走了进去,入眼处是各种书架,有的空空如也,有的则是被禁制笼罩。

    “小心点,我感觉到有股怨气正在靠近。”落天不知何时从玄皇戒中飘了出来,他神色严肃的对着夜羽叮咛道。

    不用落天说夜羽也清楚,他正在戒备着,就连须佐能乎跟写轮眼也没有解开,他也感觉到了,这种感觉就是他之前感受到的那股危机所在。

    “会是黑魂老祖安排的手段吗?”夜羽喃喃自语,他不敢肯定,五脏谷每一谷都有不一样的考验,也有不一样的危机。

    可是第一批跟第二批的男女各十人,夜羽相信是那黑魂老祖所安排的。

    “来了!”落天沉声道。

    什么!

    又是十人!

    难道还是黑魂老祖的手段?

    这怎么可能?

    夜羽望着怨气源头,他发现此次出现的还是十个人。

    此十人的装扮却非常怪异,相似军队里的将军,看不到其面孔,但是从他们的身形与步伐可以判断,应该是男人,而且还是非常强的男人!

    武者!

    十个武者!

    “不对,他们不是纯武者,只是凡人军队中的将军,不过好像其死前是含冤而死,所以他们各个身上才会有这种滔天的怨气。”落天看着来者对着夜羽解释道。

    夜羽自然也发现了,这十个人的气势比之前那十个红衣女子还要骇人,就像是练气中期巅峰修者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