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完美遮仙 第九十四章 古方

时间:2017-10-11作者:唯愿紫叶

    要说震撼的要属那在他们头顶上方若隐若现的眼眸,此刻那双眼眸中布满了不可思议,原本他是不会有任何情绪波动的,可是在目睹了夜羽与丹妖之王一战后,他那原本如死水一般的心也随之颤抖了起来。

    他仿佛看到了昔年那个人的身影,一样的唯我独尊,一样的意气风发,一样的天赋惊人。

    “是轮回吗?”

    “亦或者他就是那个人?”

    没有人回答他,他也没有在意,他只是深深的望了眼紧闭眼眸的青年,然后就离开了此处,仿佛他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样,又仿佛他无处不在,只是一个念头就可在天狼王墓中任意一个地方出现。

    他的出现没有人知晓,他的离去也没有人发现。

    “奇怪,我怎么感觉有人躲在暗中盯着这里?”在那双眼眸离开之后,落天浑身打了个冷颤,他抬头四周扫视一番,却没有任何发现,落天显得有些打鼓起来,他感觉这天狼王墓中到处充满了未知与神秘。

    此刻,除了夜羽跟落天之外,再无其他存活的生灵,整个区域到处弥漫着浓浓的药香之力,再无之前进入此地时的血腥味。

    跟他们进入此地之前完全是两幅极端的景象。

    若之前是一处充满污秽气息的封闭区域的话,那么在夜羽打败丹妖之王后,此地到处弥漫着浓浓的药香之气,让人感觉身处仙境一般妙不可言。

    这就是打败丹妖之王后的造化之一,让获胜者可以如沐春风,让其获得原本属于丹妖之王的所有灵气,这些都是最纯粹的灵气,对于修者来说是最佳良药。

    从落天的角度可以看到,以夜羽为中心,仿若一道漩涡在旋转,将那些散落在四面八方的灵气都吸纳了过去,原本浓郁的药香很快就变淡了,少顷之后,整个区域再也感受不到之前那种被药香弥漫的气息,仿若刚才的感觉只是一种错觉而已。

    落天神色严肃的凝望着盘膝在地的夜羽,此刻的夜羽全身破烂不堪,露出了那如同钢铁一般的肤色,那肤色上有道道光泽闪过,仿佛有生命一样。

    仿佛那闭目沉思的不是一个青年,而是一个沉睡的魔主,若待其真正苏醒,必将惊天动地,非常错乱的感觉在落天的心神上浮现,他望着闭目的夜羽,仿佛看到了他的老主人,夜虚无。

    父子两人一样的绝世,父子都是如此的惊才绝艳,也不知道今生能否再见到老主人了,落天渐渐地有些失神,他想起了曾经,确定夜羽无恙之后,落天带着他自己的思绪回归了玄皇戒,他在缅怀曾经,缅怀那段岁月。

    “呼。”

    夜羽缓缓的睁开了双眸,在其睁开眼眸的瞬间,他双目瞳孔深处仿若有混沌气浮现,仿佛那双眼眸是两个独立的世界一般,可却一闪而逝,就连夜羽自己也不曾发觉。

    从玄皇戒中取出一件长袍重新披上之后,夜羽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的意气风发,其气势也更加的凌厉了不少。

    这一战的艰险唯有夜羽自己知晓,若他的前世不是宇智波鼬的话,那么他就没有身经百战的经验,那么他早就已经惨死在丹妖之王的手中,成为丹妖之王的补品了。

    始其一开始的交锋就是生死一线,若不是他拥有仙瞳,那么他也已经可能陨落了,可是危险与机遇是并存的。

    这一役让他收获非常丰富,最起码他现在感觉全身有用不完的力量,虽然境界还是停留在凝云期十六层大圆满,可他明显感觉到灵气海又扩大了些许,不仅如此,他还感觉到灵气海中的灵气更加的实质化,仿若提高了一个质的等级。

    而且肉身之力也似乎比之前强了几分,这一发现让夜羽颇为激动,原本他以为他的肉身之力目前已经处于瓶颈了,没想到跟丹妖之王一战之后,吞食了其魂与所有的药香之力之后,会让肉身越加坚实。

    可有一点让他有些无奈,那就是那磅礴无比的灵气并不全是他吸收掉,有二分之一是被他识海的白色光芒给蚕食掉,对于那白色光芒,夜羽跟落天有商量过,应该就是他胸前的吊坠的器灵,至于为何喜欢躲在其识海,一人一灵也是摸不着头绪。

    “落天那家伙又发什么病了,怎么心不在焉的躲在玄皇戒中?”微微摇了摇头,夜羽就没有继续关注落天,落天的个性他不是特别清楚,可也明白落天有些时候回做出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举动,比如这次洗劫丹药,落天根本无法吸收药力却乐在其中的一路洗劫。

    “血气丹已经到手,接下来就是替几位阿叔报仇了!”夜羽握了握拳,他双目闪过冰冷的杀机,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有两个。

    第一:为夜仙寻找可以改变体质的灵药。

    第二:为当年惨遭黑魂老祖毒手几位阿叔报仇雪恨!

    如今第一个目的已经达成,那么他就要执行第二个目的。

    第二个目的就比较棘手,有可能是十死无生,可经此一役之后,夜羽心中却也有了几分胜算,可就算如此对上黑魂老祖也是九死一生,而落天也只能对付其神识,而且是要其神识离体才行。

    “要想对付黑魂老祖,看来得重新计划一番才行。”夜羽摸着玄皇戒嘴中喃喃自语着。

    少顷之后,夜羽已然有了全盘的计划,他自信有七分把握可以达成,至于剩下三分,他无法保证,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凡事没有绝对,一切都要等联络好那些人之后才能下结论。

    夜羽目光扫视四周,发现此地再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后,他才将目光放在角落边缘的一处禁制上。

    这里的禁制已经解封,也就是之前夜羽战斗的丹妖之王,而那些药力只不过是造化之一,真正的造化则是禁制内的东西。

    一张古老的丹方。

    ‘九转生死丹’

    “只有最上面的五个字约莫是九转生死丹的字样,可惜其丹方内容看不懂是什么字,应该是古文字。”夜羽摊开手望了眼手中的发黄的纸张无奈的叹道。

    纸张入手居然冰冷至极,从质感上可以感觉出这纸张已经有些年代,至少也有不下千年以上,若是根据天狼王来推测的话,那么这张丹方的价值可想而知。

    至少不是这个纪元的东西,无论从字体看,还是纸张感觉,这张都是一张古方。

    果不其然,在夜羽将这张丹方扔进玄皇戒不久,落天就一跳三尺高的嚎叫起来,声称这张的确是某一纪元的东西,也的确是一张古方,可连落天也不知晓其上面写的什么,也只有前往那些古老世家或者宗门或许才能查询出一丝蛛丝马迹。

    “是时候离开丹谷了,此地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就算有也没办法了。”夜羽双目微微闭上,他感觉有股力量在包裹着他,他知道这是天狼王的规则,任何人一旦遭遇封印解开的战斗,获胜之后可以得到造化,但是在获胜之后的半柱香内就会被规则直接带离丹谷,出现在丹谷外围。

    五脏谷,每一谷的大门盘都有类似传送阵的祭坛,却是单向传送,而且必须是经过考验者才会出现在祭坛上方,祭坛亘古长存,没有人可以使其损坏分毫。

    此刻其中一个祭坛微微发光,那是有人即将出现在祭坛的迹象。

    “咦?好像有人被传送出来了。”

    “会是谁呢?”

    “管他是谁,我们先进去吧,我挺想去会会那个叫宇智波鼬的,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一切还是大局为重,据说已经有人进入心谷了,还有那修为最高者已经进入最后一关了。”

    丹谷外许多修者徘徊,他们有的是刚从其余三谷过来者,也有原本就一直在丹谷外的人,也有的是被宇智波鼬跟玄光一战吸引过来的人,很多人都打着坐收渔人之利的想法。

    可是时间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无论是宇智波鼬还是玄光都下落不明,有人说他们同归于尽,也有人说是玄光获胜,但是惨胜,此刻正躲起来疗伤。

    祭坛的传送结束了,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冷峻青年出现在了祭坛上,他原本紧闭的双目在传送结束的瞬间霍的睁开了眼眸。

    他在听到那些人的议论声才睁开的眼眸,他知道已经离开了丹谷,丹谷一役已然落幕,也许日后也不会再进了。

    对于那些人的议论声他直接无视,他也不会无聊的没事找事。

    夜羽古井无波的与那些要进入丹谷的人擦肩而过,他的下一站准备选择书谷,至于兵谷他打算等书谷于武谷结束之后再去,对于兵谷那把神血之剑他也是心有余悸,但他却想得到落天口中说的陨石。

    夜羽脚步如风,很快就离开了丹谷的范围,期间很多人看到了他,有的人眉头紧锁,有的目露沉思,直到夜羽彻底消失在视线之后,才有人恍然大悟起来。

    “刚才那人不就是传闻中的宇智波鼬吗!”

    “看他的气势分明没有任何伤势啊。”

    “他安然无恙的离去,是不是说明玄光已然陨落?”

    “我看没错,你们没有注意到他额头上的印记颜色更深了吗?那是即将拥有可以进入最后一关的凭证。”

    在夜羽离开不久,丹谷外围的修者们议论纷纷起来,有很多修者自知与天狼王传承无缘之后就放弃了五脏谷的试炼,很多修者都流连在五脏谷的外围,他们希望可以得见天狼王传承的正主出现。

    对于丹谷外发生的事情,夜羽一点也不知晓,他站在书谷外踌躇良久,最终他推开了书谷的石门,一步便迈了进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