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完美遮仙 第九十一章 洗劫

时间:2017-10-11作者:唯愿紫叶

    丹谷跟兵谷的结构大不相同,丹谷不像兵谷那般只有一条通道,丹谷从外围进入之后,可以看到八条路,也就是说这八条路都有可能抵达丹谷的最深处,甚至有可能可以得到传闻中的丹方。

    不过想起最后分别的一幕时,夜羽不禁错愕了下。

    两人互相挥手告别之后,萧雨仙突然抱住了他,并且在他耳边低语,这是他们身为蓝颜知己拥抱的证明,是纯洁的友情的证明。

    可萧雨仙越是如此解释,夜羽就感觉这句话有点怪,可怪在哪里,他也不知道。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夜羽将目光放在了眼前这条他思考许久才选择的岔路。

    这是一条蜿蜒崎岖的岔路,似乎每一步就有一个弯,每一个弯处都有一处放着丹药的禁制。

    而夜羽也了解了五脏谷的规矩,若是有人成功进入最终之地,那么那些拥有天狼印记却不想留下的人,可以通过此地的规则之声离开天狼王墓,至于外界所传的进入天狼王墓的修者没有一个成功走出去的说法应该是假的。

    那些从天狼王墓中得到造化的修者出去之后,深怕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所以才会放出风,天狼王的终极传承若没有人得到就会永远被困其中,渐渐地,后世之人也就相信了这种说法,毕竟没有人知道谁进去过,也不知道谁真正的出来过。

    因为规则之声会将想要出去的修者随机传送至玄武大陆的任何角落,有可能是造化之地,也有可能是绝地。

    天地万物是如此的奇妙,它们相生相克,却又有夺天地之造化的妙用。

    夜羽经过一处处弯道,看着禁制内的灵丹妙药深感叹息,他好想将丹谷中所看到的丹药都尽数洗劫一空。可是五脏谷有五脏谷的规矩,无论哪一谷都只可选择一样禁制来破除,这让夜羽有种到了宝山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奇珍异宝从眼前一一飘过,那种滋味让他颇为无奈。

    “虽然看不懂丹瓶上刻的什么字,也无法知晓是何种药,可是神识感应就知道了。这一路已经错过了很多灵药了,可就是没有找到血气丹,我希望血气丹可以尽快找到,然后离开丹谷,否则的话,我真怕自己会发疯。”

    夜羽驻足不前,看着眼前禁制中的丹瓶微微自语着,这已经是他第不知道几次驻足不前了,眼前的丹药是一种叫七色紫罗的丹药。

    七色紫罗的妙用夜羽还是记忆犹新,他从夜家古籍中看到过有关七色紫罗的记载,七色紫罗不仅可以恢复修者的灵力,更是可以提升修者的修为,甚至扩展服用者的奇经八脉。

    要知道能够被当年夜家所记录在内的奇珍异宝或者灵丹妙药肯定都不会是凡品,昔年的第一世家所记载的东西自然都是天地间最为奇妙的存在。

    而让夜羽驻足不前的最主要原因则是七色紫罗的另一个功效,也是最大的妙用。

    那就是可以扩大服用者的灵气海,也就是识海。

    同阶修者的战斗,往往取决于神兵利器,在没有神兵利器的前提下,就是看哪一方的灵气量足够多,哪一方可以坚持的久。

    这一点类似于前世的忍者的查克拉量,前世的他身为木叶忍者村的宇智波鼬,十四岁就当上暗部队长的他自然明白查克拉量越多是越好,同样的道理,灵气海越大,储存的灵气就越多,在有的绝地是无法吸纳天地灵气的,到那时,灵气量多的优势就会一览无余。

    所以夜羽才会在七色紫罗这里驻足不前,他很想鱼翅跟熊掌兼得了,他思考良久,最终他双目放光,他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咦?七色紫罗啊。这可是好宝贝啊。”

    就在夜羽眉头紧锁之际,一道熟悉的声音自他耳畔响了起来。

    “你不是说你要沉睡许久的么?怎么苏醒了?”夜羽盯着身旁那个光屁股的小人疑惑的问道。

    来者不是别人,而是他的戒灵落天。

    面对夜羽的疑问,落天没有回答,而是非常不和谐的留着口水盯着七色紫罗看个不停,恨不得把七色紫罗给据为己有的模样。

    “小叶子,你的问题呢,待会回答。你想不想有一番逆天的造化?”落天指着七色紫罗对夜羽问道。

    自从跟夜羽推心置腹之后,落天也不习惯称他为主人,自然而然的就称之为小叶子了,对于这个称呼夜羽自然无所谓,名号不过是个虚名,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你有办法?”夜羽眉毛一掀,有些不相信落天的问道。

    要知道此地无数年来都是按照天狼王的规矩办事,无论是谁只能选择一样宝物,可是听落天的话语,似乎他有办法可以洗劫此地所有灵丹,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么真的就是一番逆天的造化了。

    “嘿嘿,那是自然。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落天大人,想要蒙蔽这里禁制还是做得到的,你就看好吧。”落天一番自我吹擂之后,在夜羽的注视之下,缓缓地靠近七色紫罗的禁制,然后在夜羽略显目瞪口呆之下进入了禁制中,在此期间并没有引起禁制的丝毫反应,仿若此刻的落天就是禁制的一部分。

    三息的时间,落天就彻底融入到禁制内部,而后他转过身对着夜羽咧开嘴笑了起来,接着只见落天伸出肥嘟嘟的右手一挥,那瓶七色紫罗的丹瓶就不见了,与此同时,夜羽感觉自己手上玄皇戒内多了一样物品,那就是之前还在禁制内部里的七色紫罗的丹瓶。

    落天本就是玄皇戒的戒灵,自然也可以操控玄皇戒,而且根据落天的说法,玄皇戒有惊天之秘,当然了,对于目前的夜羽来说,他还没有资格接触到那个领域。

    正当夜羽疑惑落天如何出来时,他发现禁制内的落天已经不见人影,等他回过神时,却发现落天已经重新从玄皇戒中飘了出来,并且一副指点江山的表情对着夜羽说道:“小叶子看清楚了没?这才是绝代高手的风范,这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哎,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落天说完之后,一副独孤求败的口吻,并且还有模有样的闭目微微点头。

    “…”夜羽感觉自己的额头有黑线冒出,这落天才多久不见,居然更加自恋了,但是对于落天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夜羽却不是很感冒。

    如果一个在你眼中看上去只有五岁大的小孩,还是光着屁股的小屁孩在你面前对你说泡妞要泡什么样的,女人要睡就要睡凹凸翘的,你还会感到自然吗?

    夜羽现在的心情就是如此,但是他也颇为了解落天的性格,所以也就没有拆穿他。

    “很好,我们继续走吧,这是丹谷,每一个弯道口都有一处禁制,有的有灵药,有的则是空空如也。”夜羽招呼了落天一声后,就头也不回的继续前行着,他可不想走回头路。

    一路上,两人就像打家劫舍的强盗一般,看到有灵药的禁制,也不看清楚是什么样的灵药就直接让落天出手,一次一次又一次,这条路线上但凡存在的灵药几乎都被他们洗劫一空。

    若此地的规则发现这一幕的话,肯定会欲哭无泪。

    因为天狼王再强,也不会料到会出现像落天这样一个异数。

    两人一边洗劫丹药,一边谈起兵谷中的事情。

    “你是说你感应到兵谷那把神血之剑即将出世才收敛气息,假装沉睡的?”夜羽似闲庭信步一边走,一边对着落天问道。

    “不是,我感应到那把神血之剑似乎变成了魔剑。若是谁得到它的认可,不会是人御剑,而是剑控人。我如今还没有彻底恢复,若是被它感应到的话,我可能会被它当成大补药给吞噬。”落天一想起那把神血之剑,就感到一股无力感。

    “对了小叶子。”落天刚将一瓶灵药卷进玄皇戒后,对着夜羽问道。

    “嗯?”夜羽感觉到前面有一股不寻常的气息,他正准备蓄势待发,面对落天的叫唤,他没有回头。

    “等这边事了,我们就前往兵谷,你可注意到神血之剑下发一块黑漆漆的东西?若我没有猜测错的话,那可能是陨石!若真是陨石的话,那么修复冷月就不再话下,甚至冷月还会超越原先,成为真正的神兵都是有可能的。”

    “嗯,不过。我们似乎遇上了麻烦了,还是先解决眼前的危机,最后再说其他的事情吧。”夜羽停止了前进的步伐,他盯着眼前的不速之客冷冷的说道。

    “乖乖,这难道是丹妖!可也太多了点吧。难道他们都成精了不成?”

    落天顺着夜羽的目光朝前方望去,入眼处却是一副让人感觉后背直冒冷气的景象。

    他们看到了一副惨绝人寰的一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