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完美遮仙 第九十章 分离

时间:2017-10-11作者:唯愿紫叶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不仅让玄光不知所措充满无法置信,就连萧雨仙也是一副讶异无比的表情。

    玄光身上突然出现了一缕黑色的火焰,随着第一缕黑色火焰的出现,玄光身上不到三息的时间就已经被黑色火焰所覆盖,任凭玄光如何驱赶都无法将身上那恐怖滔天的黑色火焰给驱逐,到了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何宇智波鼬从始至终都是一副平平淡淡的态度,原来对方还有如此手段。

    “哈哈哈,生亦何哀,死亦何苦。宇智波鼬是吗!你有资格成为我成道路上的磨刀石!我真的希望你可以得到天狼王传承,待到下次相见,兴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也有可能成为彼此踏入成道那一步的磨刀石,记住我的名字!我是玄光!”

    并没有任何惨叫声传出,甚至玄光也已经停止了挣扎,唯独他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目充满了熊熊燃烧的斗志在凝望着夜羽,仿佛在等一个答案,等一个可以让他死得瞑目的答案。

    “若你不在对我身边的人动任何歪心思,也许可以成为朋友!可若还是敌人,下次依然斩你!”

    夜羽并没有任何胜利者的喜悦,他散去了须佐能乎,也散去了仙瞳,唯独留下护体灵气,他不知道玄光为何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不假思索的认为对方可能还有复生的可能,但就像他说的那样,只要对方还是他的敌人,那么他就会再一次斩杀对方于刀下,没有悬念!

    “哈哈哈哈哈,冲冠一怒为红颜,好一个宇智波鼬!我玄光是杀不死的!日后自然会再一次相见,希望到时我们是友非敌!”

    随着玄光最后一声怒吼,他身上的黑色火焰越烧越烈,最终玄光尸骨无存,唯独留下一滩黑色的血水,而天照之火因为失去目标之后,也逐渐的熄灭了。

    而玄光最后那一句话落在夜羽跟萧雨仙耳中却有了不同的意思。

    萧雨仙耳根略显微红,她似乎不敢凝望夜羽的脸庞,只能怔怔的望着夜羽的背影。

    而只有夜羽自己知晓为何会为了萧雨仙来此厮杀,的的确确是冲冠一怒,可却不是为了红颜,而是冲冠一怒为蓝颜。

    自从夜羽在得知未来有许许多多的事情在等待他之后,他就没有想过儿女私情,前世的他是如此,今生也是一样,他对于男女间的情感一直都是顺其自然,该来的时候自然会来,不会来的缘分,强追也无趣。

    将萧雨仙放下来之后,夜羽扫视了下四周,发现四周已经是破烂不堪,被他跟玄光两人之间的战斗给波及到了。

    跟玄光一战对于夜羽来说也是消耗挺大,伤势虽然不大,可是心神损耗了不少,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被之后进入丹谷的人把他给收拾掉。

    招呼了下萧雨仙,两人结伴同行,朝着丹谷深处行去,两人一路都略显沉默,没有一个人率先开口说话,气氛显得有些沉闷。

    天狼王墓内自成一界,在这里也有日升日落,一样有夜空,可若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这里的星空与外界的星空并无两样,唯独有区别的就是四周黑森森的铁壁铜墙,头顶上方却一样是一片天空,这一点在五脏谷中都是一样。

    昔年的天狼王最终站在多高的高度无人知晓,唯一留给后世的只有天狼王无尽的传说与神秘。

    夜幕降临,整座五脏谷显得有些静悄悄,唯独那些在争夺造化的人们才无法享受这片刻的安宁,兴许兵谷如今已经分出胜负,但结局无异于是很残酷的,兴许大多数人都陨落,兴许没有一个人成功得到神血之剑。

    从兵谷出来,再一路血杀到丹谷,接着跟玄光一次次的生死交锋,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大半天的时间,这大半天的时间对于夜羽来说就像是别样的人生。

    看着坐在不远处闭目调息的萧雨仙,夜羽双目中闪过一丝不一样的情感,他居然会为了一个女子怒发冲冠,也许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之所以会这么做,就是因为他将她当成了今生目前唯一的蓝颜。

    看着闭目调息的萧雨仙,夜羽不知不觉想起远在夜家村的小夜仙起来,已经过去一年多了,不知道那个小家伙如今过的如何,也许还是像往常那边没心没肺快乐的生活着。可他想要给她一个正常的成长环境,哪怕像普通人一样也好,他不希望自己的妹妹变成一个小怪物,永远都长不大,这不是他所希望的,所以他才会为了夜仙选择来天狼谷,为的就是寻找到可以改变她体质的灵药。

    渐渐地,夜羽闭上了眼眸,他自己也需要稍微调息一番。

    一夜无话,时间悄然流逝,距离跟玄光一战已经过去了三天。

    这三天来,五脏谷更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起来,巫神教的强者玄光被神秘人宇智波鼬斩杀掀起了一片波澜,人人将宇智波鼬化为了极度危险的人物之一,而那些选择前往丹谷的修者更是一路战战兢兢,更是有些修者选择了联手,虽然不奢求可以斩杀宇智波鼬,至少不会让自己落单而被对方斩杀。

    据传,宇智波鼬是一代魔修,更是喜欢杀戮,他杀人不需要任何理由,在宇智波鼬眼中出现的人都是他的敌人,都将成为他不死不休追杀的对象,情况越演越烈,渐渐地,夜羽的名声不知不觉被有心人渲染成了极端的魔头,就差一点被群起而攻之了。

    对于外界的传闻,夜羽跟萧雨仙两人也有所耳闻,可是对于这些夜羽直接无视,他的目标是丹谷中仅存不多的灵丹。

    血气丹。

    根据萧雨仙的说法,血气丹的功效不仅可以改善修者的体质,甚至可能让普通体质的修者变成后天灵体,灵体在修真界不多见,每一个灵体都是上苍的宠儿,足以说明血气丹有多么不凡,其等阶相当于二阶高品灵药。

    夜羽抬头仰望漆黑的星空,他那一身染血的长袍也早已经丢弃,换上了全新的长袍,也许是习惯性,也许是为了怀念,他对于晓组织的那种长袍情有独钟,也许这是他今生仅存可以怀念前世的东西了。

    渐渐地,他的思绪仿佛随着头顶上的星光回到了遥远的木叶中,回到了他还没有下定决心覆灭族群的时候,那时他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哥哥,他有自己喜爱的村子与族人,更有自己的至亲。

    “鼬先生,鼬先生…”萧雨仙站在夜羽身旁轻轻的叫了两声。

    “嗯?怎么了吗?”夜羽将思绪回归现实,他知道自己那种状态很不妙,若是有强敌在暗中的话,那么他现在可能就已经身殒了,想到这,不自禁的感觉到一股凉意,好在周围没有其他人的存在。

    萧雨仙有些无语,这个鼬先生怎么也会走神呢,亏她喊了他半天。

    萧雨仙看着夜羽那双有些沧桑的双眸,也没有开口说话,其实她早已经苏醒并且伤势痊愈了。可她却想起玄光死之前的话语。

    “我对他有儿女私情吗?”萧雨仙自认自己没有花痴到这一步,更不会像书中说的那般,被人英雄救美后有以身相许的念头。

    宇智波鼬是很优秀,可她也只是把他当成朋友罢了,还没有儿女私情在其中。

    “嗯?怎么了吗?”少顷之后,夜羽发现身边的女子没有任何动静之后,不禁皱眉问道。

    “鼬先生,谢谢你救了我。我是想说,日后有机会的话,请到东灵山来一趟,我也好尽地主之谊,好好款待款待你哦。”萧雨仙抚了抚自己的长发看着宇智波鼬展颜一笑的说道。

    夜羽只是静静地望着萧雨仙,并没有马上给以答复,少顷之后,夜羽在萧雨仙略显期盼的目光中点了点头。

    夜羽有他自己的考量,待到夜家村事了,他打算游历天下,最重要的是他要变得更强,终有一天他要有可以知晓一切隐秘的资格,他不想自己的人生被缚手缚脚。

    “那么,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吧。”不知为什么,在夜羽没有点头之前,萧雨仙感觉自己的心跳似乎都静止了,但看到夜羽点头之后,萧雨仙才感觉心中一颗大石头落下,对此萧雨仙自己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我正有此意,你去寻找你的血气丹,希望你此行的目的可以达成,若你可以得到两颗血气丹,若我最终身殒的话,我希望你可以到天狼山附近一个叫夜家村的地方,将血气丹给一个叫夜仙的小女孩服用。”夜羽点了点头,并且给自己也留了个希望,三天前跟玄光一战,让他明白筑基期有多么可怕,而玄光则是用秘术进入到筑基初期的领域罢了,可那黑魂老祖的修为可是货真价实的筑基期,并且还是筑基后期。

    “好。”萧雨仙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夜羽的请求,仿佛这次分离代表着两人就会天人永隔一般。

    夜羽咧开嘴笑了,他跟萧雨仙两人手上都有对方的一缕命魂印记,若此印记消散,就代表对方已经陨落。

    无论是萧雨仙要求夜羽到东灵山一趟,亦或者是夜羽拜托萧雨仙将血气丹带给夜仙,都是他们两人的约定,两个今生目前为止唯一一个异性蓝颜的约定。

    而且有可能是生离死别之前的约定,有可能是他们这一生彼此间仅有的一次约定。

    两人最终挥手告别。

    (ps:因为版权问题,以后文中不会再出现‘写轮眼’三字。无论是万花筒写轮眼还是新的写轮眼都会用‘仙瞳’概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