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完美遮仙 第八十九章 冲冠一怒(下)(三更)

时间:2017-10-11作者:唯愿紫叶

    有些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有些话明知很难做到却还是许下了承诺。

    有些人明明只是萍水相逢的君子之交,可是还是有人可以为了这份君子之交而两肋插刀。

    昔日萧雨仙甘愿为他这个蓝颜动怒杀刘宝初。

    如今,他亦可以为了萧雨仙这个唯一的蓝颜不惜哪怕放弃兵谷中的造化毅然决然的前来丹谷营救。

    他这么做不仅是为了蓝颜,更是为了自己的道心,也是为了守护自己认定的友情。

    前世的他没有一个真正的异性朋友,今生的他除了夜家村人以外,也没有任何一个真正的朋友,现在唯独萧雨仙例外,两人一路走来,萧雨仙的变化落在夜羽的眼中,萧雨仙是如何从一个天真无邪的仙子堕落成人间修者,他是清清楚楚。

    更重要的是,萧雨仙今生第一次杀人是为了他,为了他这个名义上的蓝颜知己,萧雨仙也曾怒发冲冠。

    最重要的是,夜羽仿佛在萧雨仙身上看到了自己妹妹夜仙的身影,无论是哪一种理由,夜羽都无法坐视不理,他都无法眼睁睁的看中萧雨仙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眼前这个叫玄光的男人所杀害。

    他不允许!

    看着不远处玄光身上所散发的强大气息,夜羽也在严阵以待,他也在蓄势待发,他知道一切都将在这最后一招中分晓胜负。

    玄光目露狠芒,嘴角不停的益处鲜血,最终他以自身修为跌落为代价强行施展出一种秘术,召唤出超越了练气期的气息降临己身,为的就是灭杀眼前这个叫宇智波鼬的男人!

    “去死吧!以吾之名义,有请巫神大人以吾的身体为媒介降临吧!灭杀一切与吾主为敌的任何人!”

    随着玄光话语的落下,玄光整个人的气势无限的飙升当中,一口气就突破到了筑基初期,并且其身上一股恐怖滔天的煞气席卷而来,那恐怖的气浪席卷到夜羽身前的时候,让夜羽的脸都瞬间白了几分。

    整座丹谷的最外围,以玄光、夜羽两人为中心早已经破烂不堪,要知道丹谷外围虽然不如丹谷内部那么恐怖,可也不是什么善地,可就是这样一处让人色变的地方,居然硬生生被两人之间形成的强大气场给横扫而过,由此可见两人现在的气势有多么的骇人听闻!

    夜羽双目看不出任何情感,他紧握狼牙刀的右手在微微颤抖,他身上并无特别恐怖的波动,仿佛是那静静地准备择人而噬的凶兽一般。

    “那么就让你见识下我的最终王牌,须佐能乎!”夜羽眼看玄光气势的攀升,眼看玄光的修为从练气期步入到堪比筑基期的修为后,他自己也赫然施展出了他自己的王牌手段

    全新的须佐能乎!

    随着夜羽境界的提升,他的须佐能乎也与当年在阴灵谷施展时有所不同,与前世相比更是天壤之别。

    前世他施展须佐能乎第一阶段的时候,是一具红色的骷髅盔甲。今生第一次施展时却变成了黑色的像是魔鬼一样的生物。

    如今第二次施展却又让夜羽感觉到了其诡异的变化,他确定如今施展的须佐能乎的的确确是第一阶段的须佐能乎,可是如今的须佐能乎却让夜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气势,这种感觉唯独在前世施展出第二阶段的须佐能乎才有的感觉。

    然而今日却让他在第一阶段就感受到了,不仅如此,他现在须佐能乎的形态也是非常奇特的,黑色的盔甲在外,一双暗红色的双目在内,并且随着夜羽话语落下。他的须佐能乎所召唤出来的‘怪物’双手莫名出现了两把不同的兵器。

    在其巨大的左手之上是一把散发着冰冷气息的紫色长剑!

    右手上的则是一把散发着炎热气息的红色巨斧,就犹如此刻夜羽的双目一样,两个极端的存在。

    须佐能乎一出,夜羽发觉他的内心越加的冰冷了,仿佛此刻的他变成了一个没有任何情感的杀戮机器,唯一的感觉就是要灭杀眼前那个全身散发着恐怖气息的强敌!

    从玄光施展出秘术,再到夜羽施展出新的须佐能乎,这一切的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形成,两人彼此凝视了短短一息的时间,就彼此冲向了对方,犹如火星撞地球,仿佛两个顶天立地的战神在彼此冲撞间厮杀!

    轰、轰、轰!

    巨大的轰鸣声响彻整座丹谷,让那些被隔绝在丹谷外的修者都感受到了丹谷中此时此刻发生的绝世之战!

    一个是行踪诡秘的巫神教出来的强者,一身巫术已经是登峰造极,所过之处的同阶强者几乎都俯首称臣。

    另外一个则是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可就是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却一路血杀过来,为的就是被玄光视为阶下囚的女子。

    那个年轻人几乎是一步杀一人,最终跟巫神教的玄光发生了碰撞,两人交手已经不下数百回合,由此可见这个叫宇智波鼬的年轻人一定是某一古老教统的传人。

    外界因为丹谷中的剧烈响声而一个个接头交耳窃窃私语起来。

    他们中没有一个是弱者,可是跟那交战的两人相比就好比凡人中的将军与小兵的差别,那交战的两人就像两个统治一方的大将军,而他们这些在外面的人就是只知道冲杀的小兵一般,者让他们心中很不是滋味。

    “最好是两败俱伤!这样我等就可坐收渔人之利!”有些人眼中闪过一丝阴狠,他们最想要的就是那所谓两大人杰两败俱伤,最好是同归于尽,这样他们最终可以得到天狼王传承就少了两份威胁。

    “古人果真不曾欺我,红颜祸水。”也有修者发出这样的感叹。

    众人反应各不相同,有很多修者权衡之下,选择了离去,他们可不想在这里过多浪费时间,无论是巫神教的玄光,还是那个叫宇智波鼬的人,一看就知道他们两人没有一个是善茬,若是被他们给惦记上,那无异于是在跟死神玩跳钢丝。

    外界之人的谈话夜羽跟玄光两人自然不知晓,就算知晓,他们也只会一笑带过。

    羊群再多敌得过猛虎吗?

    很显然这两只猛虎就不屑,而且这两只猛虎如今正在进行生死战,并且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

    两人都施展出了近乎所有的底牌,然而都无法奈何对方,两人之间无需任何话语,有的就是不停的厮杀。

    他们彼此之前并不认识,也无冤仇。

    可玄光想要扼杀一切潜在威胁,他喜欢一切尽在掌控的感觉,所以他才会以萧雨仙为饵引夜羽出来。

    而夜羽之所以会跟玄光生死战,为的是自己的朋友,为的是今生目前为止仅有的一位蓝颜!

    两人的做法无所谓对或错,在修真界一切都是以实力说话,谁的拳够硬够大,谁才是上位者。

    两人再一次交锋之后,彼此站在对面凝视对方,他们到现在已经无法再轻视对方。

    而这一战也是夜羽出道以来最为艰险的一战,若不是他有层出不穷的禁术,他早已经成为了玄光的刀下亡魂。

    对于玄光的实力,对于巫神教,夜羽心中再一次谨慎起来,巫神教的秘术着实可怕,可以硬生生提高施术者一个大境界。

    夜羽双目逐渐越加的深邃可怕起来,左眼也渐渐地闭了下来。他打算一击必杀,打算再一次冲杀之后,就施展出进入此地一直未曾施展的天照与月读。

    “你很强!若还能接下我这一招不死的话,你日后才有资格成为我修道路上的竞争者之一!”玄光的双目也变得灰蒙蒙起来,他的嗓音略显沧桑与低沉,与其年龄无法对应,仿佛此刻的玄光是一个活了无久岁月的老头一样。

    “神吼!”

    玄光那没有任何情感的声音冰冷的吐出两个字,这是他自己掌握的禁术之一,此术一出,哪怕是神!也会中招,他经常以这一禁术斩杀一切敌手,若是此术无法奈何敌手的话,那么玄光自己知晓自己的下场是什么。那就是死!

    所谓神吼是一种音波一样的术法,主要作用于对手的脑海中,让对方产生错觉,继而步入神吼所制造出的幻境当中,是一种超越了幻术以上的术法,此术基本无视任何防御,除非对方在幻术的造诣上已经登堂入室,否则在同阶修者中必然会中招!

    玄光在施展出神吼之后,嘴角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他身上那股属于筑基期强者的气势也荡然无存,由此可见施展神吼一术需要消耗多大的灵力了。可这一切玄光都毫不在乎,他只知道无所不用其极的至对手于死地就对了,然而下一秒他原本充满笑意的神色充满了震撼、无法相信。

    “月读!”

    “天照!”

    在面对玄光那一记鬼哭神嚎的禁术,神吼!夜羽也施展出了发生过异变的月读之术。两种都是以幻术为尊的术法在无声中碰撞在了一起,其无声的波浪席卷四方,让这片丹谷仅存的一些丹药彻底化为了齑粉,不仅如此,原本趴在夜羽身后陷入沉睡的萧雨仙,也因为他们两人这一记交锋而苏醒了起来。

    (ps:今天叶子要带刚满月不久的宝宝去上户口,只能三章了,而且这三章还是凌晨5点才完成的,最近也够累的,章节名也懒得起了,就叫冲冠一怒哈…求一切……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