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完美遮仙 第四百六十四章 情殇天魔阁(三)

时间:2018-04-30作者:唯愿紫叶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一夜,夜羽没有将心中的想法告诉萧雨仙,他不愿她陪着他一起承受太多,他要亲手从天魔阁中取出她的命魂才行。

    ………………

    一切的一切就像是没有对折好的图纸一般,一点一滴的延伸开来,只有当一切都回到原来的轨迹之后,夜羽才能够畅所欲言的跟萧雨仙畅谈人生。

    比武招亲的宴会已经接近尾声。不过,夜羽没有前去看过,他对于接下去的战斗不是那么在意,且,有花千魅告知他有关大会的一切之后,夜羽就没有过问过大会的任何事情。

    魔帝城的血饮楼是众多修者还有人间贵族喜来之地,在这里,只要你想打听任何消息,只要你出得起价钱,任何消息都能够知晓。

    血饮楼第八层,这里只有修为达到四阶后期的武者(金丹期)方可上来,这里交易的人基本都掩盖住了自己的容貌跟气息。毕竟,要出售些见不得光的宝物,所以一些必要的掩饰还是需要的。

    此刻,偌大的第八层中,居然有数十个人坐着,要知道平常第六层人都少的可怜。

    如今,第六、第七层都已经人满为患,第八层只是数十个人,由此可见,此次魔帝城已经是鱼龙混杂。

    “此次大会最引人注目的无非就是,玄阳体宇智波鼬;龙魂殿的龙吟风;仙宗的张涛。这些可谓是真正的人杰,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

    一个国字脸,身材略显微胖的男子,正在那里诉说着此次盛会的相关情报,毕竟有很多人都是这几天才到来的魔帝城。

    对于此次大会的参战者都知之甚少,尤其是名望如日中天的宇智波鼬,那可是真正的将金丹中期巅峰的易天行踩在脚下往上爬的人物。

    “那易天行呢?他不是一身金丹中期巅峰修为傲世同辈的吗?他怎么样了?”一个身穿灰色大衣,头戴斗笠的人开口道。

    “这位道友应该是这两天才到的魔帝城吧?”那个被打断话语的国字脸的中年人脸色有些不悦,但能够出现在第八层的人,哪一个是善茬?

    “愿闻其详,在下的确是初到洛魔帝城,就是听说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成为了大会的头号人物。”

    这戴斗笠的男子站了起来,众人从此人身上感受到了强烈的煞气,仿佛这个人是刚从死人堆里走出来的一般,他的一举一动让整个大厅的空气都为之一凝。

    “额,这个···这个。”

    那个脸色有些不悦的中年人在感受到这男子滔天的煞气之后,也不免有些忐忑起来。他深深的感觉的到,那头戴斗笠的男子绝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

    “怎么了吗?难道我有那么可怕么?易天行跟那个宇智波鼬最后究竟如何了?”

    这个头戴斗笠的男子抬起了头,一道紫色目光看向那中年男子低沉道。

    “易天行被玄阳体杀死,玄阳体施展了武圣决中的武圣九斩之后易天行就灰飞烟灭。”

    那中年男子在看向那斗笠男子的目光后,好像迷失了自我一般,顺着那男子的口吻,那中年男子话语呆滞的道。

    “易天行就这样死了?玄阳体是么?呵呵。”

    那头戴斗笠的男子声音有些嘶哑,他说完之后,看也没看那倒地不起的中年人,而是转身离开了血饮楼第八层。

    在那神秘男子离开第八层之后,坐在第八层的众人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刚才那人很强!一身血腥味更加让人胆寒。”

    “是啊,又来了个不知名的强者,他们的目的显而易见,都是为了武圣决。”

    “那个人不会死了吧?”

    “没有,他应该是被那神秘强者给弄晕了,毕竟他们又没有过节。”

    “听那人的口吻似乎跟易天行是朋友,玄阳体有麻烦了。”

    在场众人每一个都是独当一面的修者,他们自然听到了刚才那个戴斗笠男子的话语,他们自然也知晓那个神秘男子绝对会去找玄阳体的麻烦。

    更何况,玄阳体拥有让碎丹期修者都为之疯狂的武圣决,玄阳体想要活着离开魔帝城根本难如登天。

    血饮楼的第九层,今日被神秘人所包,原本有人不屑,强行上楼,可是还没有走到一半,就从楼梯上滚了下来,那可是金丹后期强者啊。就那样像个凡人一般从上面滚落而下,随着那人的滚下,一道冷漠的声音也在那个时候传到了众人的耳畔。

    “第九层已满,如有强行上来者,废其修为,尔等好自为之。”

    在血饮楼的第九层却显得很空荡,里面只有两个人,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坐在靠窗位置,一个一身黑色衣服的男人站在其身旁。

    站着的男人,有双嗜血的双眼,可以看出杀的人很多,坐在那的则是一个看去很温和的中年男子,这是一个让看一眼就会生出好感的人。

    “血魂,好戏越来越精彩了,紫家那位宝贝疙瘩已经出现,也就是说紫阳那个老家伙也在魔帝城了。你说天魔阁等人知道紫阳出现在此会是什么样的表情?”男子的声音略显沙哑,对着身旁的黑衣男子问道。

    “不知。”

    被叫血魂的男子还是一如数年前一样惜字如金。

    “玄阳体?宇智波鼬?无间门?血主?好戏即将上演了。”那身穿白色长袍的男子目光深邃,透着一股看穿任何事的奇异魔力。

    “不过,好像还不够精彩,本王要看一出旷古绝伦的好戏,本王要让展灏伤筋动骨。那应该能够让本王回味很久才是。至于武圣决的话,就最后再拿走好了。”

    “你看,他们就要相遇了,既然如此,就让这大会变得更加热闹,就让天魔阁更加开心才是,你说呢?”白袍男子似乎在询问那叫血魂之人,更多的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血魂的目光随着那白袍男子落到了那血饮楼的门口上,他看到了一个一袭黑衣的青年正朝着血饮楼而来,在那黑衣青年的对面迎来一个身穿灰衣,头戴斗笠之人。

    在那两人擦肩而过时,那黑衣青年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头戴斗笠之人,而后迈步进入了血饮楼。

    “你认为此子如何?”白袍男子将目光收了回来,继续低头品茗,一如既往那样。

    “天赋极佳,并且杀意惊天!”血魂的眸光闪过一丝冷漠,他一语道出了那黑衣青年的一切。

    “哦?能够被你说杀意惊天,这孩子也算个人物了,如此一来,重头戏就该登场了,天魔阁的太上长老应该知道我在这了吧?

    那么,你就下楼将那孩子请上来,毕竟戏要做足,主人家才会尽地主之谊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