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完美遮仙 第三百九十六章 十年

时间:2018-01-29作者:唯愿紫叶

    所谓的断桥残锁只不过是一条望不到边的断路,只有那断掉的铁链以及一根根看去随时都会倒塌的木桩而形成,这是断桥残锁给人的第一印象。请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夜羽踏了第一根木桩,在他降临在第一根木桩时,很明显能够感觉到有一股莫名的力量降临在他的身,虽然还不清楚是什么样的力量,但却能够感觉到身体明显的变重了一点点,虽然只是一点点,但还是被他捕捉到了。

    “这是所谓的枷锁吗?让我看看你能够给我多少压力好了。”夜羽双目微微绽放精光,在这一刻他有种久违的感觉,那是第一次闯暗礁雾海时候的感觉。

    一步一步又一步,夜羽没有动用任何玄法跟灵力,那样单凭肉身之力一步一步的前行着,当他走了将近三十步时,终于开始有些气喘了,然而摆在他前方的却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断桥残锁,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幻影也开始在他眼前浮现。

    “难不成我之前在外面用仙瞳看到的人影是这样的不成?”夜羽开始调整呼吸,尽量让呼吸平稳下来,与此同时他也越来越期待了,这种挑战极限的感觉已经很久很久不曾有过了。

    “还真的有一种非常怀念的感觉,若我能够坚持走到底的话,那么我的肉身之力应该可以跟四阶武者肩,甚至媲美五阶武者了吧?到时候再将玄阳诀第二重天修炼圆满,随时可以进入三阶武者的行列了,到那个时候我才能算是修炼小成了。”

    夜羽的内心还是非常的期待的,但他明白这种路需要绝对的冷静才行,所以他并没有急着前行,而是心如止水之后,才继续路。

    没有玄法运转,没有灵力护体,夜羽那样头顶着数十道黑色枷锁一步一步前行着,如果这一幕被花千魅或者一剑看到的话,肯定会大惊失色,只不过如今的他们却无法得见这一幕,他们也选择了其他的石门而走,而白宁雪也在等待了不到一个时辰左右也踏了征途。

    对于白宁雪等人的行踪,夜羽根本没有兴趣,如今他心无杂念,唯一的念头是想看看这条路的尽头到底有什么存在;还有,为何他胸口的虎形吊坠,自从进入断桥残锁之后,不断的散发着微弱的光芒,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这更加坚定了他一往无前的决心。

    “还真的是难如青天啊!”

    当夜羽前行了将近五十步时,他才发现这条路有多么难,单单这五十步的距离给他的感觉相当于当年横渡整个暗礁雾海一样,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断桥残锁有多长?

    夜羽不知晓,也许这个世也不会有人知晓,或许唯有当年建造这所谓断桥残锁的大能才知道答案吧。

    “呼……”

    夜羽呼吸逐渐开始急促了起来,他这才只走出不到百步的距离,可事到如今他已经是无路可退了,当他迈出第一百步的时候,瞬间感觉原本没有多大压力的黑色枷锁,在一刹那犹如一座千斤重的大山压在他身。不仅如此,他的身后已然没有了任何的退路,唯有漆黑一片的深渊。

    “不能强行下去,得想个办法才行。”

    夜羽眉头深锁起来,他可以让呼吸平复,但是那无形的枷锁却是一直在他的身体不曾离去,他必须尽快想个办法才行,然而他思来想去却没有任何头绪。

    “小叶子,你为何不尝试将枷锁给炼化掉?若是可以收为己用的话,那么无异议你多了一个底牌。”

    戒灵落天没有出现,但是他的声音却是传到了夜羽的耳,落天之所以没有出去,最大的原因是外面没有天地灵气存在,只有一团团浑浊的浊气,这对于戒灵来说是非常厌恶的,落天喜欢的可是那无舒坦的灵气,而不是一团团让人感到绝望的浊气。

    “炼化?对了,我何不以妖神经尝试炼化看看,若是真的可以成功的话,日后哪怕遇金丹期修者也不是没有一战的可能。”

    夜羽越想越是激动,他没有贸然前进,而是开始盘膝起来,按照心所想,开始运转妖神经周天,而后按部班的开始对身的浊气枷锁进行炼化。

    然而……

    夜羽的想法很美好,可是付诸行动起来却非常的艰难。

    在这里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但是戒灵落天却是清清楚楚的明白夜羽炼化掉第一道枷锁整整花了三个月的时间,若是按照这种程度的话,那么他们百年内都无法离开此地,甚至会坐化于此。

    一个月、两个月、一转眼半年过去了。

    在这半年里,落天总共才出现两次,每次出现都是有些无奈,因为他明白夜羽的个性,那是说到做到,无论有多么艰难。

    “没想到整整花了两年的时间才炼化掉九十道枷锁,而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夜羽睁开眸子,他的瞳孔无的深邃,他看了眼被压缩在他右手臂膀的黑色圆圈,他明白这是那所谓的枷锁,他有种感觉,如今的右臂单纯的力量足以让普通的三阶武者(筑基期修者)道削身死。

    夜羽调理好身体之后,再一次踏了断桥,他这一次并没有停下,因为他明白无法继续炼化,若还冥顽不灵的话,那么他可能会彻底被枷锁给同化掉不可。

    可是……

    断桥残锁的尽头在何方?

    刚开始的时候,夜羽还会计算时间的流逝,但是当时间悄然过去将近七年之后,夜羽也懒得计算时间了,如今的他却是无的兴奋,因为他赌对了,这七年来,他一次次被枷锁压得喘不过气,但是每一次都被他给挺了过来;如今他单凭肉身之力可以抗衡万道枷锁而面不改色。

    若是有人从高处往下看的话,会发现无惊人的一幕,以夜羽为心,在他的四面八方都有一层层浓郁化不开的黑色枷锁存在,但那些枷锁却是若隐若现,又仿若是幻觉一般。

    在夜羽在这条断桥行进了第十个年头时,他终于看到了人,确切的说是一个顶天立地的雕像,而他如今距离雕像的位置尚有一段距离,所以无法看清雕像为何物。

    “十年了,总算是看到个小型的陆地了,也许是终点,也许是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