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姜宝的佛系女配日常[快穿] 第42章 少帅的甜软小“继母”(17)

时间:2018-10-03作者:小醋

    系统防盗中, 补足订阅或过几日即可正常, 不便见谅。

    额头上,一朵镶着金边的小红花非常醒目。

    姜宝高兴地抱起果果亲了一口:“果果太了不起了, 第一天上幼儿园就这么棒。”

    这一朵小红花就一直留在了果果的脑门上,在大型玩具上滑滑梯的时候也不忘隔两分钟拍一下, 深怕小红花掉下来;晚上洗澡时小红花的花瓣都卷起来了,实在贴不住, 果果就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了床头,说是要和小红花一起睡觉。

    临睡前,照例姜宝给果果讲故事,果果抱着被子,眨巴着眼睛忽然问:“妈咪, 可不可以给爸爸打个电话啊?”

    姜宝愣了一下。

    “果果有小红花了, 爸爸会不会把果果和妈咪一起接到大房子里去呢?”果果期待地问。

    “为什么要去住大房子呢?果果和妈咪住在这里不好吗?”姜宝假意装着伤心的样子。

    果果的眼睛闪闪发亮:“可是妈咪想住大房子呀,妈咪还想和爸爸住在一起。果果一定要拿好多好多小红花,爸爸就会喜欢果果, 把我们一起接去大房子里住。”

    姜宝呆滞了两秒,猝然抱住了果果。

    这些日子,她已经尽可能地让果果遗忘从前原身自私自利的灌输,没想到, 这么久了果果却还没有完全忘记原身的期盼, 只想着拼命努力为心爱的妈咪争取一个机会。只可惜, 这个世界却不像孩子眼中的那么简单, 就算拥有了数不尽的小红花, 也无法换来父母的相爱、换来一个正常的家庭。

    “妈咪你怎么了?”果果有点惶恐了起来,小手用劲,去掰姜宝的脑袋。

    姜宝深吸了一口气,和果果脸对着脸,露出了微笑:“果果,妈咪早就不想住大房子啦,只要和果果在一起,妈咪就很开心。爸爸喜不喜欢果果和小红花,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果果拿到小红花开心就好了。”

    果果似懂非懂,不过,她听出来了,妈咪很爱她,特别特别喜欢她。

    小脑袋立刻盘算了起来,把爸爸抛到了九霄云外:“妈咪……嗯……嗯啊……妈咪要是和果果一起睡……果果就更加开心了……”

    软软的身躯扭动着,像一条小虫子。

    姜宝噗嗤乐了。

    她成了果果的妈妈之后,很多事情都依着果果,唯有睡觉,她没法适应和果果一起睡。她的睡相差,以前经常睡着睡着就踢掉了被子,腿十有八九是架在霍言行肚子上的,更有甚者整个人都趴在了霍言行身上。

    每次醒过来看到自己八爪鱼一样的睡相,她总是会在霍言行面前无地自容。

    和果果睡在一起,她怕把这个软绵绵的身体给压坏了。

    “果果不是总说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吗?怎么还要妈妈陪着一起睡觉?”她故意问。

    果果扁扁嘴,伸出了一个手指头:“一次,就一次,果果想和妈咪抱着睡,甜甜她们都是和妈咪一起睡的。”

    姜宝心软了。

    算了,就宠宝贝一次吧。

    事实证明,对小孩子真的不能随便心软。姜宝一整个晚上都没睡好,总惦记着果果会不会被她压坏了、被子有没有被她踢掉。半夜里果果也睡得不□□稳,无意识地摸着姜宝的耳垂使劲捻,以至于白天上班时,姜宝还有种耳垂被人拉扯的错觉。

    果果很快适应了幼儿园的生活,从一开始的磨蹭变成了积极地催促姜宝送她上幼儿园。放学回来后还和原来的小伙伴们炫耀:“幼儿园可好了,老师最喜欢我了。”

    接下来的工作也非常顺利,样板房已经开始动工,现场售楼中心也同步开始装修。邀请的明星几近权衡之后,最后在罗子铮和陈兆东之间决定不下。罗子铮是一位实力派影帝,曾经以一部仙侠剧的反派角色夺得了一众少男少女的拥趸,沉淀多年后又出演了一部职场轻喜剧奠定了基础,最后在一部大ip改编而成的电影中大放异彩,最后夺得影帝称号。

    姜宝原本对这个世界的娱乐圈一无所知,这两个月来一直研究娱乐圈的现状,平常没事干的时候也看了一些电视剧,这个人选是她力推的。

    罗子铮虽然没有当红小生的流量,但实力超群、外形阳刚俊朗,在时尚界也有一席之地,最难得的是,这些年来他接戏接代言都非常谨慎,非常符合钰景天苑奢华低调的楼盘特性,一定能为楼盘加分不少。

    和罗子铮的工作室联系后,罗子铮提出要来楼盘实地了解察看以后再做决定,这样认真踏实的作风,让姜宝对他的欣赏更加了几分。

    而另一位陈兆东的人气比罗子铮高,现在刚好有大热的电视剧在卫视和视频网站同步播出,热搜上三不五时都能看到他的名字,如果请他的话,可能时效性会强一些。

    当天的公司例会上,姜宝对罗子铮赞不绝口,表示不能急功近利,要看明星和楼盘的融合度,这样才能发挥最大的效应。

    凌远笑着打趣:“姜宝,看来你是萝卜头啊,这么喜欢罗子铮。”

    姜宝毫不避讳:“对啊,我觉得男人就该是这个样子的,低调而有个性,内敛而有力量。最讨厌那种浮华张扬的男人了,深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一样。”

    凌远心里打了一个突。

    这话说的怎么这么像霍总啊?

    姜宝刚想再加把劲说几句罗子铮的好话,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幼儿园童老师的手机号。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她一边说一边退到了门外,这才接了电话:“喂,童老师你好。”

    “果果妈妈,果果和小朋友打架了,现在对方家长马上过来了,问题有点麻烦,你也快过来一下。”童老师急急地道。

    姜宝魂飞魄散,赶紧向凌远告了假,打车往幼儿园飞奔了过去。

    幼儿园园长办公室里,哭声震天,夹杂着一个尖利的女声:“你们看看!看看我们家豪豪这伤!这小姑娘的心是有多歹毒啊!这是故意照着最嫩最疼的地方招呼啊!这肯定得留疤了,有这么欺负人的吗!豪豪可是我们一家人的宝贝,平常一根手指都不舍得动!”

    姜宝三步并作两步,气喘吁吁地撞开了门。

    园长、童老师、保健医生都在,一个小男孩被她妈搂着在嚎哭,另一个年纪大的可能是奶奶外婆之类的,指着果果骂,眼看着就要冲过去了,童老师慌乱地拦着她,嘴里忙不迭地劝说着:“豪豪奶奶,咱们有话好好说,真的,小孩子都不懂事……”

    果果缩在医生老师的身后,吓得脸上都没了血色,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还忍着没哭出声来。

    一见姜宝,果果一下子扑了过来,嘴一扁,顿时大哭了起来,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瞬间就打湿了姜宝的衣领:“妈咪,果果害怕!果果也很疼!豪豪也打果果了!”

    姜宝掰过果果的脑袋一看,果然,果果的额头上起了很大一个包,已经成了青紫色,应该是撞在课桌这样的硬物上了,看起来很是吓人。

    气往上冲,她猛地一拍桌子冲着那个奶奶喊了起来:“说什么呢?你孙子是宝贝,我家女儿就不是宝贝了?好好说话行不行?到底出什么事了?”

    那奶奶被震慑了一下,声音顿了顿。

    园长老师和保健医生也过来了,把老人家拉到一边,陪着笑脸劝了几句,童老师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她也快哭了:“上完课我正帮着小朋友们喝水上厕所呢,回头就看见果果抓了豪豪一把,然后豪豪推了过去,果果就一头磕在桌子上了,果果平常都很乖的,从来不让我操心,我真的是没想到……我这着急坏了,抱着孩子就出来找医生处理了,也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别吵了,都是我不好,没照看好孩子。”

    姜宝一看,豪豪左侧脸颊上红红的两道,中间渗出了血迹,破皮了。

    “听听,听听!”豪豪奶奶非常气愤,“她先动的手!有这么凶的小姑娘吗?也不知道大人怎么在教的!”

    “果果,”姜宝蹲了下来,一边替果果擦眼泪,一边认真地问,“你为什么要抓豪豪?跟妈妈说好吗?妈妈在呢,不用怕。”

    果果一边哭一边摇头,上气不接下气。

    “还能是为什么?没家教呗。”豪豪奶奶尖酸刻薄地追了一句,捂着心口叫了起来,“哎呦呦,气死我了。”

    “妈……”豪豪妈妈在一旁无奈地道,“先听听孩子怎么说的,豪豪他……也挺皮的。”

    “果果,”姜宝耐心地道,“妈咪知道你很乖的,不会无缘无故打人,可是打人是不对的,我们把事情说清楚,好不好?”

    “妈咪……豪豪他不听话……插队接水……我批评他了……可他不听……”果果断断续续地边哭边说,“他还说我没爸爸……他骗人……我有爸爸的……可他还一直一直说……我想捂住他的嘴……不小心抓到他了……”

    豪豪奶奶愣住了。

    果果越说越伤心,哭声越来越响,喉咙都嘶哑了:“我有爸爸的,我真的有,豪豪骗人!我爸爸特别特别厉害,他有很多很多钱的,还有好大好大的房子,他会把我和妈咪都接去的!”

    除了孩子们的哭声,办公室里神奇地安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齐齐地向姜宝看了过去,眼神都不自觉地带着一点探究。

    “呦,”豪豪奶奶阴阳怪气地开了口,“还真让我们猜中了,这不就是个小三啊,怪不得从来没见过她爸爸。”

    姜宝心里一凉。

    果果这话,的确让人误解,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要是让这些人有了这样的误会,原本就敏感的果果以后还怎么在幼儿园里生活学习?

    “有些人,年纪大了德行却让狗吞了,专门爱探究别人的隐私,”一个声音慢悠悠地响了起来,“果果,打得好,以后这种没有家教的小孩子,见一个打一个,打坏了也不用怕,该赔多少就赔多少,咱们赔得起。”

    姜宝气乐了,嘲讽着道:“行行行,你霍老板就是个飞来飞去的蒙面大盗,爱进哪里就哪里。”

    霍言行的目光定在了她的脸上,嘴角的笑容一点一点地消失了。

    姜宝心中一凛,猛地想起徐泽农的提醒,不由得警惕地后退了一步:“你……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霍言行站了起来,缓步朝她走来,面无表情的脸气势骇人,眼神森冷。姜宝连连后退,后背一下子靠在了墙壁上,退无可退,两人近在咫尺,几乎能感受到对方轻浅而炙热的吐息。

    下巴被攫住了,用力往上一抬,姜宝被迫抬起头来,和霍言行四目相对。

    这是个几近屈辱的姿势,姜宝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了男人和女人之间在体型和力量上的差异,一动都不敢动。

    “姜宝,我警告你,”霍言行一字一顿地道,“我不会允许我的孩子叫别人爸爸,这是我的底线。”

    下巴上一阵剧痛袭来,姜宝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本能地叫了一声:“疼……”

    霍言行愣了一下,松开手指一看,那娇嫩的皮肤上已经起了很深的一道红痕,一丝懊恼泛上心头,他恼怒地道:“怎么这么娇滴滴的?我压根儿都没用劲。”

    一丝委屈莫名地泛起,姜宝的眼底浮起了一层泪光。

    她有点想哭。

    突如其来的小三,她没有哭;飞来横祸丈夫成了植物人,她没有哭;莫名其妙穿到了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她没有哭;忽然有了个女儿要辛苦负担两个人的生计,她还是没有哭。

    可现在,眼前这个男人,长着这样一张熟悉的脸,却用这样凶狠的动作恶狠狠地教训她,她忽然一下忍不住了。所有的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她用力地推搡着霍言行的胸膛,语声中带着颤音:“霍言行……你怎么这样欺负人……你这个骗子……你明明说过要一辈子保护我的……”

    霍言行被推得狼狈后退,忍不住辩解:“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反正你就是个骗子……”姜宝捶着他的胸口语无伦次,“你管果果和谁叫爸爸……你又没养过她一天……你是不是没拿那个赌约当回事……要是我赢了,你管她叫谁爸爸,反正不会是你!”

    霍言行一把揪住了她挥舞的手,却又不敢用劲,被她的力气晃得脚下一个踉跄,两人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咚”的一声,霍言行成了肉垫,垫在了姜宝身下,他的脑袋磕在了地板上,忍不住“哎呦”了一声呲了呲牙。

    姜宝呆怔了两秒。

    身下的这具躯体和从前一样,隐藏在衬衫中的肌肉坚韧且富有弹性,熟悉的触感夹杂着男性的荷尔蒙气息接踵而来,而腰上被手掌触及的那一部分滚烫,那热意仿佛下一秒就要融入她的体内。

    她猝然惊跳了起来,连滚带爬地脱离了霍言行的掌控。

    霍言行在地上躺了片刻,捂着脑袋站了起来,看着她惊惧的模样,没好气地道:“怕成这样干什么?你看看你这副模样,以为我会对你有什么兴趣吗?”

    姜宝稍稍放松了些,缩在角落里,眼中带泪,神情警惕地看着他。

    霍言行被她的泪眼看得胸口一烫。

    要命了。

    他好像是对这个女人有了一点兴趣。

    在餐厅的时候捉弄了姜宝一把,等姜宝和那个徐泽农离开之后,他也没了和林栀继续约会的兴致,匆匆把人送了回去就跑到了这里。

    此刻,他忽然想把这个女人抓进怀里,重新感受刚才那香软的身躯,然后再好好地安抚亲吻一番,将那惨白的嘴唇染上绯色。

    这个念头一起,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赶紧定了定神,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行了,快去洗洗,我不吓唬你了,不过你也注意点,别再把男人往家里带了,最起码现在你还没赢那个赌约呢,没有跟我犟嘴的资本。”

    姜宝默不作声地进了卫生间。关上门,她定定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底含泪、头发散乱,下巴上的红痕看起来有点吓人。

    用冷水拍在了脸上,刚才激动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

    她苦笑了一声,原来,以前对出轨和小三看得这么淡定,其实都是伪装的,她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尊严,将所有的不甘和怨恨深深地埋在了心底,日积月累了这么久,今天突然就爆发在了这个不相干的霍言行身上。

    “赶紧让我回去啊……”她喃喃地道。

    回去就能和霍言行离婚,就能把自己的生活拉回正常的轨道。她不想再留在这里,每天看见这张熟悉却无辜的脸庞,这让她心烦意乱。

    把脸庞埋进了水里,憋了几十秒的气,抬起头来一看,还是这间狭小的卫生间。

    她苦笑了一声,决定暂时认命。

    把自己收拾干净了,她重新回到了客厅,下了逐客令:“太晚了,我要睡觉了,你该走了。”

    霍言行非常不满,这个从小就开始觊觎他的女人怎么这么笨?这样的大好时机,难道就不会对他说几句表白的情话,表达一下单身女人独住的惶恐和害怕,这样他可能会勉为其难地考虑替她换套房子、请个佣人,也说不定会考虑留下来多陪陪她和果果。

    “还不到十点,很晚了吗?”他暗示。

    “我平常都和果果一个时间睡的,这样第二天才有精力。你也快回去吧,毕竟你每天日理万机,很辛苦的。”姜宝真是不知道霍言行是吃错了什么药了,可她没有力气再吵架,只好放低了姿态,盼着人赶紧走。

    霍言行的脸色稍霁:“你知道就好,以后别再惹出事情来让我分心,知道我一分钟值多少……”

    “知道知道,好几万呢。”姜宝赶紧把公文包递给他,忙不迭地赶人,“霍总慢走。”

    霍言行被她半推半拉的,前脚刚走出门外,后脚“砰”的一声,防盗门迫不及待在他眼前无情地关上了,差点没撞到他的鼻子。

    他悻然在门前站了片刻,气恼地走了。

    霍言行毫无生息地躺在那里,曾经隽挺的身姿被困在小小的病床上,身上插着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管子,要不是旁边的监视仪有曲线在动,几乎看不出有生命的迹象。

    前几天还时不时挤满了人的病房此刻空荡荡的,病床边只有一个特护坐在监视器前打盹。

    姜宝悄无声息地站在病床前,定定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姜宝的佛系女配日常[快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