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姜宝的佛系女配日常[快穿] 第33章 少帅的甜软小“继母”(8)

时间:2018-10-03作者:小醋

    系统防盗中, 补足订阅或过几日即可正常, 不便见谅。  像是看出了她的念头, 霍言行环顾了一下四周,不屑地笑了笑:“而且,就算没有钥匙,这破房子也挡不住我进来。”

    姜宝气乐了, 嘲讽着道:“行行行, 你霍老板就是个飞来飞去的蒙面大盗,爱进哪里就哪里。”

    霍言行的目光定在了她的脸上,嘴角的笑容一点一点地消失了。

    姜宝心中一凛, 猛地想起徐泽农的提醒,不由得警惕地后退了一步:“你……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霍言行站了起来, 缓步朝她走来,面无表情的脸气势骇人, 眼神森冷。姜宝连连后退, 后背一下子靠在了墙壁上, 退无可退, 两人近在咫尺,几乎能感受到对方轻浅而炙热的吐息。

    下巴被攫住了,用力往上一抬, 姜宝被迫抬起头来,和霍言行四目相对。

    这是个几近屈辱的姿势, 姜宝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了男人和女人之间在体型和力量上的差异, 一动都不敢动。

    “姜宝, 我警告你,”霍言行一字一顿地道,“我不会允许我的孩子叫别人爸爸,这是我的底线。”

    下巴上一阵剧痛袭来,姜宝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本能地叫了一声:“疼……”

    霍言行愣了一下,松开手指一看,那娇嫩的皮肤上已经起了很深的一道红痕,一丝懊恼泛上心头,他恼怒地道:“怎么这么娇滴滴的?我压根儿都没用劲。”

    一丝委屈莫名地泛起,姜宝的眼底浮起了一层泪光。

    她有点想哭。

    突如其来的小三,她没有哭;飞来横祸丈夫成了植物人,她没有哭;莫名其妙穿到了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她没有哭;忽然有了个女儿要辛苦负担两个人的生计,她还是没有哭。

    可现在,眼前这个男人,长着这样一张熟悉的脸,却用这样凶狠的动作恶狠狠地教训她,她忽然一下忍不住了。所有的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她用力地推搡着霍言行的胸膛,语声中带着颤音:“霍言行……你怎么这样欺负人……你这个骗子……你明明说过要一辈子保护我的……”

    霍言行被推得狼狈后退,忍不住辩解:“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反正你就是个骗子……”姜宝捶着他的胸口语无伦次,“你管果果和谁叫爸爸……你又没养过她一天……你是不是没拿那个赌约当回事……要是我赢了,你管她叫谁爸爸,反正不会是你!”

    霍言行一把揪住了她挥舞的手,却又不敢用劲,被她的力气晃得脚下一个踉跄,两人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咚”的一声,霍言行成了肉垫,垫在了姜宝身下,他的脑袋磕在了地板上,忍不住“哎呦”了一声呲了呲牙。

    姜宝呆怔了两秒。

    身下的这具躯体和从前一样,隐藏在衬衫中的肌肉坚韧且富有弹性,熟悉的触感夹杂着男性的荷尔蒙气息接踵而来,而腰上被手掌触及的那一部分滚烫,那热意仿佛下一秒就要融入她的体内。

    她猝然惊跳了起来,连滚带爬地脱离了霍言行的掌控。

    霍言行在地上躺了片刻,捂着脑袋站了起来,看着她惊惧的模样,没好气地道:“怕成这样干什么?你看看你这副模样,以为我会对你有什么兴趣吗?”

    姜宝稍稍放松了些,缩在角落里,眼中带泪,神情警惕地看着他。

    霍言行被她的泪眼看得胸口一烫。

    要命了。

    他好像是对这个女人有了一点兴趣。

    在餐厅的时候捉弄了姜宝一把,等姜宝和那个徐泽农离开之后,他也没了和林栀继续约会的兴致,匆匆把人送了回去就跑到了这里。

    此刻,他忽然想把这个女人抓进怀里,重新感受刚才那香软的身躯,然后再好好地安抚亲吻一番,将那惨白的嘴唇染上绯色。

    这个念头一起,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赶紧定了定神,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行了,快去洗洗,我不吓唬你了,不过你也注意点,别再把男人往家里带了,最起码现在你还没赢那个赌约呢,没有跟我犟嘴的资本。”

    姜宝默不作声地进了卫生间。关上门,她定定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底含泪、头发散乱,下巴上的红痕看起来有点吓人。

    用冷水拍在了脸上,刚才激动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

    她苦笑了一声,原来,以前对出轨和小三看得这么淡定,其实都是伪装的,她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尊严,将所有的不甘和怨恨深深地埋在了心底,日积月累了这么久,今天突然就爆发在了这个不相干的霍言行身上。

    “赶紧让我回去啊……”她喃喃地道。

    回去就能和霍言行离婚,就能把自己的生活拉回正常的轨道。她不想再留在这里,每天看见这张熟悉却无辜的脸庞,这让她心烦意乱。

    把脸庞埋进了水里,憋了几十秒的气,抬起头来一看,还是这间狭小的卫生间。

    她苦笑了一声,决定暂时认命。

    把自己收拾干净了,她重新回到了客厅,下了逐客令:“太晚了,我要睡觉了,你该走了。”

    霍言行非常不满,这个从小就开始觊觎他的女人怎么这么笨?这样的大好时机,难道就不会对他说几句表白的情话,表达一下单身女人独住的惶恐和害怕,这样他可能会勉为其难地考虑替她换套房子、请个佣人,也说不定会考虑留下来多陪陪她和果果。

    “还不到十点,很晚了吗?”他暗示。

    “我平常都和果果一个时间睡的,这样第二天才有精力。你也快回去吧,毕竟你每天日理万机,很辛苦的。”姜宝真是不知道霍言行是吃错了什么药了,可她没有力气再吵架,只好放低了姿态,盼着人赶紧走。

    霍言行的脸色稍霁:“你知道就好,以后别再惹出事情来让我分心,知道我一分钟值多少……”

    “知道知道,好几万呢。”姜宝赶紧把公文包递给他,忙不迭地赶人,“霍总慢走。”

    霍言行被她半推半拉的,前脚刚走出门外,后脚“砰”的一声,防盗门迫不及待在他眼前无情地关上了,差点没撞到他的鼻子。

    他悻然在门前站了片刻,气恼地走了。

    这是什么地方?她明明睡着了,怎么会到了这里?

    她半撑起身子,后脑那里一阵抽痛袭来,脑子响起了一个奇怪的机械声:“亲爱的姜宝姜小姐,因为你释放的强烈意念,你被选中体验女配系统,完成任务会有惊喜。欢迎来到第一个世界,生活几多磨难,女配也有春天,哔——”

    姜宝傻了。

    她想骂人了,什么见鬼的女配系统?

    她拍了拍脑袋,想让那个系统出来:“你是谁?什么意思?是不是你绑架了我?快让我回去!”

    系统没有声音。

    还没等她爆出粗口,脑子里不知怎么闪过了一幕幕的画面,把姜宝所在的这个世界强行灌入了她的意识中。

    原身是一个豪门管家的女儿,爱慕虚荣、心机深沉,从小就暗恋小主人霍言行,也就是男主。成年后,霍言行有了女朋友,她却不肯放弃,屡次破坏后孤注一掷设计和男主上了床,怀孕以后带球跑了,躲起来生了个女儿,然后回来利用女儿再次破坏霍言行和女主的感情。最后,原身机关算尽、丑态毕现,却依然没有得到霍言行的爱,下场凄惨。

    姜宝刚刚看到原身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医院里生命垂危的时候,画面结束了。

    这都是什么剧情啊?好巧不巧,男主居然也叫霍言行,而这个原身居然会这样作死,好端端的日子不过,用自己的孩子去算计不爱她的人,其蠢无比!

    然而事已至此,她再骂人也没用,当务之急是要弄清楚情况,然后想办法该从这个该死的系统回去。

    姜宝刚想下床看看现在的状况,卧室门一点一点地挤开了,从门缝里伸出来了一只胖嘟嘟的小手,再出来了小半个脑袋,最后,“蹬蹬”的小碎步声响起,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女孩举着一块叠得整整齐齐的毛巾跑到了床边,手上还滴着水。

    “妈咪,乖,”脆脆的声音好像小大人似的,“生病了要乖乖躺着,果果把毛巾顶在你额头上,就不会难受了。”

    黑漆漆的眼珠子、粉嫩嫩的小脸蛋、圆溜溜的小鼻尖,还有一张嘟起来的小红唇,简直就像是从画报上走下来的洋娃娃。

    姜宝的心酥化了。

    她很喜欢小宝贝,可和霍言行结婚五年却一直没有怀孕,别人都以为是她讨厌小孩子不想生,其实不想生的是霍言行。一开始说怕她太小了,后来又说生孩子太麻烦太吵,一拖就拖了五年。

    现在想想,可能就是因为霍言行惦记着他的白月光,不愿意和她生儿育女吧。

    “小宝贝你叫什么呀?你好可爱啊,几岁啦?”她忍不住去捏小女孩圆嘟嘟的婴儿肥。

    小女孩的小胖手努力地举了过来,把手里的毛巾块往姜宝的额头上凑,毛巾块湿湿凉凉的,碰到了很舒服,只可惜那小胖手太短了,刚刚碰到姜宝的额头,就听见脚底下“哐啷”一声,小女孩踩着的小板凳翻了,她一下子磕在了床板上,小短腿一蹬,踢到了旁边的脸盆,“哗啦啦”,水全倒翻了。

    姜宝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强撑着找来了拖把把水吸干;原本给她冷敷的毛巾块掉在了床上,床单也弄湿了,她只好把床单往下拖了拖,把湿的的那一块放在了下面。

    头晕晕的,喉咙也好像被火烧过似的又干又疼,她在原地扶着床头柜站了片刻,这才看到那小女孩已经怯怯缩在了床头柜和墙的角落里,眼圈红红的,扁着嘴巴,想哭却又拼命忍着:“妈咪……果果不是故意的……别骂果果……”

    这第二声“妈咪”在脑子里循环往复,混沌的脑袋终于有了一丝清醒。

    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就是她此刻的女儿,姜蓁柠,小名果果。

    在果果四岁的时候,原身女配觉得自己有了要挟霍言行的资本,就带着女儿从隐匿的城市回到了这座城市,想借女儿这个跳板赢得霍言行的心。

    姜宝走到她身边,蹲了下来,和她的眼睛平视着,放柔了声调:“不骂果果,果果不是故意的,别怕。”

    果果显然怔了一下,紧接着立刻扑进怀里抱住了她,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妈咪,果果好害怕,妈咪不要生病,果果想要陪着妈咪,不想去找爸爸。”姜宝的佛系女配日常[快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