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姜宝的佛系女配日常[快穿] 28少帅的甜软小“继母”3

时间:2018-09-21作者:小醋

    系统防盗中, 补足订阅或过几日即可正常, 不便见谅。  姜宝是姜家这一代唯一的女孩, 向来深受宠爱,亲哥姜崴就不说了, 其他一些表哥表弟们也把她当做宝贝,三不五时地就约她吃饭送她礼物。

    霍言行能瞒得住姜家人,把这个女人藏了这么久,心机不可谓不深沉、手段不可谓不周密。

    外面的人一直在传,霍言行行事老辣狠毒, 所以才能在这么短短十年间彻底控制了霍家的产业, 并且蚕食吞并了众多高科技公司一家独大, 将瑞欣集团引领到了现在这样垄断的市场地位。姜宝一直觉得,外面的传言有误, 霍言行在她眼里, 除了不太爱说话、性情偏冷之外,也就是一个普通人,怎么也看不出什么阴狠的模样。

    可今天, 她终于隐隐感受到了。

    现在多想无益, 当务之急, 是先弄清楚照片上的人和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她先拨通了哥哥姜崴的电话。

    姜崴和霍言行是好友, 昨晚朋友的聚会应该也在。

    “呦,今天怎么想起你哥了?”姜崴在手机里打趣道。

    姜宝也懒得寒暄, 直截了当地问:“哥, 昨晚言行是和你们在一起喝酒吗?”

    “对, 在安德鲁大酒店的私人俱乐部里,我和昀安都在,喝到很晚,”姜崴倒也没瞒着,利落地回答,“怎么,查你老公的岗吗?”

    “喝完酒你们去哪里了?昨晚他应该十二点以后到家的。”

    姜崴愣了一下,迟疑着没有出声。

    “哥,”姜宝很是失望,“我要是想套你的话,就不会告诉你他是几点回家的了。我们是亲兄妹,难道你居然想要帮他瞒着我吗?”

    “不是,”姜崴连忙解释,“昨晚言行像心情不太好,喝多了,他说他不想这样回去让你生气,索性在酒店里开了间房醒醒酒,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放心。”

    “你们几点结束的?”

    “十点多吧,房间还是我帮他开的,没别人,别胡思乱想了。”

    “好,那你看看,微信里的那个女人,你认识吗?”

    姜宝把手里的照片翻拍了一下,截了那个女人的头像发给了姜崴。没一会儿,姜崴的声音焦灼地响了起来:“宝宝,你怎么有这女人的照片?谁给你的?”

    姜宝的心一沉:“她是谁?”

    “楚思妤,言行在大学时谈过的那个女朋友。”

    姜宝依稀想了起来。

    两个人在谈婚论嫁前,互相了解过对方的感情史,霍言行曾经和她提过一句,两年前曾经和一个女孩走得比较近,那女孩姓楚,叫楚思妤。姜宝当时并不在意,她在校的时候有也好几个热烈的追求者,谈过两个男朋友,一个是高中时若有似无的暧昧,一个是大二时正经八百谈的,还差点要成了——要不是那个人太风流背着她调戏一个女明星碰巧让她看到了。

    所以,霍言行现在这算是和前女友破镜重圆了吗?

    姜宝的心几乎凉了大半截。

    姜崴虽然和霍言行交好,骨子里到底还是疼妹妹的,见了这女人的头像这下也着急了起来,当即在姜宝的提醒下去医院系统打听了一下,过了两个小时,他急匆匆地赶到了姜宝的家里,神情严肃、语气沉重。

    ““这事情好像有点不太妙,楚思妤在半年前动了肺部手术,肺癌早期,康斯私立医院的陈院长接诊的,现在正在恢复期。陈院长以前是霍家的家庭医生,一直以来私交都很好。”

    黄昏的晚霞四起,从落地玻璃窗看出去,云彩被染上了一层绯色,层层叠叠地飘在湛蓝的天空中,好像奇幻而绚丽的仙境。

    的确,姜宝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

    要是人生能够倒带,回到和霍言行吻别的早上该有多好。

    没有欺骗,更没有伤害。

    姜崴再三安慰她,霍言行和前女友成不了,听说当初两个人分手就是霍家不同意,楚思妤的家境不好,父母离异。现在楚思妤这种情况,她应该按兵不动,等过一阵子让别人出马,给一笔钱把那个女人送走就是了,霍言行怎么也不可能让那女人上位。

    姜宝笑了笑,只说自己会好好考虑的,把姜崴送出了门。

    其实,有什么好考虑的呢?

    楚思妤是霍言行的初恋,当初霍言行羽翼未丰,因为家庭的压力被迫分开,这些年一直把人藏在心里,藏着藏着,就成了心头的白月光。若干年后重逢,娇弱的白月光得了绝症,楚楚可怜,霍言行身为男人的占有欲和保护欲瞬间满格,旧情重燃。

    如果霍言行真的和这个女人有了苟且,那她是不可能会再接受霍言行的,就让位他们双栖双飞吧,

    没了现在的老公,还有再找下一个;可没有了尊严和骄傲,会生不如死。

    门被敲了两下,“太太,沈先生来了。”

    “进来。”姜宝淡淡地应了一声。

    门开了,沈飞禹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两个大大的礼品袋,还有一束硕大的白玫瑰。

    “霍太太,这是霍总让我送过来的礼物,五周年快乐。”沈飞禹彬彬有礼地说着,把礼品袋和鲜花放在了书桌上。

    姜宝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嘲讽地笑了笑:“你买的?费心了。”

    沈飞禹毕业于西都大学,精明干练,是霍言行的心腹。楚思妤的事情,他肯定经过手,这一年来也不知道他心里怎么在讥笑这个霍太太呢,真是太愚蠢了。

    沈飞禹愣了一下,连忙辩解:“怎么会?霍先生亲手挑的,不过他现在还有点事情过不来,让我先送过来而已。”

    姜宝耸了耸肩,站在那束白玫瑰前看了看,忽然高声叫道:“安嫂,你过来,把这束花扔到垃圾桶里去!”

    沈飞禹的脸色变了。

    安嫂慌里慌张地进来了,惶惑地朝着两人看了看,不得不抱着花快步离开了。

    “霍太太,能告诉我出了什么事了吗?”沈飞禹小心翼翼地问,“那是霍总很费心亲手包扎的。”

    姜宝觉得自己要笑死了。

    还是霍言行亲手包扎的?他怎么不说霍言行还为了这花束被玫瑰花刺扎到了手出血了?那听起来不是要让人热泪盈眶了?

    “那可真是谢谢了。”她笑容可掬,“晚餐定在哪里呢?”

    “汀花轩。霍总到时候会从公司直接过去,霍太太这边……”

    “我知道了,”姜宝疲惫地道,“麻烦你了,你先回去吧。”

    沈飞禹定定地看着她,欲言又止,最后恭谨地退了出去。

    姜宝呆滞了片刻,快步到了卧室开始收拾东西。刚把几件衣服扔进行李箱,她的手机响了,屏幕上跳动着霍言行的名字。

    她深吸了一口气,接了起来。

    “出什么事了?”霍言行低柔磁性的声音响了起来,和平常一样淡然。

    姜宝的喉咙哽住了。

    在一起整整五年,要像设想的那样从容地抽身而出,好像有点困难。

    “宝宝,”霍言行叫了她的小名,“这样吧,我现在开车过来接你去吃饭,你在家里等我,有什么事,我们见面了再说。”

    姜宝定了定神,决定再给彼此一个机会:“言行,有几个问题我想问你,你能保证和我坦诚吗?”

    “你问。”

    “楚思妤是谁?”

    听筒里很久没有声音。

    姜宝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不是那么尖利:“你不想回答也行,那你告诉我,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和她在一起?”

    “谁告诉你的?”霍言行的声音终于有了那么一丝起伏。

    这显然就是答案。

    事已至此,姜宝反倒冷静了下来:“好,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们俩是不是已经上床了?”

    “姜宝,你胡说些什么!”霍言行有些愠怒,“我和她不是你想的那样。”

    “大男人敢作敢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姜宝一字一顿地道。

    听筒里又沉默了良久,姜宝的心一寸一寸地凉了下来。

    “你不信我?”霍言行反问道,“那就算我说不是,你也不会信。”

    姜宝只觉得一阵心灰意冷:“霍言行,你犹豫了这么久,还是决定骗我吗?有人给我寄了你们俩昨晚上床的照片,是从视频上截图下来的。”

    “谁给你的?”霍言行厉声问。

    “谁给的不重要,”姜宝轻笑了一声,“霍言行,我们离婚吧,我没法和你在一起了。”

    引擎的轰鸣声响起,伴随着霍言行急促的喘息声。

    “你这样轻易就下了定论,难道这是你迫不及待想要的结果吗?”他从齿缝中挤出了一句话来。

    姜宝愣了一下,猛然从这字句中听出了什么,又惊又怒:“霍言行,你想说什么?”

    “好了,不提这些,”霍言行深吸了一口气,断然命令道:“你别瞎想,在家里等我,哪里都不许去,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有人想要害我,你等——”

    尖锐的刹车声传来,“轰”的一声巨响,手机里的声音中断了。

    姜宝瞪着手机看了片刻,猛然之间惊跳了起来,再打过去,手机已经连接不上了。

    半个小时后,微博热搜爆了:瑞欣集团总裁霍言行因车祸送入第一医院急救,生命垂危。

    可刚才她却只看见霍言行和林栀吃了一顿饭,晚上还跑到她这里来了,根本没有示爱的举动。

    她都已经尽可能地避着霍言行了,更没有像以前一样缠着霍言行、给霍言行和林栀制造各种麻烦,怎么他们俩反倒进展慢了?

    以后有机会的话,赶紧多提醒一下霍言行,让他赶紧把这辈子命定的另一半定下来,土豪金和清纯白,多般配啊。

    带着这个念头,她终于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把果果送进了托管中心后,姜宝匆匆赶到公司,开始了她忙碌的工作。策划案已经被批准了,留给她的时间并不宽裕,要找装修设计公司、要策划宣传文案和宣传册、要重新制作楼盘模型……还有为楼盘担任隐性宣传的明星也需要精挑细选,既要符合这个楼盘豪华矜贵的身份,又要有实打实的号召力。

    幸好,总公司一改从前对这个楼盘放任自流的做法,在人力物力上开始全力支持配合。霍言行还特意到公司给全体员工开了一个会,提出了“打造西都第一楼盘”的口号,要求每一个部门都要高标准、严要求,踏实做好楼盘的每一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