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1097章 处理谁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忍着巨痛刚想捏开的时候,便发现那个大凶女孩,抖着两个大-奶团子叫道:

    “豁子哥,快脱钩了,快点用力拉啊。”

    这女孩也太调皮了,压根没把贱麻子等人当人看,两个女孩抢过鱼竿,一前一后辙着身子往后拉去。

    疼得贱麻子全几乎要死掉了,用尽全力硬是把鱼钩,给扯开,两个女孩“扑嗵”一声倒在了岸边的草地上。

    被草地上的那些草根扎得疼得直叫唤。

    “哎呀,快扎死我了。”

    “哈哈,好了,玩够了吧,该办正事了。”

    “没有没有,我们还有钓。”两个穿着比基尼的女孩一点不害臊的扯着小三角,又跑了过来,而后又把鱼钩甩了过去。

    贱麻子和一个小弟一见又甩过来了,也来不及救另外一个不会水的小弟,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

    而这怕水的小子本来就吓得要死,这时却感觉到脸上痒痒的,还没等反应过来,便感觉到鼻子上一阵生疼。

    “啊……”

    “哈哈,太好了,钓到了,快点拉啊?”

    两人女孩太疯狂了,不停的拉着拖着……

    而这个本来就溺水的小弟可遭了殃了,大叫着在水里折腾着。

    “哈哈,快点,马上就拉到岸上了!”

    动静越来越小,当把这小子拉到岸边的时候,两个女孩也吓坏了。

    “这小子不会死了吧?”

    豁子这时才止住笑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色绷得紧紧的。

    觉得是有点过分了。

    “豁子哥,我们可都是给你拼命的兄弟,你怎么能……”

    这时贱麻子捂着胳膊上的作品,说了一句。

    “怎么?老子做的不对了,在古代的时候为博美女一笑,不惜烽火戏诸候,老子就让你们配合我做个小游戏都不行,信不信老子再让你下水玩两圈。”

    贱麻子这时没吭声,可想而知心里有多大的怨气。

    “豁子哥这人不会死了吧?”

    豁子哼了一声,一下推开两个女孩朝着溺水这小弟就是脚。

    “哇……”

    再看这小子顿时从嘴里喷出一股污水来,而后大咳不止。

    睁开那泛红的眼珠子穷凶极恶的看着这两个女人。

    “看什么看信不信老子把人钱眼给挖出来。”这小子再也没敢吭声。

    而是用手抹了一把脸,艰难的站了起来。

    豁子这时已经没有好脸色了。

    两个女孩刚想过来献媚,便被拨拉到一边:“一边去。”

    “豁子哥……”

    “老子让你们滚一边去!”

    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这豁子比女人变得还快,这两个女孩再也不敢说话了,哼了一声便立在一边。

    “贱麻子,那老王家税收上来了吗?”

    贱麻子一听,顿时把腰弓得更弯了。

    “大,大哥,我……”

    “别他麻的给说过程,我只要结果?”

    “结果?结果,没……没收上来。”当贱麻子说这话的时候,便偷偷看着他,见他横肉直翻,吓得赶紧解释道:“都是那方阳,要不是那小子,我们早就收上来了。”

    “什么?方阳?”一听到方阳,豁子感觉很耳熟,“这小子怎么感觉这么耳熟?”

    “豁子哥你忘记了,上次你请梁乡长去泡女人,后来马所长突然出现把梁鸿达逮个正形,后来查明就是这方阳在中间搞的鬼。”

    一听到这话,豁子这货抖了几下满是横肉的脸。

    “格老子滴,又是这货!”

    没想到豁子一听到方阳也愣了一下,而后长长的出了口气说道:“好了,这事先这么着,给我继续盯着那老王家的馒头店,等我先跟那姓梁的通通气,再做决定。”

    “是”

    贱麻子一听,心里高兴坏了,因为他明白这表明豁子要动直格的了,要是能动用警力一起,抓这方阳,想必更安全。

    “走!”

    说着便走了过去。

    这时两个女孩便赶紧追了过来。

    “豁子哥等等我吗?”

    “滚一边去,没看到老子办正事吗?”说着便推到地上。

    “豁子哥,你让我们这个样子,怎么回去啊,丢死人了。”两个女孩一脸的委屈。

    “我呸,丢人,就你们这些个卖肉的还知道丢人,早他麻把你们八辈祖宗的人都丢完了!”

    说完便大步流星的走过去。

    上了车了呼啸而去。

    …………

    政-府大院。

    一辆黑色的桑塔纳驶了进来。

    “笛笛……”

    车子不停的鸣着车笛,豁子大骂着:“老杨,你个老东西,快点开门。”

    这进门卫室的窗口伸出一只手。

    勾了勾。

    “先登记……”

    “他麻辣个皮,什么玩意儿,老子先扇他两个耳光去。”

    听到这,豁子倒是平静的笑了笑说道:“不急,最后一天了,就让这老头得意一回吧?下去登记一下。”

    “最后一天?”贱麻子不解的问道。

    “梁鸿达这小子也是个狠角,谁要是拦他的路,他就会把谁辙掉,连那马所长,都是明天走人,快去吧!”

    贱麻子一听,顿时乐了,哈哈大笑着,竖起大拇指说道:“这肯定是大哥的主意吧。”

    “哈哈,这可是你说的哦!”

    贱麻子也哈哈大笑着。

    走到老杨面前笑了笑说道:“哟,杨大爷,还这么四平八稳的坐着呢?赶紧多坐一会儿吧,要不然明天就再也坐不上了。”

    老杨头脸的铁青,哼了一声说道:“贱麻子,别得意太早,人在做天在看,你们啊,好自为之吧,等哪一天,锒铛入狱的时候再后悔就晚了。”

    听到这,便冷哼了一声。

    “切,杨大爷,你心真好啊?谢谢你嘞,签好了,可以放行了吧!”

    杨大爷从嘴里挤出一句话:“监狱的大门也为你们敞开了。”

    这进老杨头手一按,电动门打开。

    豁子的车开了进去。

    “一群狗东西!”

    …………

    刚一进到乡长办公室的时候便看到前面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正跟梁鸿达续烟,而桌上却放着一个厚厚的牛皮袋子。

    见到豁子过来,梁鸿达赶紧把牛皮袋子划到了抽屉里,冲着年轻人说道:“好好,以后啊,好好干,我呀,都看在眼里了,去吧!”

    “谢谢梁乡长栽培,那我就去了。”

    梁乡长摆着手,装得面无表情。

    豁子倒不客气,一p股坐在桌子上。

    “豁子,下来,像话吗?怎么着这也乡长办公室吗?”

    豁子哈哈大笑起来。

    “好好,你是乡长,这是你的地盘听你的。”

    这时贱麻子便拉开一张椅子,豁子坐了上去。

    “豁子,又有什么事啊?”梁鸿达这时清了清嗓子。

    这个时候的梁鸿达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因为他坐上这个位子之后才明白所有的人对自己的目光都彻底的变了。

    所有的人都会用无比客气的口气给自己说话。

    而这一带的大混子豁子对自己也是梁乡长,梁乡长的叫个不停,他才明白自己已经成为了这里的“兰博完”。

    绝对的一把手。

    这么一段时间的适应,他已经不再那么**丝,而是变得**里**气,不可一世的样子。

    “乡长越来越官气了?”

    豁子动了动那可怕的兔唇。

    梁鸿达笑笑说道:“哪里,还不是一个**样,在别人面前摆摆官架子还行,全在豁子哥面前,小梁子不敢啊?”

    豁子这时哈哈大笑着,嘴里喷出来的气,吹得那兔唇像是迎风飘扬的红旗。

    “别,梁乡长你的话太客气了,在这方园百里,你梁鸿达绝对是这个!”

    说着豁子便竖起大拇指。

    “不不,我就算混得再好见了你还得叫声哥,你说是不?”

    “哈哈,梁乡长太客气了。”

    “好好,客套话就不多说了,那啥,豁子哥有啥事儿你说!”

    “没啥事儿?就是想问问老弟能不能给借你手下的警察帮我处理个人?”

    “处理谁?”梁鸿达这时顿时愣了。

    “方阳……”

    “啊,方阳?怎么又是他?这不行,那小子什么玩意儿你又不是不知道,别搞得不偿失……”

    “哈哈,梁乡长难道怕他一个小p孩不成?”这时豁子一脸的瞧不起。

    “不是怕,那小子真的不好惹,而且一身的功夫……”

    “你有警察还怕他?随便找一个理由抓到大牢得了。”

    “不行……”豁子怎么也没想到梁鸿达会这么斩钉截铁的拒绝。

    “你……”

    豁子的脸一下阴了下来,真没想到自己行走江湖几十年从来没有碰到被这么拒绝的事儿。

    “豁子哥你也别生气,听我把话说完,其实关于方阳,我早就恨得牙根痒痒了,但是我一打听这小子的来历,真把我吓了一跳,你知道吗?这小子之所以有这么高的功夫,那就是因为这小子有一个特别牛拜的师父,那就是崔梁庄的民间奇人老怪:崔八十啊?这老家伙你不知道,近百岁的年龄,依然每天早上手拎大磨盘,晨跑啊?要真把他徒弟给关了,这老家伙还不得把磨盘砸到我这大脑子上子……”

    “啪……”豁子听听后猛的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

    “梁鸿达,这些还用你说,老子就问你一句话:行还是不行,要是不同意,那就别怪我豁子不客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