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1066章 意外的际遇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手指头刚刚碰上便感觉到那里柔软了。

    “你架好一点吗?用点力。”

    说话间就见她把手夹得更紧了。

    这么一夹,人方阳的手便紧紧的贴在了她的凶上,瞬间便被那温热所包围。

    天啊,这女人这个地方真是舒服啊?

    就这样架着她走了过去。

    小咱高高低低很不平,两人慢慢的走着,好像都很享受这个美好时刻。

    “嗳,你是怎么认识那柳小荷的呀?听说他可是咱们这五里三乡的村花呢?有多少人过来提亲,人家都不愿意呢?”

    一听到这,方阳猛的想起了老婆柳小荷的样子,是啊,如果让他跟小荷比起来,那真是没得比啊?

    当然现在的黄香香正在吃-奶期间,身材自然没法比,但也不算难看,特别是这一对鼓起来的大波,真的太迷人了。

    显得特别的姓感,有女人味。

    “我们俩也是别介绍的,其实我当时也不知道他有那么漂亮,所以当我们俩一见面的时候,一下就被小荷给迷住了,说真的,当时我就感觉她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美人一样。”

    听到这,黄香香才明白,自己压根就不该谈这个话题,看着他一脸沉醉的样子,心里很不高兴。

    “听说你没洞房?”

    “哦……”说话的时候,显得很无奈,当然这事发生的也太突然了。

    “因为你的蛋大!”

    “啊,不不,看你说哪去了,什么蛋大啊?那都是他们胡说的。”

    说话的时候,他的脸也感觉热乎乎的,心想,我家的小方阳个头真不小,咋滴吧,有机会让你试了就知道了。

    “别人都这么说的……”黄香香这时说话的时候,忍不住往那个地方看着,越看心里越痒,说真的那个头真不小,接着便小声的说了一句:“不过我就喜欢大的,小的啥意思啊?”

    听到这方阳,惊诧了,心想,这死丫头说话也太直了吧,竟然能说出口。

    “啥?”

    “哦,没,没啥,快走吧!”黄香香的脸一下变得更红了,虽然她心里非常想,不过再怎么着自己也是个初为人母的女孩不是,说得那么直白露-骨,也很给为情。

    “好嘞,赶紧把你送回去,我还有事呢?”

    “啥事哦,那么急,你媳妇又没在家,一个人有啥意思?”黄香香再次说了一句。

    “没事!”

    “哦!”

    两人又走了一会儿,马上就要走到地里的小路了,但是两人好像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能过两人身体的接触感觉着对方好燥热的身体。

    “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意思啊?都不知道给人家说说话呀,问个问题啥的?”

    然后这个时候只顾着感觉到那大凶挤手的感觉了,听到她问,便赶紧应了一声,赶紧想着问她什么?

    “你,你是哪个村的?”

    “邻村的,没多远,给你说了你也不知道。”

    “哦,你跟你老公是怎么认识的呀?”。

    方阳这时无聊的问着,问话不是关键,关键的是用手顶她那两个弹性非常给力的地方。

    这地方怎么这么大啊,而且胀得特别紧,这种紧而有力的感觉是她从来没有感觉到的。

    包括美人嫂了,小凉,还有白天刚刚摸过的罗小衣的凶,都没有这种感觉。

    要论大,苏美人的最大,而且最为饱-满,摸上去感觉又软又大,虽然很弹,不过却没有这么紧胀的感觉。

    就算是再喂着孩子也不会有这种感觉吧。

    当然对于女人了解还很少的来说,当然还有很多不明白。

    “我们两个可不像你们那么老封建,我们俩个是在南方打工的时候,碰上的,因为这个时候到南方打工的人还少,所以在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本以为是老乡,但是越问越近,最后竟然在同一个镇上,相隔不过十几里路,当时我们心里都很高兴,所以我们俩个就越聊越投机,再后来,我们我们就在一起了……”

    听到这,方阳全哦了一声。

    “你们两个感情好不?”

    “还行吧,刚开始的追我的时候还好,但是后面就感觉到没那么好了,没结婚之前,以无百依百顺,让你做什么他都做,现在就不一样了,抽烟喝酒最烦的就是他赌博,每个月花的钱都被他偷偷的拿光了,现在我们两个还在闹冷战哟?”

    方阳点点,其它的还可以原谅,但是赌博这种事儿可不是什么好事儿,有多少人因为赌博的事输得穷家荡产,其它把自己的媳妇都压上了,这样的男人还叫男人吗?

    “那是要好好说说,要是不行就给他父母说。”

    “切,他父母好意思说,两个赌鬼,之前他之所以不赌,就是因为烦他父母赌,但是后来有一年,跟几个老乡一起玩,过年吗?老乡就盛情难却,说什么小赌怡情,大赌伤身,我想了想,好不容易放个年假,打就打呗,可哪知就那一晚上,把我们攒了两千块钱都输了,最后几个老乡得手之后,就他麻的滚蛋了,原来是合起伙来骗我老公的钱,回家过年的……”

    听到方阳心里直乐,心想还赌吗?十赌九输,谁赌谁倒霉,活该。

    “再后来,他就像是有着了魔一样,有点钱就去赌,被我抓了两回,说什么从哪里跌倒了就从哪里趴起来,可把我气得。现在他去了半年多了,说想我让我过去,压根都不理他。”

    听到这,方阳顿时明白了,怪不得今天晚上这个样子,原来都憋了大半年了。

    想想也是,一个正常的人,有这种反应才是正常的,可以理解。

    “那你自己带着孩子的?”

    “是啊,不过这两天,正给孩子断-奶呢?你都不知道,都快胀死我了。”

    当听到这的时候,方阳彻底明白了,心想怪不得她那个地方那么紧,那么胀,原来是为了断-奶憋得了。

    “哦哦,我说怎么这么大。”

    “你,你烦死了。”说着便一松手便朝他身上打了几记粉拳。

    方阳也觉得这样说出来不对,不过想想她说的话,又算什么呢?反正今天晚上你已经发烧了,说说也无妨了。

    “不闹了好吧,我赶紧送你回家,要不然让别人看到影响不好。”

    “切,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听着她的话,顿时感觉到身上更热了。

    就是啊,自己一老爷们怕个鸟鸟。

    “啊!”

    就在她追的时候,就见她的身子一下坐在地上,嘴里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声。

    “哎呀,我的脚,这回我的脚真崴到了。”

    方阳当然能感觉到她是装的,但是这个时候就算是为了等一下的好事儿,是不能揭穿的,所以他便一脸的惊讶问道:

    “难道你刚刚……”

    黄香香这时才明白过来,这一下竟然说漏嘴了,便赶紧说道:

    “不是了,之前这只脚就崴过,本来就快好了的,没想到现在又崴了一下,你还愣着干吧呀?赶紧扶我起来啊?”

    “哦哦,好好。”

    方阳赶紧过来,把她扶了起来。

    刚走两步,便感觉很不舒服,便叫了两声:“方阳,背我回去吧,我现在走不了了。”

    “啊?背你,这样不好吧?”

    黄香香这时撒娇似扶着他的手不停的晃着身子,嘴里也发起嗲来:

    “方阳,那你说我怎么办啊?你一个男人家忍心看着人家这么痛苦,还走道啊?太没爱心了吧。你要是个男人的话,就赶紧背我回去……”

    得,说来说去,还把是不是个男人扯上了,既然你非要上赶子的献身,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想到这,便见方阳把身子蹲了下来,说了一句:“来吧!”

    “嗬嗬,你真男人!”说话的时候,便见她的身子带着一股香风便扑了过来。

    当那两个柔软的地方,大哞哞硌到背的时候,方阳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因为道不平,所以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随着那步子的节奏,她感觉到那两个地方像是两个弹簧一样,咯得好舒服。

    一挤一股香味,弄得鼻边到处飘香。

    也许女人的体香才是最好的吹情药,所以当一阵一阵飘过鼻边的时候,方阳已经做足了准备,等一会儿,一定要把放倒在床上,而后,好好的享受一下这意外的艳遇,

    说不定还能尝到这世界上最原汁原味的纯-奶,一想到这些,便加快了步子,而后感觉到背上的她因为颠簸而喘着粗气,就像是一-次跟嫂子苏美人在田间地头上幸福时的感觉。

    “方阳,快点,我受不了了,身子都湿了。”

    “身,身子都湿了!”

    当一个女人在背上说出这种媚惑的话,做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哪里受得了。

    “是啊,都快湿透了,快一点!”

    “好好,你坚持住,我这就快点。”

    麻个皮皮的,这个小辣妈也太给力了,既然这样了,那我还等什么,赶紧把你放到床上疯狂一回再说。

    一想到湿身,让他再次想到了今天白天,跟罗小衣公司弄得她浑身湿达达的情景。

    便加快速度往黄香香的家里跑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