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1063章 下辈子一定做男人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刚刚说完便见苏美人撇嘴,用小铲装了一大袋瓜子扔到了她面前。 ww.od.

    “给你……”

    “啊……”当看到那鼓囊囊的一包瓜子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什,什么意思?”一枝花这时看着她,想想刚刚咒人家全的话,确实有点不应该了。

    “什么意思?给你吃的意思?怎么?不要啊,不要拿过来?”说着想抢过来,一枝花咯咯一笑,一下把那包瓜子放在包里,嘿嘿一笑。

    “不要白不要,咋?良心发现了?”

    一枝花这时看看他说着。

    苏美人切了一声说道:“什么叫良心发现了,我这是爱憎分明,你帮了我,我意思意思是应该的,但是你一枝花要是再敢诽谤我,我也会对你不客气,明白吗?”

    苏美人长得略显丰满,要是和一枝花两人打起来的话,一枝花绝对要吃亏,所以按道理讲,一枝花是不敢轻易冒犯苏美人的。

    “好好,我还不知道人苏美人,是一只虎,可惜啊?再虎没有男人也只能变成猫啊?真不知道这小半年你是怎么过来的。”一枝花话有话,想到苏美人天天在店子里忙得团团转的样子,又觉得这个女人蛮可怜的。

    因为一枝花是头一个知道柳大运在外面有女人的。

    “我怎么过,我觉得没有男人挺好的呀?自由自在多好啊,不像你天天被柳大嘴折腾得没个女人样了,给你说那种事啊不能做昨太多了,要不然老得快……”

    苏美人趁机想损她一顿。

    而一枝花一听掩嘴笑了,瞅瞅她笑了:“我说苏美人,你这是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吧,书可说了,这人啊,一周最少也要爱一次,要不然啊,容易诱发老年痴呆症,而且有规律夜生活的女人还能新陈代谢,延年益寿呢?要是不信啊,咱们看看谁死到前头。”

    看着一枝花说话的一脸自信的样子,苏美人听着心里是苦涩的。

    不过苏美人要不这么说,还能怎么样呢?再怎么求柳大运,可能也不会回头了,人家不但扯了证,而且还有了孩子,自己两人因为当时在一起时候,只是摆了桌酒席而已,说到底连最基本的法律保护都没有了。

    所以一想到这事儿,苏美人觉得这些年太不值了。

    一枝花本来还想过过嘴瘾,秀秀她的幸福,但是没想到一转脸竟然看到苏美人眼眶都湿了。

    再想想柳大运办的那些事儿,真不忍心了,毕竟都是大小差不多的女人,没必要为了过嘴瘾而快活下去。

    “呀呀,那个啥,真不好意思,你看,我也没想到你还真当真了,看你,一点都不像之前的苏美人,好了,别哭了,我错了,行不……”

    一枝花这时赶紧哄了起来。

    苏美人叹了口气,说道:“好了,你不用哄我,我没事儿,其实说白了,我心里真的很羡慕你的,你们两口子天天在一起,白天说说笑笑,晚搂搂抱抱,真的挺好,可是啊,我苏美人没那命……我真的很羡慕你!”

    这一回苏美人真的服软了。

    一枝花这时一直都想让苏美人说出这话,觉得在这个村子里唯一能跟他美的只有这苏美人,不但长相秀美,而且为人和善,人缘极好,而且不用任何的妆扮,都显得那么粉嘟嘟的。

    而现在当听到她发自内心的话,看着她两眼泪汪汪的样子,心软了。

    同为女人,何尝感受不了女人的痛苦呢?

    “好了,美人,你别哭,你也不用眼气我,其实吧,我一点都不幸福,现在那柳大嘴那方面一点都不行,没几分钟熄火了;再说你们家大运又不是不回来了。说不定明天到了呢?”

    苏美人这时苦笑了一声,抹了一把眼泪,说道:“好了,你不用安慰我了,现在的情况着你说的更严重了,今天我给他又打了电话,他说过几天那边的事忙完过来谈谈这事,我想他谈的不是怎么改过自新,而是我们怎么分手的事儿?”

    一听到苏美人说这话,一枝花也火了,一拍水泥台子,大叫道:“他敢,要是那柳大运敢做出对不起你的事儿,我一枝花非掐死他不可。他有什么资格谈,退一万步,要真过不下去了,要分也咱们给他提出来分手,哪辈子也论不他说分手不是。”

    一枝花也是个热血的女人,气得两眼珠子几乎要爆了出来。

    苏美人这时听着她的话,心里倒觉得暖暖的,不管是不是她心里的真实想法,但是这话真的听起来很顺心。

    “好了,没事儿,不是分手吗?无所谓了,再说了,我们俩个都没扯证,人家让我走,也是一句话的事儿。”

    一枝花这时听了口气,接着骂道:“苏美人,你放心,咱们都是女人,我明白你心里的苦,你想你在家里忙里忙完,还给他娘做菜送饭,养得白白胖胖的,他却在外面花天酒地,风流快活,这叫什么事,他要是回来跟你扯证还行,要是分手,我一枝花一个去扇他嘴巴子……”

    “谢谢!”苏美人这时听着她说的话,心时特别感动,没想到他竟然能出乎意料的跟自己站在一边。

    说实话,此时此刻心里满满的都是感激。

    “谢个p啊,你说咱们女人多不容易啊,结婚前这些男人他麻的都跟孙子一样,一经骗到床,不是人了。他们把咱们搞到床,爽了,却让咱们怀胎十个月,生了孩子他又拍拍p股走人了,说什么找工挣钱去了,谁他麻的知道啊?说不定哪天钻到那几婆床去了,次奥他妹妹的,老子想好了,要是还有下辈子,老娘我也做男人去……”

    听到一枝花那略显粗俗的话,苏美人忍不住乐了,感觉一枝花有的时候蛮可爱的。

    两人便接着聊了一会,这才回家了。

    店子里一下又空了,看了看那台红色的电话机,他清晰的记得当时柳大运走的时候说:老婆,我给你装个电话吧,到时候想你了,我给你打电话,天天一闲给你打电话。

    现在倒好,坚持了没多久,电话也越来越少,不是工作忙,是要去应酬,一直到现在,你打电话径直挂掉。

    现在呢?竟然到了要给自己谈分手,做为当年令人羡慕的模范夫妻,做为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村花,如今真的不堪回首啊?

    自己的身子一直为他留着,而他却把种子全部播到了别的女人的身,还让村里的人怀疑自己是那不下蛋的老母鸡。

    算了,不想了,能过过,不能过走吧。

    现在唯一一让他值得留恋的是方阳了,要是没有他,也许自己早坚持不下去了。

    过了没一会儿,便看到有几个女人走了过来,他赶紧抹干眼泪,等着她们。

    果真没错,又是几个要拿凶衣,苏美人便一一登记着,心里美滋滋,现在只盼着天快点黑吧。

    没人的时候,好去找方阳,给他说说要进啥货,顺便看看他晚能不能过来住一晚!

    …………

    夜幕降临,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此时地里没啥农活,玉米也已经破土长出了四五指了,过一段时间该拎着锄头除草了。

    所以闲着没事的人,便早早的做好饭,吃了起来。

    村子里的人吃饭,一般都喜欢端着碗,凑在村口喝,电线杆子,墙根的的树木墩子,三个一群,五个一伙。

    拿着馒头,端着瓷碗,唠着这常,十分的和谐。

    在这时,两束灯光从树道开了过来,初夜的黑与这两道白光形成鲜明的对。

    村子里的马路很不平,所以车灯一一下,颠得厉害。

    “呀,这是谁家的小憋盖(小汽车)啊!”

    “谁知道啊?不会是那柳大运来了吧?咱们村啊,属他家有钱了?”

    一个长得糊子拉碴的年男人说着。

    东头的二老槐,切了一声说道:“他有钱,往家里拿了吗?听说啊,在外面包了个小媳妇,还生了孩子呢?这苏美人不容易啊?给你说要说咱们村,论谁有钱,非贾六家莫属……”

    这一观点顿时得到了大家的认同。

    贾六是他们村的医生,因为手艺不错,开药先摸路,觉得行,下猛药,一下好,因为有了名气,所以周围这些村子里的人,都跑过来看病,所以生意相当红火,天天门庭若市,要说他有钱,恐怕没人敢反驳。

    正说着便看到这辆车子已经开到了桥头,有时桥头的闲聊的女人们已经追着车子过来了。

    村子里的人基本没什么事儿,那个年代也很少见到小汽车进村,所以大家赶紧躲了很稀罕。

    这个时候方阳也吃完饭了,想出来转转,顺便等着嫂子的信儿。

    “呀,五面瓜家买电视了,大家赶紧躲了来看啊?”

    这时一个女人大叫了一声,一听说买电视了,所有的人噌一下都站了起来。

    “电视,不会吧,这种新鲜玩意都能买,这五面瓜家啥时候偷着发大财了。”

    “人家在城里收废铁,听说赚得不贾六少……”

    方阳一听到电视也稀罕,便赶紧跟了过去。

    ://..///34/3435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