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1053章 亭亭有对象了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忍不住紧紧的靠着她的凶部,大夏天的两人穿的都很薄,所以当把身子紧贴在一起的时候,感觉到软~绵绵的两团团。

    不过能感觉以亭亭的凶部包着一件凶衣,因为无论怎么样都能感觉不到凶前的那两个小枣粒。

    哎,可惜了,她怎么不像乡下的女人一样啊,要是能像美人嫂子一样该多好啊?两个又大又挺的地方在衣服里晃来荡去的该多好啊?

    要是那样的话,现在磨蹭起来才叫舒服啊?

    “快点,快点,车子来了,姑娘要不然让我抱吧。”这时传来买红薯那老爷子的声音。

    乖乖,别啊,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也不能让你破坏了吧。

    “大~爷,我能行”女孩刚想坚持,这老头便把自己的身子拉了过去。

    方阳心想,我勒个亲大~爷哟,你这个时候能不能别做“雷锋”成不。

    不过身子已经到了他怀里,还别说这老头估计有几天没冲澡了,身上一股汗腥味,还有一股老头身上的脑油味,一股脑儿全窜到了鼻子里。

    这味儿与亭亭玉沟里飘出来的香味比起来,简直都以让人死。

    当然一个是熏死;一个是美死。

    虽然方阳心里很不愿意,甚至都有种想不再装下去的冲~动。

    “哎哟,我的腰哦。”哪知就在方阳犹豫的时候,老大~爷出状况了。

    “怎么了大~爷。”这时亭亭和几个好心都不禁问了起来。

    “没,没事,没事,腰闪了。”

    一听到老头腰闪了,方阳那人高兴,心想老天爷可是自己的爷啊,知道机会难得,所以让这大~爷闪到腰了。

    “大~爷,我抱着吧,我有的是力气,你先在旁边歇一会儿。”

    也不知道是这亭亭是真的有力气,还是“爱”的力量,反正一下就把方阳这个大个子抱到了怀里。

    “姑娘,好样的!”这时大家投来赞许的目光。

    此时再一次回到亭亭的怀抱,方阳顿时感觉到一阵馨香再次人传来。

    这女人身上怎么这么香啊?到底擦得什么牌子的香香啊?难不成是大宝sod蜜吗?

    车子这时开了过来,也有几个人都跟了过去,亭亭便说道:“好了,大家都忙去吧,有我就行了。”

    说着便拉了一下大~爷说道:“大~爷你也赶紧上来吧,一起看看。”

    老头脸上羞得红通通的,笑笑说道:“那啥,我这都是老病了,等一会儿就好了,之前啊,在老家干农活的时候闪到了,现在儿子考上了大学,现在争气了,就把我给接过来了,现在啊,越闲这身子越不行……”

    这时还有几个人想上车扮“好人”,都被亭亭委婉的拒绝了,这时车子上就两人,这才走了过去。

    “师傅,麻烦你快点行不?这孩子被红砖拍到头了!”

    “得嘞,大~爷,你就放心吧,我这就再快点。”

    说话间便看到车子再次提速往医院里赶去。

    “现在的好人少啊?这孩子不错。”这时老头边揉着老腰边说着。

    方阳这时躺在她的身上,看着她脸上露出一丝红晕,说道:“是啊,我觉得他人挺好的!”

    “姑娘,你今年多大了?”这时老头问了一句。

    “我,19岁了。”她说话的时候显得非常腼腆。

    “哦19了,不算小了,在我们老家啊,早就订上亲了,说不定都生娃娃了……那啥,你订亲了没?”

    一听到这个问题,方阳心里也咯噔一下,得,这老爷不愧是个男人,我想知道的问题都帮我问了,莫非还是老天爷附身了。

    “我……”

    看着她开始结结巴巴,方阳的心里便咯噔一下,怎么?难不成已经有对象了,不会这么残忍吧。

    难不成这城里也有早订婚的陋习?

    “嗬嗬,明白了,不用说了,我是说要是你没订婚啊?就把我一个大外甥给你说说,我那大外甥啊可是一个好手啊,地里的农活啥都会干,还在村里的一个施工队里当会计,别看年纪不大,但是那小算盘打得比那书记都溜……”

    方阳一听,差点气得七窍流血,还以为是老天爷附体呢?没想到是为了他的大外甥。

    好人真少啊?

    “哦,不不,我有了,是我们那里的,不过过些天就要来了。”

    亭亭说话的时候,声音压得很低。

    一听到他对象要过来,方阳的头嗡嗡直响。

    -奶-奶个凶,这是哪个臭小子这么有福气啊?能娶这么好的女孩。

    老子非把他们的婚事搞黄了。

    想到这方阳也觉得自己太邪恶了,刚刚还是金光闪闪的“大英雄”,但是现在却成了要折人家亲事儿的“大坏蛋”。

    不过人都是自私,方阳也不是圣贤哪有那么伟大。

    “哦,你那对象是做啥的呀?”

    “他?哼,我最烦他了,天天无所事是,天天不干活,都是我爸妈,说他家时胡钱,我过去不受苦……”

    当听到亭亭这话的时候,心里一阵不舍,不会吧,这么好的女孩怎么能找这么一个男人,要是这样的话,别说以后不受苦了,不苦死就够幸运的了。

    “那可不行啊?这人啊,不能看现在,要看这个男人的品德,从小都不务正来,家里再有钱也得败完,看着人爸妈都是个明白人啊,怎么干这糊涂事儿?”

    亭亭这时深深的吸了口气。

    这一吸气不要紧,方阳顿时感觉到那个软乎乎的大玉瓜一下长大了一半,感觉到好软,好大啊?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一对迷人的大瓜瓜确定比闫小凉只大不小啊。

    “是啊,他们就是目光短浅,反正我一直不同意,爱咋咋的,要真把我逼急了,我……我走了,要再不行,我就喝老鼠药死了。”

    一听到亭亭要喝药,老头赶紧劝道:“别别,孩子你可不能干那糊涂事儿啊,这事可以给你爸妈好好谈谈,千万不能动不动就干这傻事?人来世上这一遭,那绝对是件幸运的事儿,怎么着也得踏踏实实的过完才行。”

    亭亭点点头,却又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不说了,一想起来这事我心里就烦。”

    老头笑了笑,说道:“是啊,这事放在谁身上都烦,不过我觉得你怀里这个小伙子就不错,长得这么壮实,心又好……”

    “嗯嗯,要是跟我订亲那个能有他一半好,我就知足了。”

    听到这方阳心里那个乐,看样子还是积德行善比较好,不管自己心里有多邪恶吧,但是别人看来自己简直就是一个是非常棒的小伙子。

    所以想到这,便再一次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做一个好人。

    因为只有你当一个好人,才有更多的好运。

    一会儿,车子便开妈了县人民医院里,刚一进到医院里,便闻到了那难闻的药腥味。

    他睁开眼,看了看,就见不少人来来往往的走个不停,有躺在担架上的,也有坐在轮椅上晒太阳的,不过都是一副毫无生机的样子。

    自己只是想跟亭亭单独处夫,怎么也不能让她花这冤枉钱不是。

    想到这便想着找个机会离开这个鬼地方。

    “这是怎么了。”刚刚下了车子,便听到一个头带护士服的女人半死不活的问了一句。

    此时亭亭还费力的抱着她,似乎能感觉到她的身子在抖,是啊,毕竟自己这么大个男人,一路上都是抱在怀里,想必这个时候,把那细皮嫩~肉的大白腿都压麻了吧。

    方阳这时倒有点心疼的感觉。

    就在方阳刚想下来的时候,却见她手一用力,把方阳的身子一下提了上来。

    而这一次令他兴奋的是,竟然把自己的脸一下对准了她那迷人的凶。

    当方阳眯着眼往里看的时候,顿时看到那两个饱~满的玉白,还有那一条雪白的壕沟。

    天啊,这地方太美了。

    因为摩-擦便看到亭亭的衣服蹭了下去,此时凶口露得更大了,那条若隐现的小沟沟此时竟然露出了一条深沟。

    天啊,真的太给力了。

    正在想入非非的时候,感觉到那名小护士走了过来,手跟脚一样的翻着他的眼睛。

    狗曰的,都说护士的手比水还嫩,怎么感觉这只手比着榆木棍子还糙。

    翻了翻眼,又强行把嘴撬开,从嘴里说了一句:

    “好了,先去挂个号,住几天院再说吧!”

    这时老大~爷一听,也愣了,赶紧说道:“我说小护士啊,这孩子只是被砖拍了一下,你问都没问,怎么就要住院了?”

    “怎么?你是医院还是我是医生啊?你以为我不知道他是被砖拍了吧,看看头上那砖沫子,而且看这半死不活的样子,要是不赶紧治,说不定这辈子就得躺床~上喽,自己看着办?”

    听到这两个人都愣了,亭亭支吾着。

    脸上露出为难的样子。

    “还不快去干吗?真怀疑这是不是你们的亲人,都这样了,还在这愣着干吗?等死啊?”

    老大~爷一听,心里不乐意了,愤愤不平的说道:“我说医生,你怎么这么说话呢?死不死的多不吉利啊?”

    “我说死是警告你们,要是晚点看啊?说不定真死了。”

    就在这时,就见人的身子一动,从亭亭的身上滑了起来。

    “啊……诈尸了!”护士吓得尖叫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