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1014章 豁子哥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什么?这事你都敢骗,那梁鸿达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小子一听说,你外甥的事,肯定会去打听,万一让那小子知道你是骗他的肯定饶不了你。 ”这时马所长担心道。</p>

    老杨这时又连续夹了几粒花生米,边嚼边乐:“咋,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大不了老子不干了,说实话,我老杨啊,是真干烦了,看大门能看几十年,那种感觉你们都不明白,我老伴天天叨哪我没理想,没志气,只能给别人当当看门狗,我现在啊也想明白了,我也想去做点小生意,要是他不把我开除算了,要是开了呀,我也去做生意去了……”</p>

    说话的时候,能看得也来,老杨对这份工作,也真是累了。</p>

    算是工作再好,也嫁不住年多啊,近五十年工作,日复一日,哪个能受得了。</p>

    “说的对,这点我支持,人吗,老在一个地方呆着是够烦的,要是你生意做大了,我退休了也跟着你去做生意去。”这时马所长也随了一句。</p>

    二爷哈哈大笑着,指着两说道:“你们两个啊,好好干,等我那一天蹬腿了先到阴间去做大生意去,等你们也入土为安了,我直接让你们跟着我-干,保证你们顺风顺水……”</p>

    方阳看着这几个迟暮之年的老人在说话,心里却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温馨。</p>

    …………</p>

    夜幕之下,梁鸿达的家里却点头一盏煤油灯。</p>

    这小子虽然靠些手段当了乡长,但是这小子骨子里还是非常**丝的,每个月的工资包括敛来的财都用在了搞关系,所以尽管家里有电灯也舍不得用。</p>

    这个时候,他坐在这里正在等着一个人,一个需要他帮助的人。</p>

    “麻皮,这货还不来,真是不想混了。”</p>

    正说着,便看到院子里传来一个声音:“乡长,乡长在家吗?”</p>

    这时听到他冷冷的说了一句:“不在家点灯干吗?”</p>

    门此时吱扭一声开了。</p>

    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男人,便见这小子变得弯腰塌背起来,一副奴才的样子。</p>

    梁鸿达看了看他那一脸麻子脸,便白了一眼:“你小子来干吗?”</p>

    “乡长,你这不走马任了吗?我们大哥准备请你过去吃个酒,叙叙旧。”</p>

    “叙旧?我跟他好像没啥关系吗?有什么旧可叙的。”</p>

    来的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在集混的贱麻子,此时正奉了他大哥命令过来请梁鸿达去赴宴。</p>

    听到这,贱麻子咯咯一笑说道:</p>

    “有有,我们豁子哥说啊,都认识你几十年了,之前吧,家事缠身,没有机会,前天他二姨家的女儿家的弟媳妇刚刚做完月子,才忙活完,今天晚马不停蹄的请你过去了,兴隆酒家,咱集最好的一家酒店,怎么样,劳请乡长大你,你移驾……”</p>

    梁鸿达一听,兴隆酒家,这个地方确实是个好地方,在整个集可以说是啊豪华最奢侈的了,而且听说那里还有一条龙服务,之前因为自己只是一个小虾米,从来没机会去,看来这当大官是有好处。</p>

    刚坐接到这混混头的邀请,之前别说这豁子哥,连这贱麻子都不把自己当回事,见到自己都是仰着头走路的。</p>

    而现在见了自己他麻变成大太监了。</p>

    心里不免有点洋洋得意了。</p>

    看来以后多搞搞有关系,这仕途肯定会一帆风顺啊!</p>

    “怎么?让我地蹦着走吗?”</p>

    听到这,贱麻子嗯嗯一笑,说道:“怎么可能,桑塔纳在门口停着呢?”</p>

    说话的时候眼里露出一丝阴笑,那眼神的背后是那不屑一顾的目光。</p>

    在贱麻子的眼里,这梁鸿达是每天骑个自行车来回溜达的跑腿的。</p>

    “那走吧。”</p>

    “乡长真是廉洁奉公啊,家里有电都不舍得开。”</p>

    梁鸿达看看他哼了一声:“你以为当官容易啊,当官不与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别说那没用的了,有烟没?”</p>

    “哦,有有……”</p>

    这时贱麻子抽~出来一根递过来。</p>

    梁鸿达一下把他手里的半包拿了过来,嘴里啐了一句:</p>

    “小气叭啦的,怪不得做不了大事。”</p>

    这要是在平常,贱麻子早过来抽他两个嘴巴子了,但现在不一样了,之前这个跑腿的摇身一变成了这里的乡长,为霸一方,再横也拧不过大~腿啊,只好把这口气咽了下去。</p>

    心想,你个狗曰的,等老子以后鸡犬升天了整不死你。</p>

    两人摸索着走出了院子,此时外面一点月光都没有,偶尔听到胡同里传来几声狗叫,还有闲着没事溜弯回家的老头。</p>

    “乡长请。”贱麻子表现的依然非常客气。</p>

    了车子,梁鸿达一p股坐下去,吓得一下站了起来。</p>

    “哟,我的头。”</p>

    刚一站身,便顶到桑塔纳的车顶。</p>

    “乡长这是怎么了?”</p>

    “没,没事,这座子太软了,我以来坐空了。”</p>

    贱麻子那个乐,心想还装个什么玩意儿,连个小汽车都没坐过,还在这装牛笔。</p>

    “是啊,汽车都这样,你放心坐。”</p>

    “这个还用你说,赶紧开你的车。”</p>

    “是!”</p>

    贱麻子开着车子走了过去。</p>

    此时贱麻子也很期待豁子哥,赶紧把这事搞定了,他还有要利用大哥的势利,去报仇雪恨呢?</p>

    他一直想着把方阳给搞死,不过一次又一次失利,已经暴-露了自己的目标,前段时间那豁子哥说了,让他先忍一忍,等他把梁鸿达搞定了之后,以后可以为所欲为了,到那个时候有了乡长这个后台,他可以放手在集大干一番了。</p>

    很快,车子便来到了兴隆酒家。</p>

    开了车门而后把梁鸿达请下来,一起走了去。</p>

    “乡长,你慢点,台阶高……”</p>

    梁鸿达此时十分享受这种感觉。</p>

    刚刚到二楼,便看到几个高挑的女孩,身穿着旗袍正站在门口。</p>

    刚刚见到她来,便满脸带笑齐声道:</p>

    “欢迎光临”</p>

    “好好,不客气不客气!你们也辛苦了。”</p>

    这时几个女孩都咯咯笑了起来。</p>

    梁鸿达的脸一红,贱麻子赶紧冲着他说道:“乡长,这人啊不用理她们,每天站这是一门铃,可以忽略她们。”</p>

    这么一弄,让他脸非常没面子,这不明摆着自己没见过什么世面吗?</p>

    把脸一下~阴了下来:“什么意思啊?难道这个我都不知道吗?难道我一个堂堂的乡长连这一点都不懂,你小子是不是打心眼里瞧不起我?”</p>

    “没,没,真没有,您是乡长,我是一平头百姓,怎么敢看不起您呢?”</p>

    梁鸿达一看这小子怂了,心里更美了,心想老子现在果真有了官威啊,何不趁这个时候好好耍耍威风过过瘾啊?</p>

    顿时再一次提高嗓门大叫起来。</p>

    “好你个臭小子,竟然瞧不起我,你们大哥呢,叫他出来见我?”</p>

    说到这里便把手背在后面大声叫嚣着。</p>

    “别别,乡长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p>

    “赔不是?你现在明白了,老子告诉你,晚了。要想饶了你也可以,不过有个条件。”</p>

    一听说有条件,贱麻子赶紧问道:“乡长,你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p>

    心里那个气,心想老小子你等着,老子非得找个机会整整你,让你小子知道我贱麻子也不是好惹的。</p>

    “跪下,磕个响头,算完。”</p>

    “啊,乡长,你……”</p>

    “怎么,你不同意,好啊,我等着你这句话呢?我梁鸿达眼里可是容不了半点沙子的,豁子……给我出来。”</p>

    这么一闹,这里的服务员早通知了豁子,这时豁子便带着几个兄弟走了出来。</p>

    贱麻子心想完了,那豁子可是个狠角啊,这下真的玩完了。</p>

    见豁子从里面的包厢里出来之后,便赶紧拱手使礼,满脸的笑容。</p>

    这人不笑还能看,当咧嘴一笑的时候,顿时傻眼了。</p>

    太可怕了,因为他一笑嘴唇分开了,这人竟然是天然的兔唇,一笑之后便露出那两颗大门牙,那咧开的嘴皮如同掀开的帘子一样,十分可怕。</p>

    怪不得叫豁子哥呢?</p>

    不是牙豁而是嘴豁。</p>

    “梁乡长,小弟有礼了!”</p>

    梁鸿达觉得自己是名乡长,牛笔得不行,哼了一声说道:“有礼了,你这小弟把我气成这样,怎么讲,我让他给我下跪道个歉都不道,这也叫有礼?”</p>

    “豁子哥,不,不是这样,事情是这样的,我给你说一边,真没什么的?我真的没有做什么过份的事,我只是说……”</p>

    这时再看这豁子哥,把脸一下拉了起来,而后一伸手朝着贱麻子的头是一下。</p>

    听到“啪”的一声。</p>

    再看他一下被抽得侧倒在地。</p>

    “哥,这事真不怪我?”</p>

    “啪”</p>

    这一巴掌直接扇到了脸,贱麻子那个气,摸着那打得滚烫的脸,感觉到眼前金星直冒。</p>

    “我……”</p>

    “你再说一句,我今天把你的头拧下来,信不?”豁子说话的时候,嘴里喷出来的风吹起那两个分开的嘴皮,像吹得乱摆的布条一般。</p>

    “还不跪下磕头!”豁子再次厉声道。</p>

    本来自  http:///html/book/34/34354/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