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1001章 偷鹅盆儿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柳富贵说话间扑了来,苏美人顿时吓了一跳,本能的伸出一脚踹了过去。 (w   .  . )

    “啊!你,你个小媳妇,我给你没完,可疼死我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本想着扑过去,把她扑倒好趁机吃几口嫩豆腐的,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她的腿出的这么迅速。

    幸好苏美人穿的不是高根鞋,要不然这一下非爆了不可。

    趁着她捂着那个地方惨叫的时候,苏美人已经跑了出去,他知道要是还继续呆在房间里,这小子一时兽性大发,非把自己给办了不可。

    在她的心里,自己人子除了方阳,谁也不开放,更何况这个老色郎呢?

    “母丹花,你个死不要脸的女人,给我出来,不看好你家的野男人,缩家里玩毛啊……”

    这么喊,顿时引起街坊四邻们的围观,墙头,巷口,都露出脑袋,议论着,心想指定又是那村长苏美人了,要不然苏美人那么温和爱笑的人不会发出这种嚎叫声。

    正在家时生闷气的母丹花正在想这事该怎么解决呢?没想到苏美人那里便指名道姓的叫了起来,还说家里的野男人怎么了,顿时抓起一把扫帚从那倒墙的缺口跑了过来。

    还别说,自从方阳把她们家的的墙摔倒之后,出入倒是方便不少,大门都很少用了。

    “柳富贵……”

    这时在这个黑夜里声音像把刀子一样,划破长空,冲了过来。

    柳富贵一听,吓得一缩脖子,心想完了完了,豆腐没吃成,格老子滴,这回非得一顿爆揍不可。

    “母丹花,麻烦你没事喂喂你家男人成不成,别深更半夜的跑到人家家,色~迷~迷的,真怀疑你是不是女人。”

    这话对于一个女人来,真的够难听的,这表示喻发女人很失败啊,连家里的老爷子对自己都没兴趣,多没面子啊。

    这对于母丹花来说绝对是一个极大的羞辱。

    “老婆,你别信她的,这苏美人压根没按好心,他,他是想挑拨离间,不让咱们好……”

    “我让你挑拨离间,我让你想吃人家豆腐,老娘非揍死你不可,你个没用的东西。”

    这么一把,可把这小子打坏了,柳富贵感觉到每一扫帚落到p股的时候,都有种想死的感觉。

    生疼,火辣辣的疼,简直无法忍受,而且这媳妇,简直不把自己当人看,不分嘴脸的打。

    “别打了,再打都打死了。”

    “滚,今天晚要是把那事办不妥,以后别回来了,你大~爷的,滚……”

    当柳富贵逃出这条不深的胡同时,仿佛一下解放了。

    狗曰的,母丹花,你个死婆娘,老子一定要跟你离婚,这时柳富贵小声的嘀咕着。

    …………

    现在柳富贵哪也不能去,看来要想得到老婆的原谅只能把那鹅盆也偷过来,要不然以后连家都进不了。

    来到方阳的家后面,看到他家里的灯还亮着,便走到旁边的土地庙里,里面刚好有个小条凳,坐在里面刚好能看到她家里,见天还早,便眯起眼,小睡一会。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她醒来的时候,天已很晚了,月亮都快落下去了,当然他家的灯早灭了。

    在庙里找了盒火柴,擦着,点了支烟,看了看手腕的老海表,骂了一句:

    “-奶-奶的,都凌晨三~点了,赶紧去偷!”

    说话间,这小子便猛抽了几口,而后跑了过去。

    因为对于他家太熟悉了,所以轻车熟路的到了他的家里。

    白天的时候,这两只鹅没啥精神,估计晚也好不到那去,但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拣了根棍子走了进去。

    推了推门。

    好像着门。

    但是这小子对他家的门早有过研究,这是普通的门闩着。

    说简单点是一根木头串着两扇门,是所谓的木栓。

    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小刀,而后顺着门缝往左边拨了起来。

    像这种刀拨法,是村子里的孩子都干过,所以对于他来说更是件非常容易的事。

    很民快门便被拨开,推开一条缝往院子里看了看,借着月光能看得出来,什么动静都没有,那两只鹅也没在院子里,嘿,真是怪,难不成这两鹅死了人?不可能啊,白天看得好好的,虽然没精神但还不至于到死的地步。

    在他刚踏进便院子的时候,便听到瞎老太太的房间里传来一只鹅叫。

    这时他才明白过来,心想肯定是怕对他这两只鹅下黑手,所以才把它们放在屋里的,看来他们已经做好了冲足的准备?

    不行,我也得小心点,此时不宜久留,还是赶紧找盆,合了之后赶紧离开,说不定回到家里还可以搂着母丹花睡大觉呢?

    他此时像只狸猫似的,顺着墙根往走去,但是两只眼睛不停的往四周看着,生怕漏了某一个角落。

    他慢慢的靠鹅棚的地方,虽然他也知道,那么重要东西不可能还放在那里,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瞅了过去。

    “娘个西瓜皮的,还真换盆了。”这时见以前那个塑料盆,现在换成了一个破了边的瓦盆。

    没戏了,不在鹅棚里,那会在哪?不会放在屋里了吧,要是真放在那里的话,完蛋了,那只有明天等乡长传唤了。

    要是乡长知道自己下~药害,自己的村民,肯定马把自己给捋掉。

    完了完了,他心里一直不停的盘算着,但是他相信,只要整他地牢子没有找完还有机会。

    所以想到这,便赶紧哈着腰走了过去。

    影壁墙处,没有;墙根底下也没有,两间房间的的旁边也没有;井台边也没有,当然那平展展的院子里更没有。

    完蛋了,这回真的完蛋了。

    难不成真在方阳的房间里?

    想想也觉得是那回事,这么重要的东西,他们肯定不会随便放在外面。

    虽然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但是还是特别危险,以方阳这个大滑头,绝对不会干这种蠢事。

    在看天的月亮时,这小子顿时来了灵感,对呀,我看忘记了,他家里可都是平房,这么重要的东西,要是放在房顶,那可是最安全的地方。

    四周看了看有梯子,而在这时,她却看到西屋的屋角处,有一棵大树,如果能到那个大树,了西屋之后可以到其它的房顶。

    哈哈,希望来了,老子今天晚一定要把这东西偷过来,要不官位不保啊?

    想到这全小心的走了过去,声音很轻,轻得连他自己都在自己是不是鼓蚤时迁的后人,一点声音都没有简直可以自称为轻功了。

    刚刚走到那棵大树下,便暗自笑了,原来之所以老太太家没有梯子那是因为这棵大树是他们家的梯子,树隔了近十厘米有一个用铁丝绑起来的砖,这完全是一个天然的树梯啊?

    哈哈,看来这小子把鹅盆放在这面的机率蛮大的。

    先用脚试了试,很结实,能看得出来这是方阳自己弄的,因为老太太眼睛有问题不可能做出这么危险的动作。

    噌噌噌便爬了去。

    这时倒让他想到了小时候爬到树摘槐花吃的情景。

    可是现在一晃自己都四十多岁了,岁月不饶人啊?当他快扑到面的时候,猛的感觉到脚下一滑,脚下那块砖,一下掉了下去。

    砰一声闷响。

    吓得这小子像只猴一样,快速的了树头,找了处树枝浓密的地方躲了起来。

    这时鹅叫再起,屋里传来老太太的咳嗽声。

    “谁啊?谁……”

    昏灯的灯泡打开,老太太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拿着手电筒子到处照着。

    树的柳富贵吓得满身冷汗,心想麻的,千万不要把方阳也给叫醒啊?要不那小子非把自己拉下来爆打一顿不可。

    但是怕什么来什么,在这时听到老太太好像也非常担心一样,不停的拍打着方阳的门,嘴皮子哆嗦着:

    “胆儿,胆儿啊,快点起来啊?刚刚听着什么东西响,你看看是不是咱们家招贼了。”

    这时房间里传来方阳睡得死死的声音。

    “胆,你给我起来,快点啊。”

    又是一阵砸门声,里面终于传来方阳极不耐烦的声音。

    “娘,大晚的,干吗呀?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胆啊,你快点起来,看看是不是有贼啊,咱们家里那个鹅盆,你可得放好了,别让柳富贵那个天阄的给找到了。”

    此时正躲在树着的柳富贵一听,心想你个死老太太当着我的面大兄弟长大兄弟短的说的挺好,背地里竟然骂自己是个天阄的,这,这老太太也太他麻的该死了。

    “娘,你放心吧,那盆啊,我放得可严实了,算那个王八孙过来他也找不着,娘,你赶紧睡去吧。”

    这时方阳还是不想起,但是老太太也是个实心眼,不停的拍着门。

    “方阳儿,你给我起来,你要还认我这个娘的话,起来,帮我看一圈,要实在没人,再睡了也不迟!”

    方阳非常生气的说道:“好好,我起,我起还不行吗?晚好不容易见着小荷了,还被你吵醒了,烦不烦啊!……”

    ://..///34/3435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