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999章 什么意思?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听到二爷的话,方阳先是愣了一下。 ww.od.

    “二爷,你的意思是?”

    “本来我去是为了劝你回来,不要动不动想打人,算你于占理,只要打了人你输了理,我是想说,我也希望你能把握好这次机会,拿出铁证,只要把他放毒的证据握住,我想以乡里肯定会让他下台,说实话,是真心看不下去了,要是我还年轻的话,绝对把这小子弄下台,你看看这村子里现在被他整成什么样子了。”

    看着二爷一脸急躁的样子,她心里特别窝火,只是年老体弱,有心无力。

    “他要是没能力也算了,你说连他自己的老婆都搞不定,还是个男人吗?一点小事都拿不定主义,这,这是给男人丢脸。”

    方阳一听,顿时明白了,在二爷的心里,是一正儿八经的大男子主义。

    “二爷你消消气,别气着,那是他自己的事,咱不管。”

    白如雪也过来劝他,二爷这时也叹了口气:“算了,我这人啊,强势了一辈子,老了老了才知道老伴好,无论你这人这辈子多风光,到头来还是黄土一把,哎,……”

    这是一个老人的感慨。

    “好了,你呀,听我的话,赶紧回家,把那盆放好,赶紧回来,我呀跟你一起去见乡长去,凭着我这一把老骨头,怎么也得给点薄面,对于打赢这次仗会有点帮助,快点去吧!”

    而在说这话的时候,却不曾想被刚刚想进门的母丹花听到,这两人觉得今天办的事是有点不对了,跑到外面越想越不对,吃个饭,便在集买了箱-奶便想过来看看二爷,给他道个歉啥的。

    毕竟二爷90多岁了,也活不了几年了,没必要跟一个老人计较不是,所以这才过来,但是却没想到却听到二爷的这番话,顿时气得火苗头,恨不得冲进去,给这老头一板砖。

    但是这一次柳富贵人却十分理智的把母丹花拉了出去,而后快速了车子往家里赶。

    柳富贵开着车子,母丹花坐在车邦,随着车子的颠簸,甩着她那一对迷人人的大雪球,显得也很风韵。

    “柳富贵你给我想个法子,怎么把这老头给整死,还不会让别人知道?”

    柳富贵看看她说道:“好了,你呀想歪点子,你撞人家那一下,指定以后都难起来了,还整什么呀?不是想害我吗?你放心吧,等会我去他们家里把那盆偷回来,不没事了,他们没有证据,怎么告得赢我,还说去找老乡长,乡长都在交接工作了,他还能管得了吗?你呀回家给准备点钱,往他口袋里一塞,保证安全过关!咱们以后天天去看看他……”

    “什么?你疯了吧,这个老不死的打你脸,还去看你,你怎么这么贱。”

    母丹花气呼呼的说着。

    “你呀,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你以为真去看他啊,表面是看他,实则是气他,熬不死他气死他。”

    母丹花一听,这才噗嗤一声笑了。

    “哦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好,好,算你小子聪明了一回,没有白跟我这几十年。”

    “那是,我老婆谁啊?事后诸葛亮!”

    “放屁,什么叫事后啊?信不信今天晚弄死?”

    说着两个人便打闹着往家里开去。

    …………

    到了方阳的家门口,便停了下来。

    刚想推门,便听到二花媳妇说了一声:“村长,婶儿他不在家,在苏美人家里买东西呢?”

    “哦,那个……我知道,早的时候,我给老六家说了,午过来拿点东西,你快去忙吧。”

    “哦哦。”

    二花媳妇说着便走了。

    见她走了过去,便长长的出了口气,这时便轻轻的推了推门,却发现门没锁,那个乐,心想真是天助我也啊!

    这小子赶紧回头冲着母丹花说道:“老婆你在外面看好了,要是来人了人你学狗叫!”

    母丹花一听顿时骂了一句道:“你个臭不要脸的,你才学狗叫呢?我清嗓子行了,你个蠢货。”

    柳富贵这时也没做过多解释,知道方阳在后面呢,没有太多的时间,所以便在门口拣了根树枝子便走了过去。

    为什么拣树枝子,很简单,是因为怕那两只鹅,尼麻狗还厉害,所以有备无患。

    但是当他从门外挤进去的时候,却看到一棵大树底下,一黑一白两只鹅无精打采的缩在那里一动不动,脖子耷拉到地,你是两条蛇一样。

    “哈哈,我差点忘记了,你这两个东西也毒了,他麻的活该,让你拧我,这是下场,今天老子没时间陪你们玩,要不然非拧断你们的脖子不可。”

    两只鹅见他过来,费力的仰起脖子,但不幸的是刚刚抬起便掉了下去。

    摔得啪啪响。

    而这个时候,柳富贵可管不了那么多了,跑到厨屋里便翻了起来,当他看到房间里大大小小不少盆的时候,顿时傻眼了,这么多,到底哪个是啊?

    在这小子一个个拿起来看的时候,却听到门口有风声,刚一转身便看到那只黑鹅正费力的扑檄着翅膀冲了过来。

    “啊,我次奥你老木!”

    但是在他骂的时候,这黑鹅已经冲了过来,张天那带着倒刺的黄嘴咬了过来。

    但是不巧的是,此时黑鹅还没好利索,距离感严重不足,只是咬住了的裤子,压根没有咬到肉。

    村长这小子一看它那半死不活的样,切了一声朝着这只鹅肚子是一脚。

    再看这只黑色的大公鹅“日”一声飞到了院子里,而后“嘭”一声掉到院子里。

    值得庆幸的是这鹅不停的扇着翅膀,落地的时候,才没有摔死,要不然,鹅命休矣。

    “麻勒个壁,老子都拿走得了。”

    说着便抱起那一沓盆子拎了出去。

    这小子也顾不得其它了,破门而出,在刚刚把那一撂盆子扔到车斗子的时候,便看到方阳的瞎娘从大街走了地定数。

    “你个死富贵,还愣着干毛啊,那瞎老太太都来了。”

    柳富贵这是做贼心虚,吓木在那里听到老婆的吼声,这才赶紧跳到拖拉机开了过去。

    “嗳,村长,你,你们找我有事啊?”这时老太太也朦胧的看到他从自家里出来,便大喊了一声。

    柳富贵这时飞似的冲了过去,那股风差一点把老太太给刮倒。

    “这村长的耳朵哈时候全聋了,我这么大声都听不见?”

    两口子这时飞快的开了过去,母丹花咯咯笑着,站在车斗子里高兴的直跺脚。

    “老公,你真棒,快点,再快点,兜风喽,哈哈……”

    母丹花一般都是骂他,而这一次竟然说自己棒,顿时感觉到自己一下变得男人起来。

    加大油门冲着前面的路冲了过去。

    “过了,过了,咱家不是这条道,你个傻瓜。”

    听到这,柳富贵大声说道:“老婆你呀也有犯糊涂的时候,看到没有,后面那盆子咱们得把它扔掉,人要不然啊,有这证据我这官做不成了。”

    母丹花这时才明白过来,竖起大拇指说道:“行,老公,越来越有脑子了,看来我今天晚不好好表现表现不行了,你等着吧,今天晚你说了算。”

    柳富贵咧着大嘴乐坏了:

    “哈哈,好,老婆,我可是你说的,咱可不许说话不算话!”

    “那当然了,我母丹花说话绝不失言!”

    柳富贵色迷迷的看了看母丹花那两个大肉团团,银荡的说道:

    “好,那我喜欢你在面,要是你累了,我……我来个老柳推车,怎么样!”

    母丹花一听一脸的不如意说道:

    “你也真是的,人家都说了,从后面不舒服,太深……疼!”

    “哈哈,我喜欢你疼,我喜欢深!”

    母丹花顿时扭了一下那粗大的腰枝,哼了一声:

    “好了,今天晚我从了你,德形!”

    柳富贵一听,心情大悦,开起车子朝着后街的大苇塘开去。

    到了苇塘边,把盆往里用力甩去。

    这个大水塘子,水草丰盛,到处长满了芦苇,把这些盆随意扔到里面你想进都进不了。

    而且这时的水塘水特别深,算是你有船也没人敢进。

    把东西放好之后,两口子这才欢欢喜喜的回到了家里,当看到家里那塌了的墙头,又忍不住骂起了娘。

    …………

    而这个时候的方阳正骑着白如雪的女式自行车往家赶呢?

    骑惯了大永久牌的自行车,乍一双骑这女式的还真有点不习惯。

    费了半天劲,终于到了家里,刚刚到家便看到娘正在院子里弄着鹅,大黑鹅这时已经抬不起头了,双目无神。

    “真是稀罕了,我刚刚出去的时候,这只黑鹅挺欢的,怎么买个包盐回来成这样了不会有啥问题吧。”

    方阳这时只顾着赶紧找那盆,哪里还管得了鹅。

    “娘,不会有事的,那贾医生说了,歇他几天好了,胃都洗了一遍了,绝对问题的。”

    “哦,好好那好,胆儿啊,你找什么呢?”

    “盆啊!那个蓝盆呢?”

    ://..///34/3435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