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966章 让人心疼的闫小凉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看着方阳被自己磨得一愣一愣的顿时咯咯笑了笑,走了出去。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好了胆啊,你也别闲着了早点过去吧,把你叔家的麦子打了之后再好好歇着。”

    “嗳,知道了娘。”

    方阳刚刚走到院子里,便听到一枝花在院子里叫了起来。

    “你个死大嘴,还不快点拉我一下快点的。”

    这时柳大嘴才露出个脑袋,嘴时了一块咸菜这白了他一眼说道:“你看看谁像你一样啊,你个败家娘们。”

    说着便拉了去。

    方阳压了一盆水,洗漱之便跑到了一枝花的家里吃了个便饭。

    这才一起去了地里。

    一直到了下午,麦子基本打得差不多了,他们两口子无儿无女,只有四亩地跟自己家里一样,所以在天擦黑的时候,都弄清楚了。

    歇着的时候,其实心里也一直装个事儿,是怎么说出借他们家的打麦机,昨天晚在回去的路,他听说闫小凉说借打麦机的事,村子闫老胖家有一个,但是那小子也一直想吃自己豆腐,所以他不想着借他家的,而这个时候,刚好柳大嘴家有,所以才想着该如何说较好。

    不过想想也没啥,厚点脸皮行了,反正那柳大嘴有小辫子在我手里,他要不借,我把她搞母丹花的事儿告诉那一枝花。

    想到这,便清了清嗓子,拍拍柳大嘴说道:“叔,过来,抽支烟。”

    “哟,你小子不是不抽吗?怎么抽什么烟啊?你嫂子最烦烟了,还不时的在我面前夸你是个好男人,现在怎么……”

    “没事,是想抽。”

    这时一枝花咯咯笑了。

    “男人吗?抽支也无所谓了。”

    柳大嘴一听,心里那个火啊,自己的老婆总是对别的男人这么宽容,而对自己没有一点好感,这尼玛岂不是最悲催的事儿。

    他伸着手指了指一枝花,拍拍p股走了过去。

    夕阳下的余晖照在这条不宽的河道。

    真有种:长河落日圆的意境。

    “谢谢叔。”

    “谢你个头,你要想谢我啊,给我滚出柳花村去,有你在啊,你婶子这心啊不会在我身,我真是搞不懂了,这女人到底想怎样,老子对他百依百顺,还想让我怎么样?一直到现在都没给我生出个娃娃来,我,我他麻……”

    听到这,方阳拍了一下他说道:“嘘,小点声,让我婶听到了多伤心啊,没孩子怕啥,大不了抱养一个,一样的亲。”

    “切,小p孩子懂个球,说,什么事?”这时柳大嘴叹了口气,知道不该给他说这话。

    “哦,那个,你看咱们的麦子都打完了,你看……”

    “打完了怎么了,有人预定了,西头二草蛋家,用一次五块钱。”柳大嘴这时没好气的说道。

    方阳一听愣了,看看他说道:

    “不会吧,这铁家伙又不会坏,你还收钱?”

    柳大嘴看看他,白了一眼说道:“谁说不会坏,看到没有咱们村子里可没几个打麦机,不趁这个时候弄点钱,以后他们都有钱买了,我还赚个毛的钱啊?这叫什么明白吗?”

    说这话的时候,柳大嘴满脸的得意,接着说道:

    “这叫经济头脑,什么人情,面子啊,狗屁,这钱才是最重要的,懂不懂,我听别人说,你还想当什么村富,首富是不,你的心要不狠一点,不把面子拉下来,怎么赚钱……傻小子,学着点吧,别看我柳大嘴长得不怎么样,但是在咱们村子里那可是有钱人,除了贾六家,你说还有谁我有钱?”

    听到这番话,方阳非常赞同,是啊,要想做生意,还真得跟这柳大嘴好好学学。

    这老小子做了这么多年的羊贩子生意,手里确实有不少钱,要不然,一枝花也不会动不动去赶集,天天穿得花枝招展的,喷得香气喷鼻的。

    “叔,我其实在心里从来没有佩服过你,但是这一次我服了,听你的话,我总结出一句话。”

    柳大嘴一听连方阳都服自己了,顿时仰头挺凶,笑了笑。

    “啥话?”

    “脸皮厚吃个够。”

    “哈哈,你小子的悟性还真好,不错,做生意是这么个理,不过你小子还不能做得那么直接,想想他心里最想什么,较收他家里的羊,先把现在行情说一下,说什么羊价要掉了,哪个村子里又发羊瘟了,让他心头一紧,现在可以进行二步了。”

    说这话的时候,这小子头头是道,看来这些年,没白干,这时见方阳听得一愣一愣的,便接着说了起来:

    “这个时候呢?咱们开始挑他羊身的赞美,太瘦啊,杀不出手,收过来肯定要赔啊,或者说你家羊眼里都流眼屎,肯定是得病的先兆,要是不买啊,得掉肉,一般我都会在口袋里放一把泡过药的玉米粒,只要是吃了我的玉米粒,不出半天得拉~屎,一拉准瘦,他们该想了,是该卖了……要不然掉价了麻烦了,你看,这生意成了……”

    方阳看着他得不得了半天,才知道这里面竟然还有这么多的道道,如此看来,不知道有多少人了他的当。

    “好了,天都快黑了,你小子是不是有事要说啊?”

    柳大嘴一提醒,这才想起来,对呀,听他讲经,竟然把正事都忘记了。

    “那个,我呢想借你们家打麦机用用,你看能不能别给我收钱了,你看咱们今天合作的这么愉快。”

    “我呸,你觉得咱们合作的愉快吗?德形,老子……”这时刚想说要不是你抓着老子小辫子的事儿,却看到老婆一枝花来了,赶紧压低声音说道:

    “叔不想把咱们的关系弄僵,这样吧,你也拿五块钱,保你用三天,行不。”

    “三天,要不了那么多久,半天都行,你看我这口袋只有两块,你看行不行。”

    “不行,老子是个生意人,我有一个做生意的准则,八个字:见钱见开,六亲不认。”

    靠,准确,这八个字用在柳大嘴的身太准确了。

    方阳指着他,刚想说话,便听到一枝花开口了。

    “你个死大嘴说什么呢?给谁六亲不认了?”

    柳大嘴一见到媳妇过来了,赶紧笑笑说道:“不是,是这小子非要借咱们家的打麦机,我说最少五块钱,少一分都不给,这不是想着给您买瓶好点的指甲油吗?”

    柳大嘴果真理个做生意的人,对于“客户”蛮了解的,本来这一枝花对他没好气,但是一听说要给自己买个好点的指甲油的时候,顿时笑了。

    “是吗?没想到像心里不有我啊。”

    “那当然了,你是我的天,你是我的地,没有你我会断气……”柳大嘴这时像说海派清口似的说着。

    “婶,我……”

    “不过,既然是咱们的帅侄子借,我看算了吧。”这时一枝花话锋一转说着。

    “啊,不会吧,你要知道,咱们为了他,多少天没有进帐了,哪有钱买指甲油啊?”

    没等他说完,便听到她一下把脸阴了下来。

    “怎么?在这个家里,我一枝花说话还不好使了,你想造反啊?”

    说着便像是老虎发威的样子推了他一把,差一点推到河道里。

    幸好方阳眼疾手快,一把把她抓~住,而后冲着一枝花说道:

    “婶,别这样,给钱也行,没事的。”

    “胆啊,给啥钱啊,给别人要钱还可以,但是给你,没门。”说着便冲他偷偷的媚~笑一下。

    “那,那我谢谢婶子了,还是婶子最漂亮!”

    一枝花“去”了一声说道:“你小子少给我来这手,借像打麦机可以,但是你要给婶说,是借给谁用。”

    “这个……”方阳这时有点为难了。

    要是说出来的放在,这婶子绝对饶不了自己,说不定还会翻脸。

    “方阳的说出来,不用怕,婶子一定向你保证不生气。”

    “好,婶,那我实话告诉你吧,是在一次路,碰到闫梁庄的闫小凉,之前听我苏美人嫂子说过她的事,我觉得吧,她一个女孩家挺可怜的,所以我想着,看能不能借他用一用,要不然那二胖又该借机占她便宜了……”

    听到这,一枝花切了一声:“我说方阳,你小子的心艹的还挺宽的,竟然都到闫梁庄了,你可真行,你给婶子说,你个臭小子是不是对那小妮子也有意思啊,说实话,婶子答应,这打麦机让他连用十年,一分钱不要。”

    饿滴个乖乖啊,这叫什么事儿啊?

    这婶子是不是太霸道了。

    但是他明白,这分明是想套自己的话而已,反正现在自己是绯闻遍地了,还怕这一件?

    “我真没那意思,我只是觉得人家一个小姑娘,一个人在地里干活是挺可怜的,我只是处于本性,觉得这事应该帮,如果你不想帮算了,我去另人家借去,而且我还告诉你们,我不但要帮,而且还要去帮他一起打麦子,随你们怎么想好了,我倒无所谓了。”

    方阳这时装得一脸的愤怒说着。

    他心里也真的是心疼闫小凉!

    ://..///34/3435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