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962章 我也有个条件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没错,一直在地里干活的女孩是闫小凉。   ()

    她之所以一直到现在还在地里干活,那是因为,她是一个爱美的女孩,白天太阳太大,对于皮肤不好,所以他才把收麦子的时间调整了一下,早,或者晚。

    而且这几天月亮都很好,晚干起活来显得更加舒适。

    这深更半夜的要是换了别的女孩也许早吓个半死了,但是对于闫小凉来说,不算什么了。

    很早的时候,没了父母,这一路走来,她几乎尝尽了所在别人尝不到的苦头。

    做为一个女孩不但要干这些男人干都非常吃力的活,这种苦对于一般有父母家庭的女孩来说几乎是无法想象的,但是她是真的没办法。

    无论你再苦再累也没人帮你,所以算是你打掉了血,也得得着血往肚子里咽。

    这是没有父母的孩子。

    《世只有妈妈好》这歌说的非常好,没有妈妈的孩子像根草,无人问津,冷暖自知。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使得她性子变得倔强,也正是因为没人怜爱,她才变得如此豪爽。

    往年的农活,都是他一个人完成的,除了借一下别人家的工具外,他不需要别人的帮忙,连打麦子,她都是趁着别人家晚休息的时候,把机器拉到自家麦场里,让好心的村民们帮着摇着机器,先一个劲的把麦子打一气,而后再把机肚下打出来的麦子弄出来,摊出去,而后再做下一道工序。

    有好心的大~爷大娘都过来帮忙,她都非常感谢人家。

    用了人家的机器,人家是不会给他要钱的,她一定会把人家的油箱里法律添得满满的,绝不会让别人家吃亏。

    说到这里,也许你会说了,这么好的女孩为什么还没有找到婆家。

    要知道在农村那种特定的环境下,大家最怕的是闲言碎语。

    试想,车瞎子他到处宣传她是个扫把星,而且还长着一脸的克夫相,更加机缘巧合的是她结了两下亲,一个死了爹,一个死了妈,虽然大家都明白可能跟这孩子没啥关系,但却实实在在的发生在她身。

    你说哪一家人,想沾恶运。

    村里的人基本都是迷信的,传统的思想根深蒂固,一时半会压根转变不过来。

    所以正困为如此,她才毫无理由又无可奈何的成了那个时代的大龄剩女,当然也有提亲的,不过不是聋子是瘸子。

    闫小凉当然不会同意,照她现在的性子,绝不会亏待自己,他一直相信早晚有一天,会有一直喜欢自己,且自己也喜欢的白马王子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她能等。

    但一直到现在仿佛还没有出现。

    她含~着这种无法下咽的苦,忍受着生活所给他带来的一切。

    这个时候,她已经什么都顾不想了,因为大部分的麦子都要收完了,所以要想着不大落后,只有晚拼命的干,干完了才有时间歇着。

    此时这个寂静而恬静的夜晚,除了树头的风声之外,是她割麦子的沙沙声。

    急而稳,能感觉到她是一个老手。

    而这时,她却不明白,危险在眼前,车瞎子这时正猫着身子悄悄的走到了后面。

    而割麦子的声音已经让她听不到其它的声音了。

    所以当车瞎子到了她身后,搂起她的小蛮腰的时候,她才猛的觉察到。

    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

    她不停的挥舞着镰刀想砍他,但是这老头是做足了准备,用力夺过她手里镰刀扔到了地。

    “哈哈,小凉,这么晚了还在忙啊?要不先陪瞎子哥聊会。”

    车瞎子这时不要脸的说着,脸露出一脸色~迷~迷的笑容,而那只手紧紧的搂着,似乎怕一松手便溜走了。

    “车瞎子,你个混-蛋,赶紧放开我。”

    “放开,哈哈,你想的好单纯啊?你说我辛辛苦苦的跑到你家又跟到这地里,我容易吗?你要是听话啊,乖乖的从了我,要不然,我一把火把你们家的麦子点头了,让你今年p都没得吃……”

    闫小凉这时不停的挣扎着,边挣扎边骂:

    “车瞎子,你别想那好事了,我算死也不会应了你的,我可告诉你,我现在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们很快会在一起,你等着挨揍吧。”

    车瞎子一听顿时愣了,反问道:“什么?你有喜欢的人了?哪个不怕死的给你介绍的煤茬啊人,我饶不了他。”

    “切,我自己谈的。”

    说着见她连倒几步,车瞎子毕竟岁数大了,一个没跟,两人一下倒在了地。

    地那可是新割得麦茬,非常锋利,当闫小凉全下倒在她身的时候,这小子疼得唉哟一声,一下松开了手,而后不停的抓着背叫唤个不停。

    “死鬼,老娘我现在没时间跟玩那过家家的游戏,赶紧滚蛋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好啊你,你个小妮子跟我玩,我今天给你拼了,算是豁出去我这条老命,今天晚也得要了你。”

    说着便一下扑了来。

    这时闫小凉正在麦地里找着镰刀,一个没注意被他扑倒在地。

    “啊,扎死我了,快点让开,让开……”

    “说,你只要答应我我放了你,要是你不答应,哈哈,不好意思,我这样把霸王硬弓。”

    “王八蛋,你个老色鬼,你个老变~态……”

    尽管他不停的骂着,但是可想而知,这个色心病狂的家伙好不容易逮到这么一个好机会,哪里能轻易放过。

    “哈哈你骂吧,不管你怎么样,今天晚你是我的人,哈哈,骂吧……”

    此时的车瞎子早精~虫脑,闻着她身飘出来的香汗味,恨不得现在把她给了。

    方阳刚想冲来的时候,却听到闫小凉再次大叫一声。

    “这样吧,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答应跟你,今晚。”

    听到这话,车瞎子一愣,问道:

    “切,你别骗我了,我不你那当,是不是想着趁我不注意跑啊?”

    “没有,真的,你也知道,我这忙了半晚了哪里还有力气跑啊,算是我跑,能跑哪去,我闫小凉说话算话,反正我现在也不是初了,你想要要吧,不过你必须要答应我的条件。”

    车瞎子一听,浑身打一机灵。

    问道:“什么意思,你还没嫁人,怎么会不是初的呢?那你的-一次给谁了?”

    “给谁不用你管了,给我喜欢的人了呗,要不然我怎么会给你啊?”说话的时候她有点调皮的口气。

    这时车瞎子用反锁着她的手站了起来。

    “说,是谁?”

    “烦不烦啊,问人家这个问题!”

    “说不说,只要你说出来,我答应你。”车瞎子这时很想知道他的一次到底给谁了?

    这小子用力拧着她的手再次逼着起来。

    “你个死家伙,想疼死我呀,我说,我说行了吧。”

    听到这里方阳在旁边不远的地方,听到这话,他心里倒是美滋滋的,要知道是他夺去了她的一次,而且当时那血淋淋的情景,他是记得清清楚楚。

    做为一个男人,这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而有的男人一辈子都不知道什么是初女的滋味,不觉得有点可悲吗?

    “说!”

    “是我自己了,你别乱想了,快点放开我。”

    “啊?你,一次给你自己了?你,你怎么这么不守妇道啊?你可是个女人啊,怎么能……怎么能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啊?”

    这时车瞎子这小子竟然大叫一声,看那气急败坏的样子,似乎像是他老婆臭模了似的。

    “切,你未免管得也太宽了吧,我可告诉你啊,我可是一个没人要的女人了,我的身体我做主,这有什么呀?有很多人都这样好不好,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老守旧,老守旧。”

    “好你个表子,一次自己坏了都不给我,我,我现在要了你。”

    说着见他想着把她的衣服剥下来。

    但是这个时候闫小凉一下挣脱,指着他说道:“车瞎子,我现在再给你说一遍,要是你想得到我给我把麦子割完,我给你,要不然你个臭流-氓一辈子都别想着得到我。”

    车瞎子一看她真的发脾气了,顿时熄了火,要知道但凡喜欢一个人,都不想伤害到对方,这老小子虽然邪恶,但是他也不想着伤害到他,试想舒舒服服的享受她多好啊,着要是她不停的挣扎的话,把事闹大,说不定还能惊动了派出所里的人,得不偿失。

    所以这时,他倒理智了起来。

    “好,这可是你说的,那我现在帮你割麦子,我也希望你能遵守你的诺言。”

    闫小凉切的一声说道:

    “我都被你祸害成得嫁不出去了,我还能怎么样?我要是不答应你,你还不得把我不是初女的事说出去,让我在村子里呆不下去啊?”

    “哈哈,说的好,你要不说这事,我倒忘记这茬了,哈哈,好,那我应了你,不过你也别太高兴了,我也有个条件!”

    本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