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961章 心疼小凉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母子俩又聊了一会儿,方阳便说道:“娘,你也早点歇着吧,我也去活动一下回来。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嗯,好,早点回来,别太晚了。”

    “嗯,好!”

    从家里出来之后,方阳长长的出了口气,今天的月亮没有之前皎洁,看去像是一个生锈的铁盘挂在天空。

    如果没猜错的话,明天应该有风。

    走在这条熟悉的小路,往南看不远处是贾六的家里,而也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夜晚,白如雪一次吻了自己,当然自己也情不自禁吻了她。

    也正是因为两人,你亲我,我亲你的事被一枝花给偷偷传来,白如雪怕影响不好,这才提前去卫生院里实习去了,一晃过了很久了。

    但是在方阳想来,仿佛还是昨天。

    在这个美丽的乡村里,这些如花似玉的女孩才是他最大的眷恋,而现在白如雪在集的卫生院里。

    看看头顶的圆月,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

    当她再一次走到那棵歪脖的榕花树下的时候,看着那红艳艳,毛茸茸的榕花的时候,让他再一次想到了与白如雪两人相拥到天亮提情景,那份柔情,那柔软的身子还有她那声轻呢喃的声音,这时仿佛还响在耳畔。

    这是属于两个人的回忆,不过现在只能存在回忆里。

    哎,不想了,改天地里的活忙完了之后过去集看看他,再给她买两块她最爱吃的香草冰块,想到这,他的脑海里几乎能想象到她那甜美的笑容,十分可爱柔美,如那榕花一般。

    这时看看眼前这条熟悉的路便加快步子走了过去。

    她的家里没有过去,只是听他说过去馒头店子的后面是。

    便匆匆的赶了过去。

    刚刚过了胡同口便听到一个男人唱歌的声音。

    至于唱的什么听不出来,只能听到调调,不过听着也不着调,不过听着特别耳熟。

    刚刚要过去的时候,便迎面闻到一股酒气,看到一个便学着手的家伙正冲着自己走过来。

    方阳赶紧躲了起来。

    不过这时他已经看得很清楚,这个人是便车瞎子这个老不死的。

    “饱暖思-淫-欲哟,长夜漫漫,不如去调~戏一良家小~美女去!”

    说话间见这小子学着京剧里武生的样子,抄起腿,扬起手转身过去,嘴里还哼着自给的音乐:“唐气嘞气,唐气嘞气……唐……小凉娘子,我车瞎子来撩……”

    说着又是一串小而碎的步子往前走去,看着那犯贱的样子,真想抽他。

    喵了个咪的,真是太巧了,刚好要去闫小凉的家里,这小子竟然也要去,得,也省得带路了,当然他也感觉到非常高兴,要不是今天心血来~潮来看闫小凉,说不定她又被骚扰的一夜睡不着觉。

    小凉啊小凉,这回你等着谢我吧。

    尾随到她身后跟了过去。

    当她了闫小凉的家里,这时才看到她的家里过得真不怎么样。

    别人家里都是在铁门红砖墙而小凉的家里却还是那刚刚一人高的土坯墙,黑木门,咱瞎娘家里的情况差不多。

    别的不说,这样的硬件设备,多不安全啊,特别是长这么漂亮的女孩,住在这家里,随便一翻身进到院子里了。

    想想方阳的心里特别难受。

    多好的女孩啊,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一个女孩家里,也确实挺让人心疼的,现在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大嗓门,那么有男人气魄,这都是表面装出来的,试想,不把自己装得男人一些,岂不是更受别人欺负了。

    她是一个坚强且自尊心特别强的女孩。

    她不想让别人瞧不起,所以他才有了现在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感觉。

    以至于变得没有女孩的那种矜持与温柔,但别人不知道,其实方阳知道,因为两人在庙后温存的那一回,他已经感觉到了她内心深处的温柔,还是一个女人味非常足的女孩。

    可以说一般人更得更周到与细微。

    方阳这时躲在大树后面看着车瞎子的一举一动。

    “小凉,小凉……”

    这时这小子像是一个幽灵一样,小声的叫着,不停的变换着声音,看样子像是把闫小凉吓起来。

    人最怕的是黑,而在人的心里多少对于鬼,有着本能的恐惧,所以这小子不停的怪叫着,想利用人性的弱点把她吓出来。

    这时方阳真的很想过去,把这小子拎起来像摔死狗一样把他整个半死,不过个时候好像这小子有动作了。

    “小凉,你要是再不作声,那是默认让我进去了。那我可进去了……”

    这家伙真是一个说到做到的家伙,想到这里便一下伸手扒了墙,而后两只脚不停的踩着,嘴里不停的骂着。

    “狗曰的,什么破墙。”

    说话间便拉了一个土坷垃滑了下来。

    “老子不信了,为了我们家小凉今夜不寂寞,我豁出去了。”

    这小子说着便再一次跃身墙,这回总算是扒住了墙头。

    一窜身,去了。

    趴在面刚刚坐稳,听到他呀的一声,而后便往头抹了一把,搓了一下,而当他把手放在鼻边闻了闻的时候,再次骂了起来。

    “你个死公鸡,你大~爷的,改明儿我把你炖了,屙老子一头,麻辣个皮!”

    听到屙了一头的时候,方阳那个乐,看了看树蹲着的几只鸡,在心里大声叫好。

    这时方阳倒没想到此时出现,而是看看再说,好钢要用在刃才有意义。

    所以再等等,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车瞎子把头发的鸡屎捋下来,而后不停全在墙头蹭着,估计臭得要死。

    “闫小凉,你给我出来。”这小子依然压低着声音叫着。

    偷偷的爬人家的墙头,毕竟这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事儿,所以他不敢大声叫。

    万一被别人听到,白天肯定没脸见人啊,最重要的是影响自己的生意。

    一个影响极臭的人,谁还愿意在你这算卦。

    但是这小子连叫了几声都没反应,他也感觉到非常怪,一翻身跳了下去。

    方阳这时没有跟进去,而是快速的了一棵大树这样看得清清楚楚。

    见车瞎子进去之后,到处晃荡了一圈,而后先像是尿急似的跑到了人爱的厕所里,至贱无敌的小声叫了一声:

    “小凉,你没在厕所吧,那我进来尿个尿哦。”

    说着便猛的一下进去,梦想着闫小凉正蹲在厕所里,当自己撞进去的时候,刚好能看到那无的春光,但臆想终归是臆想,厕所里其实真没人。

    失望的撒完水,哆嗦了几下~身子,舒服的快要死的样子,最后还想只狗一样在厕所里闻了闻,似乎还想寻找到闫小凉留下的味道。

    从里面出来之后,长长的伸个懒腰,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径直往他睡觉的房间里走去。

    自在的像是在他自己家一样。

    到了空前,四周看看,侧耳听听,什么都没有,而后再一次便伸出手拉了一下窗户,窗户扣着,拉不去。

    “嘿,这小妮子不会不在家吧?不对呀,这大忙天的为什么不在家啊,难不成还在地里忙?”

    想到这愣了一下,敲了敲门,还是没动静,这才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

    拉了拉门,这时才明白,门是在外面锁着的,-奶-奶的,早知道这样,刚刚先看看大门了,要不在家费这事干吗?

    “小凉啊小凉,今天你瞎子哥特别需要你,不管你去了哪里,我都要把你找回来,嘿嘿……在地里干活更好,我也正好跟你打打野~战,哈哈……”

    想到这里,见这小子再一次翻身墙,不过人不服老不行啊,现在近七十岁的车瞎子虽然内心色得很,但是这身子是越来越不用了,所以当他翻了几次也没翻过去。

    最后垫了个木头墩子这才费力墙。

    方阳看着这小子便骂他道:“这个老不死的,该摔死他。”

    话音刚落,便见这个老小子啊的一声,抱着一块土坯掉了下来。

    “啊,我滴个亲娘哟!”

    啪!

    一声惨叫之后,这小子摔在地叫个不停。

    方阳不禁暗笑。

    真没想到自己也有这种未卜先知的能力。

    不过很快便站了起来,看样子应该没有大事,拍拍身的土,站了起来。

    “今天老子一定要打你一泡。”车瞎子恶狠狠的说着,看样子一副嫉恶如仇的感觉。

    说完便大叫一声跑了过去。

    方阳这时不敢怠慢,赶紧下树追了过去。

    再看这小子,像是一个高速奔跑的拖拉机一样径直往地里跑去。

    方阳也一直紧追不放。

    终于到了东方的一块麦地里,这里基本的麦子都已经收割完了,不过还有一块没有割掉,而在那暗黄的麦地里,一个黑影正在里面不停的游动。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还在割麦子的人应该是闫小凉?

    一想到一个女孩这么晚了还在地里干活的时候,方阳的心里倒觉得酸溜溜的。

    倒越来越心疼这个女孩了。

    ://..///34/3435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