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942章 醉赌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怪,不会真走了吧!</p>

    当她再次喊叫的时候,感觉到身后一阵凉风,他一回头,便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立在身后。   (w w w . v o dtw . c o m)</p>

    “呀,你是……”</p>

    当她到身后的男人时,吓了一跳。</p>

    见一身湿辘辘的人立在身后。</p>

    “大,方阳,你这是怎么了?”</p>

    方阳这个时候四周看了看,小声的说了声:“没事啊?刚刚在这坑里洗了个澡。”</p>

    闫小凉一听顿时吓了一跳?</p>

    “什么?你,你在这坑里洗澡,这水里可不干净啊?那柳二死在这坑里你不知道啊?大晚的,难道你不怕她抓走啊?”</p>

    方阳笑了,看她一脸的担心说道:</p>

    “笑话,你见过水鬼吗?没有吧?我倒是想见哟!怎么你也有怕的时候?”</p>

    这个时候方阳其实想说:我连你这克夫的女人我都不怕,会怕一个水鬼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p>

    闫小凉一听说他说自己怕的时候,顿时挺了挺凶器,说道:“你看我这样子像怕的吗?你这大蛋侠我都不怕,还有什么可怕的?”</p>

    一听到大蛋侠,方阳的脸顿时臊得通红。</p>

    “我曰,你说什么呢?我有名字好不好,什么大蛋侠。”</p>

    闫小凉这时只顾笑,看着他很不耐烦的样子,说道:“村里的娘们说的,又不是我说的,不过男人蛋大又不是不好,大了总小了好吧?我喜欢大个的,怎么了?”</p>

    “啊,你……你说话也太……”</p>

    方阳听着她说的话,差点给雷着,一个女人怎么什么都能说得出来。</p>

    “那有什么呀?你都是结过婚的人了,再说了,你又不是没碰过女人,那天晚你跟苏美人也很疯啊?还在我这装啥子哦……”</p>

    听着她那娇气的发~嗲的声音,心里说实话早有了感觉了。</p>

    望着她那玲珑剔透的小身子恨不得一把把她抱到怀里而后好好的摇几摇,把她身的水都晃出来……</p>

    “咋?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啊?赶紧帮我拎着点啊,走,为了安全,咱们还是到庙后面去吧,那里有一块平地,平常有不少人在那里打牌啥的,干干净净的。”</p>

    闫小凉说着便走了过去,看样子这是一场有预谋美人计啊?</p>

    “你对这里蛮清楚的吗?不会经常跟别人一起来吧。”</p>

    听到这,闫小凉顿时停住了脚步哼了一声说道:“方阳,你王八蛋,你说什么呢?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人家还是初女呢?”</p>

    “啊?初的?”</p>

    听到这里,方阳的头嗡的一声,难不成又要拣一个便宜?</p>

    乖乖,琮有这等好事?</p>

    “你,你还说,烦不烦啊?”</p>

    说着便圳出一脸的羞涩。</p>

    “不会吧,听这这说话的口气一点都不害臊啊?”方阳这时还是仗着胆子说了一句。</p>

    “你……”</p>

    闫小凉只能说:我的柔情你永远不懂了?要是能跟你个臭小子换换你知道了。</p>

    “好了,随你怎么想吧,信不信等一会你知道了?”</p>

    “啊?不会吧,我可没说要试啊?”方阳说着脸也露出一脸的羞涩,做为一个男人,说出来都难为情。</p>

    毕竟十十好几了,除了跟苏美人嫂子有过一回外还真没有跟别的女人那个过。</p>

    “切,你们男人不都是这样,嘴里说不想,其实心里指不定多龌龊呢?你敢说没有动我的念头你摸着良心说。”</p>

    方阳心想,老子倒想摸着你的凶口说呢?嘿嘿,不过好像还不太合适,毕竟刚刚在她面前表现出的是清纯路线。</p>

    “那个……好了,赶紧走吧,等一下喝了酒我还得回家搂媳妇呢?”</p>

    闫小凉一听心里酸溜溜的。</p>

    “去你的,骗鬼哟,你那媳妇在哪?以为我不知道呢?说不定人家正在别人的怀里快活呢?你傻冒一个。”</p>

    听到这时方阳忍不住叹了口气。</p>

    真是该死,不过想想也不是没可能啊?出门在家诱-惑那么多,看到外面的花花世界能不动心吧。</p>

    “喝……”一想到这不确定的因素,他来气。</p>

    “来,给你,从这面。”</p>

    说着便拉了一个玉米捆子放在她p股后面。</p>

    因为晚饭被师父吃完了,白馒头泡汤确实没饱,所以一闻到那喷香的凉菜,知道这是苏美人嫂子的手艺,便把袋子拿出来,放在地。</p>

    “嘿嘿,不错哦,还有炒花生米呢?你怎么三次喜欢吃这个呀?”</p>

    闫小凉一听乐了,说道:“我才不知道哟?苏美人那里除了这些也没啥好吃的呀?你还真以为我这么了解你呀?赶紧帮我打开啤酒。”</p>

    “现在喝啊?”方阳说着便抓起一把花生米,塞到嘴巴里。</p>

    嚼了两口,满口的花生香气。</p>

    又焦又香,还带着少许的辣味,吃着真过瘾啊?</p>

    “这酒啊,我来倒。”闫小凉这时说着。</p>

    “谁倒不一样么?”</p>

    “那绝对不一样?快点的。”</p>

    当把啤酒打开之后闫小凉便把白酒啤酒倒在了塑料杯子里。</p>

    “哎,你怎么这么喝呢?这能在一起喝吗?”</p>

    说实话这个时候的方阳真没见别人这么喝过。因为天天跟着师父学功夫,平常除了家里有急事外,很少外界的人接触,当然更别说酒场了。</p>

    尽管是很普遍的现象,他也不太了解。师父崔八十虽然很爱喝酒,那也都是纯白酒,绝对没有这么混在一起喝过。</p>

    “这样喝起来会更舒服。来,先各饮一杯,暖暖场。”</p>

    说着便把满满的一杯,递了过来。</p>

    当她一口喝下去的时候,顿时啊啊叫了几声。</p>

    “我靠,辣得要死,这叫什么味啊?”</p>

    方阳大叫了一声,虽然他叫得挺凶,但是当他喝起来的时候,真不行。</p>

    “咯咯,看样子你还真不会喝哦,这样吧,我看啊,咱们还是别了,你赶紧脱得干干净净的让我看看得了……”</p>

    一口下肚,顿时感觉到整个凶膛热~辣~辣的,他不停的张着嘴巴。</p>

    “傻~帽都辣成那样了,还不着凉菜吃。”这时方阳才明白过来,赶紧用力夹起放进了嘴巴。</p>

    “看好了,我的可是滴酒不剩,你呢?看看。”</p>

    这时的方阳辣得直张嘴。</p>

    “我的……”他真说不出口,因为还有小半杯在那里。</p>

    而他不知道这闫小凉之所以自己倒酒,其实是为了给他多倒些白酒。</p>

    “你要是个男人的话,快点把她干了,别让我瞧不起你哦。”说着便一下站起来,而后端到她身边。</p>

    当她的身子移到身边的时候,顿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p>

    飘飘幽幽的从那道雪沟里飘出来钻进鼻腔里。</p>

    “干干,不是点酒吗?”</p>

    借着凶那股辣劲,他的犟劲来了,一仰脖下了肚。</p>

    接下来是拼命的夹菜往嘴里送。</p>

    “嗬嗬,没想到你还真像个爷们。”</p>

    方阳切了一声说道:“说什么呢?我是个爷们,什么叫像个爷们。”</p>

    “嗬嗬,别斗了,你呀别急,咱们啊好事儿在后头呢?你说咱们是先聊聊再划拳呢?还是现在开始赌。”</p>

    听到这里,方阳心想得,赌赌,早赌晚不赌,既然都已经下了决定了,大不了大干一场。</p>

    “现在开始赌。”</p>

    “好,爽快。”</p>

    听到这时闫小凉乐得不行,心想只要你敢,我让你输。</p>

    这不是闫小凉吹,他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她眉眼快,能洞察别人的心思,之前在城里的饭店里干,也碰到过不少的酒场,只要对方一出手,她便能做出最准确的手势,让别人输得肝脑涂地。</p>

    闫小凉的酒量也不是凭空而出来的。</p>

    “哥俩好,三柳园……”</p>

    四季财……</p>

    五魁首……</p>

    两人这时再也顾不了其它了,开始划起拳来。</p>

    “咯咯,输了输了,快脱。”</p>

    这时方阳真输惨了,面的白背心和大裤衩都输了,再输要把最后的那布片给扯下来了。</p>

    尼麻呀,没以老子输得这么惨。</p>

    “咯咯,来啊?没想到,我今天可以以如愿以偿了。”</p>

    看着她兴高采烈的样子,方阳的头已经开始晕了。</p>

    “不,不行,咱们得换,我没有划过拳,肯定会输!”方阳说着望了望闫小凉的小模样,此时一阵小风吹了过来。</p>

    顿时感觉到酒劲了头。</p>

    望着小凉笑得香瓜直颤样子,心里痒得受不了。</p>

    “好吧,玩什么随你便了!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奉陪到底。”</p>

    俗话说的好,酒后乱姓,在酒精的催使下,方阳心里的魔鬼顿时钻了出来。</p>

    “好啊?那我们剪刀石头布吧,这回我一定让你输得一件不剩。”</p>

    方阳这时满腔的热血,只想着让他不着丝褛的站在自己面前。</p>

    “好啊?只要你有那本事,别说一件不剩,算是赌谁谁下都可以!”</p>

    说着便调皮的看着她,两只眼神几乎要把她的魂勾走。</p>

    “剪刀,石头,布……”</p>

    方阳看着她伸出的布,哈哈大笑起来。</p>

    “输了,输了,脱……”</p>

    这时的闫小凉顿时变得羞涩起来,嘴里嘟哝着什么。</p>

    “还愣着干吗?脱……”</p>

    闫小凉这时赶紧用手掩了一下那露着雪沟的地方,小声说道:</p>

    “不行,人家里面一件!”</p>

    方阳一听,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馋水直流:</p>

    “好,那我再给你个机会,脱下面的裙子。”</p>

    “啊?”闫小凉变得更加娇滴起来:“不,不行,裙子里面是真空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34/34354/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