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939章 方子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一枝花看看他,咯咯笑了两声说道:</p>

    “怎么谢,那得空了说吧,你记得欠嫂子一个人情行了。 ”</p>

    说着便冲他递个眼色,竟然是说你叔在这呢?有些话不好意思说。</p>

    “好了,婶,那以后再说吧,我得再去转转了。”</p>

    “好,去吧!”</p>

    方阳知道要是再不走,说不定又要说什么话呢?</p>

    方阳刚走,便听到柳大嘴拉了一下他的胳膊说道:“一枝花,你小子是不是也看这臭小子了……”</p>

    “胡说,你以为我是那些女人啊?我对你什么样,你不知道啊?不分好歹的家伙。”</p>

    说着拿抓起那袋射了他几下,弄得柳大嘴连连躲着,大夏天这冰水射到身,又凉又痒,真受不了。</p>

    “知道当个屁用啊?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你心里咋想的。”</p>

    “你以为像你啊?竟然给老娘翻老帐,回跟你那个的时候,你还叫着苏美人的名字,说吧,这是怎么回事?麻个皮,一想到这事儿,我心里窝火……”</p>

    一听这话,柳大嘴傻傻眼了。</p>

    赶紧走了过去。</p>

    跟我玩,阴死你!一枝花哼了一声,望了望田间小路不停吆喝的方阳,心想:臭小子,等着吧,早晚我也得把你给睡了。</p>

    …………</p>

    到了晚的回来的时候,方阳心里那个美啊。</p>

    摸了摸裤兜里那一郑钱,心时那个美。</p>

    多么希望这里天天过麦啊?一天挣个几块钱,这样干个几年发财了。</p>

    可惜的是,这过麦也有个把月的事儿,可以肯定的这样的好日子没几天,要趁着这几天赶紧多赚一把。</p>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擦黑儿了。</p>

    刚刚进门,便看到两只鹅已经钻到了筒里欢迎了。</p>

    “好了,两个小东西,赶紧让开。”</p>

    这时见院子里亮着灯,瞎娘正端着菜往外走。</p>

    “来了……”</p>

    “来了,娘,今天看着这两鹅的精神好了不少啊?”</p>

    瞎娘笑了笑说道:“那还不是因为你师父啊,在脖子那里摸了几下,这脖啊好多了,全当时脖子能直起来了,你师父还说了,让我没事啊,给他揉几下,害得我给它们按了半下午,累死我了。”</p>

    “哦哦。”方阳这时才明白原来师父还会这一手,看来这老头还留着后手呢?</p>

    “我师父呢?”</p>

    “他说回家有点事儿,问他啥事也没说,走了。”瞎娘说着脸洋溢着笑容。</p>

    “啊?他能有啥事啊?啥时候走的呀?”方阳追问一句。</p>

    瞎娘想了想,说道:“你走后不到半个小时吧,看他怪怪的,我觉得吧是他觉得在这很不习惯的样子。”</p>

    “嗯,也是,我师父他一个人惯了,再说跟你这样的美女在一起,她肯定不习惯了。”</p>

    听到这瞎娘的脸都红了,跟着柳老六过了一辈子,一直到他死,都没听到他一句,现在倒好,方阳这小子倒夸自己是美女,听着虽然心里很高兴,便总感觉脸**辣的。</p>

    试想柳小荷都那样的绝美诱人,她妈能丑到哪去。</p>

    要不是这两眼不舒服,那绝对也是大眼一对,明眸善睐啊。</p>

    “好了,你个臭小子,乱说,娘都多大岁数了,你还开这种玩笑。”</p>

    “没没,我真没开玩笑,在我心里娘你是一个完美的人,要不然怎么能教育出来那好的女儿呢?”</p>

    一听到这,瞎眼又是一脸的愧疚,苦笑一声说道:“胆儿,你是在挖苦我吧,要是那傻眼子真好,他会抛家弃娘,全然不顾……”</p>

    方阳真没想到他这无心的一句话,倒是引起了娘的质疑,赶紧解释着。</p>

    好一会儿,娘的心情才平复下来。</p>

    而后当方阳把那一卷钱塞到娘手里的时候,娘眼里顿时流出了幸福的眼泪。</p>

    “胆儿啊,你在娘的心里是一个神啊?要是没有你啊?娘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了?”</p>

    听着娘的话,方阳又是一顿安慰,心想这人老易多情啊?动不动流泪,弄得她有点受不了。</p>

    在两人准备吃饭的时候,听到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p>

    “哎呀,终于摸到这了!”说话间一个身影闪了进来。</p>

    方阳两人往门口一看,顿时吃了一惊,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方阳的师父崔八十,而这时见他满身大汗,人还没到便最到一股浓浓的汗臭味。</p>

    “师父,你……这是去哪了,满身臭哄哄的。”</p>

    老头一听,便挥起手做出要打的样子。</p>

    “你个浑-蛋玩意儿,我臭吗?你看看这是啥?”</p>

    说着便把一个塑料袋子扔了过来。</p>

    方阳这时赶紧接过袋子,这时不用闻倒闻到一股浓浓的草木气,还有他熟知的药腥味。</p>

    “师父,你不会去采药去了吧?”</p>

    老头这时从腰里掏出那酒葫芦喝了一口,长出了口气,“你以为老子薅(hao)草去啦。”</p>

    说着便大口的喝起了酒,能看得出那饥渴难耐的样子。</p>

    “呀呀,老哥哥,你可别啊……这么喝酒伤身!”</p>

    老太太一看老头一仰咕咚咕咚的喝起来没完,便叫了起来。</p>

    她守活寡这么多年,哪里见过么生猛的男人。</p>

    方阳看看笑了:“娘,没事,我师父他身体好着呢?如果没猜错,我师父他为了采这草药啊应该憋了一下午了,让他喝吧,之前经常这样!”</p>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可把我吓不了,那以后得改,要不然啊,这身子哪能受得了啊?”</p>

    老头一下喝个精光,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把酒糊芦,一下扔给他说道:“去给我打酒去。”</p>

    方阳没吭声,便跑了过去。</p>

    当然这么些年,师父的话听惯了,这话绝对是命令,不快去,那是作死的节奏。</p>

    要么说这老头怪呢?</p>

    爱的时候,不擅表达,但是发起火来,那绝对可怕。</p>

    很快便把酒打了回来,这时却看到他已经靠着椅子睡了过去。</p>

    “你师父怎么这么怪啊?你走了,我给他说话一句话都没有,我推他的时候,才知道,已经睡着了。”</p>

    方阳嘿嘿一笑说道:“娘,这个你不用管,你看着哈,有一侦办法,他马能醒。”</p>

    说着便把那个酒葫芦的盖一打开,顿时一股酒香,飘了出来!</p>

    “酒,好酒……”</p>

    说着便一机灵,精神了,而且能感觉他双眼放光,炯炯有神。</p>

    这时老头一清静顿时便狼吐虎咽的吃了起来。</p>

    不一会,一桌子菜便吃个精光。</p>

    看来老头胃口还不小。</p>

    “哎呀,你们怎么不吃啊?”老头抹了一下嘴,问道。</p>

    方阳给娘递了一个白馒头说道:“娘,剩汤了,咱们沾沾吃吧?”</p>

    老头这时才有点难为情了,说道:“不好意思哈,今天下午干活有点饿了,那菜在哪里,要不我再做两个?”</p>

    瞎娘笑了笑说道:“没事,我来行。”</p>

    方阳这时拉了一下娘说道:“没事,馒头泡汤挺好喝的,吃吧。”</p>

    娘僵持了一下也便坐了下来。</p>

    吃完饭,老头便拿来钞锅,开始煎药。</p>

    这时瞎娘也睡不着,便走了过来。</p>

    “老哥哥,我来吧。”</p>

    老头从来没接触过女人,这时见瞎娘挨得这么近,有点不好意思。</p>

    “不,不用不用,这煎药啊?讲究得多了,还是我来吧。”说着便走了过去。</p>

    方阳这时为了在师父面前表现,便手里拿着那本线装本的也走了出来。</p>

    看了看两人没过去,在不远处立着。</p>

    “老哥哥,你这是哪里不舒服啊还是咋的?要不然让方阳带你去大医院里看看去。”</p>

    听着这么关心的话,老头说话竟然没有了之前的生硬,变得吞吐起来。</p>

    “那个,不,不是我喝……我是……”</p>

    “咋?是不是那方阳有啥事啊?你看你不早点告诉我?要是有个啥病啥灾的得给我说呀,有病可不能拖……会拖出大事儿的,你看看,我这眼是这样,起初吧没当回事,现在啊想看恐怕也不行了?”</p>

    他刚刚说完,听到崔八十吞吞吐吐的说了一句:</p>

    “不是我病,方阳也没病,这药啊,我是熬给你喝的……这是我一个曾经给我的一个方子,之前我老母亲也是得的这种眼疾,是吃这个吃好的……”</p>

    听到这里老太太顿时感觉到心里一阵翻腾,一股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油然而生。</p>

    使得她不由得再次望了望崔八十,脸色出的绽放出一片红晕。</p>

    而立在一边的方阳,顿时也感觉到一种特别的感觉。</p>

    总感觉怪怪的,老头是个不擅表达的人,但是他内心却是个非常善良的人,像是对方阳也是一样,练功的时候虽然往死里整,但是万一受了伤,便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省不得打车便背着他,回因为他的胳膊被摔断,崔八十愣是背了二十多里路,半夜三更,要不是老头那脚程,恐怕方阳现在的胳膊都废了。</p>

    而现在他却花了一大下午的时候,去采那些不知其名的药,指不定跑了多少个地方才凑齐的?</p>

    难不成师父他……</p>

    本来自  http:///html/book/34/34354/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