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930章 不会是她吧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一枝花见他不动弹,忍不住心里弄得直痒痒,女人在这种事儿往往来得慢,走得也慢,所以当把她的兴奋调起来了之后,便很难一下消下去。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而且这一枝花天生对这方面有着过旺的精力,所以他一下把他翻到床下,而后便开始行动起来。

    本来是柳大嘴主动想跟老婆血拼三百回合的,但是没想却让一枝花给压到了身。

    在一枝花弄得欲-火焚神的时候,手往那里一划拉,顿时气坏了。

    软塌塌的!

    “柳大嘴,你小子玩我?”

    这时柳大嘴终于不挣扎了,赶紧嘘了一声说道:“不是,不是,刚刚我听到外面有压水声。”

    “压水声怎么了,你最好给我快点把我解决了,要不然我,别怪我晾你一个月。”说着便一下把柳大嘴再次按到了身下。

    “哎呀,老婆,别这样好不,你听听外面是谁在压水?”

    一枝花这时气得要死,真没想到把老子弄得受不了了,他却一直在谈谁压水的事儿,真他麻的该死。

    “柳大嘴,你浑-蛋!”

    这个时候她终于气急败坏的骂了他一句。

    而后直~挺~挺的躺在床~,伸出脚朝着柳大嘴的p股是一脚,柳大嘴一个没注意便掉在地,摔得呲牙咧嘴。

    “柳大嘴从现在开始,别我的床,滚出去。”

    柳大嘴这时心里慌慌的,哪里有心情管老婆,因为他听着似乎这压水的声音仿佛是隔壁老六家。

    压水的事,太平常了,家里的井都是压杆的,做饭洗衣服都是压出来,半夜虽然听着压水的声音很刺耳,但是还达到能把那玩意儿吓软的地步。

    这压水的声音对于别人没啥可怕的,但是这对于柳大嘴来说那可怕了,因为听着这声音绝对不像是老六家的声音。

    她体弱多病,压根压不出这么大的声音。

    “真是怪,难不成那小子灵魂出窍了?”

    此时他想着把方阳沉塘的事儿,整个头发都竖起来了,双脚发软。

    但是心里依然透着几份侥幸。

    可是仔细一想,也没什么可侥幸的,老六家除了方阳也没有别人啊?柳小荷新婚之夜走后,走了之后便再也没有回来过,所以了不是他还有谁?

    “熊玩意儿,你干吗去啊?”

    一枝花见他今天非常怪,在自己家里还干吗偷偷摸~摸的,真是怪。

    “嘘,别吭声,我,我怀疑老,老六家有鬼?”

    听到这里一枝花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有鬼,我看是你心里有鬼吧。”

    柳大嘴一听心想尼麻呀,真让你猜对了,老子心里没鬼,怎么能把那玩意儿吓软。

    他拎起桌剩下的半瓶酒,一口气灌了下去。

    而后借着酒胆走了过去。

    “神经病!”好骂了一声,而后朝着自己身掐了一把,这才睡了过去。

    因为不掐疼自己,她心时老想那事儿。

    柳大嘴这个时候走到天井当院,这时压水的声音已经停了下来,而传来搓澡的声音。

    两人隔墙邻居住了这么久,他也知道方阳最大的爱好是半夜三更,练完功夫之后,便提一桶井水从头浇下来。

    而这熟悉的声音,今天却显得特别可怕。

    明明用石头把她沉了下去,为什么她还能钻出来?

    是人?是鬼。

    柳二那么好的水性都没能从水坑里逃出来,他一个毛头小子会安然无恙?

    不可能吧,可他身绑着几十斤的石头呢?而且为了阻止他逃脱,手也捆到了后面,以自己捆羊的技术,绝对不会有半点差池。

    捆羊有一种捆法叫:具~体结,也叫吊死扣,你不挣扎还好,越挣扎扣越紧,一直到你死为止。

    所以只要被这种扣扣,八成是逃不了的。

    他心里那个紧张,猫着步,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在他想伸出半拉脑袋想看个究竟的时候,突然听到:“哗”的一声。

    吓得他一个没踩好,顺着墙边撂的砖块掉了下去。

    不幸的是还有一块砖刚好落在这小子的‘老大’。

    疼得他虽然很想惨叫一声,但还是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一声水响过去,便听到方阳长长的出了口气:

    “爽”

    而后便便传来那有力的脚步声。

    这个时候的柳大嘴再也顾不得其它了,赶紧爬墙头,放眼望去。

    当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房间的时候,顿时傻眼了。

    没错,看到的正是方阳?

    他的心也发毛了,脑子里一直在盘旋一个问题:他是人?是鬼!

    在他看得发傻的时候,方阳竟然猛的一回头,而后一脸的坏笑。

    吓得他差点魂飞魄散,赶紧溜回了家里,把门紧紧的关了起来。

    “干吗?神经兮兮的。”

    一枝花这时骂了一句,而后再次把他踹到了地。

    “你干吗?”

    “你说干吗?半夜三更的你不睡觉搞什么搞吗?”说着一脸的怒气。

    “睡什么睡啊?我,我闯大祸了!”

    一听到闯大祸了,一枝花也吓了一跳,一下起身把他拉过来说道:“你闯什么货了。”

    “我……我把方阳给杀了……但是我刚刚明明听到老六家有压水的声音,我去看的时候,他还冲着我笑,你说他会不会过来索我的魂儿啊?”

    半夜三更的,听到老公说杀了人,又是魂又是魄的,一枝花也吓坏了,哆嗦的说道:“你个王八蛋,别吓我,到底怎么那方阳了……”

    “当然真杀了人,我,我还便用石头捆到他身,而后扔到菩萨庙里那水坑里了……”这个时候柳大嘴便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一枝花也吓木了,赶紧把柳大嘴拉到床~来说道:“咱们别出声,今天晚能熬过去熬地过去了,熬不过去我跟你一块死。”

    听到这里,柳大嘴心里那个激动,紧紧的抱着媳妇,热泪盈眶。

    两人这样抱成团期待死神的降临。

    …………

    而再说方阳,柳大嘴把他捆到石头沉塘,在别人身指定是做死的节奏,但是对于方阳来说,太小意思了。

    那绳子想捆住他,这不是玩笑吗?所以当他把自己费尽力气扔到水坑里的时候,在入水的那一刹那,他便挣脱啊绳子,身子一转一个猛子扎到了另一边。

    当柳大嘴抽完卷烟回去的时候,方阳便跟着他回去了,而且一直跟着他,一路是看得清清楚楚。

    当看到两人想滚床单的时候,方阳这才回到家里,开始压水,为的是引起柳大嘴的恐慌。

    当然柳大嘴爬在墙看的时候,方阳早发现了她,所以临进屋的时候,还没忘对他笑了笑。

    这个时候,方阳躺在床~,关了灯,想着这两人现在肯定是吓个半死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的瞌睡也来了,刚刚想入睡的时候,却听到似乎有一个微弱的声音在叫着。

    “方阳……方阳……”

    声音很小,似乎用手拢着喊的样子。

    刚刚想睡的方阳顿时打一机灵,打开灯看了看,麻呀,这才快两点钟了,谁啊?

    心想不会是幻觉吧。

    这时仔细听的时候,又没了声音。

    真是怪,是谁这么没事干耍老子呢?

    不会是师父崔八十找不到回去了路了找到这来了吧?

    大概过了五分钟,还是没有声音,便极其失望的叹了口气,把灯拉灭。

    心想早点睡吧,明天还得去收麦子。

    迷迷糊糊的刚睡下,便听到后面窗户再一次传来叫声,而且这一次着一次更清楚了。

    他一骨碌身坐了起来。

    而且这回他听得出来,这个声音仿佛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怪,夜半三更,会是谁家的女人?

    难不成是谁家的男人没回来,早惦记着自己了,听着人家家里哼哧哼哧的受不了,想让老子帮他解决一时之须。

    嘿嘿,很明显这有点不合实际,也只能自己yy一下了。

    但不这么想又猜不到是谁?

    在他仔细听的时候,叫声再次响起。

    “方阳,方阳,你听到没有,再不我可走了。”

    方阳听着声音很陌生啊?怎么也想不能这是谁?

    很明显是压着嗓子说话的。

    不行,我得再熬熬她,看看谁。

    当他猛的想到凌晨两点钟的时候,顿时一个可怕的念头涌了来。

    不会是什么吸阳气的狐狸精出来勾搭老子吧。

    他之前听村里那些老人讲过,谁要是阳气弱的时候,容易被那鬼狐精怪的盯。

    而菩萨庙里那水坑里可不干净?不会在那水坑里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被水鬼盯了?

    而且听说有的女水鬼长得可好看了,而且穿得还特别鲜艳,只要是男人看一眼保证能迷得神魂颠倒的。

    麻个皮哟。

    一想到这时,他也忍心不住感觉到背后阴风阵阵,头发也竖了起来。

    在这时,猛的听到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方阳,我大半夜的跑过来见你,你倒好,叫你都不应,那我可走了,你可别后悔啊?”

    声音一下变得特别清楚,而且能听得出来绝对是一个绝色的小~美女,听着耳熟,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

    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一个女孩的名字浮出脑海。

    不会是她吧!

    ://..///34/3435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