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926章 夜黑风高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看着老公那气得脸色发乌的样子,感觉不对劲,赶紧问道:“老公,你说是不是那小子又来整你了?刚才我看他往咱们这边走过来?是不是来咱家了?”

    一见老婆来火了,他心时也害怕了,尼玛,这事要是让她知道了,哪还有个好啊?要是在自己嘴里打听不到,指定要去问方阳,那小子真要说出来,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 ..

    狗曰的,这个小几叭孩,老子这辈子怎么遇你了,让老子活得这么累。

    “没,没事,他一个小屁孩能怎么着我呀,这不过麦了吗?这头又受伤了,我心里急,也不知道搞的,莫名其妙的烦,跟你们来大姨妈似的……”

    听到这里一枝花顿时乐了,看着她露出一脸的笑:“看你那烧样,我看你大姨夫也来了吧,德形,没事好,赶紧吃吧,多吃点,晚啊早点歇着,明天好干活。要是你不想干啊?我去……”

    一听到老婆要去干活赶紧摆着手说道:“老婆,你说啥话呢?你是我最亲爱的老婆,怎么能让你下地干活呢?好好在家呆着,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这是我的光荣。”

    听着柳大嘴的话,一枝花很高兴,又是夹菜,双是送到嘴里,差点替他咽了。

    吃完饭,一枝花便洗洗睡了,这时他感觉到身子还是不舒服,又怕柳大嘴晚折腾她,所以便早早的睡了起来,这是他防‘狼’的最好办法。

    因为她知道,柳大嘴心眼不孬,不会在她睡觉的时候‘欺负’她。

    柳大嘴这个时候在家里看了会记的帐,便走了出去。

    因为他已经做好决定了,决定找方阳好好谈一谈。

    想到这里,手里合拿了把宰羊的刀子塞到腰里走了出去。

    麻的,谈的愉快还好,要谈不拢了,老子非捅你一刀不可。

    走到他们家后窗户,看着打一匠后窗,便从路拣了块土坷垃扔了进去。

    而这个时候,方阳正躺在床~抱着柳花的照片等着柳大嘴回信,却怎么也没反应,心里正在捉摸怎么办呢?猛的看到后窗一个黑东西掷了过来。

    狗-日的,这小子不会想害我吧。

    虽然他已经伸手去拦,但是这土坷垃不是石头,刚刚抓~住一角,便看到土块一分为二,其一部分一下落了下来。

    “我曰你麻皮!”

    这一个土坷垃不偏不正,刚好落在他那小方阳,顿时感觉到菊~花一紧,一股生疼的感觉嗖一声袭击脑门,他忍不住惨叫一声。

    这个时候却听到外面的奸笑声,而后传来柳大嘴那得意洋洋的声音:

    “臭小子给我出来,找你有事聊。”

    听到这里,方阳那个气,心想好你个柳大嘴,本来是想着让你帮忙收一块地的,现在看来这两块地都赏给你得了,要是不同意,老子把这事用大喇叭喊喊去,让你这臭小子在这柳花村呆不下去。

    方阳借着灯光看了看,看着前端已经砸红了,心想幸好没有碰到那宝贝疙瘩,要不然非疼死不可。

    因为天色还早,瞎娘压根没睡,便挪下来冲着他屋里叫了两声。

    “方阳儿,胆儿,我听着外面好像有人叫你呀?你快出去看看。”

    方阳这时忍着疼走了出来。

    “娘,没事,你在屋里歇着吧,我这出去看看。”

    刚走两步,便听到瞎娘叫了一声。

    “胆儿,我怎么看着你腿一瘸一瘸的呀?咋了?哪不舒服吗?”

    方阳一听赶紧强忍着疼痛笑笑说道:“没事,娘,你看花眼了吧。”

    说着便走了过去。

    老太太这时揉揉眼仔细看了看,看到黑影并没有一点瘸的意思,便呵呵笑了笑,说道:“看来这眼神真不行了。”

    说完便回了屋。

    …………

    方阳看了看天,感觉特别凉爽,今天是个好天气。

    可惜啊?良辰美景,没有美女真是唯一的遗憾!

    空叹一声,便走了出去,心想柳大嘴你个王八蛋,打了老子这,老子非累死你个球。

    当他走到大街的时候,却没有发现一个人影。

    看了看村子里的点点头光,大概大部分的人都陪着自己的男人吃饭呢?

    因为吃了饭还有一场凶杀恶战在等着呢?

    怪?

    没人?

    “柳大嘴!大嘴……”

    这时她大声的叫了几声,但是一点声音也没有。

    不会是做梦啊?明明手里还有那块土坷垃呢?

    “柳大嘴你小子别给我装神弄鬼的,赶紧出来。”

    话音刚落,见一棵大树后面哧溜窜出一个黑影来。

    当然算是微妙的声响也躲不过方阳的耳朵,但在他一转身的时候,这个黑影已经扑来了。

    不得不说身影的速度太快了,因为他本来没料到,正是因为这种轻敌的心理,让这黑影占了便宜。

    还没等他说话,便感觉到脖子一丝闫小凉的感觉。

    “别动,这刀子可是割羊蛋的刀子,只要我一动,你小子得去见阎王老子!”

    没错,说话的声音正是柳大嘴的声音。

    方阳还是打了一机灵,心想这小子不会被逼急了吧。

    俗话说的好,哪里有压迫那里有反抗,历朝历代不是这么在来的吗?这小子肯定是不忍重负,揭竿起义了?

    “叔,别,我是毛孩子,至于吗?快点放开,万一把我伤着好说不好听啊?说你欺负一个外乡人,多丢你的身份。你可是咱们几这里的土豪金啊?”

    一听到这里,这小子顿时乐坏了,心想现在正流行土豪呢,这高帽带着蛮舒服。

    “欺负你?你少给我装,到底谁欺负谁,你他麻心里最清楚,跟我来……”

    “切,别,别用力。要不然会死人的。”

    其实对付柳大嘴这号人,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但是这个时候,想看看目的何在,再做决定。

    他是个羊贩子,不是贱麻子,要是把贱麻子给逼急了,说不定会捅自己一刀子,但是说白了,柳大嘴没那胆儿。

    在他刀子的胁迫下,两人来到了往北的一个小树林子里。

    树林不大,是别人的庄基地,种的杨树,所以没有原始森林那么阴森可怕。

    但是深更半夜,小风吹得树叶沙沙响,听起来也够碜人的。

    特别是旁边的大水坑里曾经传言死过几小孩都是被要还阳的水鬼给拖下去的,所以一般到晚这里绝对是块禁地。

    谁也不会来这里聊天唠家长。

    “叔,看来你今天晚想杀人灭口啊?”

    柳大嘴一听,心里那个乐,听这小子的口气是怕了,哈哈,要的是这种效果。

    “怎么?你小子怂了,我可告诉你,老子混江湖的时候,你他娘的还穿开裆裤呢?给我玩,你还嫩了点。”说的话透着无的王八之气。

    “别,叔,咱们有话好好说。”方阳佯装着。

    柳大嘴哈哈大笑着:

    “怕了吧,看看,夜黑风高好杀人,今天老子先阉了你,而后再一片一片的便把你削下来,扔到大水坑里喂鱼去……”

    方阳看看他说道:“叔,错了!”

    柳大嘴这时正在享受那种牛皮轰轰的感觉呢?猛的听到错了,不禁问道:

    “什么错了?”

    方阳望了望天空高高悬着的一轮皓月,说道:

    “大人是会骗孩子,明明皓月当空,怎么会是夜黑风高啊?叔,你不会连杀我也是吓唬我的吧?”

    柳大嘴那个气,刚刚酝酿的气氛一下全没了。

    “我去……你,看来你小子不见棺材不落泪啊?现在老子让你知道知道你叔阉羊的技术!”

    一听到阉羊,方阳也吓了一跳,心想这小子不会真拿我下手吧。

    “叔,你要干吗?别乱来……”

    “干吗?老子先阉了你!”

    说着便把刀子架在她脖子,用力压了一下。

    “别乱来,叔,再用力便喷血的!”

    柳大嘴一阵冷笑说道:“你小子知道好,我来问你:现在还要不要帮你家收麦子了?”

    “暂时不要了?”

    “我靠,死到临头,你还给我作,说要还是不要?”

    方阳心里好个乐,感觉逗他玩真爽,便说道:“叔,要是还是让收怎么办?”

    “那只有死路一条!”

    “好吧,那我现在只有死了?反正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算现在死了,阎王爷也不会收我,到时候让我还阳过吸阳的时候,我把你拖下水塘算了。”

    说着便故意把声音变得阴阳怪气的。

    柳大嘴这时仗着手里那把阉羊刀,底气很足。

    “你编,继续编?”

    “真的,难道你都忘记了,回水塘里我遇到阎王爷,他送我两个银腚子的事你忘记了?”

    一听到两个银腚子的事儿,顿时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现在捅他一刀。

    “你个臭小子,老子告诉你,别说水鬼,算他麻的阎王爷出来,我也得给他一刀。”说着便把刀子一下放下来,竟然放在了方阳的下~身。

    方阳那个气,我曰你仙人板板的,这老小子真疯了!

    在两人争执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的大水坑里传来哗哗的声音。

    方阳打一机灵。

    小声嘀咕了一句:“叔,不会真有水鬼了吧?”

    柳大嘴也显得哆嗦起来,想想刚刚骂阎王爷的事,真吓坏了。

    ://..///34/3435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