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924章 都回来了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听到这里母丹花狠狠的朝他伤口按了一下,顿时疼得他一下打起滚来。 ..

    “你,你这死老婆子想害死我呀?”

    “你个没用的东西,我看你是没用,现在还不是时候,什么是时候啊?非得让人家骑你脖子拉~屎才是时候?我母丹花跟着你,真他麻的亏死了……自己擦去吧!”

    说着便把棉签扔给他走了过去。

    “你,你有用,你有用给我挣钱看看,还不得靠我,我是村长,要没用,能当得吗?”

    “没用,你是没用,不是时候,我看你这辈子都没时候。得了吧你,我算是看得你透透的……”

    柳富贵这时也急了,一下从床~跳下来指着他说道:“母丹花,我忍你很久了,你能不能讲点道理,你现在到地里看看去,地里的麦子已经熟秀了,本来今天下午准备割麦的,你倒好,非得去找那柳大嘴的事儿,现在怎么样,让那姓钱的把老子的p股打成这样子,你说那麦子怎么割,指着你呀?……你能成事吗?……”

    听到这里母丹花才明白过来,原来他说的不是时候,是这个事儿,顿时觉得有点对不起老公了。

    是啊,现在大过麦的,再看看他p股打的那道印子,恐怕得歇两天才能干活,要是这个时候再去找事,万一方阳那小子不分青红皂白暴打一顿,那老公这小身板非废了不可。

    “好了,我错了行吧!”

    母丹花这时服了个软。

    “错了,错了完了?”

    母丹花一听顿时来火了,看看他说道:“我说你柳富贵你小子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什么意思啊?今天这个软儿可是我母丹花生平以来头一次,你小子要不识好歹,别怕我家法伺候……”

    说着便一下把搓衣板扔了过来。

    看着那个熟悉的搓衣服,柳富贵不吭声了,嘴里也不知道嘟哝了啥而后便一瘸一瘸的走了出去。

    …………

    下午吃完饭,把饭碗收拾好,便要出去,瞎娘看看他,便叫了一声:

    “胆儿,去哪啊?”

    “娘,我去地里看看,马要收麦了,我得先去看看哪一块地里的麦子先熟!”方阳这时回过头看看。

    这时瞎娘脸带着笑容说道:“胆儿啊,真是辛苦你了,你看,要不是你我还真不知道今天的麦子咋个办呢?之前啊我指望着小荷,现在电话也不通了,哎……真是造孽啊?”

    方阳笑了,扶着那瞎娘的手说道:“娘,这不有我呢吗?你等着瞧好吧,咱家肯定是头一个过完麦子的人。”

    说着便一脸的自信,拍得凶脯咣咣响。

    “娘,相信你,哦,对了,胆儿啊?等一下我。”

    说着便拄着拐棍走进屋去。

    “娘,你要干吗?”

    这时只能只能瞎娘的嗬嗬笑声。

    过了一下便从里面走了出来。

    而后手里却拿着一个崭新的草帽。

    而后一下盖到他头,笑了。

    “我还以为你带不哩,现在看看,刚刚好。”

    这一个简易的小事,却让从小没有感受到母爱的方阳忍不住落泪。

    “咋了胆儿,你咋还哭了呢?”

    听到这里,方阳一下把娘搂到了怀里,“娘,我其实特别想对你说声谢谢,有你我才感觉到什么是家的感觉,你也知道,我是我爹收养的儿子,从来不知道妈妈是什么样?每当看着人家叫娘的时候,我心里特别难受……那种感觉也许你感觉不到,但是我……”

    听着方阳的诉说,老太太也弄哭了。

    “好了,胆儿,这算个啥,每个当妈的都是一个样,都是为了自己的儿女好,好了,别哭了,多大的人了,你放心,只要有娘在,娘好好伺候你,不过恐怕娘这睁眼瞎也帮不了你啥忙……”

    方阳抹干眼泪说道:“只要有娘在,喝那凉水蜜甜。”

    “你这孩子,赶紧去吧,早点回来,要是能杀了,今天早点歇着。”

    “嗳!”

    他应着便走了出去。

    …………

    走在大街,也许还有不少人不知道自己,身后能听到不少人在议论纷纷。

    但是方阳的心早在这柳花村了,所以除非不可抗拒的天灾人祸,他是不会离开这片沃土的。

    走到村西口,是他最为熟悉的水塘子,那个让他有机会和苏美人在一起幸福的那个水塘。

    这个时候水已经流了回来,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他还是忍不住来到了水塘边,在那里发了会愣,而后又看了看那天晚和苏美人嫂子的那棵大杨树。

    忍不住笑了。

    在这棵大树,他见识到了苏美人也是个极度疯狂的人,因为那天晚,她竟然也拉下花裤子往柳富贵头洒了泡尿。

    借着月光那晶莹的尿珠喷洒下去的情景现在他还记得清清楚楚,跟浇花用的水壶一样……

    从树下走到两人幸福的那个田间地头,这时他脑子里更加清晰可见了。

    嫂子那玉一般的身子,那水一般的温柔,让他浮想联翩,那种感觉,只能在回忆里,一遍遍的回放!

    他坐在树荫下,想了好一会儿,这才站起身。

    往村西看了看,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

    望着这大~片的麦田,金黄的麦浪,此起彼伏,麦香阵阵。

    夹着草木的腥气,真的太令人感慨了。

    地里不像村子,到处栽满了树,这一片麦田至少几十庙,甚至更大的有百亩,放眼望去,一片金黄,可以想象那是什么感觉,有多么的壮观。

    “今天又是一个好收成”

    他嘴里嘟哝了一句,心里透着高兴。

    从地里转了一圈后,便来到了柳小荷潭,在一个没人的小潭子里偷偷的洗了个澡,这才穿着衣服走了出来。

    这时闻着那令人着迷的柳花香味,让他再次想起了白如雪。

    特别是那天晚,他在水里用手指轻轻触碰她的大~腿时的感觉,真是幸福的要死。

    那是他和白如雪头一次最亲密的接触,那种感觉让他现在都无法忘怀。

    而今天两人短暂的相遇却让他顿时有离别的伤感。

    触景生情,哎,以后不来这种地方了。

    想到这里,大步流星雨走了出去。但是沿着这条柳花河走的咱,却让他的脑海里时刻浮现着白如雪那靓丽的身影,还有她给自己当导游的样子,几乎说的每句话都记得清清楚楚。

    当他快走到村口的时候,听到一群吵嚷的声音,这才从回忆缓过神来。

    这么吵这是干吗?看样子村子里有不少女人都往村东的桥口跑。

    干吗了?

    当他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刚好撞到一枝花,便问道:“婶,这些女人干吗呀?这么兴奋。”

    “这你都不知道啊?真是个瓜娃子。”说着便把瓜子壳扔到了方阳的脸。

    “啥吗?”

    “啥啥,你说女人想什么了才这么兴奋。”一枝花一脸坏笑,似乎忘记了昨天晚爱的伤。

    方阳想了想村子里的现状,家里的壮劳力几乎都不在家里,难不成是……

    “想男人的时候!”方阳方阳的说了一句。

    “哈哈……”这时一枝花笑得前俯后仰,指着他说道:“没想到你小子还行,这都能想得到,不错,不错,你呀真猜对了,看到没有,这结个婆娘们之所以这么兴奋,那是因为他们男人们都要回来了……”

    说着便朝着从身边走过的一个媳妇p股蛋子捏了一把,碎了一口:“小丽啊,你可得小心点,晚折腾死你。”

    小媳妇咯咯笑着回了一句:

    “可不是,等这一天等了好几个月了。”

    说话间一脸的幸福。

    方阳看着女人扭得风情万种的样子,心想,饿滴个神啊?这女人原来也没有想必是那么矜持哟,个个心里都藏着只小野猫呢?

    “看看这些不争气的娘们,男人有啥好的,都当成宝似的。”

    方阳看看一枝花神情淡然的样子,也顺了一口:

    “花婶婶,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天天守着我大嘴叔,肯定不稀罕了。”

    一枝花哼了一声,看看他说道:“切,我不光有你大叔,我还不还你吗?别忘了,你小子也曾让你花婶婶采过一回!”说着便哼了一声,得意洋洋的走了过去。

    方阳那个乐,心想这婶子真有意思,你采过我,好像占了多大便宜似的,不过两人又没有正式的那个,可不算数,嘿嘿!

    想着那天晚一枝花喝酸-奶的事儿心里莫名的有一种特别的成感。

    刚想回家,顿时想到了一事儿,这么大热天的,去干农活确实很累,而且热得要命,不如……

    想到这里便把草帽摘了下来,扇着风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要去哪?

    他要去一个心甘情愿愿意帮自己收麦的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隔墙邻居--柳大嘴!

    这时街筒子的女人还有不少从家里跑了出来,而且能看得出来,都是经过一番精心打扮,看样子也都想给自己男人一个美好的印象。

    方阳心想:今天晚的夜空肯定不寂寞!

    ://..///34/3435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