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893章 显灵了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当听到一枝花大叫的时候,几个人都怔住了。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柳大嘴更是心慌了,一下冲了过去,拉起一枝花的胳膊不停的晃了起来。

    “什么事啊”

    “钱,钱……”一枝花这时跑得气不接下气,一听到钱,柳大嘴的头嗡的一声,差点晕死过去。

    “钱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这时柳大嘴快急疯了,大叫着。

    “咱们放在床底下那一沓子钱,全,全被耗子给,给咬烂了,你看……”

    当一枝花慌里慌张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塑料袋的时候,顿时傻眼了。

    那厚厚的一沓钱,愣是被咬了一半,而且袋子里还有不少被咬烂的纸沫沫。

    钱竟然被被老鼠给磨牙了!

    “啪”

    柳大嘴伸手朝着她的头是巴掌,这一回这家伙真生气了。

    要知道这么些年,之所以能存下些钱,那可都是这柳大嘴起早贪黑,披星戴月挣回来的,不分三伏寒九天,一天都不舍得耽搁攒下的钱。

    为了得到老婆的欢心,他把家里的财权大权全部交给了一枝花,现在倒好,这么厚一沓子钱,愣是被老鼠给磨了牙。

    搁谁头不气啊。

    而一枝花知道这事怪自己,所以虽然心里很气,但是他没人发火的理由。

    说实话这这柳大嘴对自己那是好得没话说,自己爱美,所以不论自己买什么东西,多贵,多少,这些柳大嘴从来没有过问过,照他的话说,自己挣钱为的是让老婆高兴。

    现在怎么样,连钱都没保管好,愣是老鼠给糟蹋了。

    她心里也在骂自己,即使柳大嘴不打自己,她也恨不得拧自己几下。

    “现在好受了,你知道我挣这点钱容易吗?这可是我多少年的心血啊?现在一下全没了,哪不好,你非把钱放在席子下面,现在怎么办?啊……你说啊?怎么办?”

    一枝花这是真是欲哭无泪啊?

    母丹花两口子心里那个高兴,但是这个时却表现的十分同情样子,过来奉劝,其实心里却是怀着幸灾乐祸的心情看他们的笑话的。

    “老公,你别生气,那钱啊我,我放了好几个地方呢?这,这只是其的一部分。”一枝花这时低着说了一句。

    “一部分,你以为这一部分还少啊你知道我挣个钱有多不容易吗?起得鸡早,睡得狗晚,我他麻一斤肉才赚几分钟,容易吗我?”

    柳大嘴从来没有对老婆发过脾气,这一回他真的受不了了。

    再一次指着他骂道:“一枝花,你不好好掂量一下你自己,老子买你才花了两千块钱,老鼠咬这一沓子老子又能买一个媳妇了,你明白不?”

    这话真的太伤人了,再怎么也吵架也不能把这话说出来,这简直是对一枝花的羞辱。

    一枝花这时不干了。

    狠狠的把那钱扔到柳大嘴的脸,朝他脸是一巴掌。

    “啪”

    这一下着他扇一枝花更狠,而后指着她说道:“好你个柳大嘴,你竟然拿这说事儿,好老娘现在要跟你离婚,不是这一千多块钱吗?老娘出去是几晚的事儿,你小子等着后悔去吧。”

    这时一枝花也真生气了,甩开腿便跑了过去。

    “一枝花,你,你不有理了,你给我回来。”

    而这个时候正在福相后面的方阳一听,心想不好,怎么还出现这么一个小插曲啊?这么一闹腾老子岂不是弄不到钱了,那还了得。

    想到这里他便再也赶紧压着嗓子叫了一声:

    “钱……”

    这时柳大嘴等人刚想过去追一枝花的时候,猛的听到庙里突然传来这么一个字,村长柳富贵顿时尖叫一声。

    扑嗵一声,跪到了地。

    “不,不好了,菩萨显,显灵了……”

    这么一喊,柳大嘴也隐约听到了,这时才想起来,自己的钱还没给?

    这时她才猛的想到:自己之所以这么倒霉是不是是因为得罪了神明的事哟。

    赶紧连滚带爬的进了菩萨庙里。

    把那九百多块钱乖乖的放在了她香炉的下面,嘴里一个劲的道歉。

    “阎王爷,菩萨爷,真的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放心差那几十块钱我一定给你还……”

    还没等他说出来,便听到村长便大叫了一声说道:“大嘴,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什么等几天啊?我这里有四十多块钱,你看看够不够,全给你了,而且啊不用还了,只要能让菩萨爷高兴,成……”

    柳大嘴这时听到村长的话,心里感慨万千,紧紧的拉着村长的手说道:“村长,你,你真是我们的好村长?这钱我……”

    “啥钱不钱的,我刚刚都说过了,不用还的,给咱们神明的,说那些干吗?”

    一阵感动天感动地的一幕终于终于演了。

    而躲在菩萨神相后面的方阳乐坏了,心想真没想到整人这么爽,得嘞,老子这回不客气了。

    这时东方都泛起了白色,一抹朝霞似乎马要出来了,村长这时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装得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说道:

    “好了,你看这阎王爷啊,都已经原谅你了,要不然啊,你的小命交待了。”

    这话倒是提醒了柳大嘴,这时活动活动筋骨,咧开那张大嘴,呵呵傻笑了几下。

    “对,对啊,太好了,神明,我谢谢你们了。”

    这时方阳掀开袈裟看着柳大嘴那傻眼笑了,心想看来在村子里真的可以利用这些不可忽视的资源来为以后打下坚定的基础啊,哈哈。

    当然在乡村,神明的位置,那绝对是容不得任何人亵渎的,而这个方阳却压根不信这个邪,竟然觉得有了一个可以利用的好资源,真不愧叫方阳。

    柳大嘴跟着村长往回去,心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手里拿着那咬得不像样的钱,嘴里嘟哝着:

    “唉呀,这么多钱,可咋个办哟?”

    “扔了吧,留着也没啥用,看着痛心。”

    柳大嘴叹了口气,想想也是,真他麻的窝心。

    “好,扔了。”

    说着便一甩手扔了过去。

    “呀,这钱不是……”还没等便母丹花把话说出来,便见柳富贵一下捂住了她的嘴。

    “你们这是干吗?”这时柳大嘴看看两有点怪的样子,便问道。

    “没有,我这老婆子话多,我怕他在菩萨面前乱说话……”

    柳大嘴点点头哦了一声。

    在这个时候,母丹花看到村东的马路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人影,大叫了一声:“柳大嘴你个死货,你还在这里愣着干吗?赶紧去追啊?你媳妇跑了。”

    这话一出柳大嘴才恍然大悟,看了看马路的便人影,大叫一声,斜着从麦地里追了过去。

    当看到他追了过去,村长乐了。

    而这个的方阳也把钱收好了,摸着那厚厚的两沓子钱,心里那个美,刚想着出庙门的时候,却见村长两口子正在旁边的玉米秸堆里不停的找着什么。

    “找到了,找到了,嘿嘿,老子这回要发财了,哈哈……”

    一听到这方阳便赶紧躲了起来,仔细的听了起来。

    “老公,你是不是太缺德了,这钱你真好意思要啊?”母丹花这时没好气的说着。

    村长柳富贵切了一声说道:“我呸,你这死婆娘,跟他一样,擀面杖一条,什么叫缺德啊?我来问你,你穿新衣服的时候觉得我缺德不,你天天到苏美人那里吃东西的时候,觉得我缺德不,老子要不缺德,你吃什么穿什么?现在给我装正经,那不扯淡吗?……”

    听到这里她也一脸的无语,虽然老公在家里非常听话,但是这挣钱的事,还得靠他。

    俗话说的好:无奸不商,无钱不脏。

    心不黑,心不狠,怎么能弄钱。

    想到这里便没再说话。

    “好了,你赶紧回家给我推车子去,我在村口等着你,快点的。”

    这时的柳富贵一别牛皮哄哄的样子,母丹花这时也没说话,心想让你得瑟一会儿吧,反正你弄到的钱都得归我管,老娘我忍!

    柳富贵看着老婆,乖乖听话的样子,心里那个乐,之前都是被老婆吼来吼去的,现在倒好,终于轮到自己牛掰一回了,能不高兴吗?

    哼着小曲来到村口,过了没多大会儿,便看到母丹花推着那辆崭新的永久洋车走了过来。

    链条哗愣愣的响着,听着特别悦耳。

    “好了,午的时候,好好做个饭,要是一切顺利的话,说不定给你捞两羊肉包子,嘿嘿……”

    一听说羊肉包子,母丹花那个乐,这个胖女人最喜欢的是这个,一嘴咬下去,满脸流油,那个喷香,天天吃都不带腻的。

    “好好,你放心,只要钱到手,到了晚……管够!”

    听到这里柳富贵顿时眉开眼笑,一伸手朝她凶前摸了一把,骚~劲十足的说道: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最好给我多烧点开水,烫得白白~嫩~嫩,穿着那件红裤衩等着我?”

    母丹花露出扭了扭那满满的水桶腰哼了一声:“切,玩不死你……”

    方阳这时再也听不下去了,尼玛太少儿不宜了。

    92进城

    这一下柳大嘴傻眼了,本来觉得方阳这小子肯定是在装神弄鬼,折腾自己玩儿,但是现在看来,真让这小子猜对了?

    这时的柳大嘴拼命的蹬着车子往家里赶去,等来到家门口的时候,看到老婆一枝花正和那小子聊得开心,心里那个气。

    麻个皮,这小子不会是想着点子,骗我离开,而后惦记我老婆了吧?

    你大~爷的,想给老子带绿帽子,我,我非给你拼了不可。

    “哟,你看我叔的手脚还挺麻利哈,这么快回来了。”

    柳大嘴哼了一声说道:“你个臭小子,是不是想让我家后院起火啊,小小年纪不学好,老想着别人老婆干吗?”

    这小子下来扎下车子想过来扇方阳。

    “叔,你讲话可得讲个良心啊?我好心好意的给你们说事儿,你却这么说话,得了,以后啊你们家里的事儿我不管了,爱咋咋的,对了,前段时间我从子岸集回来的时候,看到……”

    这话还没等说出来,柳大嘴便吓了一跳,一下窜过来,便想捂住他的嘴。

    心想尼玛哟,这事要是让我老婆知道了人,那还不得离家出走啊?刚刚才把一枝花给哄过来可不能再出什么事了?

    “大嘴,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告诉我?”

    柳大嘴清了清嗓子笑笑说道:“没,没,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啊?你看的天天天一黑回家,算是回家晚了都会多跑几里路给你打电话不是……”

    方阳这时也解释了一句:“婶子,你想多了,我说那天我从子岸集回来的时候,我叔他还请我吃冰糕呢?香草味的捏,可好吃了。”

    “哦,可把我吓一跳,我一枝花为了他说从良从良了,他要是敢给我胡来的话,看我打断她的小~腿。”一枝花凶巴巴的说着。

    柳大嘴这时最担心的还是扔那沓子钱,便赶紧问道:“方阳,你小子说那话有几成把握,别到时候,我追了那柳富贵没那事儿,我非揍你不可。”

    一枝花这时也焦急的看着她。

    “十成的把握,你想想,阎王爷他都送我银子,你想我说的还会有假。”

    不说这话还好,一听到阎王爷的事儿,这两人昨天晚可是受尽了折磨,当然相信了。

    “柳大嘴,你还愣着干吗?赶紧去追啊?要是那钱没有了,我,我给你离婚。”

    一听到这,柳大嘴那个气,心想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那么多钱会被老鼠咬吗?但这个时候不是吵架的时候。

    但在这小子刚想走的时候,便觉得这事不妥,因为他不知道方阳说的话是真是假,万一骗老子,岂不是亏大发了。

    “那啥,方阳,你既然你这么有把握,你敢不敢跟我一起去。”

    方阳一听,顿时那个乐,心想等着你这句话呢?

    看看他说道:“当然有胆了,我相信我的感觉。怎么你不放心啊?”

    “当然不放心了,我发现你小子不但会泡妞还会吹大牛,有种跟我去一趟城里。”

    听到这里方阳叹了口气说道:“得了吧,我有没有种,都不是个事儿,只是没找到田来种,但是你,我一看不行,我婶天天把你伺候的哼哼啊啊的,你愣是播不……”

    这话一出两人都要变得无地自容了。

    是啊,谁家有他们两口子幸福,天天睡在一起,干那美事儿,但是这老天爷仿佛是看不得他们好,虽然天天非常尽情尽兴,但无论怎么努力,是怀不孩子。

    都说那太极塘里的水喝了能生双胞胎,这一枝花为此喝了不少的水,但是却一点效果没有?

    真是哪壶不开提那壶,其实当方阳把这话说出来的时候,觉得也有点过了。

    “对,对不起,我那么一说,真没想着伤害你们的意思。”

    “敢不敢走吗?”柳大嘴这时吼了一声,看起来这事真的戳到了他的痛处。

    但是在农村,保要是说生不出孩子来,一般大家都会怪到女人身,其实一枝花的心里压力着柳大嘴大很多。

    加之前她干过那么长时间的那种工作,说实话,她也认栽。

    “走……”

    方阳这时信心十足的应了一声。

    看着他拍凶脯的样子,两人心里也没谱了。

    难不成这是真事儿。

    “老公,要不还是别去了,当地钱掉了算了。”一枝花这时怕万一是真的,心里更不舒服。

    “切,笑话,这叫什么话,那是我辛辛苦苦一毛一分挣过来的,怎么可能白让他拣了,我算是看出来了,说不定这是柳富贵那小子的一个预谋,早挖好了坑等着老子跳。”

    方阳这时一看,心里那个乐,顺了一句:“说的太好了,叔,你开窍了……”

    “你这死犊子,赶紧带着我进城!”

    “走!”

    方阳应着便一下坐在了后架。

    “你个臭小子一点不知道尊老爱幼,你忍心让你叔带你啊?”

    方阳一听心想帮你忙难不成还得老子带你啊?我才没那么傻呢?

    “叔,不是我不带你,是我这腿啊没腿,你天天转着收羊的,脚力大,窜得快不是,要是让那村长把钱办好了,那你别想着要回来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只要你不怕晚行。”

    说着想着去骑车。

    “算了,一看你小子是个小滑头,人小鬼大的东西,坐好了,老子当卖羊肉去了。”

    说着用力蹬了一下,往大街走去。

    …………

    一路无话!

    方阳这时坐在后面,欣赏着这美丽的乡村美景,心里美得不行。

    大~片大~片的麦田,金黄一片。

    随着风儿吹来,起伏不定,像是连绵不断的金山相似。

    路两旁,两行高大笔直的大扬树高大粗~壮,像是两行威武的勇士。

    特别是那巴掌大的扬树叶子,随着风儿吹动发出沙沙的响声,像是在演奏一曲绝美的乡村恬静的曲调。

    通往县城的公路,除了弯都是直的,与通往柳花村子的村道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但是却没有村道的韵味,泥土,车辙,还有路边那青青的小草,还有那涓~涓细流的水沟……

    往北望去二十华里,是老城了,这是方阳来到柳花村子后二次进城,心里依然很兴奋。

    公路的右侧是一条人工河,两三米宽,河岸边用石头砌成的河床,看起来非常整齐一致,一格格按照石头形状抹起来的水泥格子,看着像是一大张匀称的蜘蛛。

    岸边的大杨树下,偶尔见几个老农正头顶草帽,挥着羊鞭放羊,见羊儿老老实实的啃草,便背起手,静静的听着收音机里的单田芳说的评书《三侠剑》……

    真的是太美了,方阳几乎要迷在了这种乡村美图之。

    不过唯一遗憾的柳小荷不在身边,这个只哪他洞房却没有办事的媳妇儿。

    她那玉润雪白的身子,那干干净净的身子,如玉雕一般的样子,现在想起来,依然蠢~蠢~欲~动。

    不过现在还好了,家里还有那让他难忘的白如雪,还有那个‘大公无私’的嫂子苏美人。

    值了!

    现在他想的是快点筹到钱,赶紧做大生意,要挣好多好多的钱,先把瞎娘的眼治好,而后再干自己的事业,然后在村子里盖一座三层小洋楼,把柳小荷找到结婚,到那个时候,嘿嘿……那才叫扬眉吐气啊?

    孝子虽然不是富二代,但老子一定要做富二代他爹。

    “噗嗤……丝……”

    刚刚过了八里庄听到车子丝的一声撒气。

    “狗曰滴……”

    柳大嘴这时忍不住骂道。

    “麻卖皮,老子每天都要补两回胎,真是防不胜防啊!”

    这时方阳也乐了,心想他麻的还是那三子的事儿。

    “诺……你看老天爷对你多好啊?想啥来说,三子修车铺。”

    柳大嘴这时骂个不停:“你小子以为我不知道啊?我一见前面有牌我放慢车速不停的往地瞅着,但是谁曾想他娘个皮还是有‘埋伏’,不是碎玻璃瓶子是大号的帽钉……老子都快恨死那三子了,准是那小子搞的鬼。”

    柳大嘴那个气,虽然胆知道是这小子搞的鬼,但是你没凭没据的也不好说啊?但是他明白这三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跟他们村子里的二老孬关系不错。

    要真把他给告罪了,恐怕他这生意难做了。

    “叔,你知道是他弄的,咋不把他的店子给砸了去。”

    柳大嘴一听,顿时笑了,瞧了他一眼说道:“唉,不说了,人生在世啊,很多事儿给你说你也未必能理解,慢慢的你明白了,走吧,该送钱送钱去,哎……”

    是啊,人活一世不是这样吗?

    当你改变不了环境的时候,要试着改变自己,柳大嘴这也是无奈之举啊。

    他这个地方已经临近金堤大桥,过去没多远到三子的修车铺。

    这时大老远看到几个推着车子的人等着修车补胎呢?

    “臭小子,你看到没,这才叫生意啊?可惜啊咱是一正经人,不会溜须拍马,要不然也跟那二老孬送点礼啥的,说不定我的生意也好了,你看这三子生意多好,整条大道独一家……”

    柳大嘴叹着气说着。

    ://..///34/3435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