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879章 天大的事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一听到瞎娘的惨叫声,方阳特别敏感,一骨碌身便坐了起来,穿起鞋子便跑了过去。 .vo.

    “娘,怎么了,没摔着吧!”

    看到方阳慌忙的跑过来,瞎娘这时脸才露出满意的笑容,揉了揉p股说道:“娘没事儿,刚刚啊,谁踹咱们家后墙,你赶紧出去看看,咱们这老房子啊,可不能再踹了,再踹塌了。”

    这时方阳才听到有咚咚的踹墙声。

    “狗曰滴,不会是那贱麻子要报复我,想砸死我吧,娘,你在门口等着,我现在出去看看去。”

    “嗳,好好,胆儿啊,你可得小心点啊?要是那贱麻子啊,能放放了他们,冤家宜解不宜结啊?”

    方阳点点头说道:“娘,你放心吧,胆儿啊听娘的话!”

    说着便冲了过去。

    这时院子里的两只鹅也跟了过去,这时鹅也跟懂人事似的,一声不吭的追着,两个鹅头不停的晃着脑袋,是是两个高速旋转的电钻头一般。

    刚到屋子后面,还没等到方阳说话,见这一黑一白两只鹅便径直冲了过去。

    这两只鹅二话没说便朝着正在踹墙的苏美人钻了过去。

    在这个寂静的夜里,顿时听到苏美人尖叫一声,而后一p股坐在了地。

    “谁?半夜敢踹我家房子,想砸死我呀?看老子不踹死你!”这时方阳也冲了过来,抬腿便把苏美人给踩了下去。

    这时天一点月光都没有了,黑乎乎的啥也看不见。

    “方阳,别踩,我是你美人嫂子啊?快点放开你的脚,嫂子快喘不气了。”

    这时方阳一听,这才感觉到这只脚正踩在两团软乎乎的东西。

    乖乖咧,原来踩到美人嫂子前面的泡子了,顿时感觉到心里一阵激动。

    赶紧弯下腰去拉苏美人,但是这黑灯瞎火的容易摸错地方了,手竟然哧溜一声钻到了一条温暖的缝缝里。

    当方阳的手刚一钻进去的时候,方阳心便咯噔一下。

    娘个西瓜皮的,莫非这只手伸到了她前面那两座大山。

    “呀,你个死方阳,那狗爪子往那里摸啊?赶紧掏出来,你想痒~死嫂子呀!”

    说着感觉到她的手也伸了进来。

    刚想把手抽~出来,却感觉到有点不对劲,见苏美人竟然把手紧紧的按在了自己的手,而后狠命的往边拉了一下,这么一拉刚刚好把放了她右边的那座山头。

    山是山,峰是峰,还有那山头的野山枣子感觉得清清楚楚。

    温柔如水,细腻如脂,吹~弹可破,刚一按去,方阳却怎么也不忍心用力。

    怕一用力便把这地方给压爆,那种细腻而光滑的感觉让他顿时变得异常冲~动。

    下面三条腿也变得霸气起来。

    “呀,嫂子,你别这样,快点起来,让别人看到了不好。”

    方阳虽然心里也很想多摸几把,但是他的心里却是非常明白,自己刚刚来,可不能乱来,万一被别人看到,传出去对嫂子不好。

    而且前段时间跟白如雪亲嘴那事,弄得满城风雨,现在要跟苏美人再搞到一起,别人说倒无所谓,怕伤了这瞎娘的心。

    自己是个男人,说过要等柳小荷两年的,说出来的话泼出去的水,不能做那言而无信的人。

    “看个屁啊,这黑灯瞎火的谁能看到啊,快点吧,嫂子等都不及了……”

    他万万也没想到嫂子苏美人会说出这种话,本来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人,现在听到她的应允声,他的手竟然方阳的用力抓了一下。

    乖乖,饿滴个亲娘四舅妈呀,尼玛这地方抓起来真是爽~死人不偿命啊?

    当抓了这一下的时候,她再也舍不得了,苏美人可是小半年没有被男人折腾过了,当方阳的手用力的抓了一把的时候,她再也受不了了哼哧了两声。

    “方阳,你,你快点方阳一点吗?跟个木头似的,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呀……啊……”

    说着便按起方阳的手往顺时针转了两圈。

    “嫂子……这样不行,都快受不了了。”方阳说着这时也放开了胆。

    看了看这天,黑乎乎的没有一点光亮,此时一低头,便看到凶口那白花花的一片。

    心里的那股子火似乎遇到了山风似的同,噌一下窜起老高。

    既然人家都不怕,自己一个爷们还怕个鸟鸟啊?岂不是让嫂子笑话,对,一不做二不休,嫂子,那别怪我不客气了。

    想到这里便一下便挣脱她的手,抓起转了起来。

    “唉呀,你个小孬孙,不能轻点啊?快点你嫂子晃死了!”

    这时月光也真会来事儿,从那厚厚的云层里露出了头,这时方阳才看得清清楚楚,嫂子苏美人这时平展展的躺在地,自己的手刚好钻到她的领口里面,看着衣服里不停的浮动,感觉着如水一般的肢体,方阳馋水直流,咕嘟咕嘟咽了几口。

    每晃一次都能闻到从里面钻出来的馨香味儿。

    “嫂子快不行了,快点趴来吧!”

    苏美人这个时候早受不了了,长夜漫漫本难熬,没想到便竟然遇到这种好事儿,不趁着这良辰美景好好的跟他那个一下,岂不是对不起这天赐良机。

    见沐浴在月光里的方阳还在犹豫,便不由分说的伸出两根冒着香气的胳膊一下搂起她的脖子,拉了下来。

    乖乖!

    在这个时候方阳便闻到那香气越来越浓郁,而望着那被撑开的领口,发现那两座大山越来越近……

    “唔……嫂……嫂子,快点放开,快憋死我了……唔……”

    这时方阳差一点被那香喷喷的身子给捂死。

    便是尽量自己断断续续的求救,她却似乎没有人松手的意思。

    虽然香味扑鼻,但这时却喘不气啊,要不是自己能憋气,恐怕这个时候都被嫂子给憋晕了。

    “嫂子……”

    “咦,呼……好舒服啊!”在这时苏美人忍不住双手一松,头部后仰,脸露出一副久违的舒爽感。

    方阳这时轻轻的吸了一下野山枣,她终于受不了了。

    此时隐约听到一串踉跄的脚步声:“胆……方阳儿,你没事吧!”

    脚步声由远而近传来,方阳这时才猛的从幸福挣脱出来。

    赶紧从她怀里溜了出来,要是让瞎娘听到什么动静,那还了得。

    而这时更为郁闷的要数嫂子苏美人了,好不容易遇到了这么好的机会,而这一次却又被婶给搅黄了,嘴里嘀咕了一句。

    “真是的,晚来一会成事儿了……”

    听着嫂子的那娇嘀嘀的声音,方阳表咯咯笑了两声,赶紧拉了一下苏美人的手说道:“嫂子,快点起来吧,等一下让我娘看到不好。”

    “她是一个睁眼瞎,能看到啥!你也真是的,嫂子都这样了,你……你还在磨叽。”

    方阳这时无言以对,心想这嫂子咋这样啊?看他一眼的时候,觉得应该是个温柔贤惠的女人,怎么也没想到她办起这事儿来,也这么生猛如虎。

    “嫂子,我……”

    “别说了,我呀正找你有事呢?”苏美人这时心想这个时候虽然没办成事儿,但是等一下非得拉着你过去在那水塘看看,说不定在那田间地头能把事办了。

    苏美人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刚刚走了大姨妈,这心里面一天到晚想着那事儿,恨不得现在让方阳幸福一回。

    “啥事啊?”

    “胆儿,胆……”

    这时瞎娘的声音再一次传来,听着声音像是要摔跤的样子。

    “娘,我在这呢?你小心点!”这时方阳便跑了过去,搀起她的手。

    “婶,你们咋睡那么沉啊?我踹了老半天才听到。”苏美人这时埋怨着。

    瞎娘呵呵一笑说道:“是他嫂子啊?我还以为是贱麻呢过来找事呢?我给你说哈,咱家这房子老了,以后有啥事了?到前面进,再踹啊,我怕这房子都要塌了。”

    苏美人咯咯笑了笑说道:“我不是不去你们前门叫,是你们家这两只鹅老拧我……呀呀,你不提,我倒忘记了,我的腚哟……你看看刚这两鹅一只一口,肯定都拧破皮了。”

    这话一出两人都笑了,这时那一黑一白两只鹅也似乎听懂了,嘎嘎叫了两声。

    “呀呀,那真是对不起哈,快点跟我回家,爱里啊还有云南白药,点好了。”

    说着便扯了一下方阳,说道:“胆啊?快点拉你嫂子帮着洒点药去。”

    “哦哦!”

    方阳心想,娘,咱可不带这样式的,我给嫂子p股洒药是不是太那啥了……

    难不成不怕我起色心啊?

    “还愣着干吗?赶紧去拿药,我估计啊得留两疤不可,唉哟!”

    瞎娘这时从哟里发出两声训鹅的“曲曲”声,而后一起往家里赶。

    “他嫂子啊,你这大晚的找我们家方阳什么事啊?”

    娘问着,当然这声音里似乎也有点弦外之音。

    方阳这时也赶紧问了一句:“是,嫂子你赶紧说说,不会是那村长又偷着去家了吧?”

    这话一出苏美人那个气,用力推了他一下说道:“你这混小子,说什么呢?他敢,我非打断他那条腿不可。我找你啊,不是那事,是一件天大的事?”

    “天大的事?啥事?”

    瞎娘问着,紧紧的皱起眉头。

    “唉呀,别说了,快帮我点药吧,p股疼死了!”

    ://..///34/3435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