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872章 方阳死了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谈什么?我跟你有什么好谈的,我可告诉你啊?你小子给我好好的干,要是不会做啊?去地里请教我去,我做为长辈,会手把手的教你的,免费!”

    方阳呵呵一笑说道:“叔,我会不会都不重要了,只要你会行。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啊!什么意思?”

    “来吗?前面的大槐树底下。”

    “不去!”柳大嘴越来越感觉到情况不妙,心想不会又拿那事说事吧,次奥!

    “不去,你会后悔的,好了,走吧!”

    柳大嘴似乎已经感觉到大事不妙了。

    “不去,你以为你谁啊?老子不怕你。”

    方阳这里一下抓~住他的车后架提了起来,任凭柳大嘴怎么蹬都无济于事。

    “方阳,你小子想干吗?”

    “不想干吗?这不想跟你谈点事吗?走!”说着便拖着车子走了过去。

    柳大嘴这时,骑在车梁,硌得直蛋疼,被他这么死拉硬拽的真受不了。

    “停停,我去还不行吗?”柳大嘴是真没办法啊,论力气没他大,算是再挣扎也没用。

    二人来到一个池塘边的大槐树下,这里果真凉快很多。

    “快点说,我还得去看庄稼呢?”

    方阳这时转过身看了看柳大嘴,呵呵一笑。

    柳大嘴见他一脸的坏笑,心里怯。

    “你,你个臭小子别对我笑,有话快说。”

    方阳呃了一声:“好吧,那我长话短说了。”

    “快说,别耽搁我的时间。”

    “好吧,既然你这么急于想知道,我说了吧,你看我今年为了卖冰糕,连打麦的场子都没辗,我想……”

    柳大嘴一听乐了,说道:“咋?是不是想着借我家里的场子用啊?我可告诉你,你小子要是以后对我服服贴贴的话,这事还可以商量,如果……”

    “不不,我说的场子不是关键,我是想说,我家里那地今天由你来收割吧,我还得趁着天热卖冰糕呢?”

    柳大嘴一听,肺都要气肺了,看着他脸平静如水,一副牛皮哄哄的样子,真想扇他几个耳瓜子。

    但……

    “你,你个臭小子,亏你能说得出口,你卖冰糕,老子还收羊呢?你以为我是你爹啊?”

    “不好意思,你爹已经死了。”

    “靠!”柳大嘴气得直冒烟,心想方阳这小子是一个没脸没皮,而且玩世不恭的家伙,却对他又无可奈何,他最怕的还是他手里的把柄!

    “靠什么,我家里茅房里经常有两个刺猬,要不要送你一个靠,那次奥起来,刺-激多了。”方阳耸耸肩膀说着。

    “你,你子想耍泼是吧,我可告诉你,你小子别把我逼急了,要不然,老子给你拼了。”

    方阳一听乐了,下打量着他说道:“我说叔,你怎么说话呢?你那话应该我说吧,我也明确的告诉你,我是看你刚从号子里劳教过的人,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我现在给你明说了吧,我呀要先睁钱,给我娘看眼病,我家里这四亩地啊给你了,你帮我收了,打了而后把收好的麦子再运到我家院子里去,院子不用你打扫了,我都扫好了,码到我铺好的砖地行……”

    听着方阳的话,柳大嘴气得差点背过气去,心想老子坐牢还不是拜你所赐,你倒好,还成了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这话他麻的太气人了。

    “你小子别想,没门,老子又不是你爹,凭什么要给你家收麦子,你还不如扎这水塘子里死了算球了,老子走了,我次奥……”

    刚想走,方阳便拉了一下他的后架说道:“只要你敢走,我把你调~戏那婆娘叫过来,我让她跟我花婶子会会面,你可以想一下我婶子是什么样的人,要是他知道你调~戏良家妇女,恐怕你的后半辈子完蛋了,你觉得呢?”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看着方阳那张嘻皮笑脸,柳大嘴这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怎么也没想到这么一外来户怎么这么难缠啊?本想着把这小子整走,却没想到把自己整到了号子里,现在刚刚出来,这小子竟然变本加利,连他家的麦子也要老子给他收,这他麻的叫啥事啊?

    而一想到媳妇,他真的脑仁疼,因在八里庄发生的发廊事件,害得他解释半天才肯原谅他,间去探监的时候,那一枝花可明确的告诉自己,要是他真敢干对不起她的事,让自己当大内总管,靠,那是太监啊?

    要是这小子给老婆一枝花说调~戏那婆娘的事儿的话,恐怕非把自己的三条腿打断啊?

    一想到这,他怔在了那里。

    “怎么样?叔,你同意不?你要不同意啊现在说个痛快话,不然的话,我找别人来收去。”

    “你……”

    “支吾个毛线啊?行不行吗?”这时方阳往路瞅了瞅笑了说道:“巧了,你看我婶也从家里出来了,要不给我婶说说算了,这事放在我心里也挺占地方的。”

    没等这话音落地,便听到方阳便大叫了一声:“嫂……”

    嫂子还没叫全,便看到柳大嘴一伸手把他的嘴给封住了,说道:“你,你小子给我住嘴,老子给你拼了。”

    说着便猛的扣起方阳的脖子,而后用力的束着,此时柳大嘴也真的豁出去了,心想只要这小子在这里没自己的好,不如把这小子束死而后扔到这塘子里算了。

    想到这里见他用力整着,见他的身子软了下来,此时心里害怕了,不会真死了吧。

    “大嘴,出来了,你,你们俩这是干吗呢?打架啊还是逗着玩啊?”

    这时后街的一个男人走过来,打着招呼。

    “哦,玩玩,下地去啊?”

    “是啊,那走了啊,有空去喝酒。”

    “得嘞!”

    说话间这人便走了,这时他也顾不得其它了,把软下来的身子一下扔到了村西头的水塘子里。

    这水塘子别看面积不大,但是这可是一个深水区,这个塘子都是村子里垫自家庄基地的时候挖出来的,至少有十几米深。

    如果淹死个人绝对没问题。

    砰!

    一声过后,再看水花一翻,方阳没影了。

    看着渐渐恢复平静的水面,柳大嘴心里顿时没底了。

    不会真死了吧,但是试想,身子被束得软了下来,再扔到水里不死才怪。

    万一……

    这尸体过了两天浮来怎么办?而且还被后街的人看到了,这万一调查出来,一查一个准啊?

    “怎么办?怎么办?”

    他的心里害怕极了,此时仿佛感觉到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在暗盯着自己,刚刚做的事被村里的人看得真真切切?

    完了,这回真完了,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的事儿,难不成老子要再蹲大牢?

    要是这回坐牢的话,不一次了,坐个十五天,劳~改过后放出来。

    要这方阳死了之后,说不定得坐一辈子,那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岂不是生不如死。

    不行,我得去把他救来。

    说着他便把车子放在地,而后看了看水塘子已经静得犹如镜面一般。

    怎么没影了,完了,这回恐怕真死了。

    他想跳下去,却心里更害怕,因为自己水性不行,洗澡也只能像女人一样,走在河床边,蹲着身子搓,而这水塘子十几米深,而且面坑边特别的滑溜,只要在边一边,有可能滑进去,这水塘像是一个墓坑一样几乎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大坑。

    刚刚伸出的腿又缩了回来。

    他是真怕死,没把他救来,自己再搭条命进去更不划算了。

    这可怎么样,这时他真的后悔了,心想如果天再给自己一次机会,他愿意给他家收麦子,只需要让这坏小子活着,要不然后果真不堪设想。

    看着水面连一点气泡都没有,里面的鱼儿游来游去,他心里恐惧极了。

    不行,我,我得把他捞来。

    在他急躁不安的时候,顿时急生智,喜心头,对呀,我何不当一次‘好人’,把大家伙都喊出来,而让大家都误以为我发现了这小子不慎落水。

    看样子方阳这次必死无疑了,再也等不了了,便扯着破嗓子大叫起来。

    “不得了了,方阳死了,快点过来啊?这方阳掉到水塘子时顾。”

    这么一喊,顿时整个村子都沸腾了。

    由于天热,村子里的女人们都呆在家里闲得无聊,猛的听到柳大嘴喊道方阳掉到水塘子里死了,这么大的新闻,哪个不想看看热闹,便都拿着蒲扇,抱着孩子跑了出来。

    “在哪呢?怎么会一死呢?”

    “是啊,柳大嘴你怎么发现了,他怎么会掉下水的?”

    柳大嘴一听顿时装出一脸的痛楚,一拍大~腿说道:“我这不刚刚从集回来吗?想下地看看这庄稼咋样了,没想到我刚刚骑到这村西头,便看到这方阳啊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骑着车子晃晃悠悠的扎进了这水塘子里……”

    大家一听都愣了,议论纷纷起来。

    “晃晃悠悠的,不会喝酒了吧。”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叫村长啊?”

    ://..///34/3435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