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863章 你小子厉害啊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听到这里柳大嘴便从里面走了出来,望了一眼一枝花,说道:“你不经常说你的魅力大吗?要不是我花两千块钱,恐怕没人要你了吧?”

    “你个死大嘴说什么呢?我给你没完。 ww.od.”说着便朝着他的p股是一脚。

    柳大嘴这时刚想推车子,一下被踹到了地,要不是躲得及时,非把这一口大黄牙磕掉不可。

    “你个败家娘们干吗呢?不想活了是吧?”

    此时的柳大嘴好不容易打到了一个损一枝花的借口,想着狠狠的出出这些年的恶气。

    而一枝花之所以想用身子引诱一下这方阳,也不过想证明自己魅力依旧。

    两人心里各有一个如意小算盘,没想到这方阳竟然不勾,气得两人脸色乌青。

    真是失败啊?

    现在到好,老婆当着自己面发烧,自己我奸计也没得逞,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本以为可以用自己媳妇当诱饵,把她推倒在地,而后自己突然出现在面前捉奸捉双,让这方阳顿时颜面失存,反正老婆的我风烧全村人都知道,而且是做那行的,早没羞没臊了,算闹得满城风雨也无所谓了。

    关键是搞倒方阳,现在什么都没弄成,只好接下来使用他的二计,是那李大头给他出那主意。

    整理了一下衣服,推着车子走了出去。

    刚刚到了胡同口,便看到月光下方阳正在电线杆子底下等着。

    方阳这时听到链条响,顿时啥都明白了,再回头想想一枝花今天特意卖弄风烧的样子,心想,原来是这么回事?

    看来今天晚这顿酒也是个鸿门宴啊?

    不过这个时候不能戳穿他,说不定还能有个意想不到的结局,你不是想整我吗?我方阳让你知道我不但胆大,而且有的是胆识与智慧,想搞我,门儿都没有?

    “哟,叔,你不是出去了吗?咋从家里出来了。”

    方阳装傻充愣着。

    “我啥时候出去了,这两天肚子不舒服,刚刚去茅房,你婶子眼瞎,以为我出去了,-奶-奶的,都快拉出痔疮了。”

    方阳一听,顿时伸手扇扇风说道:“大嘴叔,能别这么恶心吗?啥玩意啊?”

    “那有啥,你小子是有所不知啊?你看这村里的娘们个个都抹脂抹粉的挺漂亮吧?其实吧,多多少少都有点痔疮,这样说吧,只要结过婚的女人,不不……只要生过孩子的女人,都有痔疮!”

    方阳一听嘴巴撇像像瓢一样。

    “不会吧?”

    “啥不会啊?你叔可是过来人,还有啥不明白的?”

    “哦,那我婶子应该没有,他又没生孩子。”

    柳大嘴一脸的无语,是啊,不说孩子还好,一说这孩子一把的辛酸泪啊?别看两人天天晚叫得半道街都能听到,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是播不种。

    柳大嘴其实也明白八成是老婆之前做那‘工作’的时候,肯定是受了伤了,想生一个儿半女的,难!

    “好了,你个臭小子再给我提孩子的事,我抽你啊?走……”

    “去哪啊?”

    “今天叔啊请你客,请你小了吃酒,行了吧?小样儿。”说着便白了一眼。

    “哦,那算了,等下俺娘做好饭了,随便吧拉碗糊涂(玉米熬成的面糊)饭行了,家里有咸洋姜,芥菜疙瘩,一糊弄是一顿。”方阳说着便想回家。

    “等等,咋,你个臭小子,你以为你是那诸葛亮啊?还得我三顾茅坑不是?”柳大嘴说着便加快几步撵,说着。

    方阳啧啧几声:

    “我说叔,你有点化行不,那是三顾茅庐,知道吗?我这小学五年级的粗人都知道,亏你还是叔。”方阳说着翻着白眼望着他。

    “茅庐跟茅不差不多吗?一个字而已。”柳大嘴这里解释着。

    方阳看看跟了一句:

    “叔,你真有意思,那吃~屎跟吃饭一样不?”

    柳大嘴那个气,冲着他捶了一下说道:“你小子真没礼貌,我是你叔,怎么也不能不面指出来吧,滚蛋玩意儿,赶紧车吧,走晚了人家都关门了。”

    “去哪啊?这大晚的,我可是路盲啊?你万一把我给拉远了,我都找不到回来的路!”方阳这时故意卖萌道。

    “切,那才好,把你扔出柳花河里冲个十万八千里……”

    “别,那我不去了,我还得给我娘看眼呢?要是这家没了我啊?我娘也活不成了。”方阳说着又想往家里跑。

    “你个混-蛋玩意儿,赶紧的,叔请你吃个酒,拉拉呱,你以为叔真那么狠啊?不瞒你说,叔是看你赚钱了,也想跟你学学,没别的意思?”柳大嘴说着便把他拉到了面前。

    “哦,原来这么回事儿啊?得,这么说清楚了,我不明白了吗?给你说,这几天啊,我还真赚了一两百块了,怎么?想请我喝瓶啤酒套我经验啊?我可告诉你啊?不给我点好处,我可不告诉你发财的秘密啊!”

    柳大嘴看他得意的样子,不屑一切的看了看他,心想,你小子臭美一会吧,等一会老子把你灌满,有你好看的了。

    “走,叔带着你,请你吃一顿好的,只要馆子里有的,随你点,而且我还告诉你,另外有一个神秘的礼物送给你,保证你小子这辈子做梦都想感激你大嘴叔。”

    看着柳大嘴那得意洋洋的样子,方阳也在盘算,这小子到底想干吗?

    麻个壁的,看来在小小的柳花村事儿真不少,处处小心还是被他们挤兑。

    这样方阳坐着她那辆买羊的车子一直消失在夜色之。

    月光朦胧,多好的月色,此时却坐在这个充满羊骚~味的自行车。

    “方阳儿……”

    “咋?”

    “听村子里的娘们说,你胆很大啊?”

    柳大嘴这时也有点眼气他,自从他来了之后,本来对他眉来眼去的几个娘们对他没感觉了,而且动不动谈方阳怎么怎么样?这让他有了一种挫败感。

    “没有啊?我的胆很小的。”

    “怎么说啊?”柳大嘴问道。

    方阳想了想,嘻嘻一笑说道:“如说,刚刚你在茅坑拉~屎的时候,我婶子……哎呀麻呀,连里面那衣服都没穿贴过来,还拉起我的按到那两个大香瓜,弄得我心慌意乱的,但是我是没胆去摸,我怕你抽我……”

    柳大嘴那个气,心想他麻皮,你这个臭小子这不明白着损我吗?摸了老婆的-奶,你还这么明目张瞪的说出来,让我这老脸往哪搁啊?

    但这事儿又能怪谁啊?只能怪自己奸计没能得逞,要是知道正好在他抓老婆的-奶时出来,也好牵着他的鼻子走,但关系没抓到,再说没个毛用。

    “你个臭小子,老子现在想抽你。”

    “嗬嗬,别别,开个玩笑,我婶子只是贴过来,没有抓真没抓,我看着水泱泱的,肯定没啥弹~性……没啥兴趣。”

    这话一出把柳大嘴气得,脸都绿的。

    这不明白着损失自己吗?

    “你个混-蛋玩意儿说什么呢?那东西再水也不管你事儿,你个小色~狼,一看你不是个好货。”柳大嘴这时一想到等一下要恶整他,便只好咽下这口气,等一下狠狠的搞死你。

    “这不没事闲聊吗?叔,你还有啥问题尽管问,我都如实的告诉你。”

    方阳这时笑呵呵的说着。

    “你个臭小子,村里的娘们还说你除了胆子,你的蛋还大,是不是?”

    方阳一听,忍不住笑了起来。

    “叔,不用说,你说的这娘们是我花婶吧?我听我婶说,你不行,那玩意儿跟根牙签子似的,而且折腾不了屁会儿完事了?”

    “啊,你,你个臭小子……你婶咋啥都给你说啊?”

    男人最怕的是什么,最怕女人不满意,所以都想在那事儿表现,便这柳大嘴不一样,起初打光棍的时候,那还是每天硬如钢枪,每日清早站岗,威武霸气,但自打买回来这一枝花,他顿时失去了基情,而且这一枝花天生是个猛角儿。

    也许是他职业病的事儿,每日一回,年年不断,这么几年下来,这柳大嘴是一年不如一年,一日不及一日。

    不但时间越来越短,而且那‘铁杵’也快磨成了锈花针。

    当然说这话有点夸张,不过不当年确是真事儿。

    但这都是秘事儿,这个时候,柳大嘴却从方阳的嘴里听到,顿时感觉满脸的羞臊,心里直骂这一枝花嘴碎。

    连这种事儿都说,还有什么事没做,真不敢说。

    “别听你婶子瞎说,老子厉害的很。”

    方阳哦了一声。

    “我还听说,你小子还喜欢了人家白如雪。”柳大嘴再次打听到,心想老子早盯这个大白妞了,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听媳妇说那天晚这小子竟然跟小雪亲来亲去,弄得心里直痒痒。

    方阳支吾其词,说道:“也,也不能说喜欢吧,确实点说应该是我们两~情~相~悦,彼此之间都有好感,要是我单方面的喜欢人家,人家也不让我亲啊?对了,给你说,亲嘴那事儿,其实是小雪先亲的?。”

    “狗曰滴,这么爽?”

    听到这里,柳大嘴不停的吧唧着,像是在吸口水,看来这老家伙也在打白如雪的主意。

    “你个臭小子厉害啊?那这么说,你还真跟人家小雪亲嘴了?”

    ://..///34/3435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