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849章 肠子都悔青了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谁?收羊的?

    柳大嘴?

    不会吧,方阳这里揉揉眼睛看去,顿时笑了,真没想到这个村子里最滋润的男人柳大嘴还好这口。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难不成家里那一枝花天天折腾他,他还不够,还要在外面劫色,麻卖皮的,看来今天这事管定了,让你媳妇天天想着睡我,今天这冰块钱让你出了。

    想到这里便悄悄的走了过去。

    “你看错了,我不是那收羊的,我是集的,你看,我又没有车子,又没有筐子的收啥羊啊?”

    这卖冰块的女人眼直尖冲着他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看看那水珑沟里不是吗?你是收羊的那人是吧,我可告诉你……”

    “那真不是我,大妹子,你别嚷嚷了,前面有个树林,咱们到那消遣消遣去,完事还能一块吃冰块解解暑……来吧”

    “哎呀,救命啊,这里有个动色的,救命啊!”

    说话间再看这女人也受不了了,车子也滑到了旁边的水沟边,而这女人也被柳大嘴一下拖了下去。

    从那力气能看得出来柳大嘴很着急,也很害怕,用力拉着女人,在这艳阳高照的大白天,露出女人那白肚皮,还有黑裤子里面的红裤衩。

    这让一直想女人的方阳也不由得有了感觉,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娘个西瓜皮的,这女人是好东西。

    “你个死收羊的,你今天要是敢了我的身子,我,我死给你看,我……我非得闹到你们村去。”

    听到这里柳大嘴哈哈大笑起来:“大妹子,你别吹牛了,这种事儿,你巴不得会瞒下来,你要是有那脸儿的话,去我们村闹去,看看你脸不脸红……”

    “我,你……”仿佛这话一下戳穿了她的谎言,是啊,做为一个女人什么最重要,妇道!

    算是今天被她了,她算是死也不会把这事说出去的,佛争一炷香,人活一张脸啊?

    哧啦!

    在这个小道,猛然间听到一声衣服被扯破的声音。

    “啊!不得了了,要死人了,不……”

    话音未落便见柳大嘴这小子真够坏的,女人刚想大叫的时候,见他猛的抓了一把土塞进了她的嘴里。

    “啊吐……咳咳……”

    女人呛得不行,此时满嘴的泥巴哪里还能叫得出来。

    “哈哈,大妹子,这是下场,明白吗?我可告诉你,乖乖的听话,要不然,我把你剁碎扔到大鱼塘子里去。”

    这时女人又急又气又害怕,但是还在拼命的挣扎着。

    “来吧你。”柳大嘴这小子再也把持不住了,衣服都来不及解开,一下掀了起来,望着那白肚皮,亲了去。

    “哈哈,哈哈,你可痒~死我了,快点让开啊?”

    女人也不知道是真舒服还是怎么搞的,竟然发生舒爽的笑声。

    但是从那羞红的脸与手脚的拼命挣扎,不像是发~浪。

    不行要是把这女人给弄爽了,自己没有冰糕吃了,这回要抓了柳大嘴的把柄,说不定以后真有好事儿,说不定还可以拿这小子利用几把。

    对,这样吧,看着这小子一伸手径直掏向了女人的双~腿之间。

    这时女人再也受不了了,那地方可是女人最秘密的地方,被柳大嘴这么一捞顿时叫得更欢了。“哎呀,我滴个亲娘哟,你个死男人,臭男人,你快弄死我算了,麻皮……”

    乖乖,这是什么话,此时看着女人身子不停的扭动,真不知道是想从了他呢还是在挣扎,听着这话,倒你是一枝花跟这柳大嘴晚弄那事时的叫声。

    但是转念一想,也能想明白。

    现在改革开放了,为了自己的小康路,男人基本都出去赚钱去了,村子里不是老头是小孩子,这女人能不寂寞吗?再说了,好不容易遇他流-氓,也许这妇女也想着遇到这事儿似的。

    要是真发生了,当艳~遇呗?

    当然这是逼不得已,一般的女人的思想还是非常封建,不会轻易出卖自己的灵魂的。

    “啊!不会,你不能这么做,我,我老公这两天来了,你赶紧放开我,真不行。”

    在柳大嘴一下把嘴巴拱到了她小腹肌以下的时候,这女人似乎一下从兴-奋之缓过神来,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虽然从她脸能看出那种愉悦,但同时也能看得出来,她心里的那种害怕与担心。

    毕竟身在乡村,思想禁锢的厉害,要想真正的破茧,放飞梦想,真的很难。

    见女人一下推起柳大嘴的双~腿猛的抬起来,而后朝着他用力蹬去。

    “骨碌”一声。

    柳大嘴这小子一下被踹到了麦田里。

    “妹子,你别矜持了,下面都水汪汪的了,还坚持个毛啊?来吧你……”

    说着再一次扑了过来。

    “不行,你快走开,我老公要来了……”

    方阳一看时候差不多了,再这么弄下去,这女人非得舒舒服服的从了他不可,到那时候,倒是成全了他俩的好事,自己一点好处捞不到了。

    为了那冰凉的香草冰块,只好对不起你柳大嘴了。

    想到这里,见方阳大叫一声跳了下来。

    “好你个色~狼,竟敢欺负良家妇女,看我不打死你。”

    不由分说便朝着柳大嘴的身是一脚,这小子刚起身再来一个饿扑,没想到感觉到p股被踹了一脚,一个不站稳,趴到了麦田里。

    这一趴到麦田里,可惨喽。

    有个词叫:针尖对麦芒,这话什么意思,意思是说这麦芒利如针尖,而且别忘记麦芒,可是带倒刺的,只要扎进去,很难拨出来,越钻越往里。

    “哎呀,我滴妈呀?”

    柳大嘴顿时感觉到凶胳膊腿一阵的刺痛,扎得够呛。

    “你,你个狗曰的,想死啊……”

    当他慌忙从麦田里爬起来的时候,顿时傻眼了,眼前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方阳。

    “钱……”

    “柳大嘴,你……”

    这女人一看竟然是刚刚那个没钱买香草的小伙子,那张脸顿时红透了,赶紧把那件花衣裳掩住,脸像张红布一样。

    “好啊你,我婶子在家里天天晚伺候你,你倒好,还在外面劫色,怪不得你天天一大早出去了,大晚的还不回来,原来你都是干这事儿去了?”

    柳大嘴之前本来对这方阳有意见,因为自从他来了之后老婆,像是着了魔似的,说不了三句烧自己,说自己长得跟人家方阳差个十万八千里。

    而且更夸奖的是竟然两人在床~折腾那事的时候,嘴里竟然几次都是喊着方阳的名字,本想找个机会恶整一下方阳的,没想到今天竟然让他碰了这种龌龊事儿。

    完了完了,这他麻的该怎么办哟?

    现在看来,不是自己整他的时候了,而这小子肯不肯放过自己的事?

    “谢谢大兄弟救了我,谢谢。”

    方阳点点头,但是怪的是这女人竟然连让自己一块冰块都没有,顿时心大气,早知道你这么没良心,老子不该管你,让这柳大嘴把你折腾死算了。

    “柳大嘴,你看这事怎么办?是让我告诉我花婶子呢还是告诉我花婶子呢?”

    柳大嘴那个气,心想说的他麻的什么话。

    “你,你的选择题好像不大对吧,应该是1告诉你婶子;2不告诉你婶子,私下解决,这样才对。”

    方阳笑了笑说道:“看来你逻辑还蛮清楚的吗?好了,那你说怎么解决吧,反正这事啊?我是看得清清楚楚,你把这位大姐的衣服都扯烂了,还往人家身一阵乱啃,而且还让人家露出了红色的小裤头……”

    这时正在旁边整衣服的大姐,脸那个臊,恨不得跟泥鳅似的钻到泥里去。

    合着你小子在这里看了半天了。

    “你,你别太嚣张啊?我……”

    柳大嘴本想着以辈分来吓唬吓唬他,但是没想到方阳不吃那套,径直走了去说道:“好,那我现在回家告诉我婶子,你要知道,我婶子发起威来,可是如狼似虎啊?”

    一听到这话柳大嘴何常不知道呢?心想你个臭小子到底想怎么样呢?老子混了这么多年,没想到竟然在你个小屁孩面前栽了,真他娘的倒霉。

    “那你,你想怎么样?”

    方阳这时叹了口气说道:“这不对了吗?看来你还是个明白人,这样吧,以后你得听我的话,如果我满意的话呢?我把这事埋在心里,烂到肚子里,要是不听话,说不定我这嘴一秃噜,说不定说出去了?”

    看着方阳那不紧不慢的样子,柳大嘴心想完了,没想到这小子真跟自己扛了,还真没看出来这个看去老实巴交的孩子竟然心里这么腹黑!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叫你满意,你要是故意整我,那我不是完蛋了。”

    “你放心,我是个有底线的人,不会强人所难的,只要我需要的时候,你帮下忙行,保证不会影响到你其它。”方阳这时闻着旁边传来的香草味,馋得要死。

    “我……!”柳大嘴这时肠子都悔青了。

    ://..///34/3435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