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820章 锻炼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再看墙头的两个女人,两眼发直,口水直流,别不信,村子里的留守女人真的很不容易!好不容易见个帅小伙,哪个不是双眼冒蓝光。 .t.

    此时月朗星稀,偶尔能听到几声狗叫,在苏美人看得入神的时候,却感觉到一只手顺着腿~根摸了来!

    “哎呀!”苏美人感觉到腿一痒忍不住叫了一声,这时一枝花赶紧捂起了她的嘴拉了下来。

    “嘘。”

    两人赶紧蹲在墙根底下,小心翼翼的听着。

    而此时练得正欢的方阳似乎也听到动静,便停了下来,四周看了看,除了那清风明月,还有墙角槐树蹲着的几只鸡,没什么动静。

    “这么晚了,不会吵着别人了吧?”方阳这里嘟哝了一句,四处看了看。

    在一枝花刚露头看方阳的时候,见他正往这里边走过来,吓得他拿起地一个喂小鸡的尿素袋子盖到了两人的头顶。

    “脏死了,你干吗?”

    “别吵吵,那方阳过来了,忍忍,一下过了。”这时尿素袋有不少小鸡吃下的小米饭,还有鸡屎之类的东西。

    此时天气炎热,早馊得不像样了,两人盖在下面的滋味可想而知。

    两人这时看着墙着一个人影露出来,赶紧屏住呼吸,心想你个死方阳赶紧下去吧,这味快熏死我了。

    还好,方阳只是看了几眼便下去了,听着他嘴里碎了一口。

    “我想着也不会是人,肯定是哪家的猫叫~春呢?嘿嘿!”说着便走过去又练了起来。

    而此时在尿素袋底下的一枝花那个乐,嘀嘀笑着。

    苏美人那个气,心想方阳你个臭小子,你嫂子是猫叫~春了咋嘀吧。

    “臭死了,快点出来了。”这时苏美人再也受不了这个味,一下从里面钻了出来,轻轻的拍着衣服,闻了闻,臭得不行。

    一枝花这时也把尿素袋子扔到了一边说道:“那能怪谁啊?又不是没被男人摸过,看得我心里直痒痒摸一下怎么了?这么一把岁数了,还以为自己是小姑娘呢,装什么装?”

    说着便再次爬了墙头。

    苏美人气得直哼哼,心想我家咋不住在老六家隔壁啊?要那样的话,那可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看着她伸着脖子看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一伸手便拉起一枝的大花裤衩扯了下来。

    “呀”这时一枝花万万没想到苏美人会报复自己,差点从砖头块掉下来,赶紧拉起裤衩,狠狠的指着她小声说道:“苏美人,你要死啊?等一下真把那小子吵着了,你看个球儿。”

    正说着便听到隔壁的院子里已经停止了练习。

    “谁啊!”这时传来方阳小声的叫声。

    这时一枝花急生智,便咦咦呀呀的叫了起来,那声音叫得真叫一个悦耳。

    方阳这时耸耸肩膀,这事不说大家都明白。

    说着便叹了口气,继续练了起来。

    而躲在墙根儿的一枝花乐了,用胳膊肘顶了一下苏美人说道:“我这招咋样?”

    “浪”

    “去你的!这叫得厅堂,翻得了大床,我看你天天没个男人赶不时代了。听到没有那方阳叫我啥?叫我花婶子呢?嘿嘿,看来我这貌似天仙般的脸还是他们那些臭男人的大众情人哟,方阳啊,你小子等着吧,哪一天你花婶婶翻墙赏你一次。”

    听到这里苏美人心里更不得劲了,一下直起身来。

    “你要干吗?”

    “你不让我看吗?我不看对得起你吗?”

    这时一枝花偷笑了一下说道:“还装,指不定你心里咋想的。”

    说着也直起身来,伸着脑袋看了过去。

    再看此时的方阳闪展腾挪,拳如闪电,腿如疾风,身影在月光下晃动,打了一趟拳之后,气不长出,面不改色,当然改了色借着朦胧的月光也看不清楚。

    而后走到井边的一根杨树面前,扎起马步,伸出那大拳头子,朝着树干是几拳。

    而正在偷看的两人,顿时捂起眼,苏美人那个心疼哟,嘴里忍不住嘟哝着:“你这臭小子,打得手不疼哦,把嫂子的心都打疼了。”

    “嘘,别在那假惺惺的,你看,他又想干啥了?”

    苏美人这时赶紧露出眼,望去,这时见方阳走到旁边的菜畦边,拣了一块大石头,往高处一抛,而后猛的一拳,见石头一下被击成几块。

    “唔……”

    “唔……”

    两个人都恨出声吵着方阳,竟然相互捂起了嘴巴,两人看着这么默契的份,含~着笑轻轻的击掌叫好。

    “呼……”这时方阳长长的出了口气,而后走到了压水井边,用力压了起来。

    此时能看得出来,他那浑身铁疙瘩的身,已经有不少滚落的汗珠子。

    这初夏的天,略显燥热,这样看起来更男人。

    “胆儿啊?别练了,天不早了,该睡了。”这时屋里传来他瞎娘的声音。

    “嗳,知道了娘,我冲个澡睡,是不是把你吵醒了,那我下回到外面树林子里练去。”

    方阳这时赶紧说着。

    “不是不是,娘是怕你太累了,这麦子啊都快熟了,收麦子可是个力气活,咱家又没有牛,全靠人拉,过些天啊我打打那死丫头的电话看看能不能寄点钱,用那拖拉机给割割……”

    方阳傻笑着说道:“娘,不用,找割麦机割多贵啊?有我在,那牛都有劲,放心吧。”

    这时房间里传来瞎娘的声音:“好好,还是我们家方阳儿好,娘有了你啊?啥都不用愁了。”

    方阳继续说道:“娘,你放心吧,我以后一定挣很多很多的钱,让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屋里传来老太太欣慰的笑声。

    这时方阳压满了一桶水,而后撩起来,洗了把脸,发出特别男人的声音。

    “快点看,那熊孩子脱了,快点。”这时见一枝花兴奋的不行。

    而当苏美人也放眼望去的时候,见方阳哧溜一声,裤子拉了下来。

    “好家伙!这小子也太方阳了吧?不怕他娘……”

    “那怕啥,反正他娘是个睁眼瞎,大白天的还看不清,何况是晚啊。”

    苏美人看着那两个大股蛋子,心里痒得很,一直在心里嘀咕着:转过身,转过身。

    “转过来,看看你个臭小子是方阳还是大蛋!”一枝花这时也看得心慌意乱的。

    “哗!”一声!

    再看一方阳双手抓起水桶一个醍醐灌顶,倒了下来。

    水花四溅,他立在院子里喷着气,整个村子里几乎变得阳刚起来。

    而两个女人愣是什么都没看着,一直看着他抓起毛巾擦干,后事着收起书,手电筒走进了屋子里。

    方阳回到房间里之后,拉开灯,看了看床头桌的照片,这是柳小荷留给自己唯一的念想,虽然只是一张一寸的照片,但是无论照片再小,也难以掩饰她的清秀绝美。

    那水灵灵的大眼睛,那乌黑顺滑的头发,还有那红嫩~嫩的小~嘴巴,看着想亲一口,但是他不舍得,因为他想着哪天去赶个集的时候,去照片馆里过过胶,要不然现在亲一口,明天不成~人样了。

    躺在床~,把照片放在胸口眯了眼睛,也许是刚刚练得累了还是怎么的,过了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而梦里他还真做起了好梦,柳小荷回来了,两人一起办了一桌丰盛的婚姻,热闹的唢呐声,满院子的人,洒喜糖,大花轿,人人脸都是羡慕的眼光,在院子里两人被乡亲们推来搡去,闹得热火朝天,特别是看着盖着红盖头的小荷,简直是花仙子下凡尘的感觉。

    …………

    而这边两个女人眼看着方阳回屋睡觉,等了一会见没啥动静了,这才叹了口气。

    “走吧,回家!”

    这时两人才发现,不看见这壮小伙子还好,看了之后,现在留下来的却是满满的空虚寂寞。

    “嗳,美人,今天晚姐们没白叫你吧。”

    “切,我可叫你婶子呢?啥姐们姐们的。”

    一枝花咯咯笑了说道:“切,啥婶不婶的,我巴不得你叫我老妹呢?只要咱们关系好,叫啥都无所谓。咋样,看得心里痒痒不?”

    苏美人怎么着也是个轰动一时的最美村花啊,虽然现在有了点年轻,但是平常在村子里也是端庄大方的女人,哪能这么明目张胆的说出那么放荡的话。

    “没啥感觉?”苏美人这时甩了一句。

    “没感觉?我才不信呢?我看看”

    一枝花这时冷不丁的一伸手竟然往苏美人的腿间捞了一把,弄得苏美人呀呀叫了几声,躲闪到一边儿。

    “你,你干嘛呀,想那事了找你们家大嘴去,变态啊你?”苏美人这时有点恼羞成怒的感觉。

    一枝花之前可是干那行当的,什么没见过,这时没脸没皮的说道:“还好意思说,看,都湿了不是,还装,得了吧,你呀赶紧回家去吧,我呀现在去城里找我们家大嘴去了。”

    “啊?大晚的,你不怕?”苏美人一脸的惊讶?

    一枝花咯咯一笑,推起旁边的一个破自行车说道:“怕?怕啥?鬼?没有吧,要有我还真想见见;还有什么,流氓?那不是正合我意啊?只要他想,我从了他,大不了让他从了我呗,不那几分钟的事儿,还省了我家大嘴了……”

    ://..///34/3435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