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815章 离开咱们村吧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苏美人心里也急啊,眼看着方阳遇到这种事,想帮又不知道该咋办?

    “我也不知道啊,这时间可是命啊,要不我现在去找个拖拉机去……”

    一枝花那个气,不耐烦的说道:“美人,你算钱算傻了吧,算你能找着拖拉机,谁会开啊,一个老爷们都没有,难不成叫村长开去,这事儿可跟他家小溪有关系,你想他撇还撇不清呢?给你开……别做那美梦了。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啊?那咋办啊?”

    “好了,你们都别吵了,我帮他看看吧。”在大家都在议论纷纷的时候,门口的女孩开口说话了。

    方阳这时一愣,心想对这村子里的事一概不知,这女孩又是谁啊?长得静静的,特别好看。

    “你,你是不是那槐树村的那啥……”这时一向消息灵通的一枝花抓抓头发说着。

    这个满脸笑盈盈的女孩点点头说道:“是的,我是贾六的外甥女,小雪啊,你忘记了,我,我好像应该叫你妗子吧。”

    “哦哦,明白了,小雪,白如雪是吧,对对,当时我嫁过来的时候,你呀还是个黄毛丫头呢?现在一下变成大姑娘了,你看这小身子长得,真跟我当年似的,姑娘啊?你想不想挣大钱,要是想啊,妗子给你指条道,保证让你不出一个月当红牌,一个月几千万都不成问题,我有一姐们……”

    一枝花之前在城里做过小姐,所以一看到这漂亮姑娘恨不得把人家劝过去做那事儿,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虽然从良了很多年了,但这事儿一提起来,他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特别兴奋。

    “那个,我身这人都快死了,麻烦能不能先看病。”这时方阳觉得这个浓妆艳抹的一枝花知道不是好东西,便打断道。

    “是,说起这事儿,跟见客人似的!”此时的苏美人也趁机碎了一句!

    方阳在心里骂着一枝花,恨得牙根痒痒。

    这时柳富贵也来了,大声问着怎么回事?

    “对,这事是我干的。”

    方阳的话一出,便看到苏美人心头一紧,赶紧拉了一下他说道:“方阳,你说啥呢?那这事也不怪你不是,都是这贱麻子他无理取闹,要不是他先动手,你也不会把他扔树不是。”

    柳富贵看看他说道:“方阳,要是这事儿不说明白了,你呀别在我们柳花村呆了,刚来我们这几天惹这种事,你知道这贱麻子什么人吗?连我走道都避着他,这样啊,不管以后谁问起来,你说这是你的事儿,别跟我们村里的人联系到一块,你是外来户,别人也没法咋着你,大不了走人,我的话,你好好琢磨琢磨,走了……”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愣了,心想这村长心也太黑了吧,这不明摆着欺负一个外来户吗?

    白如雪这时非常平静的替贱麻子清理着伤口,看着离开房间的村长又看了看方阳,没说话!

    方阳看着村长走出院子头还是懵的。

    这他麻的叫什么话,要不是你家那妮子勾搭老子给她揉脚,会有这事,我还不是为了你妮的安全,才把这贱麻子扔树的,现在倒好,你逼着老子背这黑锅,我去……

    “我次奥……”方阳这里跟头狮子一样吼了一声,冲到小床边。

    白如雪正在帮着贱麻子清理伤口,一看到气呼呼的方阳冲了过来,吓得赶紧站了起来,不知道他要干吗?

    “你,你要干吗……”

    没等到白如雪说完便看到方阳一伸手冲着贱麻子的裆里是一下。

    “哎哟!我曰你~娘噢!”没想到还在昏迷状态的贱麻子大叫一声,疼醒了。

    当贱麻子捂起身子看到竟然还是方阳的时候忍不住骂着。

    “你还骂人,信不信老子整死你。”方阳这时也急了,看看他骂道。

    “嘿,你个烂货,还跟他我贱麻子顶嘴,我,我给你拼了。”说着见贱麻子忍着疼痛抓起竖在床头的苕帚打了过来。

    没等他抡过来,便见方阳冲他是一拳,再次打晕过去。

    “方阳,你干嘛呀,好不容易醒了你又给打晕了,这家伙要醒过来还有你的好啊?你呀啥都别说了,赶紧回家吧,到时候,他醒来的时候,我们说你掉沟子里晕过去了。”苏美人这时出主意到。

    方阳看看躺在地的他,也没别的办法。

    “好了,你听他们的,赶紧回吧。”小雪轻声的说了一句。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听到小雪的话,方阳竟然鬼使神差的照做了,把床支好,把贱麻子放去,这才被两个女人推了出去。

    当走出贾六医生家的时候,方阳心里还砰砰直跳,心想本以为能跟这个娇美的小医生白如雪好好认识认识,没事谈谈理想,谈谈人生啥的,现在倒好,一切都泡汤了。

    得,还是先回家吧,娘还等着吃早饭呢?

    当他走到这个矮土墙的时候,看到两个村里的妇女从家里出来了,看着她们议论着走去,心里又忍不住怅惘起来。

    看着那崭新的喜字,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十分鲜亮,似乎和小荷结婚的事历历在目,她那娇美令人眼馋的身子,现在还不停的在脑海里浮现。

    虽然两人并没说什么话,但是却能感觉到柳小荷绝对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但是他是不明白,洞房花烛夜他会尖叫一声逃走?

    “胆儿啊?是你吗?”这时小木门一开,门口一个拄着拐棍的老太太立在门口轻轻的问了一句。

    方阳一看是丈母娘,赶紧应了一声:“娘,是我,你眼睛不舒服,出来干啥。”

    “哎……胆儿啊,过来,娘有话给你说。”说着便努力的揉了揉眼,摸索着走了进去,方阳赶紧走前去,扶着他走了过去。

    老太太的眼不是全瞎,只是害了眼疾,必须要每天点眼药,能看清一点,不过见风流泪,所以生活基本能处理,但很费劲。

    “娘,你是不是听他们说啥事儿了。”这时方阳想到刚到家门口时两个从家里出来的妇女,如果没猜错,肯定把这事告诉娘了。

    “是啊,胆儿啊,娘对不起你啊?你看,本来是让你跟我们小荷结婚了好好过日子的,但是……哎,我也没想到小荷怎么会这样,娘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说着便弯下腰冲着方阳鞠了一躬。

    “呀呀,娘,看你说的什么话啊?我们俩既然结婚了,那我们是一家人,你放心,不论小荷去哪里我一定都会把她找回来的!”

    “算了,不找了,她一个人也惯了,你也不用担心,也许过个十天半个月的回来了,胆儿啊,你来,娘想跟给说件事。”

    方阳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个时候找我有啥事?

    刚走进院子里便看到一黑一白两只鹅便冲了过来,两个鹅头像是两个电钻似的啄了过来。

    “去去……”

    这时娘用拐棍朝着冲过来的大白鹅打了一下,两只鹅一看主人打过来,便嘎嘎叫了两声,挪着身子到了井边喝了几口水,嘎嘎叫了几声,两只黑豆似的眼不停的望着方阳。

    “你们两个给我听好了,以后我是你们的主人,再拧我,我把你们变成烧鹅。”

    方阳吓唬着,两鹅嘎嘎叫着后退几步。

    娘这时也嗬嗬笑了笑说道:“人家都是狗看家,而咱们家啊,是这两鹅,回来了两个偷鸡蛋的,愣是让那只大黑鹅给拧得裤子都拧烂了,好几年了,我一直没舍得卖。”

    “是啊,那别卖了,这鹅挺通人性的,又肥又大,看着也挺好看。”方阳说着,见这两只鹅也在不停的看着他,和善的叫了两声。

    “来,胆儿啊,你坐着,等我一下。”说着便顺手拉过一把竹椅。

    “哦,娘,你要干吗去,我帮你。”

    “不用!等着。”说着便用拐杖摸索着走了进去。

    过了没一会,便看到娘从里面走了出来,方阳赶紧把竹椅扔过来,扶着她坐下来。

    而后从对襟衣的蓝布衫里掏出一个蓝格子的方手帕,慢慢的解开。

    看样子这手帕应该是个重要的东西,看娘小心翼翼的样子,心想不会是个什么传家~宝啥的吧?长命锁?还是地契,不过家村里的地皮,真没啥意思,算是卖庄基地也没人要。

    “胆儿啊,刚刚你那大娘给我说了,你把那贱麻子给打了,还扔到树,恐怕以后啊他放不了你。”

    说着便把包拆开了,原来里面是一个带着绳的小钱袋子里,娘从里面掏出来一卷用皮筋拴着的钱,放在他手里。

    “这里是我攒的一千块钱,本来留着做棺材板的,现在看来不能再放了,你拿着,能走多远走多远,以后也不要回来了。”说话的时候能看得出来老太太的眼圈红红的。

    “娘,你说啥话呢?我方阳,既然已经跟小荷结婚了,那我是小荷的人,生是小荷的人死是柳家的鬼。”方阳没说谎,在他心里是真想着在这里住着。

    虽然家在五富村,但是家里已经没啥人了,要不是大娘托人介绍给柳小荷,说不定自己还打光棍呢。

    ://..///34/3435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