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805章 真正的高富帅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切,看你说的,什么叫混子啊,我们可是正儿八经的公司,知道我们的后台是谁吗?那说出来绝对跟庄雅诺与之抗衡,徐氏面料集团,公司里的面料啊基本都是在我们公司进的,所以……”

    “好了,别那么多废话,别以为我不知道,那胖妞都说了,你不过是那山头的贼,还说什么好虎山的三当家的,酸不酸啊?”汪小曲一脸的瞧不起。 .vod.

    “胖妞不知道内情,我告诉你啊,好虎山的屌哥是我的直属司,我们兄弟们呢主要负责是徐公子的安全与旗下公司黄金街的业务经理,你放心,不久的将来,我们这个黄金娱乐大卖场……”

    “什么,说正事,我现在想把居花灿给整死,你能不能找人把他干掉?不用让他死,少条胳膊断条腿最好,我要看他生不如死。”

    看来汪小曲这回真跟居花灿结仇了。

    一听说居花灿,唐奉承哈哈大笑:“小曲,你真舍得?我看你之前跟他关系不错?”

    “放屁,我什么时候跟他好过,能不能办?”

    “办是能办,不过有啥好处……”这时听到唐奉承一腔的淫~笑“我给你说,别的,我唐奉承不敢说,但是收拾个人那绝不在话下,我们好虎山手下千号兄弟,整死一个人,一句话的事,不过看在咱俩是下级关系的份,谈钱伤感情,不如你……”

    汪小曲见他停下,顿时明白他想说什么:“好,依你。”

    “啊……”唐奉承万万没想到她会答应,便笑笑说道:“小曲,反事还是三思一下较好,再说了,我的条件还没说出来呢?”

    汪小曲哼了一声:“你不是想占我便宜吗?只要能把这小子给我整了,我可以满足你一回”

    “啊?真的?你可不能反悔?”

    “你放心,反什么悔,我汪小曲从来说话算话,不像你……”

    “好,成交,你放心,等我消息。”

    刚想挂,便听到汪小曲再次叫了一声,把声音压得极低:“对了,最好把大小姐也给捎着收拾了,今天我看了她的行程表,今天晚他们在‘客满堂’里小聚,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

    “太好了,等着瞧好吧,小曲等事成之后,可另反悔哦,不过哥会温柔点的。”

    说完便一脸的淫~笑,汪小曲哼了一声:“想得美,次奥,鳖货”说完便收好手机发起呆来。

    …………

    出了办公室里居花灿并没有直接回老胡同,而是在出公司的时候被胡大海拉住。

    “兄弟啊,很久没跟你聊过了,没事唠两句撒。”不由分说便把居花灿拉到了办公室里。

    看他一脸的憋屈便问道是不是遇到啥事了?

    胡大海叹了口气:“不瞒你说,哥哥我真遇到件窝心事,那李大~波知道吧,我那小情人,他奶奶的,前天辞职,昨天晚我出去喝酒,你猜怎么着?”

    “不用说,不鸟你了。”

    “呀呀,灿哥,你可真能耐,没错,不但是不理我了,更他麻的窝火的是还跟了一个老头,之前开车收废料那老宋你还记得吗?”

    “记得记得,我记得刚刚进公司唐奉承那狗杂碎不给我车送,是坐得那老宋的事。”

    “对对,是那老头,你说那老头长成什么样,又老又丑身一股子汗腥味,她,她李大~波竟然,竟然跟着他过了,还说什么要结婚,可把我气得哟,你说我堂堂一个大公司的保安队长,一说出去,多长脸……”

    居花灿哈哈大笑,拍拍胡大海的肩膀说道:“好了,海哥,这是你的不对了,贫贱夫妻百日哀,没人跟你吹着西北风跟你唱情歌,别整天怨天尤人,说三道四了,有这时间啊,去挣钱去,搞个兼职,摆地摊,送煤气,拣废品,卖烧烤……等咱哪天腰杆子直起来了,钱包子鼓起来了,昂头挺凶再到李大~波跟前去,用钱砸晕她,这个时候,你不用担心没有李大~波,清一水的大子,翘p股你赶都赶不走,到那个时候,你不但能娇妻美妾,还要不时的往后吆喝着:都他麻的给我站齐喽……”

    看着居花灿那感慨激昂的演讲,胡大海的脸真不是色,憋了几句说道:“啊,又是班又得去搞那些,我……我吃不了那苦……”

    居花灿哼了一声,站起来说道:“好了,良言已相劝,要是你想着妻妾成群,得付出劳动与汗水,要不然恐怕连你老婆都要离你而去。”

    说着站起走,胡大海顿时拉住他说道:“别别走啊,看你说的……我看你也不是高富帅,咱整得娇妻美妾一大堆?”

    居花灿咧嘴一笑:“虽然我不是高富帅,但我却是黑粗巨……”

    “啊?黑粗巨……真的,有,有什么办法练成黑粗巨?”胡大海感觉没钱不好挣,但是这个好像可以有。

    居花灿一脸的坏笑,让他俯耳过来,胡大海赶紧乐呵呵的过来:“灿哥,说吧,咋练?”

    “撸……”

    “靠……”

    “哈哈……”居花灿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

    …………

    居花灿边走边逛,反正虎已喂过,所以晚去会也没事。

    刚走没多远,便感觉到手机在震动,掏出手机看了看,笑了,心想这个胡大海真有意思,看来非找破砂锅问到底了。

    “海哥,什么事啊,我还等着泡妞呢?麻烦你有话一起说完好吗?”

    这时听到海哥吞吞~吐吐的问道:“灿哥,你走后,我思前想后还有点想不明白,光靠撸也成不了黑粗巨啊,是不是还有什么口诀,秘笈啥的,有啥地方可以买到不?”

    听到这居花灿真乐了,本来是一句玩笑话,竟然让他记在心时顾。

    “好吧,虽然我不是高富帅,但我却是真正的高,富,帅……”

    胡大海听得云里雾里,反问道:“你又是高,富,帅……?嘛意思?”

    居花灿看他惊讶的口气,笑了笑说道:“高,虽没你高,但,我智商高;富,虽不及富二代,但我的精神却是富可敌国;帅,虽然没有人我帅,但,我却能成为讨女人欢心的大帅……所以女人有的时候不在乎你高不高,富不富,而在意的是你对她:在不在乎……”

    看着电话里没了声音,便再次追问一句:“听懂了没,海哥,好了,要想泡谁,以诚相待,先把心交给他,她会把心交给你,对了,做这些事还是做好掩护,你不像我,我没结婚,你有老婆,能让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这是本事,如果你做到了,那么,你我还高,富,帅……祝你别东窗事发,挂了。”

    听着居花灿把电话挂断,仔细想着他的话,确实有几分道理,便拿起笔记在了笔记本。

    …………

    傍晚,回到老胡同,把虎喂了之后,便把院子里的树包了些杂物,准备打打拳,现在他明白,要是没两下子功夫,说不定哪一天得遭殃,此时他发现了一个很神秘的怪事,昨天晚被小老虎扒~开伤口舔~了舔,而现在不但红肿散云,而且伤口已经快速结疤,现在连疼感都没有了,不得不说这老虎的唾液还是一种天然的红伤药。

    等把树耙子整好之后,便打了一通,伤口除了有点痒已经没什么了,只要伤口一痒,表明这伤基本已经痊愈。

    为了感谢这小老虎,他打算今天晚还带着他们疯一回。

    小老虎见他不停的捶树,也跟着抓个不停,最后跟着三只虎打闹个不停,小老虎趁机把他按倒,又进行了一次舔伤。

    又痒又舒服,居花灿竟然尖叫不止。

    “给我让开,救命啊,哈哈……”这种又哭又笑的声音,让旁边的两只大虎无奈的望着,不明白他是舒服还是疼。

    “呀呀,给我让开,怎么能咬人呢?”这时门一开,庄明溪顿时从外面走了过来,拣起地的枯枝,便打小老虎。

    小老虎这时一个钻过来,把大小姐驮了起来,而后“嗖”一声跳出砖墙,跑到了胡同里。

    “噶喏……”

    两只大虎叫了一声,见小老虎又急速掉头跑了回来。

    而再看庄明溪已经被这虎带吓得脸无血色,居花灿赶紧走过去把她扶下来。

    “大小姐,没事,有我在。”说着便用手捋了捋大小姐的凶。

    凶衣松紧~合适,凶器个大沟深,手按去感觉松松软软,弹姓十足。

    “呀,滚开,这里是你随便摸的吗?大色~狼。”缓过神的大小姐这才明白过来,赶紧打开他的手。

    “谁想摸你似的,高高低低,翻山越岭的有啥好摸的,不像你摸~摸~我,平常,结实,棱角分明,这才有手~感。”说着便拉起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凶膛。

    “你真流芒……”

    “啊?大小姐,你任性可以,但不能掩盖事实啊,你摸~我,还说我耍流芒,太没天理了。”居花灿一脸的坏笑,庄明溪被他说的一言不发,“好好,居花灿,我算是看透你了,你是流芒专家。”

    ://..///34/3435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