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632章 逃出生天50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她把头凑过来,居花灿笑笑说道:“不是把头凑过来,而你的p股”

    一提到p股金泫雅顿时咯咯的笑了起来:“你,你真是坏死了,人家还是女生耶,能不能别那么粗俗不过你们男人啊,让别人爆一下也不错,让你们也知道知道被爆的滋味,看你们还想不想老爆人家。 ”

    听到居花灿想死的心都有了,心想你这孙子可太不纯洁了。

    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这么说,你被人爆过?”

    金泫雅一听顿时用肩膀靠了他一下说道:“去你的,你再说不理你了,没想到你还真是一个坏蛋,说你跟我表姐是不是有一腿?我可告诉你啊,你呀小心点吧,我那姐夫可是个有钱人,你呢?是不会打动我姐的心的,谁愿意嫁给你一个穷光蛋啊?”

    居花灿这时把身子凑了过来,手不停的挪到她身上。

    “呀,你干吗呀?捆着你还不老实。”

    居花灿看看他,笑了笑说道:“我说泫雅,让我怎么说你好呢?现在是什么时候,不是讨论嫁不嫁人的问题,而是赶紧想办法怎么逃出去,你想啊,咱们现在是被那一群小子给困到这了,要是我们不想办法出去的话,等他们转身回来,说不定就不至我的菊花残而你那菊花恐怕也不保噢”

    “你你可真恶心,动不动就提那里。”

    “好了,你别动啊,我先帮你解开绳子。”

    说着便正大光明的靠过去,在她身上摸来摸去,还别说这烟灯瞎火的摸到起她的小手来真有种冲动。

    心想既然这时间这么无聊要是能跟他嘿咻一番那该多少情调啊,小烟屋,果真是个不错的地方。

    此时他虽然已经摸到了绳头,但是她却故意装做不知的样子继续往她的p股上摸着。

    “在这里啊,手腕这里有头,快点。”

    “不对,不对,我摸到下面也有一个头”

    金泫雅想想不对啊,明明他们捆的时候是在手腕处有一个死结,下面怎么会有头。

    “下面有什么头?”

    “下面有个小裤头”

    “你,你坏蛋,让放手,我先帮你解吧。”此时他就感觉居花灿的手竟然一下钻进了她的裤子里,还挠了几下。

    弄得他痒得钻心。

    “你可真没劲,你先解我可以,但是不能摸我p股哦,我怕痒”

    他笑呵呵的说着似乎此时的危险的感觉在他心里荡然无存。

    没几下居花灿手里的绳子便解开。

    “好了,你等下,我解开之后啊,就帮你宽-衣解--带。”

    “滚一边去,谁让你宽衣解带。”此时她觉得有点后悔了,心想对啊,把他先解开了,这小子会不会趁机

    想到这里她真有点担心了。

    “你放心吧,我是那种人吗?再说了要是你和你表姐比起来我还是比较喜欢沈笑笑多一些。”

    人大多都是这样,就像现在这个情景,本来觉得这小子不是好东西怕打自己的主意,但是听他这么一说竟然更喜欢表姐沈笑笑,心里倒是升起一阵醋意。难道自己的魅力不够?还是自己长得不够美!还是

    此时金泫雅倒想从他嘴里说出喜欢的是自己,而不是表姐!

    一连串的疑问吊起了她的胃口。

    “你觉得我哪里不如我表姐?”

    她嘴里吐出一句生硬的话,能感觉到她骨子里的犟脾气。

    正合我意!居花灿心里坏笑一下。

    “哪点不如你姐,我还真不好说,不过呢,不论相貌,性格,应该都有点小差距吧,不过你长得也够漂亮了,没得说,但是感觉你骨子里是个要强的女孩,你看说话这么生硬,不过身体还是蛮灵活,而且还够软”

    说着便把手轻轻的放在她她的腰上捏了一下。

    “你,你”

    “我?呵呵,我的腰没你的软软,你看,这小腰多细啊,我来量量”说着便趁机把手轻轻的在她腰上走了几指,女孩的小腰虽然不是重要的敏感器官,但是男人对女人那种天然的攻击力已经足矣让她的身子随之灵动。

    她忍不住娇笑几声。

    “快放手了,我,痒死了”被居花灿弄得整个腰快要酥掉了。她忍不住靠在他的凶上。

    不时的挺着凶,虽然是屋子里烟乎乎的,但是透过那小小的门缝能感觉到一丝亮光,在烟暗的环境里时间长了,就能看到模糊的影像,此时他感觉到她那一对迷人的酥凶已经高高挺起,不但高挺而且能看到那亮眼的白色,与衣服有着明显的差距。

    “不过这里好像比你姐的大多了。”说着居花灿把手轻轻的放在了她那一堆被包得坚挺的地方。

    此时的金泫雅感觉到凶上被他的大手包住,浑身一阵疲软,由于女人的凶是特别敏感的地方,所以她忍禁不住的闷哼一声。

    “快放开,那里摸不得。”

    “为什么?”居花灿边说边不停的抓住那两坨丰满的雪白轻轻摇了几下,随着她那么一摇,她的身子也随之摇摆。

    “放手,再不放手我可喊人了。”

    居花灿听了之后嘻嘻一笑:“就是,我就是想让你去喊啊,你不喊人我们怎么出去啊,最好骂得难听点,要不然引不起他们的注意。”

    居花灿可是个说到做到的,刚刚保是把手放在外面,而此时听到她要喊,把手哧溜一声竟然冰凉的钻进字她的凶中。

    顿时感觉到进了一片暖地,那两个热乎乎的地方好像是一个天然的暖手器。

    她被弄得倒吸一口冷气,嘴里不停的骂着:“居花灿你不是人,等我出去之后非把这事给我表姐说让你谁也捞不到。我还给我姐夫说,让他找人打死你,你个死王八”

    “嘘,你,你再说我就不当你姐夫,当你丈夫”还没说完就见他轻轻的把两只手都紧紧的握住那个最迷人的上面。

    “怎么了,叫啊,你不叫我们怎么出去啊。”

    “居花灿,你不是人,快点啊,快点”

    居花灿怎么也没想到刚刚还叫得凶惨的他竟然能说出这种话,嘴里反问道:“快点?不要吧,我来帮你解绳子。”说着便想抽手,但是就在他抽手的时候,感觉到她一仰脖子,竟然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嘴里呢喃一句:

    “不急下面”

    我得要她变为主动,这样互动起来才有意思。

    想到这便不停的吻着她淡淡发香间的耳廓

    女人的耳廓是不但是一个完善的听觉系统而且更是一个男女恩爱时的一个最重要的传导系统。

    不管你是用手还是用嘴,只要轻轻一碰,女孩小则会轻颤花枝,多弄一下便会让他乱心而送身入怀。

    在耳边轻轻几吻之后,那鼻边故意吐出来的热气,让靠在他怀里的金泫雅一下没了分寸,本来是骂他个王八蛋,死货烂人的她,此时却感觉到了什么叫男人的魅力,什么叫技巧下的俘虏,她似乎已经被他的手,吻彻底击垮

    她感觉整个身上如同蚁爬,深身每一寸肌肤都想迎合着他每一次的碰触,特别是双间之间,有一种极大的渴望,她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她竟然慢慢的把身子转了过来。

    居花灿这时一下抱住了他,而后她便感觉香腔一下被填满。

    “呕”

    许久,终于风停寸歇了,她的身子彻底的软了!

    “你的身子真的好软!”他轻轻的动弹了一下身子,而后低头朝着埋在衣服里的地方亲了一口。

    “去,快起来了,我们还要出去。”

    “不急今天是周末,我们还可以”

    没等他说完便看到她一下把他翻了起来,而后摸到裤子掏出手机照了照这里。

    “要干吗去?”

    居花灿这时也赶紧摸到自己的裤子,心想裤子什么时候脱的都忘记了,真是太疯狂了。

    “出去啊,你还真想着在这里过一辈子啊?”

    居花灿笑了,这时把衣服穿好之后说道:“如果这里弄上电灯,扯上网线,有人送吃喝,再加上你这个美女,在这里过一辈子又有何妨。”

    听了他的话,金泫雅差点笑了,拿出手机看了看居花灿那红肿的嘴片,朝他脑门上拍了一下:“想什么呢?谁跟你在这里过一辈子啊。”

    看着手机微弱的光芒下的脸,脸上却没有一点的憔悴,相反更为红润与嫩白。

    事后的女人最美,这话真的太准确了。

    她的美已经超乎了想象

    是啊,这里可不是久留之地,还是要赶紧出去要紧。

    二人来到门口,拉了拉这个小铁门,铁门不高,金泫雅站头还要碰头,趁机用手机看了看四周,原来是一个小库房,里还摆着不少的檀香,神相换洗的黄袍,当他举起手机往身边看时,顿时吓了一跳。

    “呀!”他尖叫一声。

    “干吗呀?大惊小怪的?”

    当他把手机照向那里时,吓得金泫雅差点坐地上,就见一对牛头马面,正拿着怪叉立在门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