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325章 大智慧啊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看着方阳一脸小受的样子,已近更年期的老女人白大美,竟然找到了青春的感觉。

    “臭小子,想什么呢?我是你婶……”

    “哦,那我就放心了,婶儿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啊?”方阳这时才装做十分纯情的样子开着。

    “得,去别的地方也不安全,这样吧,走,到我家算了,有事咱们就一下说透。”

    “行。”

    说完便开着车子去了白大美家。

    刚到家的时候,便看到那方怀仁正撅着p股往屋里瞅呢?

    “婶儿,我叔在偷看什么呢?”

    “那就不用你管了,走吧。”

    刚一下车,便像是推犯人一样推了进去。

    “哟,这不是方大村长吗?”

    “叔,别笑话你侄子了,我就算当个省长也得叫你叔不是……”方阳呵呵笑着。

    “明白就好,我可告诉你,做人不能忘本,记住我是你叔就行。”

    方阳再次笑笑:“你放心,就算我亲你给忘了都忘不了你,因为叔叔你……某个地方跟别人不一样!”

    “你……”这一下可把方怀仁给气得脸都绿了。

    “好了叔,开个玩笑,咱们不是有事要谈吗?走走屋里谈去。”方阳这时一本正经的样子,好像压根没把这事放在心里。

    “你谈什么谈啊,你能谈出个什么结果来,去外面放风去,一只蚊子都不能放过来!要是这事传出去,我弄死你。”

    说完便吓得他尖叫一声,赶紧出去了。

    方阳也被白大美给拉了进去,看到正在床~上轻泣的小宁妹妹,这个时候的小宁早已哭得梨花带寸了,尽管在努力止着哭声,不过两只美丽动人的双眼已经哭得微肿通红。

    “别哭了,自己做了那见不得人的事儿,还有脸哭。给我闭嘴。”

    小宁这时投来一丝极其厌恶的眼神,但是却没吭声。

    “婶儿,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吗?怎么老这么对我小宁妹啊……”

    “啪”一声,白大美冷不丁的一拍桌子,吓了方阳一跳,看着她。

    “怎么现在知道心疼我们家小宁了,那就把她娶回家吗?”

    “我已经订亲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方阳故意没心没肺的说了一句。

    “什么,你现在知道你订亲了,那你还在车子里把我女儿给……那个了?你说吧这事怎么办?”这时的白大美就像是一只母老虎,再次拍案而起,走了过来。

    “婶儿,这话你可不能乱说啊,我怎么也不可能和我小宁妹做出那种事儿。”方阳这时理直气壮的说着,不过就在他刚刚说完便还是偷偷的看了看小宁,小宁这时嘴角一撇,委屈的差点哭出来。

    方阳知道这么说,她心里苦,不过这个时候必须要这么做。

    “好好,方阳,你个臭小子你可真行,那就来吧,我这回非得让你心服口服,你来看看这是什么,这是什么,你告诉我……”

    说完便把早就准备的照片打开,把手机推到她身上。

    “婶儿,你可真够狠的,为了达到目的,什么都能做得出来,小宁妹妹可是你女儿啊,你怎么忍心拿这个开玩笑呢?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们还不知道吗?我知道我和小宁妹妹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我也很喜欢我小宁妹妹,但是就是受不了你们俩个这样的人,要是我想着和小宁妹妹发生点什么事的话,还会在这种地方?随便找个旅馆什么的都解决了,我会故意让别人拍到,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我记得是你非得让我开着车一起去接小宁妹妹的,还吃了饭,我们本来是一起回来的,我还记得我头晕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这后来你们怎么就不见踪影了,我一醒来你们就这么审我,难道这么做你不觉得很拉低你们的智商吗?只要是不傻的人都能明白,有一种非常大的可能就是你故意制造了这场意外……”

    “你,你,胡说八道,虎毒还不食子呢?怎么可能拿我的女儿下手,你以为我有那么歹毒啊?”

    方阳摇摇头:“婶儿别人我倒不信,你……一切皆有可能。”

    “你个臭小子说什么呢?别给我打嘴仗,说吧,这事怎么解决?”

    “怎么解决,这压根就是诬陷我,我有什么好解决的,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参与,不理会,不承认,这可咱们习大大的大智慧,我相信这也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不参与,不理会,不行,这事你要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就给你没完,还有你看这里这里,还还有这一张,这么多张,你敢说这是假的?就算把你烧成灰我都能认出你来。”

    说话间便看到这白大美伸手划着手机,一张一张的给他看。

    “拍的不错,角度很到位啊,那么请问一下要是以这样的角度拍的话,应该这人就在车窗处,你想想这大下午的,车窗那里站个人我们俩个人都没有觉察到?你觉得我们会有那么投入吗?”

    “你……”这时的白大美一下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方阳会提出这现实的问题。

    对呀,大下午的车窗边上站个人怎么也不可能不知道?

    “我怎么样?是不是说的很对,你是不是哑口无言,既然你说不出话来,那就表明我说的有道理,那么咱们就可以暂时得出一个结论,一种可能是这照片是别人ps的来骗你钱的……”

    “怎么可能,我白大美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连这点智商都没有,你以为我傻吗?想在我这骗钱,门儿都没有?”

    听到这方阳又笑了。

    “哦,我想想也是,既然第一种可能没有,那就只剩下第二种可能了。”

    “什么?”这时的白大美一下就皱起眉头,现在才明白方阳这个臭小子真的不简单。

    真有点小看他了。

    “第二种可能就是你拍的。”

    “啊,你,你胡说八道,这,这怎么可能?”

    这白大美一听,就像是被当众拔光示众了一样。

    “婶儿,你那么激动干吗?”

    “我,我什么时候激动了,你个臭小子太能扯了,我再傻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儿,我……”

    “呀,婶儿这话说的好,只可惜啊有的人说人话不办人事儿,婶儿你要是现在还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的话,那我可以给你打保票,你绝对会丢大人,我也想告诉你,适可而止,不要落得自己难堪,婶,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方阳在说话的时候,用两只眼直直的盯着她,弄得这白大美不敢直视。

    “看样子你是明白我的意思,那要是没事儿,我就走了,小宁妹妹没事的,这是你~妈我婶给咱们开的一个玩笑,我走了。”

    方阳说完便笑笑要走。

    却看到她一下就冲了过来。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我白大美走的路比你过的桥多,吃的盐比你喝的水~多,你小子竟然糊弄我,没门儿,这事说不清楚就别想着出去。”

    听到这,方阳回头看看她。

    “婶儿,给自己留点面子,不要把脸皮扔到地上让人踩!”

    说完便笑笑走了出去。

    “你可拉倒吧,给我站住。”

    说话间便挡住门口。

    方阳看看他真的太不识趣了,便嘴角上扬压低声音说道:“婶儿,你把手伸到……”

    “啊!”没等方阳把话说完,已经看到她把嘴张得老大,脸也不由得通红如血的样子,一下就乐了。

    “婶儿,你应该明白了吧?不要把别人都当成傻~子……”

    说完便扬长而去。

    当他走出大门口的时候,看到那方怀仁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方阳笑笑:“叔,有空去我那喝酒去。”

    “啊,喝酒?哦,好好,好好,那大侄子慢走啊!”

    这方怀仁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一听说喝酒,还以为这事成了,心里那个高兴便跑了过来。

    刚一进到院里便看到老婆还立在门口,脸上的红晕还没退去,以为老婆高兴的双颊泛红。

    便走到他面前,伸出大拇指:“老婆我必须要用梁守业的话来夸夸你:大智慧啊,哈哈,大智慧,方阳和咱小宁的婚事儿是不是成了……啪!”

    “啊,你你……你这死婆娘发什么神经啊,怎么动不动就打人啊,平常打就打吧,现在咱女儿小宁在家呢?你还打,能不能给我点面子,我怎么说也是个男人好吧。”

    “男人,你他麻的就是个废物,怪物,你自己想想还是个男人吗?你就是个恶心的猪八戒。”

    一听说老婆骂自己猪八戒的时候,让他一下想起了下面那个异于常人的地方。

    摸着那打得火辣辣的脸,感觉活在这个世界上真没意思。

    “方小龙,在哪里?”就在这时看到气得脸色发乌的白大美气呼呼的打着电话。

    很快里面传来儿子方小龙的声音。

    “谁是方小龙啊?不认识?”

    “就是叫你个小畜生的,你不是方小龙是谁?”

    “哦,叫我,我不是早就改你姓,姓白了吗?请叫我白小龙。”

    听着儿子那痞里痞气的声音,简直就像是镇上的大混子刀疤的感觉。

    “行,你小子有种,白小龙,我不管你小子现在在哪里,立刻,马上给我滚回来,要是半个小时过不来,你就给你~妈准备后事吧。”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