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285章 你俩处的咋样了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方阳这个时候还真不知道左安昌在后面尾随,所以在二人临分别的时候,就和小情侣一样,有种恋恋不舍的感觉。

    而后开着车子走了,左安昌这个老东西,并没走,看着去配钥匙,最后把门关上,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出来,心想,咦,这个死丫头工作够清闲的,这大白天的在里面干吗?

    当他再次把头伸过去看的时候,便看到二楼上面小溪端着一个脸盆出来。

    这左安昌不看便罢,当一看到小溪竟然在洗方阳的裤衩的时候,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而后又拍了两张,当小溪好像发现有人似的一扭头,吓得左安昌赶紧开车逃了。

    这一路左安昌那个骂,到了家里,嘴里便骂了起来。

    雪柔妈看着他骂骂咧咧的样子,便问道:“这是谁又惹着你了,又开骂了。”

    左安昌这个时候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长长的吐了一口。

    “还能有谁?方阳那个兔崽子。”

    “这事儿都过去了,你再气也没用不是,再说了方阳这不也不知道吗?他现在比你还窝火?你呀就别给孩子添乱了,来吧。”

    “切,你这老婆子也真奇怪,你还真把这方阳当成你女婿了,实话告诉你吧,这小子在外面有女人了。”

    “啊,左安昌你这死老头子可别瞎说,这是关系到咱女儿这一辈子声誉的事儿,不怕别人说出去笑话?”

    雪柔妈是个本分的女人,当然不想着把这“家丑”外扬。

    “什么?瞎说,你这死老小子跟我过了大半辈子了,还不知道我的为人,我就知道你不信,好,那我就用事实堵住你的嘴,来,你看看……”说完便看到左安昌便把拍下来的几张照片给她看。

    尽管雪柔妈不太相信,但是能看得清楚,这绝对是方阳没错。

    难不成真的看错了?

    方阳就是那种喜新厌旧的人?不可能啊,他前天给女儿打电话,二人还谈到和方阳的事儿,女孩虽然没有直接回答她,但是做为他妈,对于自己的女儿还是很有把握的,他俩个绝对是情投意合。

    “怎么还不相信?要是实在不相信那就没办法了。”

    说完便一下夺过手机就往外走,这一下可把雪柔妈给急了。

    “老头子你向哪去啊,给我站住!”

    “站住干吗?我要是再听你的,我左安昌的脸就扔到地上让别人踩了,你不就是想着我~干吗去吗?你放心,我是不会去找方阳那小子的,我现在就给那死丫头打电话,让他们俩个从现在开始一刀两断,你最好给我站着别动,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便一转身进屋了。

    “喂,雪柔吗?”这左安昌刚一进屋,便拨通了。

    里面传来还没睡醒的声音:“爸,这么早什么事儿?”

    上了一晚上的夜班,这个时候,刚刚躺下,还没睡熟就被电话给吵醒了。

    “都几点了还不起,不要以为不在家爸就说不着你了,在外面不比家里,在家里你懒一点你爹妈不会说你,你在外面就要勤快点明白吗?做事要有点眼力介,你看看现在都快到上午头上了,还不起,你……喂喂,你这个死丫头,敢挂我电话,我非得给你打,一直给你打,看你接不接。”

    说完便再次拨了过去。

    刚一拨通就挂断,把这左安昌也给气得不行,接二连三的拨了过去。

    当他第三次再拨的时候,但看到听到里面传来“嘟嘟”忙音。

    “好,好啊,死丫头片子竟然关机,真行啊,我怎么说来者,这养什么都不能养女儿,这女人就是个赔钱货,养女儿还不如养头猪,养头猪四个月就出栏了……”

    气得这老头子在房间里不停的转着圈。

    就像是一头蒙眼干活的驴。

    “你这死老头子,给你说什么都不听,现在咱小柔不是刚转的夜班吗?忙了一晚上了,能不瞌睡吗?这孩子还没说一句呢?你就讲了一大堆的狗屁~道理,得,我看这个家早晚也得毁到你手上,把女儿逼走了,我也走,你就可以心静了,走了!”

    说完便到房间里抓了几件衣服放在一个旅行包走了。

    “你……你个死老婆子去哪啊?给我站住。”说完便笑笑走了过去。

    “去哪,回娘家,你自己过吧。”

    “你给我回来,你有本事这辈子都别回来?”说完便笑笑走了过去。

    “放心吧,这回你不哭着求我,我都不回来!”

    说完便骑上电动车回娘家了。

    这一走就傻眼了,望着这空空的大院子,就剩他自己,回头想起来,才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是。

    再软弱的人也有愤怒的时候,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现在家里就剩自己,管谁去,猪没他,人也没了,要是真闹得妻离女散的话,这辈子图个啥?

    当他想厚着脸皮想着去追的时候,看到大门口有几个人还在偷偷的看着的时候,还是没拉下这张脸,走到门口把门狠狠的关上,而后坐到了厦下面,抽起了烟。

    闭着眼,听着树枝上传来知了不厌其烦的叫声,也不知过了多久,睡着了。

    一觉醒来,掏出那个三百块钱送的手机,眼看就到上午头上了,便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边摸烟便叫了一声:“老婆子,今天上午弄个麻婆豆腐,再炒个蒜苗鸡蛋……”

    当他一听没有半点反应的时候,这才一下想起来,对呀,老婆子娘家了。

    掏出手机,找到老婆的手机,试了几次也没有勇气打。

    长叹一气,放在手中,而后又快速的拿起手机链,找到女儿雪柔的电话也试了几次,不过这个时候,却也好意思打过去,当他又犹豫了几分钟,还是一咬牙给雪柔打了过去。

    赶紧把手机放在耳边听着。

    “你好,你拨打的电话暂时不方便接听……”

    “这死丫头,把我给拉黑了?完喽完喽,我左安昌辛辛苦苦半辈子,竟然落得如此下场?哎……这男人啊还得有钱,树倒猢狲散哟?”

    ……

    雪柔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近五点钟,夕阳西下,晚霞把整个天都染红了。

    不过却做了一个好梦,一个从来没有过的好梦,这也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做春~梦,在梦里和方阳的缠~绵,让他现在想起来,还特别的兴奋。

    想着那天晚上方阳带着她的玲子姐一起去汽车站的时候,紧紧的搂着他的腰的时候,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

    而在刚刚的梦里,他又见识到了方阳在这方面给他带来的愉悦,让她有一种特别强烈的欲~望,在这个如花一样的年纪,真的很想着放纵一次,享受一下那传说中的幸福感。

    当看到手机,才想起来大早上老爸打电话的事儿,好心情一下就没了,便把手机打开,刚一打开,便看到有十几个电话。

    不由得一愣?

    “我去,不会有什么事吧?”

    想到这便赶紧打了过去。

    “妈,你打电话啥事儿啊?”

    “哦,也没什么事儿,呵呵,你挺好的?”传来妈那温和的声音。

    “对,挺好的呀,怎么了,妈你肯定有事儿,你就说吧!”

    “好,那我就不瞒你了,在我说这事儿之前啊,你能不能给妈说句实话?”妈的话里带着对女儿的关爱。

    “妈,我什么时候没给你说实话啊,你说,保证给你说实话。”

    “嗯,小柔啊,你和方阳处得怎么样啊?”

    一听到竟然问这么隐秘的话题,雪柔的脸也不由得笑了。

    “什么怎么样啊?还不是那样,前几天不刚打过电话吗?这么远你想着能处成什么样啊,你放心吧,我一定听你的话,我的第一次啊一定留到洞房花烛夜的时候,你不从小就这么给我说吗?”

    因为雪柔是他们家的独~生~女,所以从小就特别溺爱她,而妈特别害怕会走歪路,所以一直就告诉他,千万要懂得自尊,自尊,自爱!

    但是现在,随着时代的进步,这样的观念也在不停的改变,一个女孩要是没交过几个男朋友的话,都不好意思结婚,所以当雪柔妈听说方阳金屋藏娇的时候,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他觉得自己的教育方法也许不对?

    所以这个时候他要对女儿好好说说这事儿。

    “不,妈不是这个意思,妈呀,是想说,你觉得方阳这人怎么样?你感觉靠不靠谱?”

    听到这,不由得笑了。

    “挺好的呀,人长得还蛮帅的,就是腿有点瘸?别的没什么大毛病?我爸老嫌人家没钱,我倒觉得无所谓啊,只要什么事儿都尽力了,发不发财无所谓啊,哪能每个人一做生意都赚钱的?”这也是雪柔的心里话。

    “柔儿啊,你呀想多了,这方阳啊现在可不是瘸子了,现在溜着呢?这世事无常,我觉得吧这方阳……”

    其实雪柔妈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女儿说方阳和小溪的事儿了。

    “妈,你到底想说什么,不妨直接说出来?我在这边报了电脑培训,等下还要练会打字呢?”

    “啊,哦哦,好好,那行吧,我……我就给你直说了,你要是真的喜欢方阳的话,就多和她交流交流感情,上次给你说那个小记者叫小溪的你还记得不?”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