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257章 逼债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怎么是你个老婆子,不是说进房间要敲门吗?你来干什么?”左安昌这时紧紧的抱着那个黑木箱子。2yt

    “看看你那防贼的样儿,我是你老婆,给你做的面条,给你个白眼狼吃,我还能偷你的钱不成?”

    “现在的女人个个比猴精,谁知道呢?”

    “你,你个死老头子,你自己过吧,我走了。”

    说完便一甩手出去了。

    “切,走,我看你走哪去!”说完便哼了一声。

    不过当他一听到外面传来的链条声的时候,一下就傻眼了。

    他明白,这个家要是没有老婆,他是什么都干不成,连个饭都不会做,你说哪能让雪柔妈走。

    “你个败家娘们,还真走了,等等我,我错了还不行吗?”说完便赶紧跑过去,这回这老财迷跑得倒是快,跑到院子里一下拉住他的车子。

    “老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这两天这不是急吗?我错了,你说怎么惩罚我都行。”

    说完便厚着脸皮笑着。

    “你呀少来这套儿,我是个败家娘们,什么都不会干,既然我什么都不是,还在这呆着干吗?一走,你就心静了。”

    “不不,老婆我真的错了,你别生气啊,这些天啊,你也辛苦了,来来,我这堂堂大村长给你揉揉肩。”

    说完便呵呵笑笑,拉着他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的左安昌好的差不多了,几口就把那确定面条,连汤带水喝了个干净。

    “哈哈,好喝,吃遍山珍海味,还是老婆的手艺好,有老婆就是好,来,我帮你揉揉。”

    雪柔妈这时也难得享受一次,所以便坐在那里让他按着。

    “好了,你还是说说咱们接下来怎么办吧,这猪,猪场都没了,还欠这村里人的工资钱,要是再不想办法,估计你这村长就难当了。”

    一说到这事儿,让他一下没了心情,可不是吗?

    “所以啊我才整天抱着这箱子,这里面可是我所有的家底了?怎么也不能说咱家有钱,要不然那些村民们又非得把我给抢了不可……”

    说完便长长的出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便听到外面一阵喧闹,这左安昌伸着脖子一看,竟然看到他猪场里的乡亲们手里抄着家伙冲了过来。

    “啊,不好,老婆你给我打掩护,我一定要把这箱子藏好,他奶奶的,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说完便赶紧抱着箱子到处塞着。

    不过还没等雪柔妈出去,便看到这些人一下就冲了过来。

    “左安昌,你就别藏了,赶紧把我们的工资还了,要不然我们现在就闹到镇上去,让你马上下台。”

    “对,赶紧把工资结了,我们天天辛辛苦苦的在猪场干活,现在想逃没门儿。”

    “把她手上的箱子抢过来,快……”

    这话一出,便看到这群人就像是疯了似的过来抢。

    可别忘了,这个箱子里可是他的全部家底,不过这两年又是给镇上的领导搞关系,又盖了三层小洋楼,还买了这辆车子,也就剩了五六万左右,不过这里面可有方阳给的20万的彩礼钱,所以他把这个箱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二十万啊,他这箱子里可从来没有装过这么多。

    所以当村民们过来抢的时候,他以身护着箱子,大声叫着:“哪个要再抢,老子就弄死你们这群王八蛋。”

    “左安昌,我们已经忍你很久了,今天这个我我们一定会拿到,所以今天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不给我们现在就打罗镇长的电话。”

    “啊……”这左安昌一听,顿时没了力气。

    一想到要是自己下台了,哪个人还鸟他,别人对他客客气气的,还不是看在他是村长的面子。

    “老头了,咱就还了吧,你也看到了,不还也不行了?”

    听到这,老头还能做什么,为了能保住位子,只能掏钱了。

    不过做为村长,就算死也不能死得太难看不是。

    便冲着这些拿着铁锹,粪耙之类的人说道:“出去,全他麻给我出去,不就是钱吗?老子有的是钱。”

    “切,熊什么熊,拿钱啊,别忘记我们半年的工资都没结,这一次你要结不清,就别想着完。”

    “你们这些田汉子啊,我只能对着你们呵呵两声。一人不就是几千块钱吗?老子不是吹,就前段时间方阳就给了我20万块钱的彩礼,你们那点钱又算什么,九牛一毛,出去,给钱好好的按工号排好队,马上发钱。”

    这些村民目的当然是为了拿钱,所以便乖乖的出去了。

    看着他们都出去,便一下把门关上了。

    “我次奥,竟然来这套儿,给我冲上去。”

    这些村民们个个都急得不行,便大叫一声,冲过去便把门撞开了。

    把左安昌连着箱子抓了出来。

    “左安昌拿不拿钱,要是不拿我们马上打电话给罗镇长,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这时雪柔妈赶紧跑过去,打着他叫着:“你个死老头子还守着钱干吗,赶紧给了人家吧,你说以以后让我怎么出门见人啊。”

    “好,好好,我给,我给行了吧,你们这些落井下石的家伙,不就是点钱吗?老子现在就给。”

    说完竟然看到他竟然从舌头下面取出了一把小钥匙。

    所有的人都唏嘘不已,心想这人可真够可以的,能把钥匙放到嘴里,就是没想着给钱。

    对于这个老财迷让他拿钱,估计实在没办法了。

    “都还愣着干吗,排好队。要不然把我的钱抢了怎么办?”

    那带头的人切了一声:“左安昌别把人都想的跟你一样,都是一个村里住着,我们能干出那事儿,我们要的是我们所得的,多一分也不要,大家说是不是。”

    “是是,没错!”

    看着大家完全没有退让的意思,他也真的没办法了。

    只好拿着钥匙慢慢打开了,大家都知道这左安昌有个藏钱的木箱子,今天终于有机会看看了,所以都把脖子伸的老长。

    “看什么看,我怕吓到你们,都站好。”

    “好好,大家都市站好啊!反正帐本都在我这,是多少给多少,绝不我要,好了,拿吧。”

    这时猪场会计也从人群里钻了出来。

    “老杨你可真行,老子这么相信你,让你做我的会计,没想到你落井下石,一起搞我是吧,好,好啊。我结,必须结。”

    说完便气呼呼的把那木头箱子盖一下打开。

    “哇……”

    所有的人尽管只看到一下个金黄色的绸布,但是也足矣惊人。

    “切,没见过世面,既然都在这,我就让你们开开眼,我让你们过过眼瘾,20万是多少”

    这左安昌可是极度精明的人,所以他在做这个木箱的时候就做了一个夹层,把他之前的五万多块钱放在夹层里,由于20万太多,所以只能放在外面,既然都到这个时候,钱要还,但是也要挣足面子,最后再得瑟一把,所以就在众星之下,缓缓拉动,在马上露出钱的时候,一下把那金黄的绸缎拉了起来……

    “哈哈,膜拜吧,沸腾吧,欢呼吧!”左安昌这个时候双~腿跪在地上,眯着眼发神经似的叫着,几乎得瑟的没边没沿的。

    “哇……”所有人都伸着脖子看去。

    不过当所有的人都怀着期待的目光看的时候,并没有他所期望的惊呼声,而是讥笑与质疑声:“哈哈,不对吧,左安昌你不是说是20万吗?怎么只有五沓,要是没猜错的话,一沓应该是一万,不过五万块钱而已……”

    “啊……五沓?”左安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他低头一看的时候,彻底傻眼了,这,这怎么可能?

    “老婆子,你给我过来,说,这是怎么回事?”

    雪柔妈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怎么就赖他头上了。

    “左安昌,你什么意思啊,难不成你还赖我不成?你这箱子之前藏哪去了,我都不知道,再说了,你那钥匙藏哪了我怎么知道,要不是你从嘴里吐出来,我都不敢相信你会藏到那地方。”

    “我……我之前不是藏嘴里的好吧,你傻啊?”这左安昌想想也是,我钥匙只有他自己有,而且这箱子也绝对不会有人开过,怎么也不可能是老婆干的。

    那这是怎么搞的?怎么会只有五万。

    他怎么也不相信,便像条狗一样,在箱子里不停的抓着。

    而后一下抱着箱子回了屋,边跑边说:“你们等下我马上出来……”

    “马上个头,过来吧你把钱还了再说。”

    不过这个时候急着要钱的乡亲们哪肯放过他,所以便一下把他抓了过来。

    就看到那杨会计过来人,冲着大家喊。

    “大家都别急啊,我是会计,咱们是为了拿回自己的钱,左村长,你也不用怕,我们不会多拿一分钱,按帐面上来,那个我现在就数数这里一共有多少钱啊,挨工资从多到少发。”

    说着就想着抓钱,左安昌那个急,他真怕那夹层里的钱给弄出来,那可就要了他的老命喽。

    “不要啊,要分也是我来分钱,都让开。”

    “都别动,哪个敢打,老子弄死他们……”就在慌乱之时,外面一下冲过来四五辆重型摩托。

    大家扭头一看,都吓得乖乖让开一条道。

    ...
小说推荐